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师母的娘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八月来了,求月票推荐票)

    过市长行色匆忙,没有太多时间逗留,边说边走:“也不用了,我让小欣带你过去,你替我把她安全送到她外公那里就行,子厚和雅容也正巧回娘家拜年。<-》”

    金泽滔连忙挺胸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过市长停住了脚步,看了金泽滔一眼,露出一丝笑容,说:“不错,有点领导干部的模样,好好干!”

    金泽滔回过头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金泽滔回到客厅的时候,老舅刚刚一副苍白病容,此时却红光满面,正和何军兴奋地说着什么。<

    金泽滔一怔,随即回过神来,道:“恭喜恭喜!”

    老舅却笑吟吟地说:“喜从何来?”

    金泽滔也笑说:“喜自过来。”

    老舅拊掌大笑,转头对何军说:“经济上有远见,难得地,政治上也有不俗的嗅觉,姐夫,你后继有人了!”

    何军有些自矜,但也难忍脸上的得色,说:“小滔做事不让人担心,更难得的,能时刻把群众疾苦放在心上,我对他的期望,远不止于此!”

    金泽滔倒没想到何军对自己评价如此之高,这里面或许有偏爱,但此时说这话,更多的是鞭策。

    金泽滔微微鞠躬,说:“谢谢爸的夸奖,我做的还远远不够,任重而道远,我希望每迈出一步,都是脚踏实地,每迈上一个台阶,都是众望所归。”

    老舅拍着何军的手说:“其志不小哇!”

    何军告诉他。刚才过益民市长前来。一是代表组织看望患病的章副主任。二是代表组织找他谈话。

    春节过后,老舅有望能跳出计经委系统,到下面县区任一届县区长,以老舅的年龄说,能在这个时候,上到正厅的台阶,那么以后的路就越走越宽。

    金泽滔又正式恭喜了一番,心里却道。这个过市长能量不小,以一个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居然就能插足下面县区长的安排。

    吃过中饭,金泽滔带着何悦和过小欣赶赴苏教授的所在地。

    刚驶出老舅的宿舍区时,过小欣还很熟悉地指点着路线,待转了三个弯后,过小欣就开始犯迷糊,最后罢手不干了,说:“你自己找吧。”

    金泽滔只好问了路人,好不容易才找到苏教授落脚的地方。金泽滔才现,这里居然有着装严谨的武警把门。警卫森严,盘查极细,连过小欣都不敢嘻笑马虎,警卫问了几个问题,又拨打了几个电话,每人给了一张通行证,才放他们进去。

    金泽滔东张西望了一会,在居住区里面,也有三五成行的草luse武警官兵巡逻走动,这里应该是东珠市最高领导人的居住地。

    等进了门,过小欣才落寞地说:“外面的人以为住里面的人有多风光,其实,住这里跟住牢房里唯一的差别,就是兵和贼的身份差别,我一点也不喜欢。”

    最后又加了一句:“我从小生活在这里的。”

    以过小欣的性格,生活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确实跟坐牢没什么两样,她这种既渴望和别人近距离jiechu,又时刻警惕和提防着他人的矛盾性格的产生,和自小在这里生活不无关系。

    过小欣能主动提起,也在一定程度上委婉地解释了她的性格,何悦拍拍她的手,以示理解。<

    过小欣就开心地笑,她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内心里,她很在意金泽滔的那份交情,在她的生活圈子里,或者对她敬而远之,或者对她刻意奉承,但就没有象金泽滔这样,既能和她保持适当的距离,又能平等地和她交往。

    里面环境还真不错,大冬天的,竟也春意盎然,但金泽滔非但没有感觉温暖如春,相反却有如履薄冰的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行差踏错。

    

    每一个转变,他都要认真&#x;而过小欣也没有借机笑声都刻意地压低声音。

    过
说:“这里居住的都是东珠历任离退休重要领
曾在东珠任职过的中&#x;偶尔也要回东珠度假或休假,回来的时候都住这儿。”

    也难怪,胆大包&#x;都不敢大声喧哗,原来住这里的都是位高权重的高级领导人。

    过小欣并没有提起外公外婆的身份,金泽滔也没有特意打听,他忽然想起去年春节的时候,苏教授宁愿一个人呆西州,也不愿跟随宋雅容回娘家,当时他还和苏教授发愁大过年的没地方吃饭。

    要是自己娶个媳妇娘家住这地方,也不愿意来,太不自在了。

    好象当时还因为长年穿唐装汉服的屠国平,老师和师母还生了口角,忍不住问了一句:“屠叔现在好吗?好久不见他了。”

    自京城一别后,他&#x;屠国平谋面,在西州的时候,他倒是去了他的唐人俱乐部前转过一圈。

    过小欣有点狡诈地说:“你可别想套我话,姨子的事可不能乱说,不过屠叔现在挺好,现在的唐人俱乐部都开到东珠来了。”

    金泽滔面上却转着念头,如何引诱过小欣把话题扯容身上,他的好奇心都发酵了一年,有点心痒难捱,可惜他发现师母就在前面的别墅门口等候了。

    师母宋雅容早早地就等在大门前,这是一个老式别墅,墙上爬满了青藤,阳光掩映中,只觉得幽深而厚重。

    金泽滔下了车,和何悦一道,对着宋雅容深深鞠躬,宋雅容慌忙扶起,握着何悦的手说:“何悦是吧,泽滔却是比说的要漂亮。”

    何悦抿嘴笑说:“师母N倒象师姐,和我想象的师母形象大相径庭。”

    金泽滔对何悦有些侧目,何悦很少在言语上这样刻意地奉迎他人,宋雅容掩嘴咯咯笑了,神情欢愉,说:“真是个可人的姑娘。”

    过小欣纵了过来,挎上她的手臂,撅着嘴说:“还有我呢。”

    宋雅容宠溺地抱了她一下,说:“知道你这只小野猫回家了。”

    金泽滔和老师相处久了,才陆续了解到,宋雅容年轻时有过一次身孕,后来因为意外流产,此后再也无法怀孕,两人一直没有子嗣。

    苏教授和宋雅容两人也是伉俪情深,但没孩子的遗憾也常常不自觉地表现在欣等晚辈超乎寻常的呵护。

    金泽滔也没有到让别墅主人出来和他见面的高度,只有苏教授和宋雅容两人在客厅等候着金泽滔。

    别墅很安静,除了宋雅容端茶泡水走动的声音,连苏教授说话都刻意压低&#x;何悦两人第一次出入这种场所,都让这种沉闷得有点凝固的气氛压抑得说话都变了音。

    过小欣打了一声招呼,就消失不见。<

    金泽滔和何悦正式向两位师长鞠躬拜年,苏子厚教授对金泽滔的新职务非常兴趣,详细询问了他的工作情况。

    当苏教授了解到金泽滔今年准备做足两篇文章时,在财政上继续立足他一贯坚持的做大做强蛋糕的理念,开展增收节支活动;在税收上全面推广征管查分离,逐步废除专管员制度。

    苏教授和金泽滔促膝谈心,宋雅容和何悦说着女人的话题,还不时地传出低沉的笑声。

    临晚饭的时候,金泽滔很自觉地告辞,苏教授也没有出言挽留,只是出来时,过小欣扶着一位白发如霜,面如满月的老太太出面相送。

    宋雅容喊了声妈,过小欣说介绍说:“这是我外婆。”

    金泽滔和何悦都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外婆,老太太笑眯眯地说:“两个都是好孩子!”

    从警卫室缴回了通行证,出了这个居住区,两人都感觉后背汗津津的,金泽滔玩笑说:“这种地方,不要说人,连猫都不敢大声喵喵,有一天,我要入主这儿,一定要在这里按上个高音喇叭,天天放流行歌曲。”

    何悦掩嘴笑说:“你这是胡闹,不过放些高雅音乐倒也有助于身心健康。”

    两人忍不住都附掌大笑。

    金泽滔开了一会车,却发现何悦一言不发,直直地盯着自己猛瞧,金泽滔都让她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扭头说:“天天看,夜夜看,还看不厌啊。”

    何悦忽然说:“我对你有点不放心了。”

    金泽滔吓了一跳,吱地刹住车,说:“你别吓唬我。”这话说的却有些心虚。

    “刚才来的路上,小欣刚才悄悄跟我说,你是让她动心的唯一男性,可惜名草有主,泽滔,如果你能跟她继续交往下去,她给你带来的帮助应该更大。”何悦说这话时,说不出是难过还是高兴。

    金泽滔悄悄松了口气,还道过小欣怎么这一路上变得这么淑女,却原来作怪到何悦身上。

    金泽滔一把揽过何悦,紧紧地抱住她,说:“你才是最适合我的女人,过小欣是个好姑娘,但她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是她的碟,而且,我跟你说过,她的性格复杂多变,也许她此刻说的很真诚,但转头就不以为然,所以,对她的话你千万不能信以为真。”

    金泽滔压根就没想过跟她交往下去,不说她的家庭背景,就她的性格,以后还不被她折磨得精神分裂啊。

    何悦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满足地叹了口气。(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