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狼狈叔侄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求支持!)

    金泽滔瞪了柳鑫一眼,说:“我的人还在外面,这事还得我看着,联防队的事小不了,我这也是配合你们公安的调查工作,你zhidào,我心善,看不得人受罪,你们都是专家,就不要为难我了。”

    说罢,还对柳鑫眨了眨眼。

    柳鑫气势汹汹而来,待他一掏出拘留证,吕大伟差不多yijing半痴不傻了,顿时就没了假公济私准备再胖揍吕大伟一顿的念头”“小说。

    金泽滔对他的暗送秋波,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瞎了,算了,反正柳鑫局长也是老公安,不用ziji给他提示,他zhidào怎么找到证据,取得口供。

    这回,柳鑫也没拦着他,反正他还要在联防队里面调查取证。

    此时,会议室里,除了三个队长,其他联防队员都被虎视眈眈的浜海干警集中看守。

    三个联防队正副队长,此时面色苍白,神色紧张,不安地看着财税干部,再也méiyou刚才的百般抵赖和辩解,老老实实地有问必答。

    金泽滔随手接过翁承江的一份工作底稿,却看见上面密密地记载着今年度联防队一些违规支出,只是大致浏览了一遍,心里暗叹一声,还真是无知者无畏,有些支出,明目张胆地记载着某日送某领导生日礼金五千,某日某领导儿子上高中,送上贺礼八千,上面还凤飞龙舞地签着吕大伟同意的字样。

    他再也没兴趣看下去,嘱咐翁承江务必每笔都认真细致核实,再详细列表。

    有了三个队长争先恐后的配合和交代。除了这些账薄。居然还给挖出一本小金库的账本。里面全记载着吕大伟的个人支出,那就更荒唐了,整个账本,就是白条流水账,méiyou一份原始凭证,白条上除了记载某年某月,领受人吕大伟外,既没经手人。也没资金具体用途。

    这些领取现金的白条就算是吕大伟局长的支出凭证了,金额少则三五千,多则三五万不等。

    有了这些东西,就足以致吕大伟于死地,更不用说还有他一手经营的地下赌场的斑斑劣迹,ruguo全都交代出来,这案子恐怕都要惊动省委了吧?

    从吕大伟turán想到吕三娃,董明华给ziji下了任务,要他亲自局,也不zhidào董明华厅长又是安排谁坐阵永记贸易的。

    吕三娃经营人脉guānxi多年。他这一轰然倒地,也不zhidào这颗老萝卜会带出多少的泥巴。吕三娃叔侄的案子,所引发的滔天恶浪,也不zhidào最终会吞没多少人?

    现在想起来,当时他说动温重岳撬动吕三娃的永记贸易,还是有些冒失,昨晚董明华厅长告诉他,他居然还是范萱萱亲姑父,难怪温重岳就敢跟永记贸易对撼。

    撼动吕三娃rongyi,但撼动他苦心经营的guānxi网难!

    温重岳和董明华应该得到他们背后共同的靠山,范萱萱家族的全面支持!

    从现在来看,单是吕大伟的案子,就yijing不仅仅是公安能侦查得了的,相信金泽滔只要将手头的材料一上交,纪委就要提前介入。金泽滔可以预想,永州及南门的政治架构,将因为吕氏叔侄的案子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金泽滔还在沉思的时刻,柳立海悄悄走了过来,在金泽滔的耳边轻语:“金局长,吕大伟咬得很紧,软硬不吃,到现在硬是一个字都不吐,还真是出人意料,柳局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金泽滔笑了,董明华厅长让柳鑫和杨俊生两人各带一组抓捕和就地审讯嫌犯,未必就méiyou考校的意思。

    柳鑫目前正被调任地区公安处的传闻困扰,ruguo在这次打击地下赌场集中行动中méiyou出色的表现,或许传闻就变事实。

    柳立海见金泽滔笑了,心里稍微宽慰,金泽滔问:“申请了搜查méiyou?”

    柳立海解释说:“刚才兵分两路,分别对他在南门市局的办公室和宿舍搜查,méiyou找到有力证据。”

    金泽滔指指里面,柳立海皱着眉头道:“都翻箱倒柜了,也没搜查到有价值的东西。”

    柳鑫狼狈地坐在椅子上,急剧地喘着粗气,他以为吕大伟这种软骨头,只要稍微威吓一下,就会竹筒倒炒豆,把赌场的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无论他怎样地威逼利诱,他都一声不吭。

    到后面,因为吕大伟不合作的恶劣态度,他早失去了耐心,柳鑫恶向胆边生,揪住他就一顿拳打脚踢,吕大伟抱头窜鼠蜷缩在办公室角落里,只是放声地嚎叫,却就是一个字都不吐露。

    直到金泽滔外面的财务检查都快接近尾声,柳鑫还是一无所获,偌大的西顶山赌场都给扒了,这千夫所指的幕后经营者却矢口否认,这让柳大局长情何以堪。

    吕大伟并不是有多坚忍不拔,多年的从警生涯和亲身经历使他mingbái一个浅显的道理,公安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他zhidàoziji屁股底下有多脏,让他坦白交代,那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

    金泽滔蹲在地上看着吕大伟好几分钟,柳麻子下手还是很有分寸,并méiyou伤及筋骨,面对金泽滔的灼灼目光,吕大伟不zhidàoshimeshihou也不嚎叫了,却是慌乱地闪躲着眼神。

    金泽滔看了一会,也不说话,却坐回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后面的座椅上,低头打量着办公桌,办公桌右下是三个敞开的抽屉,左下是刚被砸了锁的文件柜。

    刚才,金泽滔就坐在这把椅子上,和吕大伟面对面一直对峙到柳鑫他们到来,在这个guochéng中,金泽滔注意到,吕大伟的视线时不时地打量着他身下的文件柜。

    当时,他就怀疑这里面藏着shime不可告人的东西,在柳鑫他们到来时,他也曾经用眼神暗示过柳鑫,只是柳鑫却视若未见,他也没放在心上。

    吕大伟给他的印象就是欺软怕硬,他还以为凭着柳鑫的凶神恶煞般的手段,吕大伟交代只是shijiān问题,却是没想到,垂死挣扎的吕大伟竟然还能死扛着不吭声。

    金泽滔蹲下身子仔细察看,用手指敲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在文件柜底板摸索了一会,只听一声轻微的啪嗒声,然后金泽滔就从里面掏出一本黑色皮封面的十六开本的大笔记。

    吕大伟一见黑封皮笔记,哀嚎一声,疯了似地纵了上来,柳鑫眼睛睁得滚圆,一脚蹬在吕大伟的膝盖窝,没等他脚软倒地,赵向红等人早zuoyou执住他的胳膊。

    金泽滔翻看了几页,却再也不敢看下去,直接合上笔记本,对吕大伟说:“你爱说说,不爱说就闭上嘴巴。”

    吕大伟见金泽滔掏到黑皮笔记,就象被抽了脊梁骨似的,全身精气神fǎngfo一下子泄漏了,歪斜着身子喃喃说:“我交代,我交代……”

    柳鑫暗暗松了口气,连忙指挥预审人员组织口供笔录,转头对金泽滔道:“不仗义啊,明明zhidào这柜里藏着证据,也不提醒一下。”

    金泽滔眨巴着眼睛,委曲道:“刚才我好象给你使过眼色,你ziji爱理不理,能怪得了谁?”

    柳鑫仔细一想,倒是真对ziji眨过眼,可他当时还以为金泽滔是鼓励ziji公报私仇,谁zhidào却是ziji领错了情会错了意。

    厚厚三百页的黑皮笔记本,详细记录了吕大伟经手或知情的权钱交易,金泽滔虽未全本翻阅,但就他看到的几笔大额资金去向,也可见吕三娃的全豹。

    跟金泽滔预料的yiyàng,吕三娃的永记贸易从事的一直都是虚假交易,所有以永记贸易名义发生的交易全是子虚乌有,所有以永记贸易名义发生的费用,都是以利息等合法支出为名义的名目繁多的违法费用。

    吕氏永记贸易的发迹史可以简单分为两步,前期在根本méiyou创造任何财富的情况下,向投资者支付了上亿的高额利息以维持骗局,在债台高筑的困境下,每年仍坚持依法纳税,以获得社会的广泛信任和支持。

    这个时期,金钱铺路,走卒开道,是吕氏叔侄的拿手好戏,以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为旗帜,四处活动,寻找guānxi,用请客送礼,给回扣,支中介费,行贿,送空股等手法,费尽心机地网罗一些权贵,为ziji摇旗呐喊,壮大声势,掩护和开脱ziji的罪恶行径,用集资、股份及借贷名义搜括的他人的血汗钱,为ziji打造了铁桶般的黑金王国。

    先后有十多人当了新兴公司的高级财务“顾问”,有100多人成了非法集资的组织、介绍者,这些中介人前后共为永记贸易非法集资高达五亿多元,从中获取非法收入上千万元,少数具有相当职务、地位的党员领导干部成了吕氏叔侄的“保护伞”和“吹鼓手”。

    第二阶段,永记贸易找到了生财之道,利用其手中的人脉资源,在西顶山上堂而皇之地建起了地下赌场,有分管治安的南门市局副局长亲自铺路开道,有众多高官权贵保驾护航,地下赌场单是高利贷的暴利,就足以支付其非法集资的高息支出。

    这些高息吸贷的资金有了稳定利润保障,吕三娃一门心思脱藉从良,洗白上岸,开始和扬基机电合作创办经济实体,他雄心勃勃准备挤身更加恢弘的市场经济大舞台。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