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我不同意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风中跳舞的鱼、(稻草人)、舞夜孤枫的月票和打赏,继续求支持!)

    对这一点,陈铁虎应该也qingchu,金泽滔装疯卖傻,陈铁虎也不耐烦解释,他不想再和金泽滔兜圈子,直接下指示说:“市委重开体育馆的决心不会改变,市财政必须打包处理永记国际资产,这也是为消弥永州贸易案的负面影响,再多的钱也换不来南门的形象,特别是对外开放的形象。”

    陈铁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市财政花这冤枉钱买单,如果担心南门的对外形象,那也大可不必要财政掏腰包,当初杨基机电选择和永记贸易合作都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

    此外无非快刀斩乱麻,怕这事闹大了有损于他自身的形象,打的是化钱消灾的主意,不管怎样,这钱让市财政掏,不合情理,也不合规矩。

    金泽滔认真地看着陈铁虎,轻轻地说:“这不符合规定,陈书记,我不同意。”

    这句话,从开始议到非法集资款退赔时,他就一直想说,但都让他吞回肚子里去,集资款退赔,市财政一毛不拔也不现实,至少他还有所准备。

    但最后说到永记国际大厦,还要财政全额买单,真当南门财税局是印钞厂,市委书记也不能这样乱拍脑袋乱拍板,他实在忍无可忍了。

    金泽滔说这句话时,声音低沉,表情平静,但这句话听在在场的局班子耳里,听在陪同陈书记随行人员诸如王燕君等人耳里。却fǎngfo石破天惊的响雷。

    一个市财税局长。居然敢当面驳市委书记的脸。这在官场是难以想象的,不要说小小一个局长,就算市长,至少,在场面上,还是要尊重书记的。

    这已经不是意气之急,而是缺乏政治素养,政治不成熟的表现。这对一个领导干部,特别年轻领导干部来说,就是个致命的缺陷,要是被上级组织部门惦记上了,那你的政治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是一个大胆并且不计后果的举动,缪永春等人甚至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金泽滔,此刻,他们才发现,金泽滔唇上冒出的髭须还显得那么稚嫩,他平静的脸仔细看上去还象个孩子。

    唯有那双眼睛。却是那样的从容镇定,既深沉又温和。完全和他的相貌不匹配,只有看着他的眼睛,你才可能忘了他的年纪,才会觉得他还是那个熟悉的金局长。

    就连原本还幸灾乐祸的王燕君都有点慌张地闪避着他的眼神,在这种场合,毫不留情地当面拒绝陈铁虎的建议,不是傻大胆就是有所倚仗。

    而金泽滔傻吗?他不傻,相反,他还很狡滑,很腹黑,那他就是有所倚仗。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莫名地竟然快乐起来,看着金泽滔也没那么可恶了,王燕君对男人,对强大的男人,她总是保持足够的敬畏。

    其他人还在犹自不敢置信中,陈铁虎气笑了:“还真是富有活力,有朝气,果然令人印象深刻,好了,今天就这样。”

    说罢,也不理其他人,直接转身推门扬长而去,王燕君部长等人连忙收拾笔记本,慌忙跟上,甚至都来不及跟金泽滔招呼。

    金泽滔没有追上去礼节性地欢送一下,就这样坐着,看着会议室zuoyou大开的门,就张一张裂开嘴嘲笑的嘴,忽然轻轻地一声叹息。

    如果可能,他也不想就这样直接和陈铁虎撕破脸皮,他也想和领导好好相处,但财税局这个钱袋子,就跟裤腰带一样,松过一次,谁上来都可以扒你的裤子。

    如果他在永记国际这件事上松了口,那陈书记就会将退赔非法集资款的事砸你头上,财税局的钱袋子就变成他予取予求的个人腰包。

    这样做值吗?

    至少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财税干部辛苦收上来的钱,纳税人辛苦挣来的钱,成了他陈铁虎攫取政治资本的小金库。

    而且,陈铁虎是个厚道的领导吗?显然不是,他从一踏进入财税大门,就跟他在大门口感慨的一样,眨眼间,物是人非,大楼还是大楼,人已经不是那人。

    他来财税局,简单地说,就是要把财税局的人都变成他的人,财税局的钱都变成他的钱。

    这显然不是金泽滔能接受的,再说,金泽滔也不是非要在这棵树上吊死,苏子厚教授已经顺利接班厅长,他邀请自己进省厅的约定应该还有效,大不了,自己拍拍屁股进省城,陈铁虎掀起的滔天恶浪,跟他又有何干。

    想到这里,他合上笔记本,轻轻地笑了。

    当他站起来后,才发现班子所有人都整齐地站着,担忧地看着自己,刚才的轻松瞬间就化为乌有,或许自己走得轻松,但缪永春、骆辉、翁承江和卢海飞四人,至少有一半人,将被陈铁虎毫不犹豫地发配到海岛乡镇与厉志刚为伴。

    卢海飞咽了咽口水,眼睛定定地看金泽滔,说:“金局长,不管后果怎样,我们都愿意和你站在一起。”

    金泽滔又看了缪永春等人,他们都重重地点了点头,神情都和卢海飞一样的郑重。

    金泽滔笑了,对卢海飞说:“不用这样的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工作上的正常分歧和争执,让小李在下面等,我去一趟市政府。”

    金泽滔走出会议室大门,心情却突然亢奋起来,南门有太多自己牵挂的地方,南门也有太多自己需要关心的人,他还没到拍拍屁股走路的时候。

    要离开,他也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离开,而不是象只地老鼠一样地仓皇逃窜。

    市委书记或许很强大,但不斗一斗,怎么知道他的强大,至少,在目前,陈铁虎除了个头比他高,身材比他魁梧,他还没有体会到陈铁虎的强悍。

    金泽滔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平静地喝了杯白开水,赶到了市政府。

    从他的车子驶进市委大院,金泽滔就感觉有人在对他的车子指指点点,这回,他没有跟裘星德电话约见,直接闯进杜建学的市长办公室。

    裘星德偷偷地冲着他比了比大拇指,还真是好事不出门,他不过跟陈铁虎书记说了一句“我不同意”,居然就传到了市长秘书的耳里。

    杜建学市长正跟城建局局长任家农说话,任家农是个秃顶中年人,平常很爱说笑。

    金泽滔前段时间还专程跑城建局开展预算外资金回头看,他犯错误快,改进错误也快,没等财税局上门纠正,早自查自纠了,所以金泽滔对他印象还不错。

    杜建学还没说话,任家农哈哈笑了:“金局长,还真是富有活力,有朝气,果然令人印象深刻。”

    这话,金泽滔今天已经听到第三次了,他苦笑着说:“任局,你这是赞我呢还是骂我。”

    任家农笑笑没再说下去,很自觉地提出告辞,关上门,裘星德再沏上茶,杜建学才说:“泽滔,你今天有些冒昧了。”

    金泽滔大义凛然道:“没办法,我不挡一挡,市财政的钱袋子就要变漏斗了,得罪领导是小事,违反纪律是大事。”

    裘星德泡好茶后,轻手轻脚关实了门,杜建学低声恶狠狠道:“别说这些虚的,到底怎么回事。”

    金泽滔才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详细地述说了一遍,杜建学的脸色也是时青时白,说到底,金泽滔今天顶着陈铁虎,也是为他这个市长遮风挡雨,有金泽滔在前面冲锋陷阵,再论起这些事,杜建学市长也不至于被动挨打。

    更深层次的原因,陈铁虎这段时间跑乡镇,走机关,明里是考察指导工作,实则是拜山头,拉帮手,就这几天,到杜建学市长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乡镇和机关负责人明显少了一大截。

    市政府班子五个成员,除了常务副市长沈向阳还算厚道,其他几个都开始摇摆。

    陈铁虎在市政府主政多年,留下的人脉和资源颇为深厚,还能为他所用,更何况,陈铁虎是以市委书记的身份回到大院的,杜建学的压力可想而知。

    就他目前所知,陈铁虎书记所有走访过的乡镇和部门,能有金泽滔这样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地站在自己一边的,仅他而已。

    杜建学拍拍金泽滔的肩膀,心里有些感动,所谓日久见人心,这日子还没多久,人心就已沦丧,这个时候,他才感觉金泽滔的态度弥足珍贵,值得依赖。

    金泽滔咧着嘴笑说:“领导既然信任我,让我掌管你的钱袋子,我自然不能辜负你的期望,再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坏打算,我拍拍屁股走人就是,老师还打电话来催我呢。”

    金泽滔半真半假地表着忠心,心里却想着,不知道皇帝不差饿兵吗?不推一推,你杜建学市长也不着急。

    以前,杜建学市长心里可能还别有想法,但陈铁虎书记的到来,让他感觉到无形的压力,他需要金泽滔能留下来帮他。

    果然,杜建学聊了几句,有些坐不住了,让金泽滔回去安心工作,不用有思想负担,市政府会做他的坚强后盾。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见卢海飞匆匆前来告知,省厅办公室通知,让金局长准备一下,近日赴京参加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工作座谈会。(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