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记者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采访组浩浩荡荡有十来人,金泽滔这才发现,除了省报,还有越海新华分社的记者。

    加强预算外资金管理,不仅仅是严肃财经纪律的一项重要举措,在当前宏观调控的大环境下,也是实施适度从紧的财政货币政策的一项主要措施。

    在人群中,金泽滔还看到杜市长正热情地和省委宣传部的旧识握手寒暄,这个采访组应该是为宣传省委贯彻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而来。

    防止经济过热,加强宏观调控,是总书记亲自推动,总理全面部署,针对当前经济运行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而出台的遏制通货膨胀的重大决策。

    效益和结构是这次宏观调控的重要内涵。

    金泽滔也随大流和采访组记者和领导握手问候,接上采访组后,大家都分别上了车,随着头车呼啸离去,刚才还沸反盈天的国道道口顿时安静下来。

    采访组先听取南门市政府汇报,杜建学的汇报中规中矩,有亮点,也有看点。

    毕竟南门的预算外资金管理,号称阳光工程,为了配合这次采访,南门日报还在报章显著版面,公开了部分收费项目,那都是实实在在的工作成效。

    汇报会现场,温重岳副局长和南门市委书记夏新平亲自参加,金泽滔坐在靠后的位置,汇报会没有安排金泽滔发言。

    杜县长洋洋洒洒汇报了近一个小时,汇报材料还是金泽滔根据杜市长的意图,亲自捉笔操刀。材料侧重实例说明。现场感很强。杜建学十分mǎnyi。

    杜县长汇报完毕后,夏书记站在全局的高度,站在宏观调控的高度,又强调了几点,温书记没有发言。

    会议桌另一侧,带队的副总编和左右几人耳语了一阵,说:“温书记,各位领导。省委领导对这次采访活动十分重视,临行前,施书记亲自交代,采访组这次要带着问题下来,要真正总结出可以推广的南门经验,方法可以灵活机动,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我们是不是可以现场提几个问题,想请具体推行该项工程的财政同志解答一下。”

    夏新平书记和杜建学市长两人面面相觑,之前。并没有这方面的安排,财税局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准备。

    两人都把目光投向一脸严肃的温重岳书记。坐在副总编一侧的新华分社的领导笑说:“今天我们不是考官,我们是学生,是带着问题学习来的,之所以,事先没有这样的安排,我们认为,没有准备的才是最真实的。”

    温书记看了金泽滔一眼,缓缓说:“预算外资金管理阳光工程,是南门财税局金泽滔同志提出并具体组织实施的,我们请他来回答各位记者和领导的提问。”

    金泽滔站了起来,温书记招了招手,服务人员在采访组对面位置设了一张椅,金泽滔站定后,先是一个鞠躬表示问候。

    俞笑梅低声介绍了一下,副总编笑说:“金局长还真是年轻有为,倒是没有想到,你就是在省报曾经引起解放思想农业大讨论的金泽滔同志,真是久仰!”

    金泽滔刚坐下去的屁股连忙抬起,连声道不敢。

    副总编收敛笑意,说:“我们首先想了解一下,你推行阳光工程的初衷是什么,大道理就不用说了,我们刚才也听过杜市长的介绍,我想你能否从财税局长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

    金泽滔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阳光工程,顾名思义,就是这些经过清理登记的收费项目其性质是公开,合法,也是合理的,其用途是公用,惠民,普遍的,它不是狭窄的,阴暗的,甚至**的,这应该是今后我们党和政府深化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总的方向,公开,公正,公平,透明,这就是阳光的普遍含义。”

    金泽滔的回答很简短,但铿锵有力,副总编左右看了一眼,率先鼓掌,然后大家都热烈鼓掌。

    新华分社的记者紧接着问道:“我们有注意到,南门的阳光工程目前仅走了两步,一是收费清理,二是专户管理,这又是基于什么现实的考虑?”

    金泽滔苦笑说:“预算外资金,是游离于财政监管之外的非税收入,它一直游离于我们的视线之外,我提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谁能告诉我,我们国家形形色色的收费和罚没项目有多少,我想没一个人,没有一个机构能准确地回答上来吧,所以,就这两步,我们国家走到今天,都还没能达成。而对于我们南门来说,收费清理和专户管理,也仅仅是蹒跚着学步。究其现实,就是利益错综复杂,关系盘根错节,很多不是制度性的,而是历史性的,巩固成果可能比开拓更难。”

    另一个记者不等人们鼓掌,就抢着发问:“据我们了解,南门市走的这两步,归结起来,就是规范了收费,支出管理还游离于财政监管之外,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预算外资金支出是不是暗箱操作?”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很考验金泽滔的应变能力,金泽滔避而不答,笑说:“记者朋友们提的问题越来越专业了,你们都做了功课,却没有给我做功课的时间,这就是不公平,换句话说,这不是阳光采访。”

    副总编忍不住笑了:“地球总有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比如现在,我们虽然头顶着太阳,阳光却被屋顶挡住了。”

    金泽滔鼓掌表示同意,他说:“正如领导说的,阳光不一定照在头上就是阳光,它照耀在屋顶上,我们坐在屋里,还是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和灿烂,我们先规范收费,就是把收费项目先放在屋顶上晒晒,至于规范支出,目前条件还不成熟,那就先放在屋里预热一下,我们打好了基础,就等于有了上楼的梯,支出规范也就水到渠成,不远的将来,支出管理就能上楼见光了。”

    金泽滔话音刚落,与会人员齐齐鼓掌,那个提问的记者也跟着大力鼓掌,此时,金泽滔不象是个具有很高专业素养的财税干部,反倒象是个经常接受刁钻记者拷问的明星人物。

    待掌声稍稀,那个记者又连珠炮地追问:“那么,请问,怎样才算条件成熟?”

    这个时候,连杜建学市长都有点担心了,这些问题,严格说来,都跟南门市的阳光工程没有太大关系,或者说,这此问题,应该是跟财政部的领导提问。

    金泽滔不以为意,道:“老实说,将财政管理涵盖至预算外资金收支的全部,我们财税部门缺乏法律支持,无法可依,我们也就谈不到执法必严,当务之急,就是建章立制,健全法律,至少,预算法出台了,我们才能真正做到用预算的手段管理预算外资金,当然,在当前环境下,我们可以在支出监管上做好文章。”

    新华分社的记者提了最后一个问题:“宏观调控政策中其中有一条很重要的财政政策,适度的从紧的财政政策,请问南门市的阳光工程,是否可以理解为当前的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延伸和深度落实?”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真是一个很有趣的自问自答的提问,提了一个财经问题,然后,他自己用政治语气来解读,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

    金泽滔说:“这个问题,我想,还是杜市长回答更深刻,更有内涵,因为政府是宏观的,财税是微观的。”

    之前,在和杜市长闲聊时,两人曾就阳光工程的宏观调控作用有过深入的讨论。

    杜建学的回答很得体,也很符合新华分社记者的政治意图,大家都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谈到这时,天也逐渐黑了下来,温重岳最后总结说:“太阳下山了,我们关于阳光的话题也就告一段落,那么,明天,我们记者同志们可以按计划开展采访活动,也可以随机采访,希望我们的阳光工程,能真正经受得住你们这些阳光的检验。”

    省报采访组此后分头密集采访了两天,在财税内部采访上,金泽滔推出了骆辉和翁承江,骆辉在阳光工程第二步的专户管理工作中,和金泽滔一起分头走访说服有关收费单位负责人。

    至于翁承江,在这次阳光工程中,也应该走进市委领导的视野,据杜建学市长说,组织部正在启动对财税局副局长人选的考查中,翁承江榜上有名,而且优势明显。

    因为是配备财税局副局长,按惯例,组织部还要征求局长的意见,很多时候,这个征求都是走个形式,没有实质性意义。

    但有一点,局长虽然对正式人选的产生没有什么影响力,但如果出言反对,却足以让组织部引起重视,所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全局上下都在紧绷着弦在迎接省报记者采访时,金泽滔却被叶宝玲堵在办公室里质问:“作为分管干部人事的党组书记,我有权利,也有义务向组织推荐合适的副局长人选,陈家禾我认为各方面条件都比较成熟,为什么局党组上报名单没有他的名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