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坐阵公安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每天声嘶力竭地喊着月票推荐票,但还是应者寥寥,感谢昨天分别投了两票的zho8888和y1192,感谢大头yang,感谢全赞的稻草人棒场!)

    喝了这酒,董厅长才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你小子有点蔫坏,不过,对我脾气。”

    金泽滔连忙谢过,道:“董厅长,说起来,若不是这吕大伟太过分,我也不会出手,你可能还不知道,当时他调戏的女人,却是浜海县局柳鑫局长的夫人,为这事,两人还打了一架。”

    董厅长这次下来,带着刘石伟和杨俊生这两位干将,一是要铲除南门的地下赌场,二是要整顿公安系统,这个时候,还不乘机给吕大伟上上眼药,那就不是金泽滔了。

    金泽滔只说两人打架,却没说吕大伟是被柳鑫堵着狠揍,吕大伟这只手腕至今都还没好利索。

    董明华啪地一掌击在餐桌上,直震得桌上的酒杯菜碟乱摇,刚才还满面春风的董明华此刻却一脸寒霜。

    董明华这毫无征兆的暴怒不说刘石伟等人,就连心理有所准备的金泽滔都暗暗心惊,一向都以为好脾气的董明华,发起怒来还是让人心惊肉跳。

    金泽滔连忙说:“董厅长,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当,就比如种田,良莠不齐,在所难免,好谷夹些稗草,有经验的农民总能一眼分出,拔除就是。”

    这话还是春节期间爷爷的人生总结,此刻却被他用来劝怒,却不知道是让董厅长制怒。还是火上浇油。反正董明华的脸色是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寒,只差没雷霆暴怒了。

    包房内鸦雀无声,大家都噤若寒蝉,连呼吸都屏住不敢大口吸气,董明华却忽然暴出破锣般的嘎嘎笑声:“我说了,你小子,就是太蔫坏,是谷子还是稗草。还得我亲自辨别了。”

    金泽滔连忙称是,后背却是吓出一身冷汗,董明华站了起来,说:“今天就这样,借你刚才一言,等永州事了,再谋一醉,我倒真要称称你的酒量,是不是和你yiyàng的蔫坏。”

    董明华大约空腹喝了三杯酒,再加上刚才暴怒。这乍一起立,竟有些站立不稳。金泽滔连忙扶住,董明华伸手拨开,却低声在他耳边道:“小子,范萱萱这丫头管我叫姑父,温重岳都跟我说了,永记贸易的事可是你一手挑起来的,别想装作没事人yiyàng,明天,你得给我去公安局亲自坐阵,跑了吕大伟,我唯你是问。”

    金泽滔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说:“董厅长,这不太合适吧,我一个财税局长怎么敢拦着公安副局长啊,再说,永记贸易的关键也不在吕大伟身上。”

    董明华狡黠地笑了:“这事我不管,总之,你别想高高山头看好戏,隔岸观火,戏台给你搭好了,你得找个合适的角色自己演一出好戏。”

    金泽滔站在八号院大门,目送着董明华和刘处长愈行愈远,还不住地大声嘟囔:“这不是为难我吗?这不是为难我吗?”

    董明华却得意地一路大笑,就是要为难你!

    金泽滔等不见了人影,回头对站在身后的卢海飞说:“明天一早就通知公安局,就说接到举报,公安局联防队的乱收费严重,票据管理混乱,有明显的违法乱纪现象,财税局要核实情况,请分管领导及具体经办人配合。”

    卢海飞应了一声,用心记了下来,齐泳却好奇地问道:“金局长,现在是不是开始反应了?”

    金泽滔qiguài地看了她一眼:“我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齐泳不屑:“拉倒吧,现在正主儿都走了,你就别装了,刚才喝了快三斤的高度烧,是不是肚子开始翻江倒海了?”

    金泽滔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眼卢海飞,转身回了包间,卢海飞急忙拉住媳妇,道:“三斤老烧,对局长就跟三斤白开水没什么区别,你就别丢人现眼了。”

    齐泳吃了一惊,追着金泽滔跟了上去:“金局长,你这主人规矩,是不是对谁都有效?”

    金泽滔笑吟吟地看着她,说:“是不是也想趁火打劫?”

    齐泳眼神飘忽,却神情肃穆道:“金局长,我是这样的人吗?革命军人,就要遵守纪律,循规蹈矩。”

    金泽滔倒是对她刮目相看,这是个有点腹黑的革命女军人,看她跃跃欲试的挑衅模样,他也忍不住豪气冲天:“来的都是客,只要是朋友,就有好酒相待。”

    隔了一个多小时,一行五人终于结束了晚宴,齐泳一手扶着卢海飞,一手贴着墙才好不容易上了车,临走前,还大声叫嚣着:“金局长,下次一定不醉不归!”

    金泽滔挥着手说:“喝酒随时奉陪,只是别忘了我说的事。”

    喝酒的齐泳,才显了她的真性情,这次回永州,除了探亲,还带着任务,准备在当地特招一批应届高中生,金泽滔也没问什么兵种,却向她推荐了浜海汽配厂临时工秦时月,本来金泽滔准备安排她今年插班复读,但以秦时月外柔内方的性子,当兵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就带着翁承江、张明传等精兵强将来到市公安局。

    吕大伟一大早还在别人家老婆的床上酣睡时,就被连续的传呼提示音惊醒,局办主任告诉他,市财税局金泽滔局长今天亲自带队,调查联防队乱收费及违规使用票据情况。

    吕大伟愤愤不平,你他娘的,不就关了你那个泥腿子老乡,又不是你亲爹,用得着在大礼拜休息天这么大张旗鼓吗?

    骂归骂,吕大伟却也不敢怠慢,吩咐联防队热情接待,但也要不卑不亢,这都上门找碴了,联防队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的。

    吕大伟感觉自己已经很宽宏大量了,也就心安理得躺下继续安睡。

    岂料,还没等他睡下,传呼又尖叫起来,局办主任小心翼翼地说,财税局的意思,是请他这个分管局长亲自参与。

    吕大伟差点没扔了话筒,什么玩意儿,没见我昨晚辛苦了一通宵,这刚合上眼没多久,你就催命似的叫,让他们等着,我眯会儿再说。

    公安收费一向随心所欲,用的收费及罚没票据也五花八门,既有省公安厅的,也有地区公安处的,甚至还有自行印制的。

    收费项目更是匪夷所思,财税局虽然登记清理了一次,但对于下面派出所及联防队来说,重要的是创收,只要能收得上钱,谁还在乎合法不合法呢。

    吕大伟并不担心,联防队存在的问题,公安其他科所也存在,不是法不责众吗?他还真不信,你财税局真能把公安的收费罚没全都推翻了。

    财政预算内资金满足了不了公安办案经费支出,如果再不在收费及罚没上想办法下任务,公安这个国家暴力机关运转都是个大问题。

    就说联防队,基本上都是临时人员组成,财政没拨付一分钱,如果联防队不是天天鬼子下乡yiyàng的收点钱,罚点款,早就关门大吉了。

    吕大伟自己就出身联防队临时人员,他就是这样干出来的,联防队不抓人,不罚款,不收费,能叫联防队吗?

    联防队按照吕局长的指示精神,热情大方地接待了金泽滔一行,还在联防队的临时办公楼下面的门口举行了一个小型的欢迎仪式。

    看着大门口列队欢迎的两列东倒西歪的联防队员,如果不是几位带队队长真诚模样不象是作假,金泽滔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的。

    进了会议室,金泽滔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吕局长今天很忙吗?”

    负责接待的队长说:“吕局长昨晚因为通宵值班,现在正在补觉,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金泽滔面上释然,心里却不免腹诽,就吕大伟这个痞子心性,还宵衣旰食,勤于治事,估计是躲哪个小旅馆里正通宵达旦跟谁鬼混吧。

    参加这次调查的都是财税业务尖子,不一会儿,联防队的流水账就被翻了个底朝天,上午通知的是调查票据和收费情况,但深入调查下去,似乎金局长的兴趣却不在收费合法性和票据规范性上。

    财税局的调查组很快就盯上了联防队最经不起调查的经费支出,旁敲侧击地指出,联防队的预算外资金支出严重违反财经纪律。

    队长有些猝不及防,联防队的预算外收入,除了按规矩上交市局外,就从来没人来关心他们收的这些钱用哪去了,是不是合乎规矩,久而久之,谁也不认为这钱用出去还会违法违纪。

    队长不懂财务,更不懂什么财经纪律,他只记得财税局今天来是查收入和票据的,怎么查着查着竟然上纲上线,查起违纪行为。

    队长小声抗议道:“即使违纪,那也不是你们财税管的。”

    金泽滔笑说:“那就由该管的部门来管,我们是管不了了,通知纪委来吧。”

    队长这才慌了,连忙呼叫吕局长赶紧过来救火。

    话说到这份上,吕局长也睡不安稳了,睁着一双熊猫眼,强打起精神,连忙睡眼惺松地赶到联防队,却见会议室一片狼藉,联防队近几年的账目全摊在会议桌上。

    吕大伟眼睛一黑,差点没当场晕过去,我让你们联防队要热情接待,没让你们热情到撅起屁股,还把底裤都扒干净了给人家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