第三百四十八章 远赴东珠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平静安详的春节很快过去,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仓促,时间很快就到了正月初三,一大早,人声鼎沸的老宅院顿时冷清下来,除了老姑还陪伴着爷爷奶奶,三房儿子都到丈母娘拜岁去了。<-》

    罗立茂早在除夕前就回老家陪老娘去了,秦家三兄妹昨天就回浜海,他们也有亲戚要走动。

    金泽滔载着一家人赶到外婆家,商雨亭也跟着他们走亲戚,商雨亭就是个小财迷,这两天疯狂地收受压岁钱,见面钱。

    她理直气壮地向金家所有人伸手要压岁钱,连比他小的小忠小海等人都被她敲诈了不薄的压岁钱,小忠很不情愿,你给我还差不多,哪有弟弟给姐姐送压岁钱的。大主宰

    商雨亭叉着纤腰发大发雌威,偌大的金家就我一个女孩,换作在古代王朝,那是公主知道吗?对公主不敬那是什么罪知道吗?你若不想祸及父母亲戚,赶紧的花钱消灾。

    小忠还读初中,被她三两下绕糊涂了,赶紧掏钱买平安,牛yiyang健壮的小海没等商雨亭开口,就乖乖地掏钱了,她此番跟着金泽滔去外婆家,也是本着收地租的心态去的。

    商雨亭紧紧攥着何悦送她的女式挎包,里面鼓囊囊的全是红包,金泽滔玩笑说,等她哪天打盹了,全部缴获归公,商雨亭从此上厕所都不离挎包。

    金泽滔笑问:“你这么爱钱,怎么又不喜欢从商,你看赚钱多好。自己赚。自己花。还不用这么辛苦到处奔波拿红包。”

    商雨亭振振有词说:“赚钱多辛苦,多无聊,一看到你们整天开会,说些无聊的数字,就不寒而栗,家里有这么多人赚钱,我拿来花不是更有成就感?”

    金泽滔摇头:“什么职业不辛苦,你要学你嫂子从政。以后更受不了。”

    商雨亭乐天知命,说:“将来的事将来说,做人哪能想那么多。”

    说话间,已经到了舅舅家。舅舅干了一年的滩涂养殖,赚了大钱,在村子里他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年内批了地基,正准备造新房,村里也有一批人被他带动去东源搞养殖去了。

    舅舅有了钱,底气很足。在新开发的滩涂划拉了一大片养殖塘,招募村民帮工。他的货也不愁销路,李沉鱼的水产品销售公司早早跟他订了包销合同,舅舅当起了小老板,过起了每天数钱的幸福日子。

    四个小不点表弟表妹,一大早就盼着姑姑回家,每人都收了四大封压岁钱,作为回礼,商雨亭如愿以偿地又收到了舅舅舅妈和外公外婆的四封红包。

    外婆家都是沉默寡言人,对第一次上门的何悦和商雨亭没有太客套的殷勤,只是劝说着多吃零食,坐了一会儿,金泽滔和何悦就率先告别,他还要回永州跟老何家拜年。

    商雨亭是个活泼人,受不了外婆家的沉闷,执意跟着何悦到老何家作客。

    金泽滔只好翻着白眼带着这个大灯泡回永州。

    老何家初三一大早就搬离了老营村酒店,回到地委家属院,张罗着新姑爷上门,金泽滔此番回来,开的还是雪佛兰子弹头,何悦开着她的白色七系宝马车。

    进七号楼的时候,碰巧陈喜贵也带着叶家幺女回娘家,叶家幺女围着宝马车两眼放光,嚷嚷着要陈喜贵也要买辆送她,陈喜贵尴尬跟金泽滔招呼,金泽滔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音。

    陈喜贵心里恼怒,但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再说,自己也是说错话在前,当面不敢再得罪金泽滔,只好陪着笑,却拉着叶家幺女迅速离开。

    叶家幺女刚离开,叶宝玲的三菱越野就来了,金泽滔暗道,真他妈晦气,大过年的碰到这两憨货。

    但面上,他得做足局长的样子,笑眯眯地对着叶宝玲说:“宝玲书记,来叶专员家拜年啊。”

    叶宝玲似乎忘了年前的不愉快,装模作样地做着恭喜的作揖姿势,说:“给金局长拜年了,看金局长的一身喜气,这个年过得肯定舒畅。”大主宰

    金泽滔哈哈笑着和叶宝玲握手,两人互相谦让着上楼。

    商雨亭和何悦拉在后面,十分羡慕地看着叶宝玲说:“年纪好象不大,都做了书记,嫂子,她的官是不是比你大?”

    

    在商雨亭的印象中,中国的官数书记最大。

    何悦摇头笑了:“没可比性,叶书记是你哥的同事,他们一起搭班。”

    商雨亭第一次上门,何父何母都很喜爱她的活泼性格,当然,红包是少不了的。

    商雨亭喜滋滋地又往包里塞了两个大红包,只是在做饭的时候,何母悄悄地抹起了泪,何父也长吁短叹,原来何悦唯一的亲人,远在东珠的舅舅却在年前生病住进了医院,现在正在家养病。

    何母鞭长莫及,只能每天打电话询问病情,等初三新姑爷上门拜岁后,就启程赶往东珠。

    何母其实很希望金泽滔两人能一起去,只是担心以两人的身份,正月间,迎来送往,活动频繁,怕耽误了两人的正事,,

    何悦和金泽滔一合计,天大地大,还是亲人的健康最大。

    一家人草草吃了中饭,就驱车赶往东珠,商雨亭说什么也不愿回家,也要去东珠市见见世面。

    尽管一路上车辆稀少,道路空阔,赶到东珠时,也已经是大半夜。

    金泽滔早让东源集团东珠分公司的留守职员订了房间,就在舅舅家的旁边一家宾馆住下。

    第二天一早,当舅妈出来应门时,却意外地发现老何一家人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家门口。

    舅舅姓章,章长松,市计委经排名第一的副主任,位高权重,在自己分管这一摊,也是一方诸侯。

    老舅年纪跟何母相仿佛,也有五十多了,老舅章长松小少离家,家里也就一个姐姐,平时很少见面,但一直没断了联系,姐弟俩的感情极是深厚。

    见老舅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何母抱着他就嚎啕大哭。

    老舅的病也是一般的老年病,并没什么大碍,何母这个年过得都担惊受怕的,生怕老舅瞒了病情,这刻老舅亲自把病历给她过目,才破涕为笑。

    舅母是地道的东珠人,待人热情,对大姑一家人的到来也是分外惊喜。

    老舅家就一个小表弟,正在念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现在计算机还没普及,但大专院校及研究部门,已在广泛开发使用。

    现阶段电脑价格昂贵,功能单一,操作麻烦,基层政府很少使用,但一些省市重要部门,都已经配备电脑,但也仅仅用作数据统计,报表汇总及纯粹编排文稿打字使用。

    小表弟睡眼惺松地被父母拎出了被窝,架着一副眼镜,十分的斯文怕羞,见客厅中多了两个女生,红着脸打了声招呼,就钻进洗手间里不肯露面。

    商雨亭乐得直拍手,还有比女生更害羞的男生,让她不住地站在洗手间门口,叫嚷着要洗手。大主宰

    老舅也被这古怪精灵的女孩逗乐了,何母这才郑重介绍了老何家的大姑爷金泽滔和商雨亭。

    这一回老舅家没有给红包,倒是舅妈却从卧室里翻出一支小巧玲珑的女表,送给商雨亭,商雨亭欢天喜地戴了上去,还不住地亮着雪腕,问别人好看不好看。

    何军是个闷葫芦,何悦也不擅言词,唯有金泽滔和商雨亭却都是话痨,当然,金泽滔是有意为之,适时地调节着说话的气氛。

    而商雨亭却全凭着好恶,凭空得了支进口表,对舅妈大献谀词,迷魂汤灌得舅妈晕头转向,又从卧室里掏出一双进口高档女鞋,也要送给商雨亭作见面礼。

    这一回,商雨亭说什么也不收,她虽好财,取之有度,舅妈给了一支女表,已经是值得两个红包,再收礼物,就要遭人嫌了。

    商雨亭不收这女鞋,却反而让舅妈更是欢喜她,只觉得这女娃,不但长得甜,而且还知心知肺,很会体贴人。

    当她自我吹嘘今年大学毕业,就要去京城外经贸大学念商务英语研究生时,舅妈坐不住了,赶紧将又重新躲回房间的小表弟揪了出来。

    小表弟叫章之超,目前在东珠念大四,明年也准备上京城念研究生,修的还是计算机专业。

    商雨亭有些心虚,连忙询问他上的什么学校,章之超腼腆地说:“华清大学。”

    这下不但商雨亭闭口不言,连金泽滔都被惊动了,这可是国内计算机专业最强的学府,研究生录取更是凤毛麟角。

    金泽滔连忙扔了正聊得热乎的老舅,详细询问了他的专业,原来他本科是在东珠华旦大学就读,研究生考的是华清计算机系,并被提前录取。

    金泽滔不关心他在京城的求学,他关心是章之超的同学就业情况,现在这类专业就业很热门,除了到政府部门,就是去三资企业就职。

    金泽滔这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现阶段,而且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外资或合资企业除了享受一些政策优惠之外,还是吸引国内高端技术人员选择就业的重要诱因。

    躲在永州这个角落,三资企业并没有特殊光环,但在前沿城市,三资企业就意味着成功,成熟,成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