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风吹云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小二刀一贯来的支持,感谢天地熊心的二票支持!)

    温重岳虽然也经常不耻下问,向他征求一些问题的看法和意见,就比如道口改造和城市建设,但恪于他的资历和年龄,温重岳对他的重视也就仅限于此。

    至少在近一二年,温重岳还没有打算对他再一次提拔,但此时,苏子厚的话却令温重岳方寸大乱,苏子厚作为他的座师,应该比自己更为了解金泽滔。

    苏子厚要为下一步接任厅长打开工作局面,就必须早作预备,储备人才,金泽滔在南门的耀眼表现,以及他对分税制财政体制的深刻理解,都是苏子厚最理想,也最贴心的心腹羽翼。

    温重岳心里不断计较着,嘴里却平静道:“我们南门市,乃至永州地委都十分重视对金泽滔的培养和使用,目前,地委已将他列入后备干部考察对象,相信,永州才是他挥洒才华,发挥优势的最好平台,苏厅长,你可不能跑我们永州来挖墙脚哦。”

    杜建学心里嘀咕,什么时候金泽滔被列入地委后备干部?

    苏子厚哈哈一笑,不再提这件事,财税系统内部人员调剂使用,原本可以不必跟地方主要领导招呼,苏子厚既然提出,也就不怕温重岳他们阻拦,关键还在金泽滔自身选择。

    几人在酒店大台门又寒暄了一会,苏子厚提出告辞回宾馆,几番推让,他只是要金泽滔送他回去就行。温重岳他们也没再坚持。双方这才依依握手道别。

    苏子厚今天喝得有些多。一上车,整个人就瘫坐在座位上。

    金泽滔赶紧摇下车窗让凉风灌进车内给苏子厚醒醒酒,嘴里还不断埋怨说:“老师,师母要是知道你在永州醉了酒,下次还不被师母扫地出门啊。”

    苏子厚尽管疲倦,但jingshén很亢奋,摆摆手,开门见山说:“刚才我跟你们温重岳书记提出。准备调你进省厅,你也知道,今年底,明年初,分税制财政体制就要全面推行,我希望你能来省厅,既发挥你的长处,又能帮上我。在永州,你才提拔至正科,短时间内。再提拔是不太可能,但省级机关使用干部还没那么讲究。特别在我们财税部门,更注重业务能力。”

    金泽滔早些尽管从张晔的对话里琢磨出一些端倪,心里虽然期待,但毕竟是猜测,也没有那么大的惊喜。

    此刻,苏教授亲口告诉他要调他进省厅,而且还明确表示准备提拔他,再提拔,他就是副处级领导干部,下到地方县市,那就是副市长了。

    副处长在省厅机关来说,只是中层的起步,但对金泽滔来说,却是巨大的一个进步。

    时至今日,他也才工作二年时间,就要被提拔至副处,这让他惊喜之余,又有些茫然,这么快就要跨越副处的台阶?迷迷糊糊站起,却忘了自己还在车上,嘭一声,头顶碰上车盖,一阵疼痛才让他清醒过来。

    他尴尬地笑说:“老师,你的消息太让人意外了,我还有些不敢置信。”

    苏子厚温和地笑笑:“你先考虑一下,也不急在一时,能在这个时候进省厅机关,对于你本人来说,有利有弊,财税系统毕竟属于业务部门,长期在业务部门工作,接触面狭窄,不利于培养你的大局观和开拓视野,但话说回来,这也是一次机会,无论是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还是预算外资金管理,这些工作参与进来,把握好了,还是能很快使你成长起来。”

    金泽滔心里感动,苏教授所言,字字珠玑,句句贴心,莫不为自己所虑。

    金泽滔感激道:“不管怎样,我很渴望在老师指导下工作,能为老师服务,为财税改革事业贡献自己一分力量,我非常期待。”

    跟他所说的一样,不管结果怎样,这个态度还是要鲜明地摆正。

    苏子厚点点头,说:“你在财经理论方面目光敏锐,思路独特,我一向深信不疑,但你领导的南门市局今年以来各方面取得的成绩,却出乎我的意料,我很满意,这也是我希望你来省厅的原因,在能力上,你已经完全能胜任我想推荐给你的岗位。”

    在金泽滔和苏子厚两师徒乘车离开的时候,温重岳和董明华两人踅了回去,在三区找了个僻静的包院坐了下来。

    两人一路没有说话,快走进包院厢房的时候,温重岳却仰头望天说:“姑父,你还记得没有,你在金泽滔这个年龄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董明华抬头想了一会,说:“那时,我还是普通一兵,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每天在训练场上拼命。”

    两人跟在服务员后面,进了里面的房间,这个小院子因为远离尘嚣,环境安静,成了温重岳专用的包院。

    两人坐定后,服务员帮忙收拾茶具,没一会,就准备好了煎茶的器具,温重岳慢条斯理地坐在主位,开始涤器,董明华说:“吃饭的时候,我还跟金泽滔玩笑,让他离开财税调公安来。”

    温重岳苦笑说:“当时,我也曾玩笑说,如果他能劝得姑父你戒酒,我还真不吝让他再上台阶,现如今,如果不是苏子厚提议,我还真要食言了。”

    董明华微微有些吃惊,说:“你真准备要提拔金泽滔,再上台阶,在省厅机关不显山露水,但在地方,那就是一方大员,会不会年纪太轻,资历太浅,压不住阵脚?”

    温重岳苦笑说:“你也说了,省厅机关不显山露水,苏厅长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他要提拔使用金泽滔,还真没有什么顾虑,关键是,金泽滔是我们一向看好的好苗子,历练出来了,就是一员开疆拓土的大将,有机会的话,我想请老祖宗亲自把把脉。”

    董明华吃了一惊:“会不会太高看了这小子?”

    温重岳沉默良久,才说:“曲向东对他有一句评价,只要给他一个平台,并充分信任他,他就能给你创造奇迹。浜海的滩涂开发改造,目前已经逐渐在沿海滩涂县市推广,你可能不知道,就他主导的滩涂海塘坝围拦,每年能挽回财产损失上亿元,每年能挽救沿海村庄上百条生命。”

    董明华端着茶杯久久没有放下,这样的人物,放在古代,那就是老百姓都要立生祠供奉的万家生佛。

    温重岳似乎还怕他不够震惊,继续说:“浜海的领导干部提拔使用公示制,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以及目前已经成长为浜海主导产业的绣服业、水产养殖业和汽配行业,说到底,都是金泽滔的杰作,从这半年的统计报表看,浜海各种经济数据已稳居永州第二,原来一直在中下游徘徊的浜海,短短两年,已经成长为上游县市,浜海能有现在的成就,金泽滔功不可没。”

    董明华重重地将茶杯拍在桌上,急吼吼道:“倒看不出,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那还等什么,这样的干部,就要大胆提拔使用!”

    如果金泽滔在场的话,一定会对这句话感到耳熟,在浜海金钱湖酒店,他曾偶遇赵江山副书记和组织部郑昌良部长,两人就曾用这句话勉励当时刚被提拔东源镇副镇长的金泽滔。

    只是此时已非彼时,此人也非彼人,唯一相同的这句话说的对象都是金泽滔。

    温重岳苦笑着没有说话,金泽滔再提拔使用,那就是县市副职了,就现在的政治环境,因为吕氏叔侄案,温重岳不说成众矢之的,但这个时候提拔干部,阻力可想而知。

    特别是金泽滔的年龄和资历,都是遭人垢病的致命弱点,如果等到吕氏叔侄案案情进一步明朗,或者他顺利上位行署专员,届时再推动金泽滔上位,阻力就要小很多。

    但时间不等人啊,温重岳可以想象,此时,在回宾馆的路上,苏子厚一定对金泽滔谆谆诱导,师生之谊和提拔使用,金泽滔能拒绝得了吗?

    杜建学跟苏子厚一样,一上车就瘫坐在后座,一动都不想动,这三天,他也是身心俱惫。

    苏子厚厅长带着省财政厅一班干员下到永州考察调研,苏厅长重点考察了南门市财税工作,特别是预算外资金管理,作为分管财政的南门市长,他不比金泽滔轻松。

    尽管对金泽滔的能力有信心,但他一直提心吊胆,特别在苏厅长临时提出再到三个乡镇看看的时候,他的心就悬在半空,不得安宁,生怕这中间出什么纰漏,幸好,到今晚,一切都圆满成功。

    唯一让他心里隐隐不安的,是苏厅长在酒店大门提出的要调金泽滔进省厅的事,金泽滔是员干将,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尽管他身上还有着年轻人惯有的一些瑕疵,但瑕不掩瑜,来南门市任职以来,金泽滔用他特有的方式很快让自己打开局面,他雷厉风行,双管齐下,推行市长一支笔审批和阳光工程,不但使自己的钱袋子鼓了起来,也让自己的底气和胆气都粗壮起来。

    杜建学离开浜海后,曲向东接任县长,他紧紧抓住绣服产业和滩涂养殖业,深入开展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汽配产业异军突起,这一切,都使得浜海今年的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欣欣向荣,各项统计数据在全地区排名紧咬南门不放。

    杜建学骤然想起,这一切,竟然都拜金泽滔所赐,难怪曲向东如此看好并看重他!(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