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鸿门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吕三娃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无非是为了体育馆土地的事情,金泽滔并不认为这是个鸿门宴,他能进能退,主动权一直在自己手里。<-》

    金局长果然依约前来,还带着他身份显赫的未婚妻何悦,吕总努力挺直腰板,但长久以来,习惯见人就弯腰的脊柱早已变形固定。

    金泽滔连忙扶起吕总,说:“吕总,你太客气了。”

    吕三娃不用他扶,都是这副佝偻模样,他牵扯着嘴角,努力想挤出一丝笑容,却是比哭难看。

    金泽滔一眼就看到在大院里面等候的陈副总,连忙扔了吕总,大步进去,吕总一贯地穿着色彩鲜艳,光彩夺目的外套,跟在后面亦步亦趋,驼背苦脸,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老农模样。

    何悦白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对到处吸贷的永记贸易向无好感,有机会自然也不会给吕三娃好颜色。

    陈副总老远迎了上去,大声招呼:“金局长,又见面了,真是幸会。”

    金泽滔迈进吃饭包厢,却差点没扭头就走,除了陈副总外,还有陈喜贵和叶家幺女,这两人也就罢了,吕大伟及杨乐,这两人却阴魂不散地坐在里面最角落。

    金泽滔皱起眉头,或许是出门忘了看黄历,今天怎么看到的都是这些歪瓜裂枣。

    吕大伟似乎也忘记了没多久前,在财税局被柳鑫的一顿暴揍,对着金泽滔说:“金局长,何主任。两位能够光临。真是荣幸。”

    金泽滔笑吟吟地看着众人。眼光越过吕大伟,扭头对吕总说:“吕总,真是太客气了,不就吃顿饭吗,还让这些永州精英,商界才俊都赶来相陪,这如何当得,随便找几个人陪不就行了?”

    吕三娃一口气没接上。差点岔着气了,吕总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还从来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好的官员。

    金泽滔正准备找地方坐下,有人自门外进来:“小金局长,不如我来随便陪你吧。”

    陈铁虎书记半开玩笑半调侃地说着大步进来,金泽滔连忙站了起来:“陈书记好!”

    陆续地,“随便”地来了叶宝玲书记,分管工业财贸的葛敏松副市长,组织部秦铭副部长。这些人,基本由吕大伟和陈喜贵出面在大院门口相候。金泽滔这才知道,吕总刚才能在包院门口相迎,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而且,他发现,这些人进来的时候,首先总会将目光落在他身旁一言不发的何悦身上,然后,第一声问候,总会送给何悦主任。

    何悦因为南边走私案中,在徐法灵和杨俊生的配合和帮助下,发现和抓获了关键性的三个嫌疑人,也为全案的顺利告案立下汗马功劳,三人还因此分别被记一等功一次。

    地委已经研究决定任命何悦同志为地区纪委常委、副书记,正式任命文件不日就会正式印发。

    再过两天小何主任就要变成了何副书记,何副书记虽然只是副处级别,可这身份一变,除了副厅以上干部,小何主任可以说是见官大一级。

    当吕总迎回最后一位“随便”请来的嘉宾时,金泽滔心里终于找回一点平衡,让吕总亲自出迎的是地委副书记赵江山。

    随着赵江山书记的到来,晚宴终于可以开始,等大家坐定后,金泽滔才发现,自己和陈喜贵、吕大伟这些“永州精英”处在同一个档次。

    杨乐作为台湾杨基的继承人,永记贸易的合伙人,也堂而皇之地坐于上首。

    吕三娃理所当然坐在主位这个众星捧月的位置,左右分别坐着赵江山和陈铁虎两位书记。

    晚宴很丰盛,即便金泽滔这个酒店的主人也看得咋舌,上来的菜品几乎都是酒店中价位最高的,老烧换作了茅台,看样子,吕总是直接按菜谱中价格最贵的点菜。

    在金泽滔的印象中,吕三娃就是一个把自己装在套中的爆发户,弯了一辈子的腰,在终于应该直起来的时候,却在精神上驼背了。

    但此刻,杯觥交错中,金泽滔有些恍惚,吕三娃就象变了一个人,此刻的他,才是永州商海中呼风唤雨,左右逢源的永记贸易的吕总。

    

    因为坐着,或许吕三娃感觉自己不再低人一头,身体上的平等,让他精神的腰杆坚挺起来,吕总满面皱纹,在他举起酒杯的时候,在他面对众多高官的时候,每一道皱纹都洋溢成自信和骄傲的笑纹。

    再去看座席中的其他人,忽然发现了一个qíguài的现象,这些人中,除了赵江山和吕三娃,好象都曾经和他发生过不愉快,比如叶宝玲和秦铭,比如杨乐和陈喜贵,比如陈副总和吕大伟。

    他从来没有正视过他们,甚至很多时候,他是鄙视他们的,但此刻,看他们在酒场中挥洒自如,谈笑风生,却忽然觉得,他们何尚不是在他们自己的人生路上,也是长袖善舞,一路高歌的。

    别以为自己就是精神上的巨人,金泽滔宁愿相信,此时,吕三娃,陈喜贵他们,在老营村酒店的二号院这个最尊贵的包院,享受着最昂贵的美食,喝着最醇美的佳酿,他们也都是各自领域的巨人,有着骄人的成就和辉煌的建树。

    如果说这些人都是吕三娃无意中凑到一块的,谁又能信呢,如果这些人都是吕三娃他苦心孤诣请来的,就这份能耐和心思,都让金泽滔悚然心惊。

    他联想起在处置体育馆问题上,杜建学一方面全权委托自己接待西州市政工程公司谈判,一方面在永记贸易的收购体育馆地块上态度暧昧。

    永记贸易,或许在光鲜的外套下面有着不能大白于阳光下的阴暗,但无论是杜建学市长,还是自己,都没有和他直面碰撞的力量。

    赵江山书记就是自己目前无法逾越的一道障碍,吕三娃,这个活在套中的佝偻人,此刻却要自己抬头仰视,传言中,吕总手眼通天,或许不是传言。

    杜建学放手自己和西州市政工程公司沟通,最后推着自己和吕三娃的永记贸易jiēchù,也是从一个侧面告诉他,只要处理好,西州市政工程公司不是洪水,永记贸易也不是猛兽。

    与曲向东相比,杜建学用心也许没有那么纯粹,但他同样精于琢磨人心,打磨人才。

    金泽滔在众人杯来盏往的时候,就象个局外人,没人来敬自己,更多的人围着何悦敬酒。

    何悦担忧地看着金泽滔,今天的剧气氛有些诡异,她不清楚吕三娃为什么要宴请金泽滔,也不知道吕三娃把这些和金泽滔有过冲突的人聚在一块,是在示威,还是下马威?

    杨乐很风度地举杯向何悦示意,自他登门被老何轰走后,就没再纠缠过何悦,此时再出现永州,已经和吕三娃的永记贸易成功达成合作协议。

    杨基机电很少对除电子产品外的项目感兴趣,但对越海的市场却是垂涎已久,永记贸易qíguài而又绰有成效的经营模式,让杨基的当家人当即拍板投资合作。

    金泽滔歉然地对何悦笑了笑,站了起来:“欢迎杨先生来南门投资办厂,作为财税局长,对所有能增加我们税收收入的纳税人,我们一贯欢迎并尊重,先干为敬吧!”

    这是金泽滔第一次对杨乐表达了善意,尽管这个善意是有限度的,吕三娃眼睛一亮,赵江山书记哈哈大笑,道:“永记贸易是永州同类企业的代表和龙头,有了杨基机电的支持,我想,永记贸易腾飞指日可待,为了税收,为了永记,干杯!”

    赵书记这一提议,全桌酒杯都高举于顶,一声杯盏交错声,餐桌上的气氛才真正热烈起来。

    杨乐也暂时地忘却了何悦,脸色有些涨红,如果说,他在永州安营扎寨开始还有何悦的因素,但回到台湾后,也不知父亲从哪得知的,他受到父亲的严厉警告。

    如果因为何悦的事情,坏了杨基机电进军大陆的大计,不用老爷子出面,他就可以暂停甚至撤消杨乐的继承人资格。

    此次来永州,爱情被他悄悄暂时冷藏,家族利益高于一切,对于自己来说,他更需要在永州收获人望和业绩。

    所以,对金泽滔的示好,他很热烈地给予回应,一对冤家仇人,却很友好地连干了三杯。

    陈副总在洒过三巡后,忽然对金泽滔说:“金局长,今天所有当事人都在,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到底贵市如何处理西州市政工程公司的债务问题,如何处置体育馆的资产问题,我们很希望在这里能得到明确答复。”

    因为金泽滔之前还没有和市政府取得一致意见,对体育馆地块卖与不卖,对西州市政工程的债务赔还是不赔,都没有明确意见。

    他笑说:“陈总还是焦急了,我们的态度一直很明朗,该我们负责的一定负责,前提是要厘清债务,分清责任,至于体育馆地块处置,改变土地用途,这还涉及到城市规划修改的问题,所以,之前一直没有给予答复。”

    赵江山书记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技术性问题,它不是原则性问题,他们提出的债务置换地块,这个思路很活跃,一举两得。”

    赵江山说的话很简短,但沉甸甸的份量很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