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东珠市常务副市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初保底月票,求推荐票!)

    对于国内现在三资企业的国民待遇,金泽滔倒没有什么太多感慨。<-》

    就现阶段来说,吸引外资,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三资企业的国民待遇,起到了很好地引导作用,也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持续腾飞。

    商雨亭再也没有开始的嚣张和活泼,相反,对章之多了一点钦佩,华清大学皐。俏蘼墼趕hime时候,都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

    看不出这个细细瘦瘦,腼腼腆腆的男孩读起书来居然举重若轻。<

    章之有点不解风情,对着这么可人有女孩,却口若悬河地说起他的专业,这些陌生晦涩的专业术语,不要说在座的众人,就连金泽滔都听得有些累。

    金泽滔一边和老舅说着宏观经济的闲话,一边为老妹解围,但就这寥寥几句话,却引得章之弃了商雨亭,转而围着金泽滔不断追问他刚才提出的信息交互的命题。

    金泽滔对计算机这东西除了能操作,所知道也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哪有什么见解,但是现在是计算机荒漠时代,现在的人能想象计算机带来的生活和经济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吗?

    金泽滔拉着章之跑角落里,跟他聊起了如果有一天每台计算机信息都可以互享,如果有一天计算机可以用来通话,视听,聊天,如果有一天,计算机可以用来除了工作之外的休闲。比如游戏。写作。或感想。

    你想象一下,这个世界将变成怎样,你想不想创造这样一个可以实现大同的计算机世界,那就努力学习吧,有一天,我们或许会一起创造这样的世界。

    章之傻愣愣地呆,直到金泽滔离开时,问了一句:“听起来比较科幻。能实现吗?”

    十年前,你能想象今天的计算机能做出这许多事情吗,数据都能传输,美国不是出现了广域网吗,那有什么不可能实现的。

    金泽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充分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它就在眼前。

    老舅身为东珠市计经委老资格的副主任,东珠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老舅分管东珠市国民经济年度计划的提出,及组织制订和协调综合性的重大政策和方案出台。

    可以说。老舅在一定程度上是东珠市的经济智囊。

    围绕着当前经济过热问题,两人谈得最多的就是中央已在省部级会议上吹风过的宏观调控。聊了好长时间,老舅才质疑起金泽滔的身份。

    何母很自豪地说,小滔刚毕业两年,做到了永州府城所在南门市的财税局长。

    老舅很幽默地跟何母说,姐,你捡到宝了。

    转而对金泽滔说,你这种理论素养,在我们委里都是人才。

    金泽滔连忙谦虚,直面这个远东大都市的计经委这个庞然大物,任何人都感觉微不足道,它要引领正处于改革开放黄金时期的东珠市,跨入最重要的新时代。

    而眼前这位病怏怏有点弱不禁风的老舅,竟是最早制订这个城市每年的国民经济展计划,制订出台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政策。

    关于两人的话题,老何只是倾听,何母和何悦都不感兴趣,帮着舅母去厨房张罗中饭去了,商雨亭只关心她的手表,章之神神叨叨地两眼放光。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客厅里就剩两老一小,自然,只有金泽滔前去应门。

    门一开,金泽滔和门外的人都齐齐地惊叫了一声,金泽滔还没开声,门外一个女声大惊小怪:“你怎么能在这里?”<

    金泽滔qiguai地反问:“我还正想问你,你怎么能在这里?”

    那女的一把推开金泽滔,探进头张望了一会儿,老舅打招呼说:“小欣,怎么来了不进来呢,是来找小的吧,我叫一下。”

    

    来人正是许久不见的人前疯,人后癫的过欣也没理金泽滔,回头招呼说:“爸,侦&#x;情,你们可以进来了。”

    这个g道上传来脚步声,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捉狭鬼,章伯伯家能有什么敌情。”

    过小欣夹了夹眼,说:“门口发现一名不明身份可以初步排除ēixié,但要进一步核实其身份。”

    领头的是一个高大中年男子,年纪看起来比老舅要轻,但更有气势,走路虎虎޾¾神饱满。

    这人应该就是温重岳书记提过的过小欣的父亲,东珠市常务副。

    他打量一下金泽滔,金泽滔连忙鞠躬致意,说:“过市长好,我是苏教授的学生,金泽滔。”

    过小欣既称师母宋雅容为姨,过市长应该和苏教授为连襟关系。

    过市长点点头:“倒是听子厚提起过你,不错,在财经领域颇有些理论功底。”

    能从过市长听到这个评语,已经是很高的褒奖,但也仅止于此。

    ا市长就率领一班人鱼贯而入,大家都目不ڡ人太在意门口这个衣着有些朴素,面容有些稚嫩的年轻人。

    金泽滔保持着适欣最后经过的时候,拍着金泽滔的肩膀,低声道:“你一个乡干部,都跑东珠来要官了,不错了,门路挺野的。”

    金泽滔每次见&#x;只是意次遇见金泽滔,却是惊奇。

    金泽滔咧着嘴笑:“谁规定你在的场合,我就不能出现?”

    过小欣点点头:“这倒Ӥ定,我在的场合,你必须出现呢?”

    金泽滔不理她的茬,此时,厨房内的何母、何悦及舅母都出来了,章之超也走了过来,拉着金泽滔难得殷勤说:“现在正好家里来了客人,我们再接着聊聊。”

    却对过小欣的怒目视而不见,商雨亭也不知从哪个房间冒了&#x;念叨着:“这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一眨眼&#x;跟遭了贼似的。”

    手里还握着一大包全是外文字母的零食,正吃得津津有味,大约又是舅母偷偷塞给她的。

    过小欣没理众人,直غ揪上章之超的耳朵,狠狠地转了三下,嘴里还念念有词:“竟然无视了我,竟然装作看不见。”

    何悦见小表弟被一个陌生女孩揪着耳朵肆虐,伸手就欲去抱不平,金泽滔连忙拦住,说:“人家或许是打情骂俏呢。”

    过小欣闻言果断放弃了章之,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我会跟这机器人打情骂俏?全世界男人死绝了,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章之超对过小欣的彪悍举止也无动于衷,就象刚才揪的不是自己的耳朵yīyàng,却是揪着金泽滔连珠炮地问着一些网络化的问题。

    金泽滔苦着脸说:“小表弟,你看,我到现在都没jiēchù过计算机,你一个专业人才居然问我这些问题,我怎么回答啊,发挥自己想象吧,计算机世界,不是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吗?”

    过小欣的父亲过市长是代表市政府来探望老舅的,过市长是市计经委前主任,和章主任私交颇笃,再加上双方儿女从穿开档裤的幼儿园开始就做同学。

    商雨亭嘀咕道:“原来是青梅竹马,这揪耳朵都揪出瘾来了。”

    过小欣嘻嘻嘻笑说:“这位姐姐,莫非瞧上这个发誓只跟机器做夫妻的木头人,我还是奉劝你千万别浪费了感情和表情。”

    商雨亭叉起腰:“这位阿姨,我就是瞧上这个木头人,难道还要你批准吗?”

    两女就象斗鸡yīyàng地互相瞪眼,金泽滔连忙做起和事佬:“这么回事呢,第一次见面就掐架,淑女,要做淑女状!”

    商雨亭哼了一声,扭头死命地将零食咬得卡崩响,却是化悲痛为食欲。

    过小欣眼珠子一转,上前就挎上金泽滔的胳膊,亲昵地说:“小滔,你到东珠,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太没良心了吧?”

    金泽滔苦笑道:“小欣,诚如你所说,我就一个乡干部,吓唬我,你也没成就感不是?”

    过小欣看着商雨亭那双睁得圆溜的眼睛,心里就舒爽得如三伏夏天喝冰水。

    过小欣不但双手挎上,还半个身子都依附过来,状极亲热:“你这么说,我会伤心欲绝的,再怎么说,我都当过你一回媳妇,温叔叔可以作证。”

    金泽滔见她越说越邪乎,她爸还在客厅,自己正经的媳妇就在眼前,再说下去,人前疯的过小欣不知会说出什么天破天惊的话,连忙果断地挣脱出来,拉正看得目瞪口呆的何悦说:“介绍一下吧,我的未婚妻,何悦,也是章之超的表姐。”

    过小欣倒是呆了一下,随即就收敛了嘻笑,一本正经地和何悦轻轻握手,说:“幸会,我叫过小欣,金泽滔的师母是我姨妈。”

    何悦轻笑说:“听泽滔提过你,是个活泼可爱,精灵古怪的女孩,闻名不如见面,比我想象的漂亮。”

    说到这里,过市长也结束了探望,正和老舅握手告别,出来时,对恭立在门口的金泽滔说:“你老师也在东珠,有空去看看。”

    金泽滔大喜,说:“我还准备离开东珠时,去西州向老师拜年,如此正好,我过会儿就跟老师联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