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泼天大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求月票)

    吕氏叔侄的简单发迹史也是狼狈为奸的罪恶史,金泽滔开始担心,随着吕氏叔侄的落网,他的黑金王国瞬间土崩瓦解,也不zhidào政府怎样善后,其涉及千家万户的庞大集资款将如何赔补,将是摆在永州及南门党政部门最严峻的社会问题。

    金泽滔最后还是悲哀地发现,当最后吕氏叔侄所有非法收入都不足以抵付非法集资款时,为社会稳定大局计,市财政将首当其冲兜底打包,还真是意外之灾癢ww.”“小说。庖彩墙鹪筇鲜剂喜患暗摹?br/>

    金泽滔不等柳鑫等人取得完整口供,就拉着柳鑫匆匆离开联防队,吕氏叔侄的案子不仅仅是一般的刑事和经济案,涉案金额之大,牵连之广,影响之恶劣,这是件啊,手中的笔记本必须第一shijiān上交温重岳shuji。

    这也是为争取shijiān和主动,尽快攻破吕三娃的心理防线,避免节外生枝,尽早控制吕氏所有的不义资产,也是为减少后期财政支出压力。

    温重岳此刻正坐在郊区临时拘留所的休息室里,吕三娃是他以视察国际大厦工程进度的名义,亲自出面将他从永记贸易公司诱出来的,此时想起来,心中还有股隐隐的亢奋。

    从不抽烟的他也接过董明华的敬烟,董明华笑眯眯地给他凑上火,他有些笨拙地紧吸了几口,却呛得涕泪横流。

    董明华开心地哈哈大笑,说:“心急了吧,吕氏叔侄的案子没这么快就有结果。吕三娃先放一边冷冷。都混老了江湖的两脚狐狸。méiyou找到突破口,他一个无妻无子的孤家寡人,哪有shime后顾之忧,没nàmerongyi屈服。”

    温重岳冷哼了声:“城狐社鼠而已,国家机器专政下,我倒要看他还能犟多久?”

    董明华摇摇头说:“重岳,你还是那样的方直,也不zhidào你是怎样和萱萱相处的。吕三娃,你别看他风烛残年的一副弱不禁风模样,大字识不了几个,但胜在走南闯北多看,见多识广,性情坚韧,一般的手段还降服不了他。”

    偌大的休息室就他和董明华这对姻亲相对而坐,论起来,温重岳还得管董明华叫姑父,他的神情有些疲倦。但更多的是亢奋,说:“吕三娃一时拿不下来。那就从吕大伟身上找突破口。”

    董明华狡黠地笑了:“我这不是让最合适的人去做最合适的事吗?静候佳音吧!”

    董明华说着端起茶几上的茶壶,美美地对着壶嘴狠吸了两口,温重岳皱了皱眉头,道:“柳鑫的长处在刑侦,预审不是他的强项,会不会耽搁了shijiān,案子yijing向省委政法委及地委作了通报,保不准shimeshihou就传开了。对我们来说,现在就是和shijiān赛跑,吕氏叔侄的案子牵连甚广,社会反响巨大,ruguo不果断处置,只怕到时难以收拾。”

    董明华长长地吁了口气,休息室顿时弥漫着一股扑鼻酒香,原来董厅长将酒装进了茶壶。

    董明华还在回味时,温重岳直言相劝:“董厅长,酒是穿肠毒药,你这酒不离口的习惯可不好,你的身体也不比从前了,还是少喝点吧。”

    董明华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我说过,你的性子太过方正,不适合做说客,你说,ruguo你让金泽滔这小子来做这说客,他会怎么说?”

    温重岳愣了一下,却忍不住笑了:“这小子,还真是难以揣度,不过倒可以试试,若真能劝得姑父你戒了酒,我还真不吝给他上一台阶,再送他一程。”

    董明华不接这话茬,他刚才也仅是将温重岳的劝说权当玩笑,身边人没少劝他戒酒,但都是以他的雷霆暴怒告终,现在也没人再提这事。

    他呵呵笑着转移了话题:“说起来,金小子可还真是当官的胚,为人处事,腹有诗书,胸有成竹,不拘于形,不役于物,自有一股华气,从这yidiǎn上来说,他比你要强,重岳,好好利用,不失为一大臂助。”

    温重岳倒没想到董明华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对金泽滔,他也逐渐地引以为心腹臂膀,经过几年磨砺,金泽滔也逐渐成长为他可以倚为助力的一方干吏。

    最重要的是金泽滔出身贫寒,背景单纯,社会guānxi简单,他看起来极善呼朋唤友,但据温重岳观测,金泽滔也有ziji鲜明的是非观念和道德底线。

    而且,金泽滔交往最密切的,在浜海南门两地倚为师长的两位主要领导曲向东和杜建学,说到底都是ziji的得力助手和政治同盟。

    政治上就要旗帜鲜明,不容有失,这yidiǎn让他颇为欣慰,对金泽滔的使用也极为放心。

    这些都是温重岳的一时浮想,他的心神很快就回到眼前的困局,不能及时取得吕氏叔侄的口供,日长事多,夜长梦多,谁zhidào事情会演变成shime样子。

    这不仅仅guānxi到他和董明华的切身利益,更主要的是,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庞大的政治势力瞩目注视,为扳倒吕氏永记贸易,他不惜赶回京城岳家搬求助,董明华就是他搬得的救兵。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又何尝不是这股政治力量对ziji两人的考校,顺利过关,前程一片光明,事有不谐,那将前功尽弃。

    等董明华喝完了这壶酒,仍然méiyou任何消息传来,不说温重岳,就连董明华都有点坐不住了。

    温重岳站了起来,说:“不如将吕大伟提到拘留所,集中力量审讯,柳鑫他们kěnéng碰到难题了。”

    董明华喃喃道:“吕大伟这人虽然粗鄙,但他的痞子习性ruguo要垂死挣扎,短shijiān还真不rongyi攻破心理防线,不过应该不会啊,我交代过让金泽滔参与的,他的戏还没演完呢。”

    温重岳苦笑道:“ruguo连柳鑫这些专业人员都束手无策,金泽滔一个门外汉能起shime作用,bijing隔行如隔山。”

    董明华也站了起来:“也许其中有shime变故吧,预审并méiyou你们想象得这么神秘,它讲究的是一物降一物,只要找准心理弱点,就能一泻千里,金泽滔这小子心思多得煤蜂窝似的,最善于应付这类复杂情况,不说这些了,打电话吧。”

    正在温重岳拾起话筒准备打电话时,门外响亮地响起刘石伟声音:“报告董厅长,柳鑫和金泽滔两位局长有急事汇报。”

    没等董明华开口,温重岳敏捷地窜了上去开门,门外,刘石伟身后站着满头大汗的柳鑫和金泽海两人。

    没等两位领导动问,柳鑫啪地立正,说:“报告温shuji,董厅长,吕大伟正在陆续交代其犯罪事实,在他的办公室里起到一本笔记本,因事关重大,我们不等取得全部口供,先向两位领导汇报。”

    拖到现在才突破吕大伟的心理防线开始招供,说起来,还是柳鑫的原因,bijing,柳鑫才是正主,但幸好,收获巨大,也算是有功无过。

    柳鑫说完,将黑皮笔记本递于心急火燎的温重岳,却用手肘碰了碰金泽滔,以示感激,这份功劳,算是柳麻子生受了金泽滔的。

    金泽滔却翕动鼻翼,房门一开,满室的酒气扑鼻而来,不用说,这是董明华厅长的独特爱好。

    董明华一颗悬着的心落回肚子,呵呵笑着回了个敬礼,说:“你们两位都辛苦了,进来坐,说说详细经过。”

    金泽滔却大声嚷嚷道:“董厅长,现在可不是喝酒shijiān,严格说起来,这是严重违反警规的行为,若是战时,够得上枪毙了。”

    董明华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就连正全神贯注浏览着笔记本的温重岳,都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金泽滔,莫非他还真想劝得嗜酒如命的董明华戒酒?

    柳鑫赶紧用脚跺着金泽滔的脚背,就连站立在门口的刘石伟都连忙离开,眼不见为净吧,他们身为公安系统,自然zhidào董厅长的嗜酒如命的爱好。

    董厅长并非刚愎自用之流,听不得别人意见,除了让他戒酒。谁要让他戒酒,轻则喷你一脸唾沫,重则打着你出门。

    金泽滔捧着脚背,恼怒地瞪着柳鑫道:“柳麻子,你shime意思,好端端地踩我脚很好玩吗?”

    柳鑫有些尴尬地冲着董厅长笑笑,却不zhidào怎么跟金泽滔解释,金泽滔一边摩挲着脚背,一边端起董厅长的茶壶,打开壶盖,用力嗅了嗅,道:“看起来,不是你不zhidào上班shijiān喝酒违反规定,堂堂厅长,喝点小酒,都要装在茶壶里掩耳盗铃,你说,董厅长,何苦来哉!”

    董明华的脸开始多云转阴,抿着嘴一声不吭,自从部队转业进了公安系统,还真méiyou人敢这样指着鼻子熊过他,这令他有点猝不及防,一shijiān还真méiyou话说。

    金泽滔fǎngfo没看到董明华的脸色,大大咧咧地在董厅长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笑说:“董厅长,上午你交代了我一个任务,让我亲自局,看住吕大伟,你zhidào我跟他说了shime话?”

    董厅长的怒气值储存到了临界点,正准备雷霆万钧,不料金泽滔话锋一转,说起了吕大伟,这让他有气没difāng出,愤愤不平地扭转头,还将屁股往里挪了挪,以示不屑与他为伍。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