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黑色六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昨天投票支持的宋雅,快月终了,再求票!)

    时间很快就跨过六月,六月一日儿童节,大吉,金泽滔拉着何悦去城关镇悄悄地扯了结婚证,除了让集团总部派了个摄像师跟拍留下影像,谁也没打扰。

    何悦办完结婚证,相互之间,甚至都没有表达衷情和爱慕之类的话,就匆匆回到办案点,她也是偷偷溜出来办证的。

    这两天永州的风声一天紧似一天,金泽滔从来没有想过,他和何悦就在这风声鹤唳中悄悄地结成合法夫妻,两人没有说上一句祝福的话,没有喝上一杯庆祝的酒。

    这个月,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黑色六月,特别对受吕氏叔侄案牵连的官员来说,这是个令人绝望,令人恐惧的黑色六月。

    这个月,赵江山调离永州,远赴越海腹地会州市任职,依然任副书记,他对永记贸易和扬基机电的撮合,并没有给自己增添光彩夺目的一笔,相反,成了他政治生涯最大的败笔。

    叶春定专员悄悄上调省人大任职,永州行署专员空缺,由地委书记马速兼任行署专员,温重岳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并没有顺利接班,很多关于温重岳的流言蜚语,开始瘟疫一般在永州机关内外,市井坊间流传。

    有说他虽然扳倒吕氏叔侄,却把永州地委领导得罪了个遍,甚至受到了省里及京城高层的训斥,虽然赢了民心,却失了圣心。这是在市井间的流言。

    有的说。吕氏叔侄案牵连太广。影响了永州乃至越海的大好局面,这不是增光添彩,而是给越海脸上抹黑,甚至质疑温重岳在这个敏感时期,揭开吕氏叔侄案的动机。

    省委有领导发话,温重岳太会搞事,政治上不成熟,对他的使用还要放放。这是机关干部茶前饭后传得最凶,也貌似最使人信服的说法。

    与此同时,金泽滔注意到,省财政厅原厅长这个月也已到点,并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而苏子厚同样没有顺位接上厅长宝座,但省委明确由苏子厚暂时主持全面工作,算是留个令人遐想的空间。

    但在金泽滔看来,不管是不是暂时主持,其实苏子厚和温重岳一样。他们的命运之线都是捻在别人手中,想想自己的遭遇。金泽滔心中也没有太多的不平。

    关于金泽滔要提拔至省财政厅机关的消息并没有流传开来,在这云谲波诡的黑色六月,或许有人议论,但以金泽滔的级别,实在引不起传播者的兴趣,自苏子厚厅长离开永州后,金泽滔似乎不约而同地被人遗忘。

    这个时候,不但没有人再关注金泽滔提拔上调省财政厅的事情,就连金泽滔自己似乎都忘却了那晚苏厅长的谈话,

    更多的人开始关注永州行署专员和财政厅长这两个新鲜出炉,光鲜锃亮的正厅宝座,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奔走呐喊,更多的人按兵不动,蜇伏待机。

    金泽滔并不是不着急自己的去向,他非常明白,自己的命运跟这两个wèizhi的最后归属息息相关。

    离六一结婚登记都快一个月了,对于金泽滔来说,却跟很多人的心情一样,灰暗而且颓唐不安的六月,上个月,何悦还能时不时地半夜溜家里一趟,现在干脆都快一个月没见面了,这就是金泽滔的新婚蜜月期。

    月末有一天,金泽滔惯例给何悦的传呼留了言,也不期望她能回复。

    在这种沉闷的政治环境下,似乎一切都变得乱糟糟,就连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似乎都停滞了,有人反应,有些乡镇及机关部门故态复萌,又开始偷偷地巧立名目乱收滥发。

    金泽滔看着文件夹中的阳光工程回头看反馈报告,心里莫名地愤怒起来。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金泽滔连忙拾起话筒,一听声音,却是章进辉打来的,金泽滔有些郁闷说:“你打什么电话?”

    章进辉比他更郁闷,好不容易才在金泽滔引见下,搭上苏子厚副厅长这条大船,眼看着苏副厅长就要转正登上厅长高位,却莫名地被搁置,现在厅机关内外,更是谣诼汹涌,让原本意气风发的章进辉,一下子从云头跌落凡尘。

    他有些没好气说:“好象你比我火气还大,电话还规定谁能打谁不能打吗?”

    金泽滔没接这话茬,说:“对了,那笔钱到现在还划不出来吗?”

    上次苏厅长答应下来的那笔一千多万道口改造资金,本来都已经说得好好的,但就在快划出来的时候,却被以未经省领导审批同意为由被暂时冻结。

    章进辉苦笑说:“现在谁还关心这笔资金呢,你不知道,苏厅长现在日子也艰难,省政府正在清查财政资金违规审批,说起来,还是你们南门搞出来的一支笔审批惹出来的麻烦,需要时间,你也别整天就惦念着这钱。”

    金泽滔暗暗叹息,苏厅长也是难,该亲近谁,该疏远谁,苏子厚并没有自主建立政治圈子的自由,他得服从政治派别的利益需求,省里主要领导时不时地给他制造一些羁绊,也在情理之中。

    金泽滔摇摇头,把这些念头都赶出脑外,章进辉有些愤愤不平说:“现在,现在省里有个说法,省局陈建华常务副局长准备接班财政厅长。”

    金泽滔心里咯噔一紧,这种说法还真有可能,陈建华也挂着财政厅党组成员的职务,排名在苏子厚之后,无论从资历还是能力,他是除了苏子厚以外,在财税系统内部接任厅长最合适的人选。

    金泽滔有些无言以对,只能安慰说:“不是还没到最后吗?应该相信苏厅长会顺利接位厅长的。”

    金泽滔现在已经无法用前世的历史来对照现实,现实已经被他涂改得面目全非,谁知道苏子厚还能不能顺利接任厅长,希望强大的历史惯性并没有脱离轨道。

    刚放下话筒,卢海飞急匆匆地进来了,最近他的妻子,有点腹黑的革命女军人齐泳也结束了探亲回部队了,他又恢复了单身生活,但从他有些发福的小肚子看得出来,这段时间,琴瑟和鸣,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跟随齐泳一起离开的还有秦时月,以她自强自尊的性格,只要能克服胆小的弱点,相信在部队里一定能如鱼得水,前途未必就比考大学差。

    卢海飞给金局长添了茶水,说了些局里的事,最后,才小声说:“现在,外面开始盛传行署董副专员要接任专员,还说温重岳书记要被调回团省委,传得很凶,也不知道真假。”

    这又是一个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传言,金泽滔忽然想起在西顶山上的地下赌场门口,他还曾经和董副专员的儿子,一个爱装冷酷的阴郁男发生过争执。

    由此想起陈建华局长的儿子奔驰男,西州市政工程公司的陈副总,他也曾和他有过拳脚往来。

    如果这两位公子的父亲接位厅长和专员,那么,可以想见,他在财税系统和永州前途基本一片灰暗,什么上进之心全死心了,什么前进道路全变成断头路。

    快下班的时候,柳鑫踱着方步,带着柳立海和赵向红,螃蟹一样横着进来了,吕氏叔侄的地下赌场案基本查结,浜海县局参与案件侦破的柳鑫一班人,也开始交接手头工作,准备打道回府了。

    今天这三人来这儿,却是商量好了,一定要请金局长请顿饭,谢谢金局长在关键时刻总不忘拉兄弟一把。

    三人的表现很受省厅董厅长的好评,如果不出意外,三人tongguo侦破吕氏叔侄地下赌场案,可以换来一次记功机会。

    如果在这个黑色六月,还有谁的心情有如这天气一样的灿烂,那就非这浜海三人组莫属。

    吕氏叔侄案的侦破,永州公安处及南门市公安局首当其冲,就在这个六月,两个公安系统的班子几乎为之一空。

    南门局就剩下一个罗立新政委,公安处只剩下一个党委委员,其余人等悉数被叫去谈话,停职的停职,审查的审查,至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结论。

    说起该案的主角吕大伟,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莫不咬牙切齿,羞与此等败类为伍,实在是永州公安的害群之马。

    到现在这个时刻,吕大伟也是破罐子破摔,这败类别的不行,记性却是不错,连小时候偷看村里寡妇洗澡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记得一清二楚,审讯倒没费什么劲,但求证却化去了办案组大部分精力。

    柳鑫一拍桌子,骂道:“麻麻的,吕大伟,太不是东西,玩女人也就罢了,他的地下赌场,养了不少暗娼,任他骑任他嫖,却偏偏专找有家有室的良家妇女,而且嗜好到别人家里嫖宿,不知道坏了多少家庭。”

    金泽滔还没感慨,柳鑫又是大力拍桌,道:“你知道他有名有姓交代出来,他奸淫过的妇女有多少?”

    金泽滔没有去猜这无聊的数字,却心痛地看着桌子说:“你义愤填膺也不用和我的桌子过不去吧,这又不是吕大伟,是我的办公桌。”

    柳鑫愤怒道:“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正义感了,对这种败类,就要愤怒声讨。”

    金泽滔无奈说:“这么在意他奸淫了多少妇女,那就不是正义感,他的那些肮脏事,我还真不想知道。”(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