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李聪明求救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说到办公室主任,倒是何悦提议,不如回浜海物色,那个在二所的时候,坐你办公室门口把门的那娃娃脸小姑娘,挺不错的,,心细如发,难得的是还很讨人喜欢。

    金泽滔不是没考虑过周云水,只是身在其位,才明白过来,很多事情,还是有很多顾忌的,办公室主任长期生活工作在自己身边,不要说干部群众,何悦这一关就难过。

    何悦的提议让他颇为心动,但考虑大老远调一个女同志过来任办公室主任,他还是无法说动自己,办公室主任暂时还是先由卢海飞兼任。

    干部调整方案通过后,人事科、办公室集中力量组织干部考察谈话,由骆辉、卢海飞牵头组织实施,金泽滔则接到通知参加市政府关于处置体育馆资产协调会议。

    赵江山书记牵头的协调会要求的五月一日期限早就过了,但在这前,沈向阳牵头的谈判有了初步意见,也算是按时完成了赵书记的任务。

    但细节方面,还是有诸多的分歧,双方相持不下,最后经请示杜市长同意后,提交市长办公会议讨论决定。

    金泽滔看着手中的初步谈判结果,还是和他预想的相距太远,协调会由沈市长主持,参加协调会的指挥部、土管、城建等单位负责人都谈了看法,意见也比较集中。

    土地转让价格基本还能接受,但对方提出,因土地性质改变而产生的一些费用要求减免。有些需要地方财政负担。有些需要地方政府承担责任。比如涉及到土地出让金,数目庞大,谁也不敢拍板同意。

    金泽滔看明白了,市政府态度暧昧,心里已经是千肯万肯,只是在手续上,还需要通过协调会大家共同承担责任,所谓集中意见。解决分歧,都是假借。

    吕三娃人老成精,行若狐鼠,经过近一个月的公关,已经做通方方面面的工作,在这个协调会后,永记贸易应该能顺利收购体育馆资产,并且将很多本来应该由企业承担的费用转嫁到地方财政上。

    金泽滔听大家嘴里都提了不少意见和建议,听起来义正辞严,冠冕堂皇。但仔细一分析,没有丁点实质性的建议。屁股早就坐歪了。

    永记贸易用借贷及入股的名义,绑架着永州及南门市许多行政单位的干部职工,手法并不高明,但从者如云,其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这半年来,金泽滔通过干部人事调整,提高干部福利收入待遇,逐步动员干部退出永记贸易的股份。

    市场经济确立初期,经济秩序混乱,人心道德沦丧,社会上涌现出形形色色的经济活动形式,一度很是蛊惑人心,比如传销,比如非法集资。

    金泽滔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他一直怀疑吕三娃的永记贸易做着不可告人的非法勾当。对这样的人,这样的企业,他不敢掉以轻心。

    在轮到金泽滔发言时,他说:“关于价格,听大家的发言,似乎已经木已成舟,我们都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市场可以决定的事,本来不应该由政府来决定,政府部门更多的是做好服务和管理,这方面我不发表意见。”

    金泽滔嘴上说是不发表意见,其实已经是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市府办的记录员看了眼沈市长,见他没什么反应,最后如实记录了他的发言。

    这块土地最后谈定的价格,如果剔除西州市政初期投资,土地价款每亩还不到十万,南门市城市规划范围内,同个区块,一间二三十平方的临街商业用房,交易价格都上百万。

    四十多亩的连片土地,除了支付西州市政工程的工程款,最后市财政拿到手的,每亩十万不到,这个人情送得有些大,那还不如白送得了,最后还能博个无偿支持企业发展的好名声。

    金泽滔接着说:“其他行政性收费经市政府同意后可以直接减免,土地出让金减免,我们地方政府没有这个权力,如果擅自减免,后遗症很大,以后引资企业提出类似的要求,我们怎么处理?”

    指挥部有个年轻同志提出,这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金泽滔说,你能保证这是最后一起特殊情况吗?

    这人马上哑然,每个领导的指示精神,都是特殊情况,有了前例,就有后效,大家都是老机关,大家头上都有一堆爷爷奶奶,哪个领导的指示精神不特殊?

    金泽滔说:“所以,我建议,直接减免,风险太大,不如办个缓缴,因企业流动资金困难,暂缓缴纳,这样说起来,还在情理之中,既不涉及违反政策规定,也减少领导担责风险。”

    税收有政策性减免,也有因资金困难的过渡性缓缴,沈向阳眼前一亮,这倒不失为上下左右都能交代的好办法,至于缓缴期限,那就是无限期缓缴,变相的减免,算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

    金泽滔却是打了个伏笔,这缓缴看起来,象是为企业着想的无奈之举,其实是开了个后门,可进可退,暂缓缴纳,没说不缴纳,任谁说都不能说这样处理有错,而且,还可以为类似的问题处理提供了借鉴。

    沈向阳越想越觉得妙不可言,这个协调会的目的不就是皆大欢喜,既能解决问题,又不用承担责任。

    会议结束后,沈向阳跟杜市长汇报时,对金泽滔赞不绝口:“泽滔同志不错,不墨守成规,灵活变通,这大半个月,指挥部开了很多会,想了很多办法,就是实际处理这些政策性问题时十分为难,倒是没想到,二个字就解决了。”

    杜建学也很开心,终于去了一件心事,永记贸易成功收购这块土地后,很快和杨基机电展开合作,共同投资成立永记国际,建造集餐饮住宿娱乐为一身的城市广场。

    吕三娃信誓旦旦说,永记国际将打造越东南最高楼,越省功能最齐全,设施最先进,服务最优质的综合性城市楼群,建成之后,永记国际大厦将成永州地标性建筑,对提升南门城市品质,完善城市功能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永州及南门两级政府都对吕三娃的永记国际寄予厚望,杜建学市长咬牙答应了吕三娃一系列苛刻条件,为的就是通过永记国际大厦的建造,掀起新一轮的南门大建设,大发展。

    金泽滔却对这一论调嗤之以鼻,永州地区及南门市,现在缺少的是有形成规模效应的主导产业和骨干大中型工业企业,而不是这种哗众取宠的所谓综合性大厦。

    永州也没富裕到需要一座越东南最高的大楼来承载市民的娱乐休闲消费。

    过了没十天,永记国际忽然送来一份请柬,邀请金泽滔参加国际大厦的奠基仪式,金泽滔翻来覆去看了烫金的请柬好久,奠基仪式前,涉及到市政规划的综合性大厦,总会有市政府出面的设计及效果可行性论证阶段吧。

    金泽滔还真是不解,体育馆地价款都还没给付,永记国际的营业执照估计都还没批下来,大厦项目的立项前期手续八字都还没一撇,就敢奠基了?

    金泽滔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涉及到吕三娃的事情好象都透着那么一股邪味,你说他不按常理出牌吗,他将各有关单位和领导打点得很周到,你说他行事周全,部署严密,却又似乎漏洞百出。

    还在沉思时刻,卢海飞敲门进来说大门口有个叫李聪明的东源人找局长,卢海飞还担心地说:“听门卫老张说,这个叫李聪明的人好象神经不太正常,是不是通知派出所同志来处理一下?”

    金泽滔想到李聪明痴痴呆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不用,你让他上来吧。”

    卢海飞还兼着办公室主任的职务,金泽滔给新任纪检组长下了个任务,什么时候物色到新主任,什么时候让他专心当他的局领导。

    但有些方正的卢海飞却说了句感性的话,令金泽滔十分感动,他说,我希望能一直做你的办公室主任,直到有一天,办公室有更合适的办公室主任人选。

    李聪明依旧是痴呆模样,等卢海飞离开后,他就急不可耐地叫了起来:“所长,不好了,李小娃被抓起来了。”

    春节前,李小娃和李聪明还到他西桥老家拜过年,金泽滔问:“被谁抓了?”

    李聪明道:“被公安抓起来了?”

    李小娃年轻时也是个狠人,打架耍狠家常便饭,被公安传唤也是屡见不鲜,年纪大了,火气小了,偶尔被公安叫上一两次也能理解,金泽滔并不qiguài,说:“为什么被抓了?”

    李聪明说:“因为赌博。”

    李小娃自岔口村搞了个绣服合作社,家业也渐渐地丰厚起来,过年过节,也会来点麻将什么的,小赌怡情,应该无伤大雅,金泽滔有点皱眉:“抓就被抓了呗,罚点款也就出来了,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公安在农村抓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多给教育一下罚点款也就完了,没必要特地跑南门告诉自己这事啊,就是让自己跟公安说情,打个电话就行。

    李聪明有点急了:“可他在赌场里被抓了。”

    金泽滔更急:“赌博不在赌场里被抓,难道还跑农场里被抓啊。”

    李聪明有点结巴:“可他在赌场被公安抓走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