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挺身而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柳鑫此刻正突击审讯刚才两人,离着金泽滔的小货车还有一段距离,他首先发现了这个魁梧大汉的举动,大喝一声:“金泽滔,小心!”

    那大汉愣了一下,脚步一滞,此时金泽滔反应过来,头也不回,纵身便朝前面车背跳去,站在车顶回头一看,大汉一只脚已经蹬在车厢踏板,另一只脚已经翻上车厢,手中的铁棍离自己刚才wèizhi仅咫尺距离。

    电光火石间,大汉也仅是愣了数秒,很快就反应过来,毫不迟疑地翻身上了车厢,半吨小货车,这车厢本来就窄,三两步,大汉借着铁棍一支,人已经上了车顶。

    金泽滔心里暗骂,妈的,这家伙是个练家子,看他的魁梧身材和不俗身手,不象是野路子,刚才若不是柳鑫这一声提醒,这一棍铁定给打结实了,不说脑袋开花,这半条命肯定没了,忍不住全身给惊出一身冷汗。

    这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在老营村和吕大伟冲突时见过的,那个跟随吕大伟身后的彪形大汉,当时他还被石富广处长责令,带着被吕大伟掴了一巴掌的服务员去医院就医。

    吕大伟被拘后,除了被省公安厅专案组传唤外,其他人也树倒猢狲散,早不知所终,却是没想到,还有人愚笨到要替吕大伟报仇。

    大汉内心也极度挣扎,在部队因打架受处分提前退伍,找关系才进了联防队,跟着吕大伟逍遥了几年,刚才乍一看到金泽滔。新仇旧恨令他一时头脑发热。提了根不知被谁扔在路边的铁棍。就要替旧主报仇雪恨,情急之间,却是忘了这一冲上来对他意味着什么。

    且说金泽滔看这高出自己一头,手持铁棍的大汉,情知不敌,连忙跳下车顶,若是金泽滔和他对峙,大汉还要犹豫几分。金泽滔退避,却激起了他的凶性。

    大汉也是艺高胆大,完全不惧已经围了上来的罗立海、赵向红等干警,竟提棒追奔下来,金泽滔东躲**,狼狈不堪。

    金泽滔水老鼠一般的敏捷身手,让大汉疲于奔忙却又徒劳无功,忍不住又恼又急。

    此时,正好车里走出不明所以的温重岳和杜建学两位领导,刚才连续有人在车顶打斗。让两位领导坐在车里都有点胆战心惊。

    大汉此刻转到了车门一侧,正巧温重岳推门出来。大汉凶晴一闪,哈哈一笑,弃了金泽滔,二话不说,举起铁棒就往温重岳书记身上砸去,大汉被金泽滔激了一肚子怒火,这一棒却是让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温重岳刚走下车门,就听得一声呼啸,然后看到一根黑黝黝的铁棍当胸袭来,他甚至来不及感叹,脑子里就闪过一个念头:竟是这样的倒霉,难道这里就是我的埋骨地?

    金泽滔其实离大汉不远,他力气比不上大汉,但胜在眼明腿快,大汉看似凶悍,其实已是气喘如牛,强弩之末,金泽滔貌似狼狈,却还有余力。

    金泽滔看大汉停了脚步,定晴一看,车里正走出温重岳,心里已是一紧,大汉转身就将铁棍对准温重岳毫不犹豫地砸了过去,金泽滔吓得魂飞魄散,若是温重岳在自己眼皮底下有个三长二短,以他身后的政治背景,可以预见,包括自己及柳鑫等人,即使不被追究责任,政治前途也将黯淡无光。

    他惊归惊,也只能硬着头皮,撑开双手,迎着铁棍挺身而上,此时,他是为自己的前程劈开生死路,也是为柳鑫等好友的前途披荆斩棘。

    金泽滔咬牙切齿地闪身挡在温重岳面前,大汉脸露狞笑,心里得意,让你躲,让你跑,让你吃我当头一棒!

    金泽滔深知温重岳不能受伤害,柳鑫、柳立海他们又何尝不知,几乎在金泽滔挺身而出的同时,赵向红扔出了手中的电警棍,旁边几个同事也跟着纷纷扔出手中的警棍。

    大汉还在为自己引蛇出洞的奸计得售而暗自得意的时候,背上却下饺子般砸来了警棍,大汉虽然健壮,但刚才跟金泽滔一番缠斗,已经力竭,以赵向红为首的无良警察背后偷袭一击奏效,这一顿没头没脑的棒打让他差点没背过气来。

    大汉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只想着先放倒眼前劲敌,再找找身后这些无胆之辈的麻烦,却是没有注意到,柳立海从左侧不声不响地袭来。

    柳立海少言多智,人也和气,但骨子里却也是好勇斗狠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在民风悍厉的东源如鱼得水。

    柳鑫之流打人习惯先大喝一声,也不知道是给自己壮胆,还是威吓对手,柳立海却习惯打闷棍下黑手。

    金泽滔只听得大汉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然后看到大汉手中的铁棍如期落下,金泽滔双脚狠狠地扎在地上,双手用力高擎,狠狠地迎向铁棍。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在此时的温重岳眼里,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他一出来,凶悍大汉抡起铁棍当头便砸,金泽滔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然后一顿乱棍砸在大汉后背,旁边闪出柳立海,一记闷棍劈在大汉的肩窝。

    然后,然后大汉就莫名地倒在地上,手中的铁棍被金泽滔两手死死地架住。

    柳鑫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一手持枪,一手持棍,见大汉倒地,才松了口气,金泽滔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松开铁棍,两只手却神经质地不住颤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双手大约是不废也要残了。

    温重岳脸色狰狞可怖,吃人一样的眼睛闪烁着凶光,狠狠地瞪了地上翻滚的大汉一眼,再看脸色灰败,双手乱抖的金泽滔,心头却涌上说不清的滋味,只觉得眼圈一热,差点没有落下泪来。

    温重岳从小锦衣玉食,从没有受过wēixié,更没有遇过今天这样的惊险一幕,当歹徒铁棍当头落下时,只觉得万念俱灰,万事皆休,就在这生死存亡的瞬间,只见得金泽滔并不魁梧的身影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这景象,温重岳相信,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幸好柳立海他们反应迅速,这一棍被金泽滔稳稳地架住了,没有伤着要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但看情形,金泽滔的双手伤势不轻,他有些语无伦次地大声疾呼:“来人,快来人,送医院,赶紧送医院。”

    柳立海蹲在地上,先是握着金泽滔的手摆弄了一阵,说:“泽滔,你试试着用力握拳,看看有没有伤着筋骨。”

    柳鑫也围了上来,皱着眉头道:“按理不应该伤着筋骨啊,立海这一棍应该能消了八成力量,凶犯并没有砸结实,你动动看!”

    金泽滔闭着眼睛双手按地,一骨碌爬了起来,甩着两只手傻傻地对温重岳说:“嘿嘿,没事,温书记,我的手没事。”

    温重岳反复确认了金泽滔双手除了肌肉拉伤才导致颤抖,并没有伤筋动骨,才拍拍他的肩膀,连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先坐车里休息下。”

    持棍凶徒的最后落网,使这场**完美落幕,集会的人群也纷纷散离。

    刚才还群情汹涌的地委前门大街,只剩下一地狼藉,还有面面相觑的公安武警,机关干部,以及少数领导干部,温重岳登上小货车车厢,提起送话器说:“我是温重岳,感谢所有参与维护现场秩序,制止干群冲突,保护集会群众的所有在场同志们,现在我宣告,这次永州历史上参与人数最多,情况最危急的群体**件被我们永州地委胜利制止,所有现场群众全部安全疏散,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下面请在场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到地委会议室开会。”

    温重岳走下车厢后,对柳鑫他们说:“请你们迅速赶回拘留所,加强警戒,确保万无一失。”

    柳鑫领命离开,温重岳看着正从不远处家属院跌跌撞撞赶来的何悦,对金泽滔说:“你不用参加会议了,回家好好休息。”

    因吕氏叔侄案件引发的,上千名不明真相群众冲击永州地委**,最终因为温重岳副书记的现场果断决策,镇定指挥被顺利劝散,除了三名别有用心并当场被抓获的暴徒,现场干部群众无一人伤亡,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省委、省政府专门发文全省通报表彰,文件之外,人们所不了解的是,省委主要主要领导小范围内对永州地委及行署提出尖锐批评。

    群众冲击围攻地委大院时,正是下班时间,为什么永州主要领导都没有及时赶到场指挥疏散人群,反倒是地委副书记温重岳同志在西州出差返回永州后,一下车就义无反顾地赶到现场,冷静应对,科学决策,起到了关键作用。

    并要求全省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都要向温重岳同志看齐,学习他讲政治,顾大局的优秀品质,学习他时刻装着群众,一切以群众利益为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地委、地行署还对表现优秀的现场公安干警、武警官兵及机关干部发文表彰,因吕氏叔侄案件正紧张查处中,表彰大会将延后举行,柳鑫等表现优秀的公安及边防官兵被提请记功。(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