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有其父必有其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连忙正色道:“王县长,此言差矣,论起来,小茂还得管我叫哥,我管他老娘叫老娘,我管他儿子叫儿子,你说,这世上有笑话自己弟弟的哥吗?再说了,我看今天王县长和我弟挺投缘的,难道这不值得我开心吗?”

    老王县长又盯着他看了会儿,才说:“虽然有点油嘴滑舌,不过心性还不错,老团长也不是所托非人。”

    金泽滔暗暗松了口气,心道,幸亏娶的不是你女儿,不然天天面对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呢,还是伤心。

    金泽滔弯下腰,正准备坐下,老王县长一拍桌子,吓得金泽滔刚沾了半边凳子的屁股连忙抬起。

    老王县长目光灼灼地说:“你就是去年那个浜海县关库总指挥?把我们海仓硬生生打落到第三的那个什么什么?”

    金泽滔苦着脸说:“王县长,我叫金泽滔,财政收入关库时,我是在现场,但当时现场领导云集,怎么也轮不到我来任总指挥。”

    金泽滔连忙矢口否认,老王县长的脾气他算是领教了,如果这时候坦白交代,那还不被他喷一脸唾沫啊,再说,这个总指挥,都是现场指定的,他不承认,也不能说他说谎。

    老王县长的脸色慢慢地缓和下来,罗立茂见到金泽滔被老王县长一惊一乍地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只觉得无比的扬眉吐气,终于有人能够收拾在他头上作威作福许久的金泽滔了。

    金泽滔不敢再落座,就这样笔直地挺立着,老王县长转头和罗立茂说起了城关镇的事情。

    来的路上。罗立茂和金泽滔合计过。早有准备。再加上他无论是文才,还是口才都属上佳,和老王县长一问一答间,已经让老王县长十分属意。

    谈了不一刻,秘书就进来催老王县长赶一个会议,金泽滔连忙鞠躬告辞,老王县长两只小眼睛瞪得滚圆,一声怒吼:“滚蛋!”

    金泽滔拉着罗立茂落荒而逃。

    老王县长待金泽滔他们走后。脸上的怒容顿时烟消云散,想了一会,拨了一个电话,哈哈大笑:“老团长,你这姑爷不错,大气,也傲气,难得地还有灵气,配得上小悦。”却绝口不提罗立茂。

    且说罗立茂走出县委大楼后,幸灾乐祸地说:“哥。这回你可碰到天敌了,不说王县长见你一次吼你一次。估计也是对你没什么好颜色了。”

    金泽滔斜睨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挺快乐,挺开心的?”

    罗立茂连忙收起得色,同仇敌忾地说:“怎么会呢,谁跟哥你急,那就是跟我急。”

    金泽滔拍拍罗立茂的肩头说:“如果有一天,你到县长办公室汇报工作时,是被老王县长吼着赶出去的,那我说,你算在海仓站稳脚跟了,因为那时,你被老王县长当作自家人了。”

    罗立茂肃然起敬。

    金泽滔并没有和罗立茂一起去看望吕信行,而是委托他代表东源集团,跟吕信行谈谈加盟东源投资公司的事情,而且,还能通过他事先了解一下城关镇的情况,也有利于他调任海仓后打开局面。

    金泽滔匆匆赶回南门,体育馆指挥部和西州市政工程公司的谈判陷入僵局,总指挥沈市长临时参加省委党校举办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培训班,杜市长指定金泽滔代表市政府,接手处理该工程善后事宜。

    市财政并不具体负责体育馆工程项目,但也负有财务会计上的监管责任,当晚,指挥部要宴请陈副总一行人,金泽滔作为主人将陪同。

    之前和西州市政公司还算融洽的关系之所以僵化,主要是双方都以为善后处置的主动权在自己手中。

    南门市一方认为,现在项目停建,西州市政工程公司终止履行合同,这种损失不能全算是南门市的,指挥部前期拆迁安置费用还没跟着落呢。

    西州市政工程恼怒了,这是你们南门市的体育馆,拆迁安置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现在不是我们不愿履行合同,而是省计经委按照中央精神不允许建了,能怪我们吗?

    南门市现在没了包袱,西州市政手上有项目停建的批复,大家都有恃无恐,杜市长和沈副市长的态度很明确,体育馆工程劳民伤财,指挥部自然能深刻理解领导意图,说什么也不放口。

    其实市政府是愿意给予一定的补偿,杜市长也和陈副总之前有过联系,前提是体育馆得有人投资购买。

    于是西州市政介绍了一家公司购买,出的价就是西州市政工程公司春节前支付给赤峰市财政的分包工程款,总计四百万余。

    指挥部不干了,我们化费了大量的人财物力,好不容易才腾出体育馆这块地,转了一圈,居然拱手相送。

    事情就这么qiguài,这事指挥部作不了主,汇报到杜市长,杜市长也是气恼,就指示让金泽滔接手处理。

    金泽滔赶到老营村酒店见到陈副总时,却是意外地吃了一惊,这个陈副总他还认识,这就是在西州钱湖边一家服装店里,为省台美女记者单纯争风吃醋,曾经大打出手的奔驰男。

    奔驰男显然早已经忘了金泽滔,金泽滔和气地和陈副总等一行人握手见面,指挥部介绍说这是南门市财税局长金泽滔。

    陈副总本来态度还蛮端正的,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脸露不屑,连金泽滔伸出的手都懒得理会。

    指挥部还以为陈副总没听清自己的介绍,连忙重新介绍,陈副总不等他说完,下巴抬得老高,说:“不就是靠着到总局告了南门一状,才跑这里当了局长的那个什么金泽滔吗?”

    在座包括翁承江等人都有些尴尬,金泽滔不以为意,说:“陈总倒是很清楚啊,金某正是这个金泽滔,请问你是?”

    没等陈副总自我介绍,他旁边的随从说了:“你们省税务局的陈建华局长就是我们陈总的父亲。”

    金泽滔拍了一下脑袋,这世界还真小,这事情还真巧,这都会碰一起,他恭维道:“原来是陈局长的公子,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陈建华局长曾经在去年的税法宣传工作会议上,严厉批评浜海组织收入工作,并让金泽滔站起来亮相,之后,引发了地区局和省局两级调查组在浜海蹲点调查。

    这一切都拜眼前这位陈副总的父亲所赐,正是业因果报,丝毫不爽。

    陈建华局长在会议室里让自己出丑,自己在服装店里踹了他儿子一脚,南门市局长跑浜海他的地盘里刨食,自己跑南门市地盘里当家作主,刘俭副局长带队来浜海调查自己,结果被自己的下属举报。

    想到这里,金泽滔忍不住笑了,说:“好久没见陈局长了,最近还好吗?”

    陈副总倨慢道:“托金局长的福,家父能吃能睡,一切都很好。”

    金泽滔当仁不让地坐在最中间的主人位,对陈副总做了个请的手势,说:“我受市长委托,来和贵公司一起解决体育馆善后问题处理。”

    陈副总这才脸色稍霁,坐了下来,还没上酒水,就开始说事:“贵市的体育馆项目工程,我们西州市政工程公司投资巨大,损失严重,我们来之前,市建委领导专门指示,务必妥善处理好工程善后事宜,年前,跟你们杜市长通过电话,答应在处置这块土地后给予补偿,我们联系了贵市的永记贸易公司,他们答应以四百万元价格购买,这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嘛。”

    金泽滔笑呵呵道:“陈总可能有所误会,我们的城市规划可是载明这块地要用作体育馆建设,市政府从来没有放弃要修建体育馆的,杜市长年前曾经表态过,南门就是砸锅卖铁都要把这项惠民工程给建起来,怎么会把这块地卖出去呢。”

    杜市长这话倒是说过,只不过他说的是将来,现在南门市财政连锅都没有,哪能砸出铁来,

    指挥部同志的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理由,陈副总目瞪口呆道:“这怎么行,那我们的损失怎么办?”

    金泽滔严肃道:“套用杜市长的话说,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账还上,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双方,得好好坐下来议议,该我们负担的费用,我们绝不推诿,你看怎么样?”

    陈副总愣了一下,却是没有再提工程的事,说:“哎,今晚大家难得都坐在这里,还是先填肚子吧,余事再说。”

    这顿饭就这样不尴不尬地匆匆结束,双方没有再在工程事情上有进一步的意见。

    第二天,金泽滔正准备到市政府找杜市长汇报,办公室通知,永州市局召开各部分县市局长会议,请金局长亲自参加。

    金泽滔来南门上任后,倒是来去过永州局几次,主要是拜访认识一下地区局领导,越海实行的是财政体制省管县制度,作为拥有一级财权的南门市,工作上并没有太多的联系。

    这还是他第一次正经受邀参加地区局组织召开的会议,会议由局党组书记、原南门市长陈铁虎主持。

    会议主要听取有关县市汇报收入进度及下阶段工作打算,地区局传达省财政厅关于加强宏观调控的会议精神,明确任务,落实全年抓收入目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