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浜海话别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再次万币厚赐,求票求订!

    金泽滔后面几天就领着一家人在东珠到处转悠,还专门抽了一天,让东珠分公司的留守人员领着自己,跑到江东去扫了一圈,此刻,江东就象个大工地,到处都是轰隆的工程机械在作响,到处都是建筑工人在忙碌,再过几年,这里就将变成了一个城。

    中间跟温shuji联系了一下,还以为温shuji和范萱萱会在东珠过年,但他们此刻都在京城,金泽滔只好电话里拜了个晚年”“。

    本来还想到西州再转上一圈,但初七那晚,他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却被告知,浜海财税局副局长高海明去世,定于初九这天出殡。

    金泽滔只好终止了东珠之行,因为老舅还要在家养病,何军两老就留在老舅家照顾一段时间。

    金泽滔和何悦、商雨亭回到浜海的时候,已经是初八了,金泽滔也正好借这次参加追悼会的空隙,将浜海的事了结,接下来,他估计也没什么空闲时间回浜海交接工作。

    第二天让邱海山将何悦和商雨亭送回永州,金泽滔准时赴殡仪馆参加高海明的追悼会。

    人的生命有时很顽强,有时又很脆弱,很多时候生命力和意志及毅力没什么关系,人们迷茫,就把它归结为命数。

    高海明的孩子还小,家里老人都健在,事业也正起步,他实在不愿舍弃这个家庭,这份事业。苦苦地在死亡线上挣扎。甚至连临终时。都坚信自己一定能度过这个鬼门关。

    但他此刻,却静静地安卧在松柏枝围绕的玻璃棺木中,过一会儿,将被情地推入火化炉,最后化作一堆灰烬。

    金泽滔莫名地感到悲伤,哀愁和奈,胡文胜平淡晦涩的语气,空洞的悼词。在他此刻听来,却很映衬他的心情。

    在最后告别时,金泽滔发现,高海明走得其实并不安详,干枯的面肌严重变形,与其说他是病死的,不如说是痛死的。

    年前,金泽滔曾经去过他家拜年,那时,高海明还能强撑着和他玩笑说。托你的福,我还想过完年。去京城参加全国税法宣传工作会议,上台接受总局领导的颁奖。

    但此刻,他却毁诺而去,他的乐观和坚强,并没有留住自己。

    在他还任副所长,所长时,高海明作为唯一的分管税务的副局长,对他多有臂助,后来在处理方继光一事上,两人虽有分歧,但并未影响他对高海明的感激和感恩。

    这一刻,金泽滔再也忍不住双泪长流,他深深地弯腰鞠躬,久久地不愿起身,任由泪水滑过脸颊,落在尘土中。

    金泽滔的长久伫立,引起了后面排队告别的人群小声议论,但谁也没有催促,都静静地等待着。

    开始,高海明的家属还能配合官方追悼会的庄严肃穆,强抑悲伤,但此刻却也为金泽滔的哀容触动,一时间悲声大作,追悼大厅,才充斥着人世间最真切的悲痛和哀伤。

    金泽滔站立哀悼了一会,大步向高海明的妻儿走去,他并没有如他人般,握手说些节哀顺变的话,而是伸出两臂,将高海明妻儿揽进怀里,说:“以后,有什么为难的,尽管打我电话,高局长的家事,就是我金泽滔的家事。”

    金泽滔到高海明家去过多次,论是他的妻子还是儿子,对他都很熟悉,高海明的遗孀泣不成声:“谢谢金局长,老高临去前,交代过,家里有难事,找金局长,他这人,仗义!”

    这话,高海明没有当面对金泽滔说过,但此刻听在他耳里,却令他揪心的痛,他拍了拍两人的后背,最后只说了一句:“保重!”

    金泽滔在高海明葬礼上**特行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非议,相反,很多财税干部都说,金局长仗义!

    金局长没有和众多的财税系统的同事招呼,径直离开了追悼大厅。

    胡文胜、何军和童子欣都在殡仪馆的休息门厅等待他。

    胡文胜脸带戚色,他有些沉痛地说:“高局长终于还是撑不住了,本来年后等你回来,我们班子还想一起去跟老高家坐坐,但没成想,过了春节,却过不了元宵,这都是命啊!”

    财税局班子现在就剩下眼前三人,何军也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再留用,半年后,也要正式退休。

    童子欣不擅财税业务,县委应该会很考虑配备局班子成员,但此时,所有的重担都压在胡文胜的肩上。

    胡文胜握着金泽滔的手,很真诚地说:“压力大了,事务多了,就tèbié怀念和你一起共事的时候,今天也没什么事,我们就开个会,一来跟你正式道个别,二来,有些人事安排,也想听听你的意见,说起来,你现在名义上还是我们的班子成员。”

    年前仓促考察任命,县委组织部甚至还没有正式下文免去他的副局长和党组成员职务。

    金泽滔点头:“也好,我正要向组织办理一些交接的手续。”

    组织关系和工资关系要转到南门市财税局,作为副局长,还要向组织交代说明自己分管未完成工作上的后续事项。

    这个会议说是党组会,大家谈得都很随意,跟茶话会一样,说的都是大家一起同事时的一些趣事,其意义就是好合好散,善始善终,有意见,这个时候也都化干戈为玉帛。

    金泽滔和他们能有什么干戈,互相说的都是一些恭维的话,闲聊了一会,胡文胜说:“县委意见,财税局因其工作的特殊性,财税局空缺的两位业务副局长,倾向于内部产生,大家议议,都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推荐。”

    金泽滔却是暗暗吃了一惊,他原还以为,胡文胜想征求的是自己对内部人事调整的意见,现在竟提出副局长配备。

    不过仔细想想,很释然,胡文胜上位财税局长,也是时任组织部长的曲向东一力推动,尽管此后有过反复,但毫疑问,胡文胜还是很受曲向东县长的器重。

    作为主管财政工作的曲向东县长,对财税局的班子配备有着一言九鼎的发言权。

    在胡文胜想来,内部提拔副局长,想实现自己的意图,首先要取得金泽滔的支持,因为他很明白,曲县长对自己的信任还是有限度的,而眼前这位已经调任南门市局局长的金泽滔,才是曲县长充分信任的人。

    金泽滔虽然已经调离浜海县局,但他毕竟在这里苦心经营了两年,对财税干部的人事调整,应该有自己的诉求,与其让他直接越过自己向曲县长提出,还不如自己主动提出,这样也能留个人情卖个好。

    金泽滔想通了这点,心里就飞地转动,财政副局长,这不是自己所能染指的,胡文胜应该有属意人选,那么税务副局长,这个位置应该是胡文胜留给他的。

    他敲了敲桌子,首先开口,说:“既然胡局长提了,那我说两句,名义上,我是分管财政副局长,但惭愧的是,我并没有给胡局长分担多少压力,所以,对财政副局长,我提不出合适人选,胡局长应该有合适的人选。”

    金泽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胡文胜暗暗松了口气,金泽滔是个聪明人,他说:“金局长还是谦虚了,那么我就提个人选,预算科长吴中平,我认为论是业务还是政治思想上,都是财政副局长的合适人选,大家认为怎么样。”

    何军和童子欣两人,两人都没有意见,他们也很清楚,这两个人选是胡文胜和金泽滔之间的分配。

    金泽滔点头说:“吴中平经过预算科的锻炼,业务也有长足进步,在思想上也能积极上进,胡局长的提议,我完全赞同。这里,我也提个人选,供大家参考,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基层所任职,对抓收入工作熟悉,也对能抓收入的干部熟悉,我想,作为税务副局长,一是业务精通,二是有抓收入的经验和能力,那么,我认为,二所的朱秋明所长是合适的副局长人选。”

    干部任命提名,有时候很复杂,有时候又简单得惊人,就比如吴中平和朱秋明两人,他们的命运,就在胡文胜和金泽滔两人的心照不宣的看似闲聊的对话中决定。

    很多人一辈子迈不过去的门槛,被两位局长提携着轻松跨越。

    之后,胡文胜他们也提了财税局机关科室人事一些微调,金泽滔都一言不发,甚至在胡文胜征求金泽滔对二所所长人选时,都给金泽滔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理由委婉推却。

    胡文胜嘴上殷勤,心里却腹诽不已,刚才提副局长人选时,没见你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这个党组会开得皆大欢喜,党组会后,胡文胜通知中层以上干部参加金局长的送别座谈会。

    “今天我来这里和大家话别,一是感谢大家,二是邀请大家有空来南门市局传经送宝。”

    金泽滔在开场第一句就给这个座谈会定性为话别。

    送别多碜人,大家上午刚刚送别了高海明副局长,难道马不停蹄紧接着就要来送别我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