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奸情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吃了一惊,我已经做君子好久了,可以光明正大做的事,我干么要偷偷摸摸?

    何悦见他吃惊,生怕他恼羞成怒,在某些方面,金泽滔就象青春期少年,有很严重的叛逆心理,她要上,他爱下,她说往东,他爱往西,渐渐地她也摸准了他脾气,连忙讨饶道:“要不,晚上回去翻倍加量,你就别闹了好不?”

    金泽滔寒着脸,坚决摇头,何悦见软的不行,也有些无奈,突然,她有些惊奇地说:“咦,这不是赵江山书记吗?”

    金泽滔还道她施展乾坤大挪移,转移话题,不为所动,何悦扯了扯他的手臂道:“我们回吧,如果赵书记看见了,还不知道什么想法。<-》”

    金泽滔霍然回头,透过院子石雕花窗的间隙,正巧看到赵书记显眼的大背头背影闪进七号院的台门。大主宰

    金泽滔疑惑说:“赵书记和王部长有什么事不能在办公室里谈,跑这里干吗?”

    何悦白了他一眼:“脑子里都想什么呢,或许是王部长找赵书记有急事要汇报,赵书记在这里有公务接待,就约了她就近谈事,你以为都象你啊。”

    金泽滔嘿嘿笑说:“我和你,不管出现在哪个角落,干什么事,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至少受老何同志保护。”

    何悦打了他一下,说:“臭美,老何同志可不保护你这大坏蛋。”

    金泽滔忽然一拍脑袋,说:“你刚才说王燕君部长出身财税,那王部长跟南门市局前局长会有会有什么渊源?”

    何悦对他天马行空般的思维有些无奈。说:“王部长一直在财税工作。后来才调到组织部。跟南门市局老局长应该熟悉,她从科长一直做到副部长,常务副部长,部长,二三年就上一台阶,十分引人注目,说法很多。”

    金泽滔笑道:“女同志上台阶,流言蜚语难免。谁能象我家小悦,上这副处靠的是过硬的业绩,让人心服口服。”

    何悦依偎着金泽滔的怀里:“作为女人,最大的依靠是家庭和感情,事业有成固然好,事业平平也未必不是福,王部长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好象不太和睦,内心未必就幸福。”

    何悦小姑独处时,却是事业至上、性格坚强的女孩。现如今,受爱情的滋润。却是迅速转变成感情第一。

    就在这时,金泽滔无意间转了个头,然后就看到隔壁七号院正对着自己的房间窗灯,却映出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正撩起长裙的撩人剪影。

    何悦看着金泽滔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惹火的身姿猛瞧,心里醋意大发,何悦不悦,转了个身子挡着金泽滔的视线。

    金泽滔想也没想,推了何悦一把,何悦又气又急,金泽滔却挤了挤何悦说:“这个就是你说的王部长汇报工作谈事情?”

    何悦转头一看,就看到赵书记壮硕的大背头身影,正纵向一步步往后退的王燕君,可以想象,王燕君仓皇后退,赵江山步步紧逼,大灰狼准备吃小红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面房间关灯了!

    金泽滔看着愤愤不平的何悦说:“莫不是你还想学猎人,主持正义,惩邪除恶?”

    何悦打了金泽滔一下,说:“就你机灵,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哪门子闲心,再说,我一个女人,去做捉奸拿双这事,合适吗?走走,回去吃饭了,我都怕自己长针眼。”

    金泽滔却还没跟她说正事,说:“对了,南门市局原局长的案子到今天也有大半年了吧,怎么还是没有个结论?”

    何悦说:“他这案子不太好办,这人十分顽固,嘴巴咬得很死,严重违反征管法,擅自异地委托代扣代缴税款,这个连税务总局,及省局调查组都已经下了结论,证据确凿的案子,他都拒不认罪,后来涉及到经济案的举报,经查,也是确有其事,但他依旧不漏半丝口风,不是我们纪委不想结案,实在是这位同志的意志坚强似铁,就这样一直相持到今天。”

    说到后面,连何悦都有些钦佩了,这种心理素质和精神意志,确实在普遍脆弱的官员中是难得一见的奇迹了。大主宰

    金泽滔提出一个疑点:“从不主动开口的他,为什么又突然交代了厉志刚的事,这事不觉得蹊跷吗?”

    何悦无奈说:“我们也注意过,最后只能说是他心血来潮。”

    

    金泽滔摇了摇头:“意志坚强的人不会有心血来潮的冲动,厉志刚跟我说过,低价卖牛的事,是他委托时任办公室主任的陈家禾办的,也就是说,这事只有陈家禾知道。”

    何悦吃了一惊:“你是说,是有人通过办案人员把这消息递进去的,然后前局长才主动交代了厉志刚的事情,那又是谁能让他破天荒地开了金口呢?”

    金泽滔说:“谁递进去的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人借的一定是王燕君的名义。”

    然后,他将自己在组织部的遭遇跟一五一十跟何悦说了,最后说:“我跟王燕君素不相识,她哪来对我那么大的仇恨,南门市,我真得罪的也就寥寥几人,除了前局长,其他几人她没理由视我如仇寇。”

    金泽滔接着分析道:“厉志刚的事情,有两个人脱不了干系,陈家禾和叶宝玲,他们之所以能成功说动前局长,是因为他们和前局长共事多年,虽然不一定对他和王燕君的关系了如指掌,但至少知道点什么。”

    何悦接口道:“所以,结合你自己的怀疑,你认定,王燕君就是前局长的软肋,同样的,前局长也一定是王燕君的逆鳞,你完了,如果情况属实,你是往死里得罪了组织部长。”

    金泽滔苦笑说:“不然的话,前局长突然检举厉志刚的事,无法解释,而王燕君对我的突兀仇恨也无法解释。”

    何悦说:“不过,这条线索,应该能击毁他的心理防线,对取得他的口供,尽快了结这个案子有用。”

    金泽滔抱过何悦,咬着她的耳朵说:“别急,你先帮我办件事。”然后嘀嘀咕咕地交代了几句。

    金泽滔明知道何悦这地方敏感,却偏是在她耳鬓厮磨,搅得何悦心猿意马,正经话没记住几句,全是他热哄哄,痒酥酥的气息。

    说话间,对面七号院的房间电灯又亮了起来,没看不到两人活动的身影,大约是跑里面休息室去了。

    金泽滔看了看手表,从关灯到开灯,前后也不过十来分钟,金泽滔脱口就说:“太速战速决了吧,赵书记持久力不行。”

    何悦脸飞红晕,再也吃受不了这羞恼,扭头跑回厢房去了。

    金泽滔待了一会,然后,看到赵江山深一脚,浅一脚地踉跄离去。

    金泽滔没再看下去,这时,小表弟已经在叫吃饭了。

    王燕君在赵江山走后,衣衫凌乱地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看着身下的狼藉秽物,厌恶得心里直翻腾,赶紧地冲里面的浴室清洗干净。

    男人都一个德性,人前衣冠楚楚,似模似样,脱了裤子,都yīyàng的丑陋,yīyàng的不堪。

    想到这里,她心中对金泽滔的恨意更甚,如果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找赵江山求助,尽管这已经是她需要帮助时的病态惯性思维,用身体换取支持。

    她并不能最后决定南门市财税局的副局长人选,就她知道,夏新平书记和杜建学市长两位领导,因为在预算外资金管理阳光工程的优异表现,都属意翁承江。

    这个时候,金泽滔的态度就非常关键,这也是为什么她亲自出面和他谈的原因,但最后两人却扯破脸皮,不欢而散。大主宰

    王燕君和陈家禾非亲非故,他也不过是王燕君用来插手财税局副局长调整的工具,她只是不想让金泽滔什么事都称心如意,特别在干部使用上,她要让金泽滔后悔,谁才是南门市财税局真正的主人。

    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候,她可以奉献灵魂,女人恨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甚至可以出卖灵魂,王燕君为一个可以奉献灵魂的男人,恨上了一个愿意出卖灵魂都要让他后悔的男人。

    金泽滔打了个喷嚏,暗自嘟哝,又被谁惦记上了?!

    两老要陪着老舅一家人在一号院住。

    吃好饭后,金泽滔和何悦就准备回家,驾驶员小李的车过来的时候,金泽滔正好看到远处王燕君往侧门离去,小李也注意到了,随口说了一句:“王部长还是喜欢一个人走路。”

    金泽滔问驾驶员小李:“王燕君部长和老局长好象关系不错?”

    小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从没听老局长提起过她,我是无意中听人说起,王部长和老局长好象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听说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当口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并没有在一起。”

    两人虽然因为某种原因没有结合,但彼此却都成了对方的牵挂。

    第二天,杜建学打来电话,寒暄了几句,说:“泽滔,刚才赵书记打来电话,让我们南门市要郑重考虑财税局的副局长人选,一定要配上一个政治立场坚定,组织协调能力强的同志,我不知道赵书记到底想推荐提名谁,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人选绝不会是翁承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