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金市长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haishiyu的赐票,求保底票!)

    金泽滔吓了一大跳,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范仲流?国家计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的范仲流?

    范仲流应该是范家的人,这明显是温重岳上位行署专员后,请来压阵脚的大神,还顺道参加自己的婚礼,这算温书记送给自己的大礼包,还是压着自己站阵营的大背包?

    不过转念一想,还真高看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基层干部,在范仲流这些核心高层的眼中,还真算不得什么。

    国家计委是什么衙门,相信只要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明白,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那是什么人物?正部级大员,出将入相的大人物。

    相信越海上下,能有幸和他握过手的,不会超过两只手,跟他说过话的人,不会超过一巴掌,范副主任下到地方,那就是钦差大臣,代天巡狩,后面还不得跟着一大溜随从和陪同人员啊。

    金泽滔惊吓之余,赶紧招过正站身后不远处伺候的风落鱼,让他按最高级别准备过夜休息包院,宴会和婚礼现场的级别和档次要再提高,同时吩咐罗立海,做好酒店的安全检查和保卫,想想还不放心,又让柳鑫报告刘石伟处长,地区公安必须参与进来。

    旁边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见金泽滔在中间一阵指手划脚,然后他旁边的人一阵鸡飞狗跳,等都安排妥贴了,包括前来报信的缪永春等人。正要上前恭喜。却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觑准机会。噌地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伸出两只枯木般的手掌,大力地握住金泽滔的手。

    金泽滔闭着眼睛,只要触碰到他那双湿漉漉的,干柴一样的手掌,就知道此人正是棺材板李良才。

    李良才刚才一直在金泽滔身后不远处竖着耳朵听,刚听到缪永春等人前来报喜,又听得卢海飞说什么京城都有大领导来参加婚礼。

    李良才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他一边大幅度地摇摆着握手,一边用激动都有些走调的声音大声说:“金局长,明天就该称你金市长了,恭喜恭喜,人生两大快事,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老弟今天都占齐了,有福之人,有福之人啊!”

    李良才这回是只身前来贺喜。孤零零地有点凄凉,老伴的娘家出了点事情。没有陪他一起来,大儿子李明山当兵去了,没个三年是见不着影子,小儿子李明堂被柳鑫打发去全封闭集训去了,小女儿李明珠还要明天才能回来担当婚礼伴娘。

    陪在李良才身边的是亲家吴庆隆,现浜海汽配厂厂长,李良才还要罗嗦,吴庆隆体魄要比棺材板强健,不动声色,就把李良才挤到一边,他比李良才要镇定些:“厂长,双喜临门,可喜可贺,祝愿厂长步步高升,一飞冲天呵!”

    吴庆隆现在这个厂长干得风生云起,汽配厂产值、销售和利润都节节提升,受汽配厂带动,汽配行业已经跻身浜海规模上支柱产业之一。

    厂部现正在酝酿股份制改革,方案已经上报县政府审批,吴庆隆现在也成了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座上客,今年还被选为县人大代表。

    金泽滔正要说话,周围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着恭喜的话,金泽滔拱手作揖,表示感谢。

    台下乱作一团,台上还在彩排的何悦他们不知出了什么变故,都停下了脚步,小帽帽骤然停下,一个嘴啃地摔倒在地,小楼楼很风度地上前,抓着他摔得皱巴巴的小西装将他拎了起来。

    小帽帽很有礼貌地说:“谢谢姐姐!”

    奶声奶起的声音惹得小楼楼爱心大发,使劲地搓揉着小帽帽的婴儿脸以示喜爱,差点没让坚强的小帽帽哭出声来。

    小汉关眨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说:“楼楼姐姐,你都快把小弟弟弄哭了。”

    小楼楼心虚地看了看四周,大家目光都注视着台下,就连一直关注着台上小帽帽的妈妈刘美丽都扭头看热闹。

    金泽滔此时成了大厅人们关注的焦点,小楼楼有些嫉妒地撇撇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当新郎吗?还这么多人围着。”

    小汉关难得地反驳道:“听说叔叔要当市长了,大人们都在恭喜着呢。”

    小楼楼拧着好看的眉毛说:“就是滔哥哥当市长了,也要听我爸爸的。”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爸爸的好,有金泽滔在的时候,她总是自动地把爸爸降到最末位。

    包小军最不愤别人贬低他干爸了,在他心中,除了爷爷,数干爸爸对他最好了,妈妈还经常长时间失踪,现在包小军也转学到南门上学,金泽滔隔三岔五带着包小军回家吃饭。

    他说:“县长哪有市长大,我干爸才不会听你爸爸的。”

    包小军平时不太爱说话,小楼楼又有众多的拥趸,他转头看向柳叶寻求同盟军:“柳叶姐姐,你说是不是市长比县长大?”

    小楼楼当即横眉冷对,她并不在乎滔哥哥到底听不听爸爸的,关键是现在滔哥哥抢了她的风头,这让她有些愤愤不平。

    柳叶人小心智成熟,她才不会跟这些鼻涕虫讨论市长和县长谁大这么复杂的问题,没有理会一脸渴望的包小军,转头对何悦说:“小悦姐姐,我们也去恭喜一下滔哥哥。”

    何悦两手托着婚裙,深情看着台下神采飞扬,顾盼生辉的金泽滔,心里却升腾起喜悦和骄傲。

    说真的,她对自己被组织提拔到纪委副书记,这个令得一般人敬畏的wèizhi没有太多的欣喜。

    但对金泽滔,却在大婚前夕,被提名为南门市副市长,却令她欣喜若狂,你没看她托着裙摆的一双纤手都在微微地颤抖,如果不是现在这个场合,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尖叫着扑上去拥抱他,

    和何悦同样惊喜的还有台下坐着的老金家和老何家的长辈,他们都远远地,静静地看着被人簇拥的金泽滔,最多互相会心地一笑,他们分享着大厅喜悦的气氛,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骄傲和快乐。

    柳叶看着何悦因激动而变得嫣红的脸,心里却忽然觉得有些失落,她转送对包小军说:“我们一起给滔哥哥恭喜去。”

    大小伙伴蜂拥而去,舞台上只留下何悦和小帽帽,小帽帽走了几步,看着底下又高又陡的台阶,坚强的小帽子终于软弱了,哇地一声,坐在地上,泪如雨下,闭着眼睛号啕:“爸爸,我要爸爸!”

    刘美丽这才回去神来,抱起小帽子说:“帽帽乖,带你找爸爸去!”

    小帽子嘴里的爸爸却是干亲金泽滔,他的亲爸爸罗立茂正陪着老娘,老娘却拉着***手不放,两人一会儿踮脚看远处的金泽滔,一会儿又低头咬耳朵。

    两个都是苦日子过来的女人,相若的年纪,相若的经历,有着中国大多数同龄妇女所共有的坚忍不拔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两人都信命,敬命。

    罗立茂立起耳朵听这对老妇的嘀咕声,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什么冲煞,什么父母全,什么财禄齐,忽然看到何母匆匆从门外进来,对正听得眉飞色舞的罗立茂说:“立茂,你跟小滔说一下,他舅和过市长后天也要过来。”

    罗立茂现在也算得上是半个金家人,对老金和老何的家事也略知一二,他舅不正是东珠市原计委副主任,今年刚上了正职厅官的章长松,至于过市长,应该是东珠的常务副市长了。

    罗立茂不敢怠慢,赶紧挤上前去,告诉了金泽滔,范仲流主任能来南门已经让金泽滔忐忑,这次又听说过市长也要来参加婚礼,他忽然觉得这个婚礼办得或许会出乎意料的宏大,热闹,甚至在永州可能算得上空前绝后,但怎么都感觉这个婚礼开始有些变味了。

    过市长他仅有过一面之缘,说了几句话,范主任干脆是见面也不相识,但他们就居然都不远千里赶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这一夜,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金泽滔甚至无心上台彩排。

    第二天,金泽滔早早就赶到了地委组织部,王如乔部长例行跟他谈话,勉励了几句,亲自将他送到南门市政府,简单地和市政府组成人员见过面,由杜建学市长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任命,下午,市人大常委会审议tongguo,正式颁发任命书。

    一张薄薄的红头文件,抬头占了大半页,内容就一句话,决定任命:金泽滔同志为南门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正如一首歌所描述的:一句话,一辈子,这句话可以影响任何一个人的一辈子,概不能外。金泽滔早上从市府大院进去时,人们招呼金局长好,下午出来时,称呼金市长好,

    金泽滔回头看了眼市府大院,车窗外,一阵晚风吹过,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fǎngfo今天自己就是经过生产线加工的工业产品,进去是金局长这个半成品,出来就成了金市长这个成品,质量不变,附加值大幅提升。

    金副市长并没有在市政府多逗留,杜建学市长让他好好地先结婚,这也是个严肃的政治任务,一切都等他婚假结束回来再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