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任命会上的突发事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哈哈一笑:“宝玲书记今天一大早就跟我请假,说叶专员身体欠佳,她在家照顾父亲,你知道,这事我们不能拦着。。”

    王燕君心里却莫名地跳了一下,她从市委大院出来时,叶专员正带着地区行署一班人,来市政府听取工作汇报。

    金泽滔招了招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台的翁承江两人,说:“今天,你们俩是主角,我们是配角,你们要不上来,我们在这里喝茶聊天癢。俊?br/>

    会议室哄地笑开了,所有人都鼓掌祝贺翁承江两人,翁承江转身朝着干部弯腰鞠躬,陈家禾对着主席台王部长方向鞠躬致谢。

    两人做着同样的动作,但对象却截然不同,

    会议由金泽滔主持,秦部长宣读任命书,王部长勉励强调几句,最终目的,是为陈家禾造势压台,她说:“……同志们,财税任务重,压力大,所以,这次市委领导高瞻远瞩地提出,要一次配备两位副局长,目的就是为配强财税领导班子,加强对财税工作的领导力量。”

    王燕君感觉今天状态不错,撇开稿子,尽兴发挥:“重用提拔合适的人才,是我们组织部的使命,今天我很高兴地看到,财税局班子又增加了两个新生力量,特别陈家禾同志,高要求严标准要求自己,政治素质和综合组织协调能力比较突出,作风踏实细致,廉洁自律,我相信,他能很快信任财税各项工作,为……”

    这时。卢海飞匆忙走了进来,。在金泽滔耳边耳语了几句。金泽滔有些为难地看着滔滔不绝的王燕君,想打断她的谈话,却被她用手势制止。

    秦铭也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你们财税局想干什么,难道没看到王部长正在作重要讲话,有什么事能比王部长报告更重要的?

    也许是有些不耐烦了,大门忽然轰地左右打开。。却是一个穿着检察制服,一个穿着便服,明显是纪检检察联合办案干部。

    王燕君十分不悦,开口喝斥道:“你们两个是哪个单位的?没看到现在是干部任命大会,这是个严肃的会议,有事,你们就不能等会议结束后再谈吗”

    检察干部不作声,便衣模样的说:“正是因为这是个严肃的会议,我们才不得不打断王部长的发言。”

    检察干部却大声说:“哪位是陈家禾?”

    陈家禾腿都软了,两手按着会议桌。才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结结巴巴道:“报报告领领导。我就就是陈家家禾。”

    便衣没有看他,却对王燕君说:“我是地区纪委的,目前,南门市财税局前局长的案件已经移交至地纪委,他检举揭发,陈家禾在任局办公室主任期间严重的经济违法行为,现在请他跟我们回去核实一下情况!”

    组织部带病提拔干部是大忌,这种领导干部初任命就被查处,都是组织部的严重失职。

    而此刻,宣布任命才没几分钟,王燕君刚刚还把陈家禾说得天花乱坠,检察纪检就找上门来,狠狠地告诉她,你胡说八道,他是**干部!

    如果有可能,她宁愿这是个噩梦,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丢脸丢人的了,她狠狠地盯着秦铭,陈家禾是秦铭竭力推荐的。

    秦铭脑子一片空白,耳膜里响着嗡嗡的重鸣声,他渐渐地有些恍悟,难怪叶宝玲在这样重要的场合都没有出现,原来她通过叶专员,应该早知道陈家禾出事了。

    而只有组织部,傻不愣登地持着文件,到财税局宣布干部任命,王部长还洋洋洒洒,热情洋溢地肯定了陈家禾这几年的表现,他们这样做,只是想亲自上门,给金泽滔一个响亮的耳光。。

    谁都知道,陈家禾可是被金泽滔免去办公室主任没多久,秦铭嘴巴很苦,心里也很苦,这一次,恐怕,组织部在财税局真要一败涂地了。

    陈家禾歇斯底里地大喊:“这不是真的,老局长怎么可能检举我?王部长,一定有人假冒你的名义让他开的口,老局长他不会乱说的……”

    王燕君脸刷地雪白,金泽滔在旁边自言自语:“老局长大半年没开过口,上次难得开了次金口,却是检举厉志刚问题,这次不知道检举陈家禾什么问题,不会又是卖牛吧,哦,对了,据我所知,陈家禾是当初厉志刚低价卖牛的唯一知情人。”

    王燕君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渔夫,当她需要的时候,就下个饵,不管大鱼小鱼,总会愉快地上钩,但此刻,她却感觉自己甚至连鱼都不配,她一直被人当香饵钓了两条鱼,第一次是厉志刚,现在是陈家禾。

    陈家禾举目四顾,工作了十几年的同事及环境,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的陌生,每个人都用很诧异,很不屑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没一个人站出来,大声地声援自己,哪怕连声微弱的质问都没有。

    很明显,叶宝玲书记早就放弃了自己,她甚至连今天的会议都没有参加,她一定知道自己出事,却是连个声息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算什么,一个走卒,还是一条走狗?

    陈家禾看着脸色开始苍白,继而铁青的王燕君,这是现场唯一有能力搭救自己的人,王燕君咬着牙低声喝问:“厉志刚的事,是你递消息进去的?”

    陈家禾刚才还充满期望的目光顿时绝望,他可能是局里唯一知道王燕君和原局长关系的人,这还是原局长一次酒后无意中提起的,其他书友正在看:。

    驾驶员小李所说的,听人无意中提起,这个人就是陈家禾。

    王燕君咬牙切齿说:“你知道用我的名义可以骗开他的嘴,你在利用我搬开厉志刚,然后你顺利上位?”

    陈家禾吓得魂飞魄散,摇着双手道:“不是的,这不是我干的,都是叶宝玲书记指使的。”

    王燕君狠狠地瞪了秦铭一眼,秦副部长连死的心都有了,他还真不知道,厉志刚居然是叶宝玲以王燕君的名义踹出财税部门的,然后陈家禾是叶宝玲通过秦铭推荐给王燕君的。

    会场乱糟糟的,闹哄哄,主席台上很多领导不知所措,主席台下很多干部不明所以,金泽滔好意地提醒了一句:“王部长,纪委检察办案干部还在等待你的答复。”

    王燕君这才回过神来,挥挥手说:“我尊重办案同志的意见,陈家禾,现在请你协助配合纪检检察同志的调查,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在凄厉的王部长,王部长的呼唤声中,陈家禾被两位办案人员左右架着走出了会议室,不知道的还以为王部长非礼了他。

    大门重新被卢海飞关上了,金泽滔敲了敲话筒,说:“同志们,宣布两条纪律,希望大家遵守,一是不能以讹传讹,陈家禾因为经济问题被纪委传唤协助调查,他的问题是个案,不牵扯其他人,其他问题;二是陈家禾同志欺瞒组织,拉帮结派,用不光彩的手段,骗取组织信任,但万幸的是,组织的任命文件还没有正式生效,所以他被纪委带走的是我们局普通中层干部。”

    王燕君脸色才稍稍有了血色,接过话筒说:“金局长说得不错,下面,我们请翁承江同志发言。”

    她急不可耐地准备结束会议,任命文件还没出市委大院,她必须尽早回去处理善后事宜,尽早向组织汇报,不能让事情更加复杂化。

    机关干部会早早地就谢幕了,金泽滔虽然强调了二条纪律,但陈家禾在宣布任命的大会上,突然被纪检检察部门带走调查,还是风yiyàng传遍了南门上下,各种谣诼不断。

    传得最多的就是叶宝玲和他勾结一起,陷害了原副局长厉志刚,然后自己想借机上位,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官没当成,却反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这个最接近事实。

    还有传言称,陈家禾和叶宝玲勾搭成奸,被厉志刚无意中发现了奸情,怕奸情败露,就把他整出财税局,结果被厉志刚检举揭发了事实,最后,他沉冤得雪。

    不管怎样传播,这些谣言里都没有金泽滔的角色。

    金泽滔送王燕君出去时,说:“王部长,刚才你有一点讲得很好,财税部门任务重,压力大,需要加强班子力量,我觉得市委市政府这个决定非常英明,也非常及时,陈家禾出问题了,但财税局班子不应该被削弱,相反,应该如你们原计划继续配强副局长,这样,也许能减少很多社会流言。”

    王燕君觉得金泽滔的提议也有道理,点点头:“我们会考虑的。”

    她也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和理智,刚才在会议室跟陈家禾的对话,还是让她觉得有些惊惶失措。

    金泽滔低声说:“我认为,现在骆辉同志很适合转任财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卢海飞同志很适合担任纪检组长职务。”

    王燕君看着金泽滔自话自说,感觉有些滑稽,组织部门即使要配足财税局班子,也不需要你来提调整方案,组织部被陈家禾突发事件打击得有些措手不及,但还远没到必须低头接受wēixié和惩罚的时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