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双管齐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财税局没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保管、登记、核销票据,用金泽滔的话说,财税局自己都不在意财政票据管理,你又怎么寄希望于其他单位重视财政票据。<-》

    所以,规范财政票据管理,金泽滔从设立专门机构,指定专人负责开始。

    目前,因为前期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一直是以翁承江为科长的预算科牵头组织实施,为了工作的连续性,金泽滔也指定预算科负责财政票据管理,并设立专门的票据中心管理财政票据”“小说。

    局中层干部调整已经全部到位,财税局的预算科长和办公室主任,一般情况下,都是局领导重用甚至准备提拔至副科领导的前兆。

    从人事科调整到预算科,看似只是岗位的简单调整,但无论实权还是政治前途,对于张明传来说,无疑是一条康庄大道。

    张明传到位预算科长后,加班加点熟悉业务,了解家底,很快熟悉了岗位,阳光工程是目前财政工作的重中之重,张明传更是不敢掉以轻心。

    张明传作为今天的主汇报人,介绍了当前南门财政票据管理情况,此后,翁承江也补充了几点。

    汇总起来,财政收费票据主要问题有两条,一是单位未经批准自行印制情况严重,这个问题主要集中党群线,特别是组宣纪部门,二是上级主管部门印制的收费票据,对于这些票据,财税部门根本无法管理,更无从监控。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一些公检法司等政法部门。

    金泽滔有些犹豫。预算外资金管理之前的收费项目清理登记和专户储存。尽管开展得轰轰烈烈,但各行事单位都清楚,这些都只是做花样文章,并不涉及单位的切身利益。

    但如果一刀切所有行事单位都要在财政部门领取票据,并登记核销,财税局难免就有了卡脖子之嫌。

    金泽滔最后说,既然一时难以决断,那就先趟趟水。各找一家典型抓起来,看看效果及反应再说,翁承江和张明传都心领神会抓落实去了。

    过了两天,温重岳打来电话,让他来办公室一趟,温重岳神情有些憔悴,但精神振奋,金泽滔还是第一次来温书记办公室。

    温重岳似乎并不急于说事,而是慢条斯理地泡起功夫茶,金泽滔对茶并无嗜好。巴巴地看着温书记泡好了茶,端起比指甲大不了多小的茶杯。一饮而尽,还摇头晃脑说:“好茶!好茶!”状极欢愉。

    温重岳也就熄了和他煮茶论道的心,直接给他冲了一大杯茶水,没好气地说:“跟你论茶,犹清泉濯足,背山起楼。”

    金泽滔涎着脸问:“怎么说?”

    温重岳重重地哼了声:“牛嚼牡丹,大杀风景。”

    金泽滔嘿嘿笑着:“我本凡尘一俗人,奈何?”

    温重岳沉着脸,横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说俗人昭昭,我独昏昏?”

    金泽滔连忙道:“岂敢,岂敢!永州上下,若还有一个明白人,那非温书记莫属了。”

    温重岳也懒得跟他打机锋了,开门见山说:“这段时间,南门市发生多起飞车抢劫情况,社会治安不容乐观,群众怨声载道,经请示省公安厅,这两天,省公安厅董明华副厅长会亲自带队,来南门协助整治社会治安,你有什么看法?”

    温书记终于要重锤出击了,他连忙正襟危坐,道:“坚决拥护地委的英明决策,我们财税部门坚决做好后勤资金保障,绝不拖后腿!”

    温重岳挥手说:“不用跟我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拿出点具体措施。”

    金泽滔愣了一下,温书记请动董明华厅长亲自下来整治社会治安,其意在吕三娃的,跟我财税局没啥关系啊,跟我金泽滔更没关系啊,难道还要我做带路党,不会啊,随便找个人都知道西顶山的地下赌场。

    金泽滔的脑子不知道转了几道弯,心里忐忑,嘴上却是毫不迟疑地说:“最近,我们财税部门进在部署开展预算外资金管理第三步工作,规范财政收费票据管理,针对存在的突出问题,我们抓了两个典型。”

    金泽滔试探着停顿了一下,温重岳果然来兴趣了,说:“说说,都抓了什么典型?”

    金泽滔道:“一类是使用上级主管部门提供的收费罚没票据,这类票据,不受我们财税部门监管,有失控现象,主要存在公检法司等执法部门,我们主要抓公安局这个典型。”

    

    温重岳点点头,道:“这个典型抓得不错,公安局是需要整治一下,这几年闹得有些不象话。”

    金泽滔心里一紧,还未说话,温重岳又问道:“还抓了什么典型?”

    金泽滔小心翼翼道:“还有一类,习惯自行印制收费票据,主要存在组宣纪等党建部门,我们选择组织部作为整治典型。”

    温重岳看了他一眼,金泽滔却仿佛被看透了五脏六腑般地不自在,有点忸怩道:“干部反应,组织部的收费票据管理十分混『乱』,『乱』收费现象严重,还没跟领导请示,如无不妥,我们接下来就要组织人手集中整治。”

    温重岳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金泽滔大喜,心里却道,我这也是向领导你靠拢,组织部可是赵江山副书记分管着的。

    金泽滔偷偷地看了眼温书记,却见他仍面无表情地瞪着自己,暗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呀,还有什么遗漏?

    金泽滔赶紧把温书记刚才说的话温习了一遍,有点恍悟,打击地下赌场,不能全依赖省厅,但显然,对永州及南门公安,温书记不放心,那就要使用南门市外的公安部门。

    只有这样,这最后论功行赏时,才不会让省厅给分薄了,温书记化这么大精力,也不能做无用功不是?

    想到这里,金泽滔连忙道:“跟领导推荐一个人,浜海公安局柳鑫局长,温书记也见过几面,大麻子脸,业务没得说,让他过来协助董厅长的整治行动,一定得心应手。”

    温重岳如霜铁面这才绽出一丝笑容,道:“柳鑫同志,我有印象,说说你推荐他的理由?”

    金泽滔又被问住了,这还需要理由吗?我都说明白了,业务精,能配合董厅长整治行动。

    但显然,温书记还想听这背后的话,他感觉今天被温书记召来,不象是交代任务,反倒象是迎考过关,心里想了好多说词,却感觉都有点虚。

    最后,牙齿一咬,说了大真话:“也没别的理由,就是吕大伟曾经调戏过柳麻子的老婆,柳麻子揍过吕大伟,我觉得让他来找吕三娃他们的麻烦,他一定是跟领导你同仇敌忾,不怕他不使狠劲。”

    温重岳瞪着金泽滔看了好久,却忽然放声大笑,边笑还边拍打着金泽滔的肩膀:“你小子,不地道,不地道!”

    金泽滔嘿嘿陪着傻笑,但他知道,这一关,他算是涉险过了。

    最后,离去前,他还不忘推荐柳立海,温书记要整顿南门市公安局,让柳立海在这场注定要在永州掀起滔天巨浪的打击地下赌场事件中,分润一些功劳也有利于他下一步提拔使用。

    回办公室后,金泽滔心急火燎地马上安排对公安局,组织部的收费票据开展整治。

    柳鑫最近有点烦,柳鑫至今没挂上县委常委,从任局长至今,也快二年,他也不以为意,除了不能出席县委常委,不影响他正常行使职权。

    曲向东当选县长后,浜海县城各行各业都发生了明显改观,最显著的变化,县里正逐级申报撤县建市,目前省委已原则同意,最后等待国务院批准。

    浜海撤县建市的各项硬指标都已经达到要求,不出意外,今年内将顺利建市,作为第一任浜海市公安局长,柳鑫也很期盼这一天到来。

    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县里开始传闻,柳鑫将上调地区公安处,从事的还是老本行刑侦工作。

    刚开始柳鑫还嗤之以鼻,这种谣言隔一段时间,都会冒出来流传一会,他也明白,这一切,都缘自他的县委常委至今都还没有着落。

    但这次传闻,显然不是空『穴』来风,前几天,地区公安处长石富广及米副处长连袂来浜海检查指导工作,在当时的接风宴上,米副处长高度评价了他对刑侦工作作出的突出贡献。

    米副处长是永州公安系统的老刑侦,高升副处长后还分管着全地区的刑侦工作,他的褒扬令得柳鑫局长也有点受宠若惊,但接下来米副处长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建议让柳鑫吓了一跳。

    米副处长说:“我们处刑侦支队长正申请转岗,处里要物『色』一个业务过硬,作风过硬,政治过硬的支队长,我看就非常合适。”

    石富广处长也没有表示异议,柳鑫局长只好吱唔着说感谢领导表扬,还需继续努力之类的废话。

    自两位处长离去后,县局就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气氛,包括吕宏伟、柳立海、赵向红等铁杆心腹都纷纷借机请他吃饭。

    吃过一次饭,柳鑫就怒了,这哪是下属孝敬领导的请客吃饭,分别是送别的最后晚餐,那依依惜别的不舍眼神,差点没让柳鑫以为自己驾鹤西去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