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书记驾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吃书的小虫、飞龙~~的月票支持!求推荐票月票!)

    按规矩,金泽滔先介绍财税局班子成员,只是还刚介绍到翁承江,陈铁虎就打断他的话说:“财税局是党委政府的内当家,贤内助,财税局的班子成员既需要业务知识,更需要有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敏感性,总体上,市委对财税局的班子还是放心并且信任的,但对个别干部,我们还需要再仔细斟酌,再认真考察,这也是对财税事业负责,对干部本人负责。”

    陈铁虎的话,不仅令得金泽滔眉头微皱,没被介绍到的翁承江和卢海飞两人更是连脸色都变了。

    陈铁虎刚进财税局,屁股还没坐暖,就出言发难,质疑财税局的领导班子,这令得金泽滔十分意外。

    所有人都看着金泽滔,王燕君笑盈盈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眼中的幸灾乐祸,葛敏辉和罗立新两人都面无表表情,瞳孔无焦点地看着前方。

    金泽滔低头沉默了一会,或许这是陈铁虎书记一个善意的试探,或许,他今天就是来恶意挑刺找碴的,谁知道呢,他还是选择了跟着自己的心走。

    他抬起头微笑说:“陈书记,我认为,现在的班子是个团结并且富有活力和朝气的团队,是个拉得出,打得响的战斗集体,每一个班子成员,都发挥了他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金泽滔停顿了一会,似乎没有看到陈铁虎的脸色变得和和刮净了胡子的下巴一样的铁青,依然说:“副局长翁承江是当前我局开展的阳光工程总调度人。纪检组长卢海飞。在这次吕氏叔侄案中。我局没有一个干部受到牵连,也没有一个干部因为非法集资问题登记在案,卢海飞做了大量未雨绸缪的工作,功不可没。”

    金泽滔说完,慢慢地端起茶杯,滋滋的喝茶声在寂静的会议室里极是刺耳。

    zuoyou的缪永春、骆辉等人都钦佩地看着从年龄说说是小字辈的金局长,翁承江和卢海飞两人却是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从他们握得有些发白的拳头,看得出他们内心的激动和震荡。

    在陈铁虎甫任市委书记,机关部门之行第一站,就被金泽滔顶了牛,抢了白,这对小小财税局长来说,是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

    一个政治上不成熟,就足以让他坐蜡很长一段时间,如果真动了怒气,他完全可以动议调整财税局班子。这些都在市委书记的权力范围内。

    陈铁虎从地区财税党组书记的闲职复出,他也雄心勃勃。他要借着撤地建市的契机,大展宏图,实施大发展和大建设的方略,这一切,都需要有充足的财政资金作保障,财税局就成了他必须亲自掌控的部门。

    陈铁虎书记本意只是想用这种先抑后扬祅àme颍椿竦媒鹪筇系耐缎В辽僖部梢栽谒投沤ㄑe浯蛳乱桓鲂ㄗ印?br/>

    在他看来,杜建学能在短短一年内,顺利打开工作局面,并且还有所作为,和金泽滔的鼎力支持是分不开的。

    陈铁虎任地区局党组书记时,曾仔细研究过金泽滔的任职简历和工作业绩,结果令他十分震惊,这是一员能吏干将,运用得好,可为重要倚仗。

    金泽滔政治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倾向性,跟曲向东也好,杜建学也好,大多是工作上的来往,最多有一些个人感情上的倾向,这些,在陈铁虎看来,都是细枝末节,在重大的政治利益面前,所谓的私交,感情都是荒唐可笑的。

    所以,陈铁虎十分自信地从财税局班子入手,希望能一招驯服这头牛犊,目前财税局班子,也不知道金泽滔使了什么手段,竟然都是他一手配备的,也是他的重要臂助。

    陈铁虎在南门市经营多年,在地区财税局也有一年的任职,手头上自然也有自己的心腹人选,他想tongguo突如其来祅àme颍椿袢鹪筇系奈笕偷屯吠仔缓笤俪嘶羯匙樱詈蟠锏娇刂撇扑熬趾徒鹪筇系哪康摹?br/>

    直到金泽滔说完话,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陈铁虎都有些难以置信,难道金泽滔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金泽滔收获了财税局班子的忠心,却也失去了市委书记的欢心,从此以后,他在市委大院里,将会荆棘塞途,困难重重。

    就连对面坐着的葛敏辉和罗立新都有些佩服,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只虎还是只铁打的老虎,南门市委书记陈铁虎,掌握着金泽滔这些干部的生死命运的铁老虎!

    王燕君只想放声大笑,对金泽滔,她心中只有羞辱,在她看来,金泽滔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腹黑小人,趁人之危的伪君子,被陈书记拒绝介绍的副局长翁承江和纪检组长卢海飞,就是当初他要挟自己提拔上来的。

    王燕君是个内心世界十分复杂,性格十分矛盾的女人,也是个心理扭曲至病态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爱情,她既自尊又自卑,她既有强烈的**愿望,又有惯性的依赖性和附属感,她既以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诸多男人为荣,又鄙视厌恶这些男人。

    她从不认为自己和赵江山副书记来往有什么不对,她痛恨的是金泽滔的窥视和要挟,原来她对赵江山还有所顾忌,但赵江山调离后,她忽然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她认为可以不再受人掣肘。

    她需要的不过是重新物色能赖以栖息的枝条,她付出的不过是**和一段虚假的感情,从进入财税局以来,她一直是高昂着头俯视着金泽滔。

    她表情平静但内心欢愉,还真是敢说话,你道陈铁虎真的如他的相貌一样粗犷吗?

    对陈铁虎的认识和了解,曾经分管组织人事的赵江山副书记有句话很传神:貌似粗犷,心比针细。

    说这话,不是褒扬他细心,而是暗讽他心眼小,比针细,会记仇。

    王燕君换位思考,以为感同身受,她认为,陈铁虎将走访机关第一站放在财税局,自然不是来示好,更不是来助威的,他就是来示威的!南门市委大院内外,谁不知道,金泽滔和杜建学走得最近。

    陈铁虎因为南门财税局违法代扣代缴一事,受税务总局追责,被挂到地区财税局党组书记这一闲职耽搁了年余时间,这一切都拜眼前这位年轻得令人嫉妒的金泽滔所赐,这次顺利复出,在金泽滔眼前逛上一圈,敲打一番,这才符合陈铁虎的性格嘛。

    陈铁虎青着脸,坐直身子,狠狠地看着金泽滔,良久,才突然暴笑道:“还真是富有活力,有朝气,果然令人印象深刻,好了,今天我们时间有限,还是言归正传,先简单汇报一下今年财税工作,就十分钟吧。”

    金泽滔认真地拿着张薄薄的稿纸,文不加点,一口气读了下来,fǎngfo是照本宣章,让人惊奇的是,一张稿纸充其量也不过二三分钟就念完,却居然让他念足了十分钟,而且是一字不多,一字不少,读完讲稿,刚好十分钟。

    坐在他旁边的缪永春飞快地瞟了一眼,那张稿纸竟然一片空白,这十分钟或者是他临时组织语言汇报的,或者是他做了功课,给硬背下来的。

    但不管怎样,他就是严格按照陈铁虎规定的十分钟时间,将财税局今年以来的各种数据,各项工作阐述得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他后背忍不住冒出一股冷气,这记性,这文字组织能力,这临场表现,这镇定功夫,结合在一起,足以让人拍案叫绝。

    但金泽滔却象没事人的将这张稿纸折了起来,夹进笔记本里,除了缪永春,谁也不知道刚才金泽滔念的是一张白纸。

    陈铁虎他们虽然惊奇,但都以为金泽滔是做足了准备,没有什么大惊小怪。

    金泽滔的汇报条理qingchu,数据清晰,几无瑕疵,陈铁虎挑不出毛病,但也没有任何惯例的肯定,他很快就放过这个话题,说:“今天,我特地请了敏辉市长一起过来,主要是想议议财税部门如何发挥好自己的优势,正确处理关于永记贸易的非法集资案所引发的系列社会问题,地区已经成立清理领导小组,市委也决定成立相应的领导机构。”

    金泽滔却在心中嘀咕,这事应该在书记会议或者市长办公会议商量,跑我财税议这事情不合规矩啊。

    陈铁虎挥舞双手,慷慨陈辞道:“市政府要尽快作出预案,专门负责对上当受骗群众的集资款问题进行退赔,财政局要早作准备,安排资金,不能让人民群众血汗钱颗粒无归。集资群众冲击地委大院事件,前车之鉴,我们务必引起高度重视,务必确保社会稳定大局。”

    金泽滔不以为然道:“非法集资案是由地委牵头最早查处,省联合办案组现在全面接手,吕三娃的永记贸易还没开始清算,地下赌场资金还在办案组手里,现在地区还在登记摸底,退赔程序应该是先违纪资金,再罚没款,最后考虑由财政资金,我们南门应该在地区清算退赔完毕后,再商量财政负担问题,再说,我们也没有原始依据,怎么退赔?”(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