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触目惊心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票求推荐,感谢投票的1949、txd123!)

    刘石伟一时猝不及防,看着炸窝了的赌场,他果断地鸣枪示警,大声喝道:“我们是省公安厅的,全都给我趴下!”

    处置突发事件,柳鑫他们浜海县局的干警明显比杨俊生他们有jingyàn,随着刘石伟的鸣枪,柳鑫指挥着浜海干警迅速散开来,寻找其他赌场出口,并及时派人警戒。

    刘石伟的果断鸣枪及柳鑫的迅速处置,很快使这些无头苍蝇般四处逃窜的赌徒们定下心来,这个时刻,警察总归比强盗让人放心。

    赌场经过几年的经营,现在也初具规模,各种管理人员应运而生,有望风的马仔,有管理赌具的荷官,有在场中维持秩序的看场子保安,还有换取筹码,保管现金以及发放高利贷的财务人员。

    赌场里除了赌徒嫖客外,这些众多的赌场管理人员,才是刘石伟这次行动最主要的打击对象,但幸好赌场为了向国际接轨,学境外赌场一样,各类人员都有专门的服装穿着,也省了他们逐一甄别。

    在赌场里从事管理的除了一般社会闲散人员,还有一些正儿八经的联防队员,他们是代表吕大伟局长对赌场行使管理权,这也是传闻的公安局给赌场看场子的来由。

    对于他们这些联防队员来说,在赌场值班和在大街上巡逻没什么区别,在这里,他们还可以拿上赌场提供的不菲的工作补贴。

    他们主要处理一些无理取闹。赌场又不方便出面处置的赌徒。要知道。有些输红了眼的赌徒,就连灵魂能能出卖给魔鬼,对赌场的规矩可以不屑一顾,这个时候,联防队员的身份还是能让对方心怀敬畏的。

    就比如对付李小娃之流,赌场开门纳客,自然要和气生财,有些事不能做得太过分。那么让公安局的联防队出面,既达到管理目的,又能震慑一些心怀叵测捞偏门的地痞流氓。

    当刘石伟看着一串串被绳子串连起来,双手抱头,一脸沮丧的赌徒从赌场里走出来时,他有些吃惊,这些人,看他们的衣着打扮,非富即贵。

    当他看到另外一串衣衫不整,缺衣少鞋。神情恐惧,脚步踉跄的人们时。他震惊了,这些人都是在赌场另有玄机的暗室里嫖宿的嫖客。

    当他看到一群神情麻木,面色苍白,甚至还歇斯底里痛哭的女人时,柳鑫告诉他,这些都是赌场里豢养的做皮肉生意的暗娼,听现场反应,有些竟是一些赌徒输钱后质押在赌场的妻女亲人,刘石伟震怒了。

    最后,当他看到边防官兵和公安干警搬出来的一箱箱现金时,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这到底是中国大陆,还是境外赌城?

    不但刘石伟等在现场执法的人们感到震惊,连远在郊外公安处一座临时拘留所里坐镇的董明华都感到震惊和愤怒。

    董明华腾空了拘留所,所有看守人员全部换上了省边防总队的武警官兵,他站在拘留所最高点,看着一辆辆中巴车下来的疑犯,在干警的引导下秩序井然地进了拘留所大门,面无表情。

    站在身后的刘石伟,却清晰地看到他绾在衣袖里捏成拳头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董明华声音平静得有些冷漠,他问道:“吕大伟和吕三娃呢?”

    刘石伟说:“我们下山的时候,抓捕小组就分头出发,分别由柳鑫局长和杨俊生大队长带队,估计现在已经见到疑犯了。”

    董明华转身下楼:“通知永州地委,通报地下赌场的基本情况,通知省政法委,省公安厅顺利打掉为恶永州多年的地下赌场,现场情况触目惊心,具体情况容后汇报。”

    董明华连忙挺胸大声说:“是,马上通报永州地委,报告省委政法委。”

    董明华走在有些幽暗的楼道,声音低沉而有力:“立即组织力量预审,争取尽快摸清基本情况。为避免打草惊蛇,柳鑫和杨俊生抓捕吕氏叔侄后,就地组织审讯,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所有涉案人员必须到案。”

    还没等刘石伟回话,他忽然笑了:“让金泽滔也参与审讯,他的预算外资金管理不是开展得挺有声有色的吗?让他好好地再演一场好戏。”

    刘石伟也忍不住笑了,昨晚董明华厅长交给金泽滔一个政治任务,让他亲自坐阵公安局,跑了吕大伟,唯他是问。

    金泽滔倒好,直接带了一班人马进驻联防队,把联防队惊得鸡飞狗跳,最后逼得吕大伟不得不露面,听说,现在两人正关在办公室里死掐,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结果?

    且说吕大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大咧咧地坐在金泽滔对面,挑衅意味十足。

    堂堂公安局副局长,居然无赖至此,金泽滔忍不住笑说:“吕局长,今天财税局上门,是为了纠正联防队的预算外资金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而来,我们都是从工作出发,也是本着保护干部,爱护干部的原则,即使你对我们财税部门有意见,那也都是人民内部矛盾,何至于要分出敌友,再说你要把这一百多斤撂这里,我们财税局又不是屠宰场,要你这皮囊何用啊?”

    吕大伟见自己一耍横,金泽滔态度就明显软化,不觉暗恨,早知道你吃软不吃硬,老子一早跟你死扛上了,三伯老糊涂了,真当他是一个人物,处处敬他畏他,请他吃饭,还亲自迎来送往,不值当啊!

    但就是奇怪,他以为发现了金泽滔性格上的软肋,看着金泽滔如沐春风的笑意,却就是鼓不起勇气拍案相向,他安慰自己说,且待我今天安全过关,再找你秋后算账。

    吕大伟开心地拆开一支烟,架起打火机点烟,却不知道是因为手腕旧疾发作,还是内心隐隐地感觉不踏实,这手就是抖得厉害,怎么也凑不上火,一阵羞恼,将打火机扔在桌上。

    金泽滔拾起桌上的打火机,啪地一声打着了火,稳稳地架在吕大伟的烟头上,说:“吕局长,抽一支就少一支了,你可得抽仔细了。”

    吕大伟吓了一跳,张大嘴巴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连嘴里叼着的烟头掉在地上都没察觉。

    金泽滔说:“人生在世,草木一秋,受的苦,享的乐,冥冥中都是有定数的,你今天多抽了一根烟,明天你就得少抽一根,结的仇,承的恩,都是因果有报,吕局长,小心夜路啊!”

    吕大伟给金泽滔说得浑身凉飕飕的,忍不住跳了起来,他倒不怕什么人寻仇,但淫人妻女,开场放赌,毁家散财,贪赃枉法,按农村说法,却总是造孽,要遭报应的。

    法院那个副院长酒后暗讽他断子绝孙,不当人子,让他咬牙切齿都要找回面子,其实也是他内心恐惧的一种发泄。

    金泽滔面色渐渐地冷了下来:“吕局长,听说山上那个赌场是你开的?”

    吕大伟倒不怕人知道这赌场就是他经营的,但此刻金泽滔突然提起,让他更是心慌,还没等他开口辩白,办公室大门忽然嘭地被人用力踹开。

    吕大伟扭头一看,却见一个身材不高,一脸麻子,却无比嚣张的人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这不正是在财税局里被堵过门的浜海那个柳麻子局长吗?

    金泽滔站了起来,拍拍手说:“吕局长,我的事完了,收拾收拾回家吃饭喽,接下来你们慢慢玩!”

    柳鑫后面跟着柳立海、赵向红等浜海公安一班人,大家都纷纷嘻笑着和金泽滔打招呼,金泽滔倒也没有见外,一一握手问好。

    吕大伟看这架势,还以为柳麻子上门这次是带着全局干部上门寻仇来了,心里是又气又怕,还有没有天理,我连你老婆的手都没碰着,堵了一次门还不肯罢休,居然都敢上门堵人了!

    柳鑫也不说话,打开公文包,刷地一声打开,极其张扬地对着吕大伟点了点头,说:“吕局长,请吧,签上你的大名!”

    吕大伟心惊肉跳地瞟了一眼,上面三个斗大的黑体字他再熟悉不过了,拘留证,台头赫然是越海省公安厅治安总队,下面几行字他闭着眼睛也能背上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现决定由我局侦查人员某某对犯罪嫌疑人某某拘留,送某地羁押。”

    每次他将拘留证送达时,总会将头抬得高高的,然后会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藐视的目光看人,然后看着对方灰白的眼睛惊慌地看着自己,然后抖抖索索地签下自己歪歪斜斜的名字。

    此刻,柳鑫就扮演着自己的角色,那一脸的麻子兴奋得就象成熟的桑椹果一样,鲜红欲滴。

    吕大伟晃了晃脑袋,感觉出现幻觉了,我怎么会被拘留,应该都是我拘留别人才对。

    金泽滔悲天悯人道:“吕局长,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了,你大约没想到,就在刚才,西顶山的赌场被省公安厅给端了,跟你说了,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你还是好好配合柳局长他们把问题交代qingchu,争取宽大处理!”

    金泽滔说罢还摇了摇头,也不理柳鑫等人,扭头就走,柳鑫却笑眯眯地伸手拦住,说:“金局长,你可不能走,董厅长交代,吕大伟就地审讯,你的戏还没唱完,必须在场!”(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