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准备扳倒吕三娃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兰花指倒没想到这白白净净的年轻人居然是财税局长,一时间倒也被震住了,但随即暴跳如雷:“就算是财税局长,那也不能随便打人!”

    金泽滔摊着手道:“吕局长,刚才我算不算正当防卫?”

    吕大伟不想在赌场门口把事情闹大,伤了谁都不好交代,毕竟这赌场是地下赌场,见不得光。

    偏偏争执的双方都不是善与之辈,兰花指和阴郁男算得上永州的太子党,父辈都在政府部门任职,在南门,还真没吃过这样大的亏。

    金局长更不是吃亏的主,不说财税局搞的预算外资金管理阳光工程,连公安局的罚款及收费都被统了进去,就连叶专员的女儿叶宝玲,多么强横的一个女人,却让他生生地从财税局给逼走了。

    吕大伟正准备息事宁人,阴郁年轻人却一脸不屑道:“财税局长又怎么样,就算杜建学也不能动手打人,领导干部更不能知法犯法。”

    金泽滔敛起笑容,严肃道:“吕局长,这年轻人说得不错,就算市长都不能知法犯法,我看各位都是遵纪守法的大好青年,自然看不得有人坏法乱纪,吕局长,我那老乡就是在这个赌场里借的高利贷,不说这放高利贷合不合法,就这明目张胆地开场放赌,总不会是公安局批准同意的吧,想必吕局长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吕大伟阴晴不定,心里却暗暗恼怒阴郁男哪壶不开提哪壶,领导干部不能知法犯法?你妈的仗着老子是地区行署副专员。什么时候遵纪守法过。到赌场找乐子居然还放什么洋屁。知法犯法你妈的是第一个!

    阴郁男倒被金泽滔一番话说得张口结舌,他来这赌场可是来吃喝嫖赌,不是来遵纪守法的。

    兰花指的父亲却是永州公安处的副处长,他到西顶山地下赌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我爸都不说这赌场违法,你算哪根蒜,米店里卖盐,管多闲事了吧。”

    金泽滔肃然起敬:“不知令尊是?”

    兰花指还没说话。吕大伟连忙指着兰花指和阴郁男介绍说:“这是地区公安处米副处长的公子,这位是行署董副专员的公子。”

    吕大伟只希望金大局长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两人的父亲面上,赶紧揭过这事。

    金泽滔歉然说:“米公子啊,对不起,刚才不知道是尊驾,有所冒犯,回去我就亲自到公安处,跟令尊及石富广处长检讨,一不小心在西顶山赌场门口冲撞了米公子。”

    米公子脸都青了。还要跟石富广处长检讨,不是要我老命吗?

    吕大伟算是看明白了。金大局长这哪是跟米副处长检讨,这分明是借道歉的名义要挟自己。

    吕大伟乍看嚣张狂妄,目中无人,但多年来在他三伯吕三娃的耳提面命下,心眼也锻炼得颇为玲珑,知进退识好歹,不说别的,金泽滔财税局长的身份,就让他不敢轻忽。

    看样子今天若不给个准话,这金泽滔没准还真敢跑石处长那里捅漏子。

    地下赌场明面上由不相干的人经营着,实际上却是吕三娃的最重要产业,永记贸易的高息借款基本在这赌场里流转着,虽然也有坏账死账的,但高达百分五的日息还是能维持着吕三娃的高息吸贷,并且还有盈余。

    刚开始时,吕三娃因为一笔生意高息借贷了一笔民间巨款,但很快,生意失败,这笔钱也打了水漂,吕三娃咬着牙又去高息借款,慢慢地拆东墙补西墙,竟让他风光起来。

    认识的人面广了,头上的光环也越来越多,他舍不得这荣华富贵,就琢磨着有什么生意比民间高息还要暴利的,从他一次澳门三日游中得到启示,开赌场,放场款,借高利货,比贩毒走私都要暴利。

    就这样,他苦心孤诣地在永州开起了赌场,这几年来,赌场从东躲西藏到西顶山部队旧营房安家落户,从小打小闹到今天的规模,慢慢地,吕大伟从一个临时工做到副局长,吕三娃也从台前走向幕后。

    永记贸易打着做酒类贸易的幌子,却是从来没做过一笔正经生意,账面上的往来都是空对空的假生意,几家香港澳门的境外企业都是永记贸易托人高价注册的空壳公司。

    然而就是这种虚假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却让他披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光辉,甚至,每年数百万的税款都是他为维护这个浮华外表所做的虚假纳税。

    赌场毕竟是走偏门,不是长久之计,吕三娃年纪渐渐大了,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生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就寻思着走正道上做实业。

    衣锦不能归乡的痛苦,让他厌烦了这种人前神人后鬼的走江湖捞偏门的角色,他需要踏踏实实的发家致富,今年以来,他也有意识地逐步收缩社会吸贷,这几年赌场放贷,永记贸易也逐步完成了原始积累。

    杨乐的出现,以及体育馆的停建,给他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两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经过多方论证,决定共同投资兴建永记国际大厦。

    在杨乐眼里,这是敲响杨基机电继承人大门的敲门砖,对吕三娃来说,这是他漂白上岸的救生圈。

    按吕三娃的说法,这是永记贸易转变经营方式,浴火重生的开始,过两天,永记国际大厦就要举行正式奠基仪式。

    吕大伟倒不担心金泽滔能捅破天,三伯方方面面的关系不说经营得铁桶似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动摇得了的,只是在这关键时刻,多一分杂音就是多一分不和谐,若是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三伯的大事,那还不剥了自己的皮啊。

    想到这里,吕大伟客气地说:“金局长,你留个名字,我回头就把你的事给落实了。”

    李聪明怯怯地报了李小娃的名字,金泽滔笑着说:“那就多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吕大伟连忙道:“不敢,永记贸易能顺利收购体育馆,全仗金局长的大力支持,过两天永记国际大厦奠基仪式,一定请金局长多喝几杯!”

    金泽滔点点头,转身离开,李聪明眨巴着小眼睛,还有点不敢置信,这事就这样成了?

    听赌场里的人说,这个公安局长可不是一般人,门路广大,手眼通天,一般人跟他说事,睬都不睬,若要找他说情,非得比他更厉害的人才行。

    看着金局长前方龙行虎步的身影,李聪明一拍脑袋,得意地想道,金局长到哪儿都是金局长,幸亏我李聪明够聪明,从东源做绣服开始,就紧抱着金局长的大腿没松过手,到现在一直顺风顺水,尽占便宜没吃亏。

    又回头打量了一眼赌场黑古隆冬的大门,一阵山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知道多少人怀着发财的梦进了这个门,离开时却是家财散尽,甚至家破人亡。

    这哪是销魂地,这分明是个吞金窟,埋骨冢,李聪明暗暗下了决心,这辈子,死也不进赌场的门。

    等下了山,金泽滔嘱咐李聪明赶紧回东源,好好守着婆娘和绣服。送走李聪明,金泽滔的脸就沉了下来,一直都怀疑吕三娃的永记贸易做的什么暴利生意,竟然能支撑得起这么庞大的借款利息支出,却原来是做这绝户生意。

    也不知道赌场这些年下来,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吕三娃在很多强力部门,用高息吸贷吸股,何尝没有绑架着这些单位和个人,为自己的地下赌场保驾护航的意思。

    吕三娃用金钱开路,构筑了一道在吕大伟看来,永州上下无人可破的铁篱笆,他大约只是顾忌自己的财税局长身份,并不在乎自己对他的赌场会有什么wēixié吧。

    吕三娃居然要在南门建造永州最高楼,开赌场放高利贷的什么时候竟成了南门的脸面,金泽滔想着,不觉笑出了声。

    他看看时间也快下了班,直接驱车在地委大院门口堵截温重岳书记,在他想来,温书记,是目前永州地区正面和吕三娃的永记贸易抗衡的唯一力量。

    等永记国际大厦真正上马,或许,吕三娃就会考虑关闭赌场,净身上岸,届时,再要抓这个老狐狸的痛脚,大不易。

    地委大院和地委家属院仅一墙之隔,一般地,温重岳书记会在大院食堂里用过晚饭,再安步当车回到宿舍。

    温重岳书记处理完手头事务,打发走秘书,很准时地走进地委食堂的小餐厅。

    温重岳工作和生活都极有规律,用他秘书的话来说,跟着温书记,你甚至不用带表,他总是踏着时间的秒针,循规蹈矩重复着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

    用他夫人范萱萱的话说,如果不是他还有一口气,都怀疑睡身边的丈夫是不是西安兵马俑复活。

    他铁面如霜的外表和古井不波的内心世界,除了曲向东等寥寥数人,很难有人愿意与他亲近,即便是曲向东这些旧日好友,随着他日渐威重,也日行日远。

    位高权重,兼之性格古板,真正能和他说上几句体己话的人也越来越少。

    当他吃过晚饭,走出地委大院,看到金泽滔正斜倚着墨lusè大霸王的车门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开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