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厅长驾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撕心裂肺再求几张推荐票月票!)

    章进辉短短两段话,在金泽滔听来,却回味无穷,金泽滔至少琢磨出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静极思动,这话很有讲究,苏教授调任财政厅以来,一直不露圭角,蛰伏不动,现在居然要高调出行,巡视八方,其背后的深意金泽滔隐约有些明白。

    苏教授从西大副校长转任财政厅副厅长,两年间,在省厅排名从靠后wèizhi跃至第二,其接班的意图昭然若揭,明年正是全省换届年,省委现正在逐步调整省管干部。

    第二层意思,是苏教授将下基层首站放在永州,也有深意,金泽滔可不会浅薄到真以为师生情深,堂堂财政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实际上的二把手,一言一行都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凡事都有其政治上的考量,哪能随意到感情用事。

    永州有什么,除了金泽滔,还有温重岳,金泽滔的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自然是苏教授关注的重点,金泽滔曾经在刚提出阳光工程这个概念时,就给苏教授写过信,详细汇报了南门的具体做法。

    现如今,已经基本完成三个步骤的南门jingyàn,就其预算外资金管理的深度和广度来说,不但走在全省前列,就在全国也处于领先水平。

    金泽滔善于创造jingyàn,也善于总结jingyàn,这一点,尤为苏教授欣赏,苏教授这次来永州,这应该也是他的目的。

    至于温重岳,苏教授和他虽从未晤面。但两人一直惺惺相惜。可谓隔空知己。只欠一面,当然,温重岳因为连续在查处吕氏叔侄案,及瓦解上千群众冲击地委大院这两个大事件中,有着闪亮耀眼的表现,在越海现正如日中天,能借此结识温重岳,应该是苏教授的驾临永州最主要的目的。

    第三层意思。应该和自己有关联,苏厅长来永州,在总结南门预算外资金管理jingyàn基础上,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全省迎接年底的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tongguo调查研究,摸清家底,在此基础上,提出切合越海实际,符合越海利益的意见和建议。

    财政部召开这样一个座谈会。越海作为沿海经济活动相对活跃的财政大省,对新税制和新体制的推行敏感度较高。财政部,甚至中央高层都迫切需要了解越海的态度,而作为越海财政的排名第二,未来的当家人苏教授也需要了解和掌握基层财税局的想法。

    而无疑,时任南门财税局长的金泽滔,无论其理论功底还是实践水平,都是苏教授的首选。

    在金泽滔看来,这个层次的座谈会可能只是个引子,下一步,力主推行新税制的国务院,在全面推行新体制前,会有一个较为权威的倾听意见会议。

    而苏教授争取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金泽滔隐隐明白,苏教授既为他本人创造机会,但又何尝不是为金泽滔创造机会。

    金泽滔转念之间,已经想了很多,他有些感激道:“师兄高义,小弟拜领,有机会的话,一定给你介绍个美娇娘,免得你老愤慨小弟我专美于前,不仗义。”

    章进辉是宁折不弯的性子,能仗义执言,这样的性格,一般在家庭里都是说一不二的角色,但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世间万物皆阴阳,赵文清一个柔柔弱弱的女生,却偏偏将五大三粗的章进辉压得死死的。

    章进辉脸都白了,握话筒的手一抖,一声咣当,竟吓得话筒都滑落桌上,他象被踩了尾巴似地大声叫屈:“做人要厚道,兄弟我特地给你通风报信,你不领情也罢,却还要陷兄弟于不仁不义,我是这样的人吗?我一向对爱情无限忠诚,我对家庭……”

    金泽滔惊得目瞪口呆,我就随便说说而已,反应这么juliè,有这么严重吗,你的人生理想不是只**,不恋爱,你的业余爱好不是只幽会,不理会,什么时候,你竟成了从一而终,坚贞不屈的情圣了?

    金泽滔连忙打断他的臆想,弱弱地问了一句:“是不是你让赵文清抓到了什么,竟让你恐惧成这个样子?”

    章进辉一言不发,金泽滔更加怀疑了:“难怪我成了反面教材,妈妈的,原来你一直将我当挡箭牌,挡不住了,然后就将我给卖了,难怪你刚才说得这么沉痛,就差点痛哭流涕了,原来你真的对不住我啊?”

    章进辉支吾着顾zuoyou而言他,然后就说了一句:“嗯,领导找我了,有事等会儿再聊。”说罢,迅速挂断了电话。

    金泽滔连忙回拨过去,电话就不通了,一直忙音,金泽滔倒不是要兴师问罪,实在是他还想了解一下,苏教授到永州调研主题是什么,财政部座谈会他需要准备些什么,这些金泽滔压根都没底。

    金泽滔无奈地看着话筒,估计章进辉是没胆子再回自己电话了,这小子肯定又是旧疾发作,看到漂亮姑娘就肾上腺素激增,什么爱情啊家庭啊事业,统统抛于脑后。

    赵文清外貌柔弱单纯,但对爱情却一丝不苟,将章进辉看得很紧,进财政厅办公室,特别升任政研室副主任后,更是如鱼得水。

    政研室做什么?财政理滦究,接触的全是一些文艺女青年,以及对省级机关充满憧憬和遐想的在校财经类女大学生,政研室经常组织一些青年财经沙龙活动。

    章进辉长相俊雅,身材高大,再加上不错的理论功底和讲话水平,每次沙龙活动结束后,经常能收到一些信件。

    很不幸的是,章进辉将两封文采斐然,内容暧昧的信件夹进公文包准备细细欣赏,却忘记及时清理,结果让赵文清看到了。

    然后,章进辉赶紧推出金泽滔背黑锅,金泽滔有前科,再加上他的在越海也是颇为知名的青年财经专家,很符合这两封暧昧信件倾诉对象的身份。

    也真是雪上加霜,如果王雁冰的事情还有情可愿,那么,经过暧昧来信这件事后,金泽滔直接被赵文清拉入她的信任黑名单。

    金泽滔隐约能猜到些端倪,但此刻,他实在没精力操心章进辉这些狗皮倒灶的事,沉思了一会,他直接拨电话给苏教授,运气不差,苏教授正巧在办公室里,金泽滔说:“老师好,刚才章进辉给我说了两件事,也没说仔细,我心里不踏实,想征询下老师的意见。”

    章进辉言之凿凿说背着苏教授给金泽滔报信,金泽滔转身就毫不犹豫地出卖了章进辉。

    苏教授似乎有些不悦说:“我让小章知会一下你,没说qingchu吗?两件事,一是我准备近期下来,想亲自到南门看看,了解你们南门局最近推行的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进展情况。二是作为县市局长,我想听听基层对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最真实的声音,当然,我更想听听你的建议,在这次财政体制调整中,如何为我们越海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这是额外的任务,部里马上要召开座谈会,你要说些言之有物的东西,我准备推荐你参加这个会议。”

    金泽滔心里暗骂了一声,死章郎,幸好我灵机一动,实话实说,没在老师面前出丑,不过仔细一想,却是自己想岔了,这小子好象压根就没说过这是背着老师给自己报的信,他就这个神神叨叨的德性,凡事总爱跟自己邀功。

    金泽滔说:“谢谢老师,我马上着手准备,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目前进展顺利,老师可以深入各行事单位实地察看一下,关于分税制财政体制,我还真有话要说,老师来了后,我再当面详细汇报。”

    苏教授开心笑道:“对你的工作我是放心的,好好准备一下,我希望这次永州之行能充满惊喜。”

    苏教授前面一直强调要到南门看看,这最后却重点提到永州之行,金泽滔心里一动,道:“老师,前几天刚和温重岳副书记提起你,他对老师推崇备至,仰慕已久,只可惜缘悭一面。我想老师这次永州之行,是一定要知会温书记的,不然若被他知晓,我可是担当不起。”

    苏教授欣然说:“你看着办吧,不过要掌握好一个度,不能太给地方政府添麻烦。”

    苏教授对这个关门弟子的知情识趣非常满意,他又谆谆叮嘱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金泽滔放下电话,不敢怠慢,赶紧联系温书记秘书,得知温书记在办公室里没有外出。

    正欲出门,转念一想,又拨了个电话给杜建学市长的秘书裘星德,得知杜建学市长刚到温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不禁拍了拍胸口,幸好自己多了个心眼,要不然,这一贸贸然到温书记那里碰到杜市长,不知道他心里会有什么样的疙瘩。

    金泽滔赶到地委时,裘星德和温重岳的秘书并肩站在门口迎相候,温书记的秘书姓梁,跟金泽滔也非常熟悉。

    金泽滔连忙迎了上去,满面春风道:“不敢当,劳动两位主任大驾,罪过罪过!”(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