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高升副处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122325422555、wh184913907的赐票!求推荐票月票!每天念两遍,都快成口头禅了。)

    邵友来吓了一跳,经过几年的商海历练和熏陶,气度和镇定功夫也已经深合他现在东源集团的身份,但此刻,还是不免给惊吓了一跳,地委组织部考察,那是什么情况?

    金泽滔升任正科局长好象还没满足年,再考察升迁,那就是副处了,放在市里面,就是一方大员,可以决定一方兴衰,决定很多人命运的领导干部了。

    邵友来还没开口发问,金泽滔摆摆手:“别问我,我也才知道,但这总归是好事,不是吗?这里你们再辛苦一下,我先回局里了。”

    在邵友来面前,金泽滔并不需要刻意掩饰什么,他真的不知道,这大婚前夜,温重岳送了自己一份大礼,之前,竟然没有透露出一丝风声。

    组织部都已经派出了考察人员才通知自己,按一般程序,提请考察之前,由地委及行署主要领导提名推荐并经地委同意,组织部根据提名推荐情况提出考察对象,并组织实施考察。

    这些程序下来,就是免去繁文缛节,领导沟通协商也需要几天时间,保密功夫做得这么好,应该是组织上也为避免节外生枝,尽快启动考察任命程序。

    邵友来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他们这些同学中,考上大学并分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也不在少数,在绝大多数人还在为进城。为换一个更轻松。更有油水的岗位而到处求神拜菩萨时。金泽滔竟已经到达了很多人一辈子达不到的高度。

    刘诗诗掩着小嘴,看着金泽滔急匆匆的背景,还犹自不敢置信,这个大哥哥yiyàng关心和体贴着自己,年纪却和自己相仿佛的东源集团的创造人,短短几年,他能做到财税局长已经被她惊为天人了,现在居然又开始飞跃。

    刘诗诗也不再是几年前什么也不懂的小出纳。几年的闯荡,她也算是见多识广,她知道在一个县市,副处级意味着什么。

    她闯过海岛,走过南水,现在东珠市协助金达管理房产公司,特别对一般从商办企业的厂商来说,县市副处领导,那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

    邵友来和刘诗诗还在感慨震惊时,金泽滔已经匆匆赶回到市局。在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秦铭的陪同下,地委组织部考察组干部已经等候在会议室。

    市局班子其他成员都恭敬地陪伴一侧。地委组织部为首的一个中年人先站了起来,满面笑容说:“金局长,恭喜了!又见面了。”

    金泽滔笑了起来,连忙上前握手道:“钟部长好!”

    钟山是地委组织部副部长,老领导、浜海县委书记到任地委组织部长后,金泽滔还抽暇专程设宴接风,跟钟山副部长也有一面之缘。

    金泽滔不知道钟山副部长所说的恭喜,是恭喜他好事临近,还是恭喜他即将高升,或者兼而有之。

    他即将大婚,该发的请柬也都陆续发出,地区人大老主任何军即将嫁女,女婿就是南门政治新星金泽滔,这已经在永州上下不是什么秘密。

    趁着两人握手的时候,钟山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金局长,今天我可是专程送喜报来的,三日后的好事,莫要忘了给老哥我留杯喜酒。”

    金泽滔大喜道:“钟部长能光临,那是真正的喜事,一定一定,王如乔部长的请柬过会儿请你一并转交。”

    回头立即交代了恭立身后的卢海飞几句,卢海飞转身离去。

    两人的手握得更紧密了,让站在后面的秦铭内心既嫉妒又煎熬,实在是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年前的时候,金泽滔孤身赶来报到,秦副部长为了敲打年轻气盛的金泽滔,借口会议,将堂堂财税局长扔给干部科,年轻的干部科长送着更年轻的财税局长履新,当时也堪称佳话,两个年轻人互相主持着就开始了金泽滔的局长生涯。

    如今,考察一个正科干部,却需要正处级的钟山副部长亲自带队,而自己居然沦落到陪客兼看客的地步。

    自始至终,金泽滔都没有正眼看秦铭,也确实,过了今天,对于金泽滔,秦铭就需要仰视了,人生际遇之离奇,莫过于此。

    考察程序进行得很快,地委组织部对金泽滔的骤然考察,在财税局来说,却是件大喜事,对财税局整个班子来说,特别对翁承江和卢海飞这两个被陈书记不待见的班子成员来说,更象是吃了定心丸。

    人们这才恍然大悟,在新市委书记陈铁虎走访财税局时,金局长能针锋相对地据理力争,原来底气在这里。

    也难怪,以陈书记的强势,金泽滔在当面给了书记难堪后,居然还能生龙活虎地蹦跶着,都上副处领导了,自然不用担心陈铁虎的怒火,大家都是地管干部,你书记也掐不了金泽滔的脖子。

    考察很快结束了财税局内部的谈话考察,转而赶赴市政府了解情况,钟山离开前,收到了金泽滔亲手填写的两张请柬,笑眯眯地道别:“金副市长,就等喝你的喜酒了!”

    金泽滔哈哈大笑:“钟部长,能邀请到你,不甚荣幸,就等你的大驾光临!”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缪永春等四个班子领导都整齐地等候着,他还没坐下,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开始吼叫。

    吕氏叔侄案件在永州及南门的查处已经告一段落,目前联合办案组已经准备移师西州。

    永州和南门该处理的干部也都已经处理,该任命的干部也已经到位,一场政治盛宴已经将永州上下搅得风云变幻。

    就在人们收拾心情,战战兢兢地准备在新的政治格局里开始新的政治生活时,金泽滔的突然被提拔考察,无疑象一块巨石扔进还余波荡漾的永州水面。

    打来电话的大部分是南门各有关乡镇,部委办局的主要负责人,有原本就和金泽滔关系比较亲近的,也有关系平平,但彼此都印象都较好的,这些人,有印证消息的,也有直接恭喜的,更有套近乎,拉关系的,不一而足。

    金泽滔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一拨电话,已经是口干舌燥,这才发现,坐在办公室里的四位班子成员,前面杯里的茶水都换了三四茬了。

    缪永春很自然地起身给金泽滔添水,自打陈书记走访财税局后,缪永春跟着金泽滔的脚步就更紧了,从这一点上来说,缪永春也是性情中人,并非是趋炎附势,趋利避害之辈。

    缪永春从一个税务专管员干起,一步步走到领导岗位,税收业务精湛,领导水平和能力都属上乘,跟原局长和叶宝玲书记关系都比较亲近。

    不过,更难得地,他在南门违法代扣代缴事件中竟然没有受到牵累,不知是原局长一力承担了责任,还是他原本就坚持了原则,金泽滔也不知而知。

    现在,缪永春他们,也算是苦尽甘来,金泽滔顺利上位,对于他们来说,多了一道护身符,以金泽滔当时的身份,在强势的陈书记面前,都能挺身而出,为翁承江他们撑腰张目。

    他们也愿意相信,只要紧跟金局长,唯他马首是瞻,在此后的风风雨雨中,金市长就是能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退一步讲,缪永春他们,其实都是根基浅薄的普通财税干部,要想再进一步,没有更高层次的背景提携,副科级基本上是他们的终点站,混得好的,在退休前能拿到正科待遇都算不错的结局。

    而此时,金泽滔无疑是他们更上一层楼最大的希望,这种上进的渴望,使他们更愿意积极靠拢他。

    金泽滔正想说话,电话又响了起来,金泽滔摇摇头,说:“今天是没办法说话了,这样吧,下班后一起去老营村吃个饭吧,现在家里也陆续来了些亲友,一起热闹一下!”

    缪永春等人这才喜眉笑眼地离开,金泽滔接起电话,却听得一声急吼吼地怒骂:“还有没有天理,你存心不想我活了,老子才风光了几天,居然又让你追上了!”

    来电话的自然是堂堂浜海县委常委,县公安局长柳鑫,金泽滔笑骂:“好歹你也开心了几天,已经赚到了,如果我早加把劲,你得躲角落里哭去。”

    柳鑫不怀疑金泽滔的话,他是什么人?那不是以常理测度的官场怪人。

    自己当副局长时,他才刚分配进财税所的一个小喽罗,自己当局长时,他也噌噌地从副镇长做到局长,自己好不容易窜到副处级常委,他也大踏步跟了上来。

    再回去头来看看自己这两年走过的路,却是吓了一跳,当他嫉妒金泽滔闪电般的窜升速度时,在他人眼中,自己何尝不是坐了火箭yiyàng地从副科升到副处。

    连刚被提拔至副局长的赵向红都说:“柳局长,不是我打击你脆弱的自尊心,你还真不能眼红金局长,你短短几年能窜到今天的县委常委,摸摸自己的良心说,没有大踏步前进的金泽滔,能有今天风光无限的柳局长吗?”

    柳鑫当时挺受伤,红口白牙道:“我堂堂柳鑫需要人提携吗?我是辛苦工作,屡屡立功,才换来今天的位置。”(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