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针锋相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mawankang、ntwyg、龙王村三位大大的月票支持,月末了,求几张月票!)

    葛敏辉副市长说:“社会个人集资款因为无法提供原始依据,暂时先放放,或者等办案组清理后再说,但南门一些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特别是一些干部职工参与集资的要优先考虑,这才是关系南门安定的大局,南门市财政要先负起责任来。”

    金泽滔有些不可思议道:“市财政资金首先要保障权力机构运行,其次保障社会建设需要,在上述退赔程序没有启动的前提下,我们既没有资金实力,也没有义务要优先保证集资款的还本,这不切实际。”

    陈铁虎有些恼火,金泽滔似乎今天跟他拗上了,他曲着中指敲着桌面说:“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干部要学会辩证地看问题,要学会灵活变通办事情,不能什么事照本本来,这是教条主义,再说,财政退赔,也是垫资性质,可以等办案组清算后,再具体结算。”

    陈铁虎也没好脸色给金泽滔看,连消带打给金泽滔扣上了大大的教条主义的帽子。

    金泽滔依然不动声色,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能再低头了,再说,如果按陈铁虎说的,违反财经制度不说,市财政今年休想过个安稳年,这不是科学的理财方式,纯粹的强盗逻辑。

    金泽滔说:“退一步讲,我们市财政先对机关干部职工退赔集资款,传扬出去。社会公众会怎么议论。最主要的一点。要退赔,还要请市委市政府出个会议纪要,退赔对象和标准怎么定?”

    王燕君心想,社会公众议论关我们什么事,陈书记让市财政负责清退,目的不正是让你难堪吗?什么对象,什么标准,这都是政府头疼的事。

    王燕君阴阳怪气说:“金局长。你这态度就不端正,那还不是因为你们财税局都集体退股了,站着说话也不腰痛,全市上下这么多干部职工,没能退赔到集资款,人心浮动,无心工作,这引起的后果你能负担得起吗?”

    金泽滔微笑说:“那为什么你们组织部就没有集体退股?作为领导,该不该为本系统本单位的干部职工早作打算,早作谋划。听王部长的意思,好象我们让干部退股退贷还犯错误了。再退一步讲,既然你集资了,你就得有承担这个风险的准备,这世上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王燕君张口结舌,有些口不择言说:“现在我们是商量如何解决问题,而不是纠结于该不该退股的事,既然你都说了有承担这个风险的准备,作为财税局长,你也应该有承担退赔责任的准备,不能事到临头就缩头。”

    金泽滔满面笑容说:“王部长今天既然参与这个讨论,也就有承担这个责任的义务,只要王部长能签下字来,我保证明天就把金库所有资金都调出来退赔清债。”

    王燕君这下说不上话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说归说,真要白纸黑字,在座的任谁都不会签这个字。

    违反财经纪律不说,财政资金安全问题可是事关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定的大事,王燕君敢拍这个胸脯吗?

    葛敏辉副市长没有说话,他分管二轻商贸,陈铁虎书记让他牵头非法集资退赔,无非是吕三娃的永记贸易勉强属他的分管范围,而且非法集资的背后,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利益纠纷,葛敏辉并不想太掺和。

    陈铁虎暗骂一声蠢女人,一锤定音说:“现在不是商量合不合规矩,而是财政务必要保证机关干部职工,企事业单位的合法收入受到保护,这是市委的决定,你们财政先拿方案,具体细节再商量。”

    陈铁虎含糊其词地将非法集资款的退赔一事揭过去了,金泽滔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两人似乎取得了某种默契,再争执下去,其实对双方来说,都没有意义。

    陈铁虎指指罗立新说:“我们再议议公安大楼的事情,现在全市工作重心要转移到城市建设上来,继财税大楼后,公安大楼也是结顶在即,商量一下,财政怎样支持公安大楼的建设。”

    金泽滔算是瞧明白了,陈书记今天确实来财税局找麻烦的,而且都是大麻烦,前面所议的非法集资款清退也好,现在的公安大楼建设也好,这些都是无妄之灾。

    罗立新翻着笔记本,详细地将公安大楼的工程进度及资金缺口详细汇报了,最后他说:“因为市财政局开展的阳光工程,今年市局的预算外收入减收严重,自筹资金缺口较大,目前,市公安大楼土建部分快要结顶,后续资金难以为继,要求市财政资金支持。”

    金泽滔皱眉说:“我们市财政一直严格按大楼的工程进度拨款,市预算资金安排早在年初就敲定,再增加预算,恐怕有些为难,你说的预算外资金,我们市财政没有占用集中一分钱,至于为什么减少,那是你们公安内部问题,至少跟我们财政阳光工程没有关系。”

    金泽滔说的很明白,在座的都qingchu,南门公安局在这次吕大伟案件中暴露的问题很多,特别存在严重的乱收费、乱罚款,滥收滥支,滥发奖金,情节触目惊心,群众怨声载道,你本来收的钱就不干净,还好意思说减收?

    罗立新也有些尴尬,但总归这是现实问题,原来局里存着造大楼的那些钱,被追缴的追缴,该没收的没收,南门公安现在确实穷啊!

    陈铁虎摆摆手,算是为他解围,说:“市委认为,公安局造大楼,手脚还有些放不开,胆子还不够大,不能仅建成办公楼,还要建成永州一流的高层建筑,要结合地委撤地建市的要求,把公安大楼打造成南门新的标志性建筑,重新修改图纸,高度不够,外墙立面还不够大气,务必要加高,务必要建成永州第一高楼。”

    陈书记还真是魄力不减当年造体育馆的豪情,南门市公安局现在都成了过街老鼠了,居然还要将南门公安大楼建成第一高楼,还真不能不让金泽滔佩服。

    金泽滔建议说:“我们市财政财力有限,如果按照陈书记的要求改变设计,市财政今年新增财力都无法满足要求,我们还要保吃饭,保运转,建议发挥公安长处,加大收费罚款力度,增加预算外收入。”

    金泽滔为了保住自己钱袋里的钱,最后出了个馊主意,祸水东引。

    董明华还蹲在永州,不知道公安局会不会因为造大楼又故态复萌,到处横征暴敛,乱收乱支,到时候跟柳立海知会一下,让他千万别掺和大楼的事情,至于罗立新是死是活又关他什么事。

    罗立新对吕大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如何敢在这当口再违规乱收费,乱罚款,正在犹豫的时候,陈铁虎一拍桌子,说:“公安就要发挥自己的优势,不能什么都等靠要,再不行,就是砸锅卖铁,银行贷款也要上这大楼。”

    说完这两件事,陈书记意犹未尽,又说起了体育馆大厦,他说得很随意:“现在随着吕大娃的落网,永记贸易的国际大厦也成了烂尾楼,嗯,连烂尾楼都算不上,市政府要及时跟进,和台湾扬基机电尽快展开谈判,市财政要做好打算,准备回购国际大厦地产。”

    王燕君也表示同意:“完璧归赵,这是件好事,这块地本来就用来造体育馆的,我看还可以重新规划建造体育馆,当时市里要出售体育馆资产就是乱弹琴嘛,我就不太同意。”

    王燕君并不qingchu体育馆土地买卖的背景,为了投陈铁虎所好,信口开河,孰不料,时任地区财税局党组书记的陈铁虎,还亲自游说金泽滔,希望能将体育馆地块出售于永记贸易,徒惹得金泽滔暗自发笑。

    陈铁虎连忙说:“从当时我们南门的财政实际来看,再加上中央宏观调控,市政府作出停建体育馆的决策,并出售体育馆资产,是符合南门实际的,但事情都要分两面看,现在国内宏观调控环境也已宽松,再加上城市建设也要提上日程,体育馆项目还要重新上马。”

    金泽滔感觉十分荒谬,转了一圈,这块土地最后还是回到陈铁虎手中,所有人都满载而归,而唯一需要付出代价的就是市财政。

    他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说:“陈书记,永记贸易虽然被清算,但国际大厦还有扬基机电的股份,杨基机电没有就这块土地和我们接触,我们主动提起,是不是为时过早?”

    陈铁虎眼神有些飘忽,说:“扬基机电集团和我接触过了,他们也有意撤资,所以不存在这个障碍。”

    金泽滔继续发问:“这块土地已经改变了土地属性,原永记贸易国际大厦也已经开始动工,目前的基础设计不适合体育馆,为什么不再另择一地建馆,这块土地完全可以用tongguo市场出售。”

    因为永记贸易犯案,其所持有的资产都将被清理,用来退赔其非法集资款,作为永记占多数股份的永记国际大厦,将由政府出面处置。

    其实金泽滔也qingchu,当时经过市政府协调会议商定,改变土地使用性质,也是针对永记国际这个特殊的个体,因其手续不齐备,严格来说,甚至都不能买卖。(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