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鱼和渔夫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目前,这个团队还很弱小,主要是搜集和翻译一些资料,金泽滔在东珠的时候,之所以对章家小表弟这么兴趣,就是想通过小表弟挖掘一批计算机人才。<-》

    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金泽滔也就不见外了,咬着小表弟章之超的耳朵说:“这是一个我谁都没告诉的秘密,你得保密。”

    小表弟脸都涨得通红,拍着排骨胸说:“打死都不说。”

    小表弟一激动,声音就大了起来,老舅还在听着何母的吹嘘,倒也没多在意,只听得院落门口传来好听的声音:“什么事情,严重到要打死你都不说的地步。”

    却是何悦下班直接奔这里来了,何悦最近很忙,日夜颠倒,反正她不说,金泽滔就从来没过问过,老舅呵呵笑说:“何副书记回来了。”灵域

    何悦最近被正式任命为地区纪委副书记,堂而皇之的副处级领导,而且这个副处级只要不出永州,那就是见官大一级,各县市领导谁不怵她三分。

    小表弟一愣,是啊,什么事情呢,但良好的保密素质还是让他挺起了单薄的胸脯说:“打死都不说。”

    金泽滔呵呵笑了:“还没说事情,你就来了。”

    何悦先问候了舅舅一家人,然后对金泽滔说:“刚才进来的时候,倒是看到了你们南门市的王燕君部长进了隔壁的七号院。”

    何悦一边说着,一边挤在金泽滔的身边坐下,小表弟不管什么王燕君的事情。他被金泽滔所谓的秘密挠得心痒难捱。金泽滔只好简单说了东源电子的事情。想让章之超动员一些有志于开发研究具有中国自主品牌it产品的同学,加盟东源电子。

    最后他还说,你可以告诉你的同学,东源电子属合资企业,待遇和福利在国内同类企业绝对是最高水准,只要愿来,一切都好谈。

    为了吸引人才,他转了一个大圈子办了个合资企业。让曹剑缨在境外注册了一家公司,说到底,就是自己跟自己合资。

    金泽滔没理小表弟崇拜得冒火的眼神,他扭头问何悦:“你怎么认识王燕君?”

    何悦眨眨眼说:“你可能不知道,她是地区局监察科第一任科长,说起来,还是我的前辈呢。”

    金泽滔倒没想到王燕君曾是财税同行,不过转念一想,三区院落不对外开放,也不提供就餐服务。一般都是地区和市里主要领导休息或休闲的地方,王燕君她一个人来这里干么?

    何母说完了金泽滔的光荣历史。和舅妈一起到厨房偷师学艺去了。

    老舅看着金泽滔的眼光都不yiyang了,说:“泽滔,愿不愿到东珠来发展,愿意的话,我负责调你到我任职的区财税局工作。”

    金泽滔看着何悦,笑说:“如果是孤家寡人,我现在就收拾行李跟你走。”

    老舅摇了摇头,他也是见才心喜,一时倒忘了他还是姐姐家的女婿,拖家带口的,哪能说走就走。

    金泽滔心里却想,要是让我干局长,我二话不说,打包就跟你走,不过也只是想想,东珠县区的财税局长,那都是正处领导,调老舅下面的财税局,最多让你干个科长,自己在南门好歹也是个局长,鸡头凤尾,还真是兴致缺缺。

    金泽滔其实有点矫情,东珠财税局,也不是说谁能进就进的,那是绝对的强力部门,东珠作为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年财政收入岂是越海可比的。

    且说王燕君收拾了一下,就奔老营村三号区,三号区有一个侧门出入,可以避开人群。

    跟一区营业区域的喧嚣气氛不yiyang,这里宁静幽远,景色宜人,是办公和休息的好场所,很多领导喜欢在一区应酬喧闹后,找三五个圈中好友来这里坐坐,说说事,喝喝茶,还可以办些急务。

    王燕君进了七号院的大门,里面有服务员出来领着她进了院落的正房,外面是个小型的会客室,里面有休息室和浴室,按照她的吩咐,服务员泡好茶,提上热毛巾后,就悄悄地掩门出去。灵域

    如果有需要,这里有个按铃,可以呼叫偏房等候的服务员进来服务。

    王燕君吃了些茶几上的点心,就静静地耐心等候,老营村她来过几次,但三号区,还是第一次进来,打量着室内的环境,心里也不住赞叹,真是匠心独运,酒店经营者真是对消费者的心理需求了如指掌,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从一号院进去,沿路只要有服务员迎面冲来,只要你来过一次,总会准确地称呼出你的职务和姓氏,面子里子都有。

    但在三号院,一路走来,只要服务人员经过,他们总是谦逊地退避一侧,跟你默默地欠身致意,既满足了你的自尊心,也保护了你的私密爱好。

    会客访友,宴请宾朋,很多人第一个念头就会跳出老营村酒店,这里包院价格不菲,但新建楼包厢和餐厅绝对能满足物美价廉的大众需求。

    所以官员爱在这里接待上级来人,普通市民也爱在这里呼朋唤友,有些小康家庭,隔三差五,会带着家人来这里改善生活,有小孩的,在这里甚至可以玩上一天。

    王燕君还在这里感慨的时候,正房木门吱嗯一声推开,服务员地领着一人进来。

    中等个头,大背头,黑边眼镜,态度和蔼,满面春风,正是地委副书记赵江山,他挥了挥手,服务员就微微鞠躬退了出去。

    王燕君伸手迎了上去,象是握手,也不知道是坐久了还是怎么的,一个踉跄,跌倒在那人的怀中。

    赵江山哈哈笑了:“喝茶都能醉成这样,春寒料峭,还是要注意身体。”

    却是不动声色地扶正了她的身子。

    王燕君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道:“赵书记,茶倒没醉,只是坐久了,腿麻无力。”

    说罢,撩起长裙,露出一对精致如玉的脚脖,扶额蹙眉搓揉着腿踝,长裙不时地被撩得老高,隐约露出了白嫩的大腿。

    白得耀眼的大腿肌肤,血红的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皮肤显得又薄又嫩,看上去晶莹剔透,就像水蜜桃皮,仿佛轻轻点上去,就会流出蜜汁来。

    王燕君天生富态,五官称不上惊艳,但她的皮肤却真是又白又嫩,堪比少女,所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她本来就不丑。

    赵江山明知道王燕君泄露春光,是故意吸引自己注意,但现在他还真不敢放纵自己,在这个关节眼,他可不想闹出什么事来,免得节外生枝。

    叶专员就要调离,这个位置如果论资排辈,怎么也该轮到排叶专员后面的自己了。

    作为一地主政,除了资历外,能力和势力都必不可少,温重岳有来头,他赵江山也不是没爹的娃,谁也不比谁差,这个时候,就看谁拥有更令人瞩目的政绩。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越是这种敏感时候,越要保持清醒头脑,万万不能闹出什么事,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所以这段时间,除了正常公务应酬外,他基本是足不出户。

    今天,当王燕君打电话给自己要求见面时,他条件反射就要拒绝,但神差鬼使似的,最后还是答应来这里会面。

    对于王燕君,他内心很复杂,一方面,他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从她身上,他真正读懂了什么叫温泉水滑洗凝脂,她的肉体简直就是宝藏,滑嫩如丝,柔软无骨,赵江山相信,只要和她有过肌肤之亲,这辈子你都很难把她从记忆中驱赶。

    另一方面,他对这个女人又极为戒备,她天生不甘寂寞,却又工于心计,她对自己的邀约从来不假辞色,但她总会在你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找上你,总能挑动起男人内心最原始的**。灵域

    就比如现在,赵江山明显觉得自己的气息开始粗重起来,酒意开始上头,脚步有点轻飘。

    王燕君就象高明的渔夫,她现在不过是撩了几下长裙,赵江山不知什么时候双眼通红充血,刚才还正人君子的形象荡然无存,摇摇晃晃着向自己扑了过来。

    王燕君呀的一声轻叫,却象无助的女孩夜遇醉汉,惊惶失措,慌张地后退了一步,正巧碰撞在身后的电灯开关上,顿时正房内漆黑一片。

    赵江山感觉全身的血管都要爆炸了,暗室内,弱女子,轻叫,酒气,这些元素组合成一起,让赵书记的色胆陡然暴涨,什么不欺暗室啊,什么清醒头脑啊,此时,都统统抛诸脑后。

    金泽滔此刻正好偷偷摸摸地拉着何悦从正厢房出来,何母和舅妈还在厨房里做菜,何父和老舅这对郎舅回忆着永州的旧事,小表弟章之超正听得津津有味。

    何悦红着脸,一边挣扎着不愿意出来,一边还低低地哀求着:“泽滔,这样不合适,家里长辈都在,而且这院子谁知道服务员躲哪个房间里藏着,要是给抓了现场的,我还活不活?”

    这里四合院虽然玲珑精巧,但角角落落的房间不少,随便找个地方都能做坏事,何悦还道他兽性大发,心里又气又急,但架不住他力气大,三两下就被他揣出了房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