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要挟王部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燕君看了金泽滔一眼,无喜无悲,说:“你觉得我会接受你的要胁吗?”

    金泽滔微微一笑:“这只是建议,王部长,我想你会接受的,因为这是最合理的方案!”

    王燕君还想说话,金泽滔却笑说:“王部长,你为什么不找个时间去三区七号院请示一下赵书记呢,我想赵书记一定会同意的。”

    金泽滔无法把组织部长和眼前这个女人划上等号,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一下。

    说完这句话,金泽滔点点头,转身离去,他并没有持人长短,攻讦或要挟王燕君的意思,而且他不以为,这样就能逼得王燕君就范,谁知道,她的身后,除了赵书记外,还有没有站着另外自己不知道的人。

    但让金泽滔始料不及的是,他这句有点轻描淡写的话,却让王燕君心胆俱裂,他是怎么知道我跟赵书记约会的地方?他好象熟知那一晚他们在房间里谈过什么,天哪,那晚上的所作所为不会都给录下来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她甚至不能想象,这个事曝光后永州大地还有她立足的地方,她不知道金泽滔到底知道些什么,但她和赵书记那见不得人的关系,他是一定知道的。

    赵江山现正处于最敏感,也是最关键的时刻,她相信,只要有风吹草动,事有不谐,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远远地把自己发配到最贫困的海岛县。

    作风问题一旦暴露,下场最可悲的还是女人,王燕君忽然感觉恐惧。她一遇到难题首先会想到用身体解决。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依靠身体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那么,她赖以生存的皮肉交易就不会再有市场。

    她一向觉得,在男人面前,她有天然的优势,她高高在上,她喜欢看男人在她的一颦一笑间神魂颠倒,丑态百出,这个时候。她才感觉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但如果有朝一日,事情暴露了,她将面临什么?她失去一切,她回到原点,她千夫所指,她万人唾骂!她又将如何面对他?

    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惧,使得她连呼吸都感觉困难,她仓皇地打量四周,唯有秦铭、小包科长还如丧考妣般陪着自己,王燕君低斥一句:“天还没塌下来。慌什么慌?”

    心里却急剧地转着念头,这事情该找谁才能消弥风险?直到这一刻。她骨子里的依赖性和附属感,还是习惯性地让她搜索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男人,强大的男人,她在床第上做强者,只因为现实中她成不了强者。

    她想到金泽滔的提议,想起他转身离开前,眼神中的那丝不屑和嘲弄,心里竟qiguài的没有愤怒和羞辱,兴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面对强大的男人,她骨子里深藏的服从性使她选择了顺从。

    财税局干部大会上的戏剧性一幕,不但没有使金泽滔威望受损,陈家禾被带走调查,叶宝玲反常消失,反而令得他在财税局的中心地位更加稳固。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后,已经将陈家禾的事情置于脑后,如果不是他们太过咄咄逼人,一定要抬着陈家禾上位,金泽滔并不想将事情闹得这么大。

    何悦用王燕君的名义通过办案人员让老局长交代陈家禾的问题,让她和金泽滔都没想到的是,一向油盐不进的老局长,竟然毫不迟疑地咬出了陈家禾。

    何悦看着胡子拉渣,但精神一直亢奋的前局长,心里却不由感觉悲哀,两个本来可以琴瑟和鸣的情侣,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但内心世界里,却仍保留了彼此最纯真、最原始的爱和回忆。

    何悦有些不忍心利用他们的感情,搅动他的神经,撬开他的牙齿,但纪检纪律又不容许她感情用事。

    前局长其实并没有如外人想象的这么坚强和坚韧,他只是缺少一个理由,一个背叛自己的理由,王燕君就是他最好的宣泄口,最后因为他检举的对象已经涉及到副县级干部,案件移交到地区纪委办理。

    金泽滔决定召开临时党组会议,参加对象有缪永春、骆辉及新提拔的翁承江,卢海飞负责记录。

    金泽滔沉声道:“今天,我们很遗憾地看到这一幕,当务之急,有两条,虽然我在会上强调过纪律,但还是要引起高度重视,各分管领导要看好好各自的分管科室,做好解释和引导,理智地对待谣言和传闻,近日办公室出台了联系基层所制度,各分管领导和科室都要下到基层,召开会议和走访干部,稳定人心,稳定队伍。”

    “另外,陈家禾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干部的思想教育还是要抓紧,不能等出事了,才想到抓干部队伍建设,陈家禾的职务,暂时由人事科长张明传兼任,干部调整等忙过这段时间后,一并考虑。”

    金泽滔除了刚来的时候调整了个别中层干部,对大范围的干部调整还是十分谨慎,即使是现在,他也没准备要启动大规模的干部轮岗。

    但在这半年来,特别对预算外资金管理中表现突出的干部,以及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和一些人,还是要通过干部调整来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做好人事组织准备,也是为下阶段,开展收费票据清理,这项真正涉及到管理单位切身利益的工作打好基础,

    五月正是江南气候最宜人的季节,春暖花开,绿染江岸,今天大礼拜休息天,金泽滔带着老何一家人坐木屋休闲垂钓。

    何军的性子不喜独处静坐,以前是因为身子骨不好,既不敢四处走动,也没有自娱自乐的业余爱好,侍候花草鱼虫更没这个耐心,才整天宅在家里发呆。

    后来找了个打牌活动,但他一往无前的性子,几天下来,他的牌友就纷纷找理由作鸟兽散,金泽滔曾经告诫过他,打牌跟当官yiyàng,要懂得轮流做庄,不能老让大伙围你一个人转,但老何我行我素,终于尝到了苦果。

    东珠老舅来探亲时,金泽滔带着他们钓了一回鱼,还真别说,老何从中找到了千军万马中取敌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的戎马倥偬岁月,自老舅一家回东珠后,他就赖这里不走了,每天早晚,没事就上这儿钓一会儿。

    金泽滔不钓鱼,他和局里几个同事坐木屋里喝茶。

    陈家禾的事情也过去有大半个月,叶宝玲在干部大会消失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财税局,过了几天,组织部发来商调函,正式通知财税局叶宝玲调离财税,调离永州,金泽滔兼任局党组书记。

    让金泽滔意外的是,王燕君最终同意了金泽滔提出的按原计划配齐班子成员的方案,组织部也在最近考察任命了骆辉为财政局副局长,卢海飞被提拔为财税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

    这让金泽滔一时间有些意动,或许,他可以凭此绑架上王燕君为自己所用,但随即,他就抛弃了这个令人心动的想法,这事可一不而可二,王燕君还是少惹为妙,不知以后牵扯出什么狗皮倒灶的事。

    新任纪检组长卢海飞恭敬地坐在金泽滔对面,汇报干部调整方案,旁边还坐着翁承江和骆辉,金泽滔仔细看过方案名单,这次干部调整幅度较大。

    翁承江说:“局长,人事科张明传出任预算科长,是不是合适?”

    对张明传本人,翁承江并没有什么成见,他纯粹是以事论事,张明传是财税局老资格的人事科长,之前跟叶宝玲走得较近。

    相对其他科室来说,预算科长的政策业务水平及综合协调能力要求较高,从业务上说,张明传脱离业务岗也有多年,短时间内不能保证能接得上手。

    金泽滔摆摆手说:“张明传大局意识较强,特别是这半年来,作风踏实细致,能沉得下心思做工作,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再说,他本身大学本科学历,财政专业毕业,调人事科前就搞过预算工作,业务应该没什么问题。”

    金泽滔开展的征管查相对分离管理模式,很多工作都是通过人事科落实下去的,目前,南门模式也在全省财税系统内逐步确立,省局征管处也派人多次调研,准备在全省范围内推广。

    税务总局随着多篇报道见诸税务报刊后,也开始关注并重视南门模式。

    难能可贵的是,张明传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肋肩谄笑,曲意逢迎,更没有为博己好感,说人长道人短,就凭这一点,金泽滔不认为他以前受叶宝玲器重,有什么过错。

    而且,在用人上,金泽滔从来不分三等九级,三教九流,德能兼备的,有机会就上,最重要的是,金泽滔到任后,张明传始终没有摇摆过,人事科的工作,他总在第一时间向自己汇报。

    对这样的干部,金泽滔使用起来,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现在头疼的是办公室主任,一时间很难物色。严格说起来,卢海飞也不是合格的办公室主任,他人太过方正,缺乏灵活变通,更谈不上八面玲珑,左右逢源,让他当纪检组长倒是挺合适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