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独领风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苏子厚厅长在永州的三日行程,温书记全程陪同,苏厅长化了半天时间,集中听取了永州下辖九个县市财税工作汇报,然后着重考察南门市局的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建设情况,分别走访了公安、城建等部门。

    从实地调查情况看,苏厅长一行人对南门市局的阳光工程开展情况感到震惊,从现阶段情况看,南门的预算外资金管理已经达到了相当高度。

    不说专户储存和票据管理,单是清理收费项目,在省厅有关处室负责人眼里,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从南门市局提供的台账看,所有收费项目都是严格按省级以上批准的项目收取,其他县市触目惊心的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几乎在南门看不到了。

    连苏子厚厅长都感觉意外,他也看过省报对南门阳光工程的相关报道,也认真研读过南门市局提供的jingyàn交流材料。

    但现场察看和看材料完全是两码事,特别在听取公安和城建两单位负责人的汇报,他甚至感觉有些惊艳。

    以后世的眼光,看待南门市预算外资金管理开展情况,金泽滔并不以为然,也从来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

    南门市虽然领先了几步,但距离规范管理还有不短距离,距离他心目中的高度还要很长的路要走。

    但这一切并不妨碍苏厅长他们的判断,南门预算外资金管理已经领先全省,遥遥走在前列,甚至在全国都称得上独领风骚。

    苏子厚相信。南门市的“三步走”规范管理。如果经过这次调查研究基本情况属实。不但在越海全省,甚至在全国,都堪称典范,应该形成南门jingyàn,在全省推广,在全国打响。

    在苏子厚的印象中,省报在报道南门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过程中,因为宣传需要。有些夸张在所难免,但经过实地调查考察后,他们甚至认为,报道不是夸大而是缩小,还没有全面概括南门市局所取得的全部成就。

    金泽滔非常qingchu,之所以苏子厚他们会有这样的错觉,那是因为“三步走”规范管理,还是在省报报道组采访之后的事情,吕氏叔侄的落网,以及地下赌场和非法集资案的侦破。为进一步推动阳光工程的深入开展,肃清了不和谐声音。提供了强有力的助推作用。

    为谨慎起见,苏子厚提出再抽查几个乡镇,温重岳书记欣然应允,省厅临时改动行程,在南门再增加半天考察时间,分头走访了三个乡镇。

    苏子厚亲自坐镇南门市局,坐等三个调研小组凯旋回来,金泽滔连同温重岳书记和杜建学市长一起陪同,温重岳亲自架起茶具烹茶,款待苏子厚。

    卢海飞在旁递水洗杯,小心侍候着给温书记打下手,班子其他成员全部陪同省厅调研组下到乡镇实地考察。

    卢海飞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大领导,紧张得屏住呼吸,小声喘息,连简单的递水动作都有些变形,不知是因为烹水的无烟小炭炉烤烘的热度,还是心情所致,额头都微微有些出汗。

    让自己在这样的场合露脸,这是金局长给予自己的一次重大机遇,杜建学市长不用说,可以直接决定自己前途命运的领导,温重岳在永州如日中天,坊间传闻,他是接班叶专员的不二人选。

    以卢海飞并不敏感的政治嗅觉,从这次接待规格也看得出来,居中协调及全程陪同的温重岳书记接班行署专员已经不是传闻,而是板上钉钉的事。

    至于盛传是金局长恩师的苏子厚,目前省财政厅班子排位第二,从温重岳的重视程度看,苏子厚接任厅长只是时间问题。

    财税局小会议室里,金泽滔正陪着苏子厚聊天,杜建学颇通茶道,和卢海飞一起帮忙,当然,领导动嘴,卢海飞动手,能够为这屋子里的领导服务,他深感荣幸和激动。

    茶道讲究精清净美,以茶为媒,达到人和环境的和谐统一,温重岳沉浸茶道也颇有些时日,他神情肃穆,动作优雅,特别在最后出茶时,涤器、投茶等动作如行云流水,自然且优美。

    窗外阳光投射在温重岳紧抿着的嘴唇,映衬出他铁线般分明的脸部轮廓,金泽滔甚至忘记了他的严厉和刻板,他只看到美,不和谐的,但震撼心灵的美!

    屋里端坐着的人们都把目光倾注在温重岳身上,无论贫富,无论贵贱,对美的追求都是一样的。

    当温重岳最后投完六杯茶时,看到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小孩子一样得意地笑了。

    随即他就收敛起笑容,又恢复到日常铁面如霜的模样,向苏子厚肃手请茶,苏子厚两支有些肥大的手指夹起小紫砂杯,仰头吱地一声一干而尽。

    金泽滔跟他老师一样,也是一杯见底,两人都咂咂嘴皮,几乎不约而同地,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状似陶醉说:“好茶好茶!”

    卢海飞面前也斟了一杯茶,他正要端起茶杯学金局长一样仰脖喝尽,却见杜建学垂头猛烈地咳嗽,让他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杜市长,你没呛着吧?”

    却看到杜市长面前的茶杯还好端端地摆着,难道杜市长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温重岳却是哂然而笑,还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连喝茶的回味神态和感慨都是一模一样。

    杜建学市长猛咳了几声,又低头闷哼了一阵,这才抬起头来,脸色却给憋得有些发白,金泽滔明知其故,却佯作关心问:“杜市长,这天气有些热了,杜市长也奔波了两天,会不会给憋出热毒来,要不要叫个医生看看?”

    杜建学瞪了他一眼,端起茶杯恶狠狠地也学着金泽滔一饮而尽,金泽滔拍手笑说:“茶跟酒是一样的,你可以浅尝,也可以豪饮,图的就是一个痛快!”

    杜建学舔了舔唇,眯着眼睛回味,这般饮茶,也是一种另类的体验。

    温重岳却仍是慢条斯理地小口啜茶,看他那副回味无穷的陶醉模样,你甚至怀疑他喝下的不是人间茶水,而是天上的琼浆玉液。

    金泽滔伸手摸过会议桌上的白茶杯,满满地倒了两大杯,一杯递于苏子厚,两人都齐齐喝了一大口,齐齐点了点头。

    杜建学强忍着咳嗽的冲动,只能扭头看卢海飞坐着刚才温重岳的wèizhi,学着给领导斟茶。

    温重岳此时却站了起来,走到窗前,从窗口往外望去,全城街景收入眼底,微微感慨说:“永州既古老又年轻,永州的城市建设这几年进展不快,旧城破烂不堪,新城环境堪忧,撤地建市任重道远,目前制约的因素主要有城市建设和财政收入问题。”

    杜建学也有些沉重:“只能一步步来,南门财政目前还是吃饭财政,搞建设还是力有未逮,但建市的财政收入达标应该不是主要的制约因素。”

    金泽滔说:“诚如杜市长所言,作为地区所在地,南门市财政收入绝不拖撤地建市大业的后腿,问题是永州本级财政收入还有待提高。”

    永州财税局下设直属财税所,负责地本级企业税收征收管理,但情况不容乐观,直属财税所目前年财政收入不足亿元,离建市二亿元预算内财政收入的硬性指标还有上亿元的缺口。

    温重岳转头看向杜建学,杜建学苦笑说:“温书记,我代表南门市表个态,南门市一定顾全大局,只要地区有需要,我们南门义不容辞,但问题是地本级收入缺口太大,单凭南门一家之力很难保障地本级收入达标。”

    金泽滔笑说:“温书记,这个不是问题,众人拾柴火焰高嘛,行署出面协调,下面各县市都奉献一下,将划归地方管理的原地本级企业重新明确一下管辖权,下面县市应该反响不会太大。”

    温重岳连连点头,想招呼梁秘书记录一下,回头马上落实,却忘了梁秘书早让他打发走了,那边卢海飞却早早地得到金泽滔的暗示,此刻飞快地将记录本递于温重岳。

    温重岳瞄了一眼,满意地点头说:“嗯,小卢吧,你就暂且充当一下秘书的角色,回头将记录本交于小梁。”

    卢海飞钢笔字写得很漂亮,难怪一向吹毛求疵的温重岳也很满意,卢海飞兴奋得鼻尖都冒汗了。

    只有杜建学却眉头一皱,金泽滔的提议让他不能不想到浜海酒厂,这也是八十年代末被地区下放到浜海管辖的国有企业,按金泽滔的建议,浜海酒厂的管辖权将重新上划地区。

    金泽滔还任浜海第二财税所长时,省局联合调查组十几号人蹲点二所调查金泽滔违纪情况,和浜海酒厂厂长王慕河有过jiliè交锋,最后以王慕河大败亏输而告终。

    金泽滔提这个头,自然有其用意,在金泽滔当时组织开展的纳税调查初步情况看,酒厂不仅仅有巨额偷漏税现象,而且有严重的侵吞国有资产现象,金泽滔坚信,如果凭此深查深挖下去,这将是一件惊天大案。

    他当时发下宏愿,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它的心,他想看看,酒厂在王慕河手里,到底已经糜烂到哪种程度。(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