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卖牛犯错误的厉志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当晚,金泽滔甚至来不及和朱秋明等人相聚,就匆忙赶回南门。访问下载txt小说

    下午的时候,他跟曲向东县长见了一面,有过一次长谈,他向曲向东提议,对财税业务骨干,应该考虑让他们到广阔的乡镇中去。

    他在上午的党组会上之所以没有提出二所的人选,实在是因为,他觉得,作为财税干部,有了财政工作的经历,应该投身到基层乡镇,丰富自身的工作履历,发挥懂财经特长,也利于干部成长”“。

    本来他晚上还想抽时间跟胡祖平,文元旦,尹小香等人深谈一次,鼓励他们到乡镇任职,但此时也只能另抽时间。

    南门市局过了一个安宁的春节,但春节刚过,厉志刚就被尚在狱中的前局长检举有经济问题。

    金泽滔目前倚为左右手的分管财政副局长被纪委传唤,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这也是南门市局第一个受前局长牵累的干部。

    金泽滔和厉志刚也才共事了没几天,对他的为人和品质没有太多的了解。

    但年初是财税工作最繁忙的时候,市人代会要通过预决算报告,财税全年工作计划要安排,财税工作会议要召开,全年收入任务要安排,乡镇财政体制要调整,预算大盘要敲定。

    这一切,都必须有财政副局长从旁协助,没有一个得力的助手,他一个人还真有点焦头烂额。

    当务之急,是确定前局长检举厉志刚的问题属不属实。

    金泽滔也迫于奈,最后思来想去。只好求助于何悦。当他吞吞吐吐提出想了解一下厉志刚的问题。何悦有些嗔怪道:“作为一局之长,你出面了解一下干部情况也是符合组织纪律的,你还是把我当外人看呢。”

    金泽滔只好嘿嘿干笑:“我不是不想让你为难吗,南门市纪委我不熟悉,只好求助于你。”

    厉志刚的问题没有金泽滔想象的严重,但也说不上清白,要继续留任财政副局长,是不太可能了。

    金泽滔搁了何悦的电话。黑着脸一言不发,骆辉焦灼地看着金泽滔,他和厉志刚来往密切,私交甚笃,厉志刚出事就是他先和金泽滔汇报的。

    金泽滔摇了摇头:“问题不是太大,但留在财税部门不太可能了。”

    骆辉既庆幸又失落,正在这时,叶宝玲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说:“金局长,厉志刚被纪委传唤。刚才我了解过了,问题不少。我提议,应该在局机关掀起一股廉政教育的热潮,动员干部开展深刻的自我批评,积极查找问题,吸取教训,引以为戒,纯洁我们的干部队伍。”

    金泽滔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宝玲shuji这个主意不错,不但机关干部要开展集中学习,我们还要在全系统开展轰轰烈烈的廉洁自律教育,骆辉你配合一下宝玲shuji,争取这两天就拿出自律教育活动方案,办公室的宣传要跟上去,必要的话请电视台报社宣传一下。”

    叶宝玲没有多逗留,和骆辉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只是在推门出去的时候,她的嘴角却露出一抹阴沉沉的笑容。

    金泽滔沉思了一会,打电话给裘星德,问杜市长现在有没有时间,他有事情要汇报。

    裘星德抱歉地说,杜市长参加地区会议,估计今天都没什么时间。

    金泽滔初来南门,在南门市,还真没什么人脉,想了想,试着给组织部王燕君部长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接通,金泽滔笑道:“王部长好,我是财税局金泽滔,市领导的责任制奖金就你还没兑现,如果领导方便的话,我想把奖金给你送过来。”

    春节前,王燕君一直在外出差,金泽滔仅在电话里告知,还未与王部长谋面。

    王燕君部长的声音温润亲切,说:“那你现在过来吧。”

    当他第一次踏足部长办公室看到王燕君时,还是愣了一下,王燕君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长得珠润玉圆,极有气质,不象组织部长,倒象是跨国公司的白领女性。

    王燕君从堆积如山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笑着伸手说:“金局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今天第一次见面,你比我想象得要年轻,祝贺你!”

    金泽滔连忙伸手说:“谢谢部长。”

    王燕君部长的手看似纤巧肉,握上去却绵软温润,两人坐定后,金泽滔还是有些失神。

    王燕君抿嘴笑说:“跟你想象中的组织部长有距离吧?”

    金泽滔老老实实地承认:“我还以为王部长怎么也是个头发花白,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再不济也应该是不苟言笑,面目如霜的强势女领导。”

    王燕君不加掩饰地哈哈笑了:“我在地委礼堂听过你的南巡讲话精神宣讲,当时还以为你是教师出身,后来知道你是个财税干部,一个财税干部长得一副伶牙俐齿的好牙口,倒是让人意外。”

    金泽滔的笑容有点僵硬,王燕君很就收敛了笑意,说:“你的关于一支笔财政审批制度很有见地,我很赞成。”

    金泽滔也严肃说:“这是我们落实中央关于振兴财政,强化预算约束的要求,不是我们财税局的首创,不敢掠人之美,加强一支笔审批,有利于……”

    王燕君摆手制止了金泽滔的长篇大论,说:“今天我们不是讨论这个专业问题,在财经领域,你是专家。”

    这话是他当时跟公安局罗立政委说的,此刻却被她用来反驳自己,金泽滔只觉得嘴巴有些发苦。

    说到这里,已经是话不投机了,金泽滔也不废话,拿出档案袋,一板一眼地跟她解释起“两金”手续费提取规定及其用途。

    王燕君也爽地签字收钱,丝毫没有他担心的矫揉造作,例行公事般办完这些手续,王燕君站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逐客了。

    金泽滔边整理档案袋,边说:“王部长,我局近期准备开展干部作风廉政自律教育,想邀请部长来我局指导一下教育活动,我们财税局还没有组织部领导光临过呢。”

    他的话明面上是邀请王燕君部长光临指导,其实暗指他堂堂局长上任,都让秦铭部长打发给下面科室应付,这也是委婉地向她解释他和秦副部长的矛盾也是事出有因。

    王燕君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就埋头签批她的文件。

    金泽滔转身离开,来时他还满怀信心地期望,在厉志刚出事后,能得到王燕君部长的支持,尽考虑配备财政副局长,但没曾想,在这里,他扎扎实实地碰了一鼻子灰。

    从市委大院里出来,金泽滔心情有些沉重,他相信秦部长把自己打发给包科长,绝不会是王燕君的授意,他敢和秦铭公然唱对台戏,也是基于这个判断之上。

    但现在看来,或者是王部长护短,或者是此事本来就是王燕君的指使,不管怎样,他和组织部的关系已经僵化,再没有回旋余地。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后,安排卢海飞通知中层以上干部,于明天上午召开金泽滔上任后的第一次局务会议,会议主要听取各科所工作汇报,研究部署今年工作思路,安排当前月份的主要工作。

    春节刚过,机关习惯,不过正月十五的元宵,似乎都还处在春节放假的游离状态,今年工作任务繁重,要早点让干部收心,把精力集中到工作上来。

    此后一个多星期,金泽滔一直处于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不是开会就是下基层所调研,厉志刚的问题也渐渐清晰明朗,组织上的初步处理意见出来了,保留级别,调离财税。

    这已是金泽滔通过何悦,能争取到的最好结局。为防夜长梦多,厉志刚从被传唤到调离财税,前后不到两个星期。

    倒是前局长至今已被羁押近三个月,却一直没有被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不知道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

    厉志刚被调至海岛乡镇后洋镇任副镇长,虽然级别没变,但对于财税局副局长来说,这已是极严重的处理,在离去的前夜,金泽滔让卢海飞叫上骆辉、翁承江,找了个安静的饭店送别厉志刚。

    说起来,厉志刚的问题有点可笑,财税局在海岛乡镇后洋镇有个副食品基地,雇佣当地农民专门圈了一个山地养牛,每逢过年过节,都要斩杀一批牛作为干部福利发放。

    那还是数年前厉志刚分管办公室时发生的事,这两个受雇农民也没有工资报酬,就是年终的时候多分些牛肉给他们抵作工资。

    几年下来,不知道是这两农民消极怠工,还是牛放野了,反正最后被财税干部吃下肚子的牛,比当时投放的牛犊要少了许多,前局长主动检举说,这些牛都被厉志刚给盗卖了,累积起来,这可不是个数目。

    厉志刚当然不承认,他说,盗卖总得有证据吧,盗卖给谁,卖了多少,最后,还是有个好心的办案人员提醒他说,那你至少低价买了几头牛。

    这倒也是事实,厉志刚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当时老家办喜事,托他买牛,他就让亲戚上海岛拦了几头牛,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了亲戚。

    这就是厉志刚犯错误的所有事实,组织部最后在处理厉志刚时说,既然他在后洋镇养牛都能把牛养少了,那就让他好好地到海岛把牛找回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