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调兵遣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还是赵向红心直口快,说:“公安处都跟县委领导招呼了,你跟支队长换个位,你当他的支队长,他当你的局长。”

    柳鑫傻了眼,这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怕是真要给米副处长分管的支队长挪窝了。

    柳鑫感觉窝囊啊,我都熬了快二年,这媳妇还没熬成婆婆,却被婆婆给改嫁了。

    最后柳立海建议说:“赶紧找泽滔看看到底咋回事,即使米副处长跟县领导打过招呼,那还得曲县长同意是不?”

    柳鑫自己是不敢去跟曲县长打听这事的,没准还弄巧成拙,他刚要拨电话给金泽滔,却不料电话自己响了起来。

    柳鑫这两天给搞得茶饭不香,神经都有点衰弱了,看着话筒,一时间都不敢接听,生怕组织部找上门来,电话铃顽强地继续作响,柳鑫咬着牙接听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真要组织上定了下来,他也回避不了。

    电话里传来金泽滔不耐烦的声音:“柳局长,你不地道,明明躲办公室里,却死活不肯接电话,是啥意思呢?”

    柳鑫差点没激动地流下泪来,哆哆嗦嗦地说:“泽滔啊,你都知道了?”

    金泽滔一听他声音不对,道:“看你激动的,有啥喜事呢,是不是小敏嫂子怀上了?”

    柳鑫此时心里有事,哪还有心情跟他嘻笑怒骂,老老实实地说:“哥哥这回怕是要挪窝了,这两年我容易吗?好不容易就快瓜熟蒂落,却让米副处长摘果子了。”

    金泽滔倒没想到柳鑫居然会碰到这麻烦。这个米副处长也太不地道了。柳鑫眼看就要上副处了。你让他挂上公安处党委委员,那还罢了,可刑侦支队长它就是个普通的正科级业务中层,你这不是作贱人吗?

    米副处长都敢在公开场合建议他上调公安处任职,这事怕还真给做得差不多了。

    米副处长?金泽滔问了一句:“你说米副处长?”

    柳鑫有气无力道:“就是饭桶煮米的米。”

    金泽滔呵呵笑了:“把心放回肚里去吧,没啥事。”

    柳鑫怒道:“是公安处的米副处长,不是煮饭的米副处长,你让我怎么放回肚子去?”

    金泽滔理解他的心情。也没跟他再胡扯,说:“我知道这个米副处长,前些天,我还给他家小子一个大巴掌,没啥大不了的,对了,跟你闲话说了一箩筐,正经事差点都忘了。”

    柳鑫勃然大怒,我这天大的事,在他嘴里却成了闲话。连正经事都算不上?

    金泽滔一五一十把温重岳吩咐的事情说了一遍,只说有紧急任务。让他和柳立海集合二十位业务过硬,作风过硬,政治过硬的好同志,着便装,乘便车,自己到南门市找地方住下,然后听领导召唤。

    柳鑫一听是温重岳书记的吩咐,一下子就鲜活过来了,他也没有追问到底是啥任务,就欢天喜地组织安排人手去了。

    金泽滔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已经临近下班,打了个传呼给何悦,这两天,何悦疯了似地带着纪检二室一班人到处跑案子,食宿不定,他也没指望何悦能及时回电。

    等他正准备关门时,电话响了起来,何悦欢快地告诉他,今晚一块出去吃饭,她请客。

    这倒是破天荒第一遭,凡是金泽滔在场的饭局,一般都是金泽滔买单,其实也不用他掏钱,记着账年终结算就是,海鲜码头酒店算起来,他才是大老板。

    金泽滔忙问其故,何悦说,带你见个人,老朋友,说罢就挂了电话。

    金泽滔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没等他出门,卢海飞却搓着手,在门口张望,见金泽滔出来,有些拘谨说:“局长,晚上不知道有没有安排,我家那口子正巧回家,想请你吃顿饭。”

    卢海飞三十出头,为人方正,精明强干,搞纪检监察工作十分合适,只是看他几乎三餐都在单位食堂,还以为他一直未曾娶妻,后来才了解,原来他是过着有老婆的单身生活,老婆还是个现役军人。

    在金泽滔任局长后,短短半年时间,他就三脚跳着从一个副股级办公室副主任,做到了纪检组长,心里感激,却一直没机会表达,或者,在他心里,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对领导的最大回报。

    妻子这次回永州公干兼探亲,也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听说丈夫居然就成了财税局班子领导了,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纤手一挥,豪气干云道:“终于有伯乐相中你这匹千里马了,得谢,重谢!”

    卢海飞也存了这心思,可金局长向来不受礼,你要送了,还得麻烦局长回礼,妻子倒没想过要送礼,卢海飞谦虚请教,妻子拧着眉头想了好久,才想出要在南门最贵的饭店,请局长吃顿饭。

    这算啥子的重谢,要是局长愿意,天天有人请他吃饭,但架不住妻子的软语加wēixié,卢海飞硬着头皮请局长吃饭。

    金泽滔有点为难,这边是新任纪检组长,以他的性格,开口请客,实属不易,那边何悦带着个老朋友,何悦还要亲自作东,更不敢怠慢。

    卢海飞见局长犹豫,作为办公室主任,他首先考虑的是领导,自然不想让局长为难,金泽滔解释说:“海飞,难得你家那口子回家,本来应该是我请你们夫妻吃顿饭的,真是不凑巧,何悦约好了人,我还不好回绝,这样,你看行吧,也不要说谁请客,何悦作的东,若不为难,就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

    卢海飞倒没在意谁请客,只要局长能一起吃饭,他觉得就尽了心意。

    金泽滔没有开车,一路优哉游哉地逛到老营村酒店,酒店预留的是八号院,朱小敏在大台门恭候着。

    自春节期间在西桥老宅院开过董事会,见识了金大局长的风采后,朱小敏也多了个心眼,跟风总yiyàng,只要得知金局长来酒店用餐的,她都第一时间亲自迎接。

    金泽滔打趣说:“小敏嫂子,你这大台门一站,不仔细瞧,人家还以为酒店门口什么时候开了朵大玫瑰呢?”

    朱小敏掩嘴笑说:“金局长,小悦已经进去了,你可当心点,她身边可跟着个帅小伙。”

    金泽滔笑容可掬道:“有竞争,才有进步嘛!”

    他嘴里说得慷慨,心里面却沸油似的翻腾,麻麻的,到底是小悦太出色了,还是我堂堂金局长太逊色了,怎么老有不开眼的在她身边转悠呢?

    杨乐刚消停,又冒出个帅小伙,难道这个就是小悦说的老朋友?我老朋友歪瓜裂枣一抓一大把,就独独缺帅小伙。

    金泽滔还在兀自恼怒,一辆车子却嘎地刹在身边,车里走出卢海飞和一个留着齐耳短发,干练精明的女人,不等卢海飞介绍,金泽滔伸手问好:“齐泳吧,海飞提起过你,幸会!”

    叫齐泳的女人下了车,整了整服装,啪地一声立正敬礼:“金局长好,我是齐泳。”

    金泽滔却差点没给吓一跳,一个年轻女人对着自己敬礼,还是让他感觉有点怪怪的。

    笔直站姿,庄严敬礼,有旁边经过的服务员和食客,莫不驻足凝望。

    两人握过手,金泽滔吃惊说:“你是带兵的吧?当的可不是一般的女兵,居然还是战斗部队,不简单哇!”

    齐泳习惯性又想抬手报告,金泽滔摆了摆手道:“我不是部队首长,更不是你的领导,你就随意点。”

    齐泳qiguài道:“你怎么知道我呆的是战斗部队,海飞都不知道我具体当的什么兵。”

    金泽滔正想说话,卢海飞却附耳说:“局长,杜市长和王部长过来了。”

    金泽滔扭头一看,果然是杜建学市长和王燕君部长,两人正亲密地低声细语。

    金泽滔连忙招呼道:“杜市长好,王部长好!”

    杜建学皱眉似乎有些不悦,倒是王燕君却是态度和蔼道:“金局长好。”

    杜建学瞟了卢海飞他们一眼,卢海飞识趣地拉着妻子齐泳紧走几步说:“金局长,那我们先进去了。”

    王燕君也笑眯眯地落后了几步,杜建学低声责问:“你搞什么名堂,预算外资金管理第三步,规范收费票据管理它不象前两步,一定要看准了,看稳了再踩下去,你倒好,就这样贸贸然就准备过河了?”

    金泽滔瞪着眼睛道:“没有哇,我找了两个单位先搞试点,再以点带面,算是先扔几块石头,准备摸着它过河呢。”

    杜建学差点没被他的话给噎着,道:“找试点,你也该找两个有代表性,典型性的单位试点,可你都找了两个什么单位,一个公安,一个组织部,都跑我这里来告状来了,这第三步在试点阶段就搞僵了,那以后还怎么推广?”

    杜建学确实颇有怨言,试点试点,目的是分散火力,而不是集中火力,他倒好,不找三不靠的行事单位,却偏偏反其道而行,找的都是常委单位,说你勇敢呢,还是傻大胆?

    金泽滔很无辜地说:“没办法,这两单位都是票据管理最典型两类问题的代表,具备试点条件。”

    杜建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别给我打马虎眼,你按的什么心,我还能不知道?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别指望我给你擦屁股!”(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