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静极思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其实说起来,金局长还真是个好脾气的领导,除了工作上因主观原因造成拖沓或延误,他会毫不留情地出言批评,大多数时候,他就象父兄一样对干部呵护备至。

    尽管金泽滔的实际年龄在全局干部职工来说,都算得上是后生晚辈,但就是奇怪,任职半年多来,他重视干部福利,关心干部生活,言行举止,为人处事,无不给人以才高行厚,闻融敦重的谦谦长者印象。

    自他任局长后,干部的福利奖金大幅度提升,所以,很多干部说,金局长主政的财税局,应该是历史最好的时期,不但是财税各项工作蒸蒸日上,更主要的干部的收入也蒸蒸日上,这才是大家最关心的。

    此外,金局长关心干部,并不只是发了钱就完事,干部家有喜丧,金局长总是第一时间出现,这不但是面子上的事情,更是体现了一种人文上的关怀和爱护。

    还有原本干部最头疼也最无奈的干部子女入学入托问题,金局长也交代办公室和人事科给予充分关心,很多时候,都是金局长亲自打电话落实。

    甚至很多干部都没有亲自上门向领导求助,金局长早就给办得妥妥贴贴。

    这在财税局历史上也是没有的,现在财税局人们听到的更多的是工作商量和业务探讨,每周一次的学习活动,干部都很乐意上台交流工作心得和思想动态,每半个月的局务会议,中层干部汇报的工作都有亮点。没有后顾之忧的财税干部。干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更强。

    这也是金泽滔倡导的关心干部从小事着手这个理念的具体体现。开花结果了,成绩斐然。

    金泽滔走到一个青年女干部身前说:“我很开心,在吕氏叔侄案中,我们财税局没有一个干部受牵连,这也说明我们的干部,是清正廉洁,勇于自律,敢于坚持。忠于宗旨的集体。”

    这个女干部是最早告诉他关于吕三娃在财税集资的干部,金泽滔还记得,曾经的大检办副主任许晓菲,现在被调整到新成立的征管科副科长。

    许晓菲脸色有些绯红,道:“还是要感谢金局长,如果不是你停止执行岗位责任制和入股永记贸易挂钩的奖罚办法,如果不是你坚持财税干部从永记贸易退股,或许,我们就要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机关干部,省吃俭用下来的身家都陷在永记贸易这个泥潭。”

    大家都齐声叫好。年后,因为金泽滔态度坚决,财税干部集体从永州贸易退股,当时,还有许多外单位的干部嘲笑金局长胆子太小,但现在,他们估计要嫉妒得发狂,继而埋怨自己单位领导有眼无珠,居然就信了吕三娃这套中人。

    金泽滔闲谈了几句,就解散了队伍,现在正是上班时间,陆续也有人上门办事,在大院里集中干部训话算是什么回事。

    回到办公室,电话就热闹了,相熟的乡镇领导,单位部门负责人都纷纷打电话问长问短,说的最多的就是要保重有用身体,继续为财税事业发光发热,很多还一定要给他接风洗尘,让金泽滔很是意外,在家休息了几天,又不是天涯海角跑回来,不知道接的什么风洗的什么尘。

    金泽滔一律以身体还未好利索婉言谢绝,他知道他们图的是什么,他也因缘际会,参与到温重岳书记组织指挥的处置冲击地委大院**中,深受地委及行署特别是温书记的盛赞和好评,对年轻的金泽滔来说,其政治前景已经不单单是光明这两个字能概括的,此其一。

    南门财税局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借着查处吕氏叔侄的天赐良机,以南门公安局及组织部为突破口,将全市各乡镇、各有关行事单位的收费票据,全面纳入财政管理。

    如此,金泽滔用不到半年的时间,走完了预算外资金管理最基础的三个步骤:清理收费项目,专用账户储存,规范收费票据。

    可以预想,接下来,金泽滔就要着手将所有单位收入统入财政大盘,所有支出纳入财政管理,现在大环境下,谁也无法阻挡财税局预算外资金收支两条线的步伐,脑袋灵光的单位领导,自然要借先结好权柄越来越重的金泽海局长,此其二。

    其实,金泽滔非常qingchu,完成这基础性的三步恰到好处,真正要做到收支两条线管理,现在还不是时候,首先管理手段原始,这么多行事单位,所有收支都要靠手工完成,工作量太大,不要说别的,单是每日的银行对账单就让你疲于应付。

    最主要的是真要将所有单位收入支出都统进来,市长高兴,但所有副市长都有意见,所有乡镇及单位部门全都得罪死了。

    大家当面笑哈哈,背后去你妈,你还不能生气,你都捏着人家的钱袋子,命根子,还不兴人家骂娘啊。

    就比如现在,电话里,大家都象失散多年的兄弟一样问寒问暖,好言好语,那也是希望你将来能高抬贵手,但真要见谁都高抬贵手,那还不如不搞这个这个两条线收支。

    金泽滔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至少在自己主管财税局期间,还是不能轻易踏出这一步,财税局,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也危机四伏,风险重重。

    金泽滔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省厅章进辉却令人意外地打来电话,这个昔日的师兄兼好友,在精英云集的省厅机关里,以他不到三十的年纪,从省税务局调入省厅,短短一年时间就脱颖而出,如今也被提拔为省财政厅政研室副主任,已经上了副处领导岗位。

    章进辉挂着政研室副主任的职务,日常在办公室上班,他主要负责苏厅长的文字材料,包括一些文稿的起草,润色,校对,以及在政研室刊物上刊发。

    工作虽然枯燥,没有成就感,但章进辉也乐此不疲,这个岗位,毕竟让他看到了希望。

    金泽滔再一次听到章进辉的声音,也非常开心:“章副主任,稀客稀客,最近身体可好?工作可顺利?嫂子还听话?”

    章进辉笑骂道:“你小子不地道啊,管杀不管埋,现在我都不敢在文清面前提起你,在她心目中,你就快成人生、家庭和爱情的反面教材,唉,你都成了现代陈世美的代名词,为了我自身的光辉形象,只好牺牲兄弟你了,对不住啦!”

    说到后面,金泽滔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些沉痛,心里也是歉然,当时去西州参加省局宣传工作会议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地,头脑一热,就挑动了可爱西州大学女生王雁冰的一缕芳心。

    等回到浜海,他就明确了和何悦的关系,再也不敢再对王雁冰动坏心,不要说和她见面,就连电话,都很少联系。

    现在都到了和何悦谈婚论嫁的时候,更不敢分心和王雁冰藕断丝连,不过,说到底,他也没将王雁冰怎么样,他和王雁冰萍水相逢,如果不是因为在横门沟救了她一命,两人也不会发生什么交集。

    但说回来,他们毕竟曾经恋人一样相处了两天,此时,他只能苦笑说:“前因后果,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总不能踩了两只船吧,所以我选择了何悦,只能让你和嫂子费心了。”

    或许再过个三五年,等彼此都成了回忆,某一天,偶尔会想起在满天黄叶的初冬,两人曾经在钱湖边,松柏下,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两人相向而来,此刻却背道而驰。

    金泽滔曾说,一颗心,两个房,一个住着我,一个住着你。但此时,想起来,突然有种揪心的痛,放弃和选择都是一样艰难,一样的令人**。

    fǎngfo就在眼前,你在湖边,好象就驻心间,你却远在天涯。

    一闪之间,百念成海,金泽滔不觉怅然,喃喃道:“秋风紧,黄花瘦,落叶黄,心微凉,思念成疾,追忆成双,你说让过去成为追忆,是不是太残酷了?”

    章进辉叹道:“我也就说说而已,你也别太感慨了,伤春悲秋可不是好习惯,对了,跟你先吹个风,最近财政部预算司和税政司联合召开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改革座谈会,厅里有意邀请你一起参与。”

    金泽滔吃了一惊,原来类似的理论座谈会一般都是科研所发起的,以业务司局召开的会议就不仅仅停留是理论探讨,而是即将付诸实践了。

    今年底明年初,将正式推行分税制财政体制,所有税种tongguo划分形成中央和地方两个收入体系,与此相配套的,税务机构也将分设成国税系统和地税系统。

    分税制财政体制是加强中央集权的最主要标志,也正因为国税机构的成立,以及新的财政分配制度的确立,中央财政的调控能力大大增强,与之相反,分税制的确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建立在损害地方财政利益基础上的财政体制。

    金泽滔问:“需要我做什么准备?”

    金泽滔这两年对分税制财政体制有过多篇的理论探讨文章见报,也逐渐引起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的关注。

    章进辉道:“再跟你透个底,苏厅长最近静极思动,准备巡视八方,永州可能是他的行程首站,苏厅长进财政厅以来,这开天辟地第一次下基层调研,第一站就到你永州,真不愧师生情深。”

    章进辉说到后面,已是酸味十足。(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