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缘,妙不可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连连拔了两次空钓,不是操之过急,就是反应太慢,杜市长却不急不躁,稳打稳扎,每一次提钓,都不落空,两人的钓鱼水平高下立见。

    但金泽滔也总有那么一次能提到鱼,所以总体说来,也没落后杜建学太多。

    杜建学要悠闲得多,说:“钓鱼钓的就是心态,不能太过急躁,我看过那份关于进一步加强预算资金管理工作的几条意见,我认为很切合当前实际,也符合上级精神。”

    金泽滔谦虚受教,说:“很多时候,我也想学市长稳坐钓鱼台,但我想,财税局长要什么都学市长,那也不行,至少,我得比市长多走几步,打打尖探探路什么的,这几条建议,也就是个前奏,还不能说就把预算外资金管好了。”

    杜建学mǎnyi地点点头,他很喜欢看金泽滔手忙脚乱提空钓,上鱼饵,不知道是因为这让他回想起年轻时的朝气,还是别的什么,他说:“你的思路不错,财税局不能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但事情也不能不做,这几条,我完全同意。”

    加强预算外资金管理,再加上逐步完善的财政资金审批制度,让他有了打开南门工作局面的两只手。

    杜建学一坐下来当渔翁就预感到今天会有收获,果然是大有收获。

    金泽滔说:“推进预算外资金管理需要一位既懂业务,更具开拓精神的财税领导具体负责。”

    杜建学点点头,众人又坐了一会儿,鱼也渐渐地稀少下来。连金泽滔的空钓都很少提。杜建学没了开始的勃勃兴趣。伸了伸懒腰,说:“天晚了,鱼也要回家,散了吧。”

    杜建学的儿子还想着母亲开始的提议,拨弄着两个鱼桶,好不容易才数清尾数,大叫着:“爸爸赢喽!”

    金泽滔惭愧道:“小时候经常钓鱼,长大后就没动过鱼杆。都生疏了。”

    杜建学哈哈大笑:“有空的时候,多到河边湖岸坐坐,既能陶冶情操,又有益身心健康。”

    杜建学没有在酒店用餐,而是提着一大桶河鱼,准备回家做一顿全鱼家宴,享受天伦之乐。

    金泽滔让卢海飞和小李先走,他还要坐一会儿。在服务员诧异的目光中,金泽滔提起鱼桶,将鱼桶里的鱼全放回湖里。

    何悦很享受小木屋的悠闲和宁静。她依偎在金泽滔胸前,在他的胸口划着图案。说:“你好象有心事,就因为钓鱼输了?”

    金泽滔笑说:“你就不能认为,我不太爱吃泥腥味比较重的河鲜吗?”

    何悦鼓着腮帮说:“你就属牛的,什么都往胃里装,什么时候看你挑食过。”

    金泽滔叹道:“这些可怜鱼只是道具,正如杜市长说的,钓鱼钓的是心态,它们使命可不包括成为人类的食物。”

    何悦侧脸道:“你和杜市长来往还需要用鱼打哑迷吗?”

    金泽滔有点落寞道:“杜市长不是曲县长。”

    浜海县财税局的两个副局长提名,很顺利地通过了,目前朱秋明也已经走马上任,前几天还特地带着几个旧属前来南门局取经,当然学习是借口,看望感谢老领导是其真实目的。

    金泽滔还借此和胡祖平、尹小香等人谈了话,鼓励他们抛开财税机关工作的优越感,到乡镇去任职,发挥自己专长,既造福百姓,也锻炼自己的才干。

    与曲县长不同的是,金泽滔提出的南门市局的副局长人选,却需要用这种遮遮掩掩的方法来获得杜市长的支持。

    当然,南门毕竟不同与浜海,要想获得杜市长的全力支持,也必须有相匹配的付出,而财税局推开的预算外资金管理,正是杜市长目前最需要的。

    何悦嘟囔道:“当你们的官还真累,不过跟我你就不用打绕弯弯了。”

    金泽滔啊呜一声纵了上来,何悦花容失色道:“这里到处都有服务员和保安往来,我可不能象你yiyàng没脸没皮的。”

    金泽滔当然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里行禽兽之事,他抱着何悦说:“钓鱼钓鱼,也不知道谁是渔翁谁是鱼,不管了,我们也回家行天伦之乐!”

    何悦捂着嘴巴,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一直拔空钓都是在装模作样……”

    金泽滔厚着脸皮道:“这怎么能说是装模作样,本来就是空钓嘛!”

    又过了几天,西州市政来了一位副总,姓陈,带着省计经委关于停建体育馆工程项目的批复,来永州处理体育馆项目工程的善后事宜,工程指挥部接待他们。

    金泽滔打发翁承江参与西州市政公司的谈判,自己却悄悄驱车赶到海仓县城,来这里,一是想当面和此时失业在家的原城关镇长吕信行谈谈,二是拜望老王县长。

    说到海仓县这个火爆脾气的老王县长,数个月前的浜海关库大战,当时的杜建华县长还和他有过明枪暗箭。

    此后,在家里,何悦把海仓城关镇长吕信行的重婚案当故事讲给父母听。

    何军对这案件本身没发表意见,倒是说了一句,老王现在焦头烂额,海仓经济这几年发展很快,城关镇更是全省经济强镇,镇长的人选却迟迟没有着落,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今年的经济运行和全年目标任务的完成。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和海仓县复杂的政治环境不无关系,经过多方角逐,最终大家都互不相让,却让城关镇镇长空悬了好几个月,到现在还没有合适人选。

    金泽滔心里一动,说,或许从外面调一个人过去,就能打破这个僵局,可以平衡各方关系,也能为大家所接受。

    老何也表示了同意,但海仓县城关镇的镇长,可不是一般人能扛得起来的,那个吕镇长生活不检点,但工作却是有口皆碑的。

    金泽滔眨眨眼,你说罗立茂怎么样?

    罗立茂随着金泽滔来过老何家几回,能力和才干都是有的,就是长得有违人和。

    老何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得前仰后合,最后连眼泪都出来了。

    老何什么也没解释,他抹着眼泪当场就打电话给老王县长推荐了罗立茂,还扬言说,保准你mǎnyi。

    老王县长是何军带出来的老兵,也是铁道兵转业,两人关系一向密切,平时走动就勤,有老何在后面保驾护航,如果老王县长点头,罗立茂的事情就成了一半。

    所以,今天,他就带着罗立茂来拜望老王县长了,感觉却象是给人保媒拉纤,只是直到此刻快到老王县长的办公室时,金泽滔都有点摸不着头脑,老岳父就这么肯定罗立茂能让老王县长mǎnyi?

    老王县长的秘书领着金泽滔两人进休息室等候,三人都各怀心事,没有话说,老王县长的秘书频频打量着罗立茂,愈发得让本来就忐忑不安的罗立茂更是如坐针毡。

    直到老王县长抽出时间出来见面时,金泽滔终于忍不住找了个理由,跟着神色和他一般诡异的秘书出了会客室。

    老王县长和罗立茂两人终于见上了面,两人小眼对小眼,凝视良久,老王县长才叹息道:“难道老团长要推荐你,果然鬼斧神工,飞沙走石,长相奇特。”

    罗立茂眨巴着小眼睛:“王县长,如果放在古代,这相道可谓地阁雄奇,贵不可测,妙不可言,可出相可入将,所谓下辅学堂地阁朝,承浆俱满是官僚,天生贵相,万万不可菲薄。”

    老王县长看着罗立茂说了一句很感性的话:“相虽贵,还需自尊自强,这副尊容,天厌人弃,你能从中脱颖而出,足见你自身的努力,不错!”

    老王县长长了一张和罗立茂相媲美的猪腰脸,狭窄的脸上五官围拢在一块,使两人的外貌有着惊人的相似度。

    老王县长虽然长相突兀,但如果换作他人端着猪腰子脸出现在他眼前,早让他给轰出去了,你是啥意思,向我示威还是跟我看齐。

    不说罗立茂背后有老团长在撑腰,就罗立茂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坚强而自信的性格,就让他投缘,从罗立茂的身上,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影子,缘份,真是妙不可言。

    老王县长冲着门外大吼一声:“那个什么什么,老团长的姑爷,给我滚进来。”

    老王县长的脾气让正倚门耸肩闷笑的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推门进来,点头哈腰道:“王县长,你叫我啊?”

    金泽滔面色潮红,神情欢愉,想必为眼前一老一少的喜相逢欢呼雀跃吧,老王县长黑着脸,围着金泽滔转了三四圈,还别说,这副尊容,如果发起脾气来,还真是让人不敢逼视。

    老王县长似笑非笑道:“是不是感觉很开心?”

    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把头摇成拨浪鼓,但马上又狂点头,老王县长一双小窜出火焰,道:“那你是感觉可笑喽?”

    金泽滔心里却想,就你们两人,要是不做官,说相声,包管一站上台,不用开口,就能笑场,也难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岳父都能笑得如此的放浪形骸的。

    老王县长咄咄逼人的追问,还真是为难了此时的金泽滔,他说开心不行,说不开心更不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