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散财童子要散别人的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参加协调会的领导有南门市长杜建学,指挥部总指挥、常务副市长沈向阳,以及财税、土地、城建等部门主要负责人。

    赵江山对永记贸易购置体育馆一事迟迟没有得到落实,非常恼火,虽然他不分管经济,但作为地委副书记,关心经济建设,注重招商引次,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他都责无旁贷的。

    赵江山对这件事上心,更主要的是,叶专员即将离任已经有眉目,不再是年前若隐若现的传闻了,在这个关键时候,他能推动体育馆资产处置顺利达成,最后促成永记贸易和杨基机电成功合作,将是他进军行署专员宝座最有力的一个砝码。

    而杜建学和金泽滔推三阻四的态度直接激怒了他,他已经将这桩交易从经济行为上升到政治高度。

    会议开场,赵江山就将矛头对准南门市财税局:“发展经济是当然各级党委政府的工作大局,南门体育馆项目按照中央宏观调控部署停建,尽快将政府性资金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中撤离出来,这是中央的要求,也是转变政府职能的要求。”

    “但我们有些部门习惯等待观望,习惯摆官老爷的架子,特别作为经济管理部门,财税局更要在这次经济调控中发挥作用,很可惜,我们没有看到他们积极有为,雷厉风行的作风。”

    赵江山最终还是留了口德,没有指名道姓地指着金泽滔的鼻子骂。

    幸好,在会议之前。金泽滔已经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他低眉顺眼。诚惶诚恐,倒是杜建学市长还担心他会热血沸腾,拍案而起,金泽滔这次是代他受过。

    赵江山看着虚心受教,却又无动于衷的金泽滔,脸色铁青,却有一拳打在棉絮上的无力感。

    说到底,体育馆工程是政府工程。它有专门的指挥部管理,金泽滔只是作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负责人,临时受托,负责体育馆资产处置的接洽谈判。

    现在南门正副市长都在,这一顿板子也不应该落在金泽滔的屁股上,同样,也不应由他解释原因。

    金泽滔不接话,刚从省委党校培训回来的沈市长只好解释说:“赵书记,体育馆资产处置之所以迟迟没有结果,主要是价格上有分歧。”

    沈向阳市长从开始就不看好体育馆工程。但作为该工程指挥部总指挥,他对体育馆项目工程的前期论证和拆迁倾注了大量心血。

    对永记贸易的报价。他也感到震惊,近五十亩土地,仅报价四百多万,这还是西州市政工程公司前期工程款,换句话说,这应该仅是构成土地款的前期成本,如果按这个价格成交,近五十亩土地等于是白送了。

    要知道,这块土地原为城中村村民居住区,处于南门城市建设规划的黄金地段,周围都是一些商住用地和政府机关,不说寸土寸金,但发展潜力惊人。

    沈向阳委婉地解释了双方的分歧所在,最后诚恳地说:“赵书记,发展经济,服务企业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首要任务,这桩交易,我们希望是双赢,损害任何一方的利益都不是我们的初衷。”

    赵江山脸色稍霁,说:“价格可以再谈,我们政府不搞慈善,不搞捐助,但是政府职能转变,也不是和企业搞分家对立,不能光盯着自己的口袋,还要会算大账,如果体育馆这块地不被利用起来,那它也不能产生效益,企业投资了,也会产生税收和就业机会。”

    说是协调会,开到这里,已经成了赵江山说服南门市的恳谈会了。

    三资企业的贡献和内资企业相比,不在于税收和就业,它更多的意义在于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模式。

    如果他就事论事,正在火头上的赵书记难保不会用算大账,顾大局两根棍棒敲打一番,他还是很理智的选择缄默。

    赵书记最后下了一道死命令,务必要在五月一日前有个结果。

    沈市长回来,让金泽滔暂时避开了体育馆土地价款争执的风口浪尖,他也有时间和精力抓预算外资金管理。

    所谓预算外资金,指的是一切游离于税收之外的名目繁多的各种收费、罚款和没收财物,严格来说,税收是宪法规定公民所必须缴纳的,其他所有收费都是不合理,甚至是不合法的。

    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费大于税”,违规违法,超越职权乱设收费、罚没项目,很多收费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非普遍性服务性质,逐渐演变成与部门的经费划拨和职工奖金、福利挂钩。

    有的坐支、留成甚至挥霍滥用收费和罚没收入,这不仅增加企业和个人经济负担,而且助长了不正之风,腐蚀了干部,带坏了党风和政风。

    中央关于加强预算外资金管理的决定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出台的。

    财税局长吃香在于他是散财童子,银行有钱,那是有偿使用,不但要还本,还要付息。财税局的钱多好,无偿拨付,只要能拿到手中,那就是自己的钱,真正的免费午餐。

    所以无论穷庙还是富庙,也不管这个方丈好当难当,财税局长都是各级政府、各单位部门争相取悦结好的焦点人物。

    当散财童子变成散别人的钱,聚自己的财时,财税局长就成了瘟神扫把星,金泽滔现在开展的预算外资金管理,就人为地把自己推向所有乡镇及单位部门的对立面。

    规范预算外资金管理,首先要规范的就是收费项目,换句话说,所有不合规,不合法的收入都要登记清理。

    这断人财路,那都是生死大仇,你财税局不是断一家的财路,而是要断全市所有行事单位的收费,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经过前期调查大量艰苦调查,在南门市历史上,第一次拿到了较完整的预算外资金收入情况,金泽滔曾戏称这是南门收费项目第一次普查。

    翁承江看着手上密密麻麻的收费单位和收费项目名称,心头发愁,舌头发苦。

    自厉志刚离职后,预算科长翁承江就成了协助金泽滔管理财政工作的重要助手,很多协调工作都是他出面开展的,但市委对财税局副局长的人选迟迟没有结果。

    副局长的位置旷日持久地空悬下去,一来变数更大,容易造成干部恐惶,二来严重打击他的威望。

    金泽滔有点着急,杜建学市长也没有回话,如果最后任命出现反复,这后果,金泽滔不能想象。

    翁承江倒也没有太多地考虑个人得失,工作勤勤恳恳,对金泽滔交待的任务都能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单凭这一点,就非常的难能可贵。

    翁承江最近确实没有心情去想这些,预算外资金没去涉足,他还不以为意,待一了解,触目惊心。

    他可以想象,如果金泽滔孤注一掷,力主规范预算外管理,财税局将成千夫所指,金局长将成“独夫民贼”。

    而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翁承江迷茫了。

    金泽滔笑眯眯地一页页认真翻看着这份清单,却仿佛在阅读名著名作那样的心旷神怡。

    翁承江觉得脑袋都要炸了,他可以选择沉默,到最后,甚至可以转身离开,但此刻,他却鼓起勇气,说:“金局长,不知道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金泽滔诧异地抬头道:“承江,你了解我的脾气啊,工作上的事情有一说一,不要吞吞吐吐,你说,我听着。”

    翁承江犹豫了一下,咬着牙说:“金局长,预算外资金关乎全市所有行政事业单位的切身利益,财税局虽然位高权重,但也架不住这许多单位,这许多干部的围追堵截,要取消这些不合规范的收费项目,实在是单靠财税部门力有不逮。”

    金泽滔愣了下,随即回过神来,笑笑说:“谁说我们要取消这些收费项目?”

    翁承江一怔,道:“不是你交代要普查我市的预算外资金管理情况吗?不取消这些不合法的收费项目,怎么规范预算外资金管理?”

    金泽滔拍了拍头,原来翁承江是担心自己要做撬动这些既得利益集体的急先锋,他说:“这些收费项目有我们财税局批准的吗?”网不跳字。

    翁承江摇了摇头,说:“这倒没有,我们财税局也没有这审批权限。”

    金泽滔道:“既然不是我们批准的收费,为什么要我财税局去取消,我们财税部门主要负责监督检查和管理,批准或取消收费权并不在我们的权责范围内。”

    翁承江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但马上又提出一个疑问:“但如果不清理收费项目,那规范预算外资金又如何做起,”

    金泽滔有点狡诈地笑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很多人喜欢吹嘘,自己有多厉害,外面找了多少个女人,终于有一天招来了公安,让他老实交代跟人通奸、嫖娼事实,当公安部门最后把他的英雄事迹张榜公布后,家庭不和,同事侧目,儿女情长的英雄们气就短了,走路都要绕开人迹走,甚至可能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这就是翁承江后来总结的嫖娼论,而金泽滔将之归结为阳光下的罪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三百五十九章散财童子要散别人的财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