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高朋云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来就来呗,多个客人多双筷,再说王雁冰这丫头还挺让自己内疚的,人家都不计前嫌,参加不是自己当新娘的婚礼,够残酷的了,难道还能拒之门外?

    心太软的金泽滔同意章进辉带王雁冰一起过来,这一来,就闹出波澜,何悦不说话的时候清清冷冷,令人怜惜,开口说话,软软绵绵,天可怜见,让本来气汹汹过来兴师问罪,兼要和新娘一比高下的王雁冰不但淡了妒心,相反却多了一丝莫名的愧疚。<-》

    金泽滔没想到何悦还有这种魅力,龙心大悦,以为终于风平浪静,天下太平。

    岂料不甘平淡的王雁冰,看到连当初在唐人体闲中心弹钢琴的女孩过小欣,都穿起洁白的礼服,人模人样地做起了伴娘,心中妒火冲天,死活也要当伴娘。

    金泽滔傻眼了,耐心劝说:“这伴娘都是早被人预订的,而且婚纱礼服也是早预备的,怎么能临时变卦呢。”

    王雁冰不管了,大放厥词说:“哪有四个伴娘的,多不吉利,五个多好。”

    金泽滔据理力争:“四男四女刚好八个难道还不吉利?”

    王雁冰眉开眼笑:“五男五女,刚好十个十全十美,便宜了你!”

    金泽滔被打败了,最后弱弱地反驳:“合身的婚纱礼服一时间不好找,还是将就当今看客吧。”

    王雁冰彪悍说:“两个选择,要不让我上,找不到婚纱穿白大褂也行,要不就让出个位置,我顶上。”

    金泽滔看看四个预订的伴娘名单,都不是好惹的主,只好加塞插队,还临时加上个已婚伴郎罗立茂倒是让罗立茂乐了好一阵子。

    金泽滔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因为室外婚礼要在下午四时举行,参加婚礼的宾客都要在这时间前6续赶来。

    已经贵为浜海电视台副台长,永州知名记者金燕亲自扛着摄像机指挥着集团总部的另三个摄像师做起了这次婚礼的御用摄像师。

    拿相机拍照片的就更多了,小楼楼妈妈,卓华君当仁不让任总摄影师。

    金泽滔两人身前身后纷飞着六个盛装打扮的小正太小萝莉,不象做花童小缤相跟班的,反象是来这里拍个人写真的,不住地摆着姿势,将金泽滔和何悦这对新人作背景,大呼小叫着让摄影师按快门。

    远道而来的宾客还在路上,比如京城的、西州的,近路的也都6续前来只有不远不近的,如东源和西桥的亲友基本赶齐了,来得早的都已经在老营村酒店白吃白住了好几天。

    特别是李小娃、李聪明之流,更是早早地在不远处占了好位置看热闹,以李良才和吴庆隆这对亲家为的另一批人不屑和这些大马猴一样蹲着看热的人为伍,在另一侧站着看西洋戏。

    每有宾客进来总有见多识广的人在旁边指点说,这是某某书记,这是某某局长然后有大红盛装的服务员上来递热毛巾解乏,然后,有摄影师摄影。

    李良才咽着口水对亲家吴厂长说:“来得早还真是亏了,要不我们出去溜达一圈,回来也跟金市长合个影?”

    吴厂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你亏什么,都白吃白住这么多天,也不急,等人来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拍个照吧。

    终于有挂着南门市政府牌照的车子来了,领头的是常务副市长沈向阳,除了市长杜建学,市政府组成人员全来齐了,这些人以前都是领导,以后都是同事,金泽滔不敢怠慢,亲自和何悦上前敬烟问好。

    沈向阳一边接过湿毛巾,一边哈哈笑说:“金市长,何书记,恭喜两位同结连理,白头偕老!”

    葛敏松副市长笑容满面,热情地握着这对新人的手,连声道贺,似乎没了前段时间随同陈铁虎书记去财税局时的咄咄逼人。

    金泽滔、何悦分别和他们合过影后,自然有服务人员和财税干部引导着离开。

    还没等他们走远,又有三辆依维科中巴驶近,金泽滔眼尖,看到曲向东下来,连忙迎上前去,前两车都是浜海县委大院的老领导,基本上熟悉的常委领导都来了,后面这辆车载的却是浜海财税眉胡文胜局长等老领导老同事。

    曲向东号称冷面虎,性子跟温重岳差不多,不拘言笑,但此刻,也是笑容满面,两只手分别握着金泽滔和何悦,说:“成家了,才是成熟的男人,以后要相敬相爱,互谅互让,男人既重事业,也要爱家庭。”

    曲向东是个爱家顾家的领导,金泽滔欣然受教,正将小汉关等人支使得头头转的小楼楼一见曲向东,就大声叫着爸爸扑进曲向东的怀里,曲向东对别人冷冷淡淡,对小楼楼却是百般疼爱。

    门口围上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时候,也容不金泽滔多客套,分别和纪委书记韩云山、常务副县长谢道明、组织部长蒋国强等浜海老领导握手简单聊了几句,只是何悦和韩云山,金泽滔和谢道明多说了两句。

    论起来,何悦还是韩云山的上司,何悦现在纪检监察系统正崭露头角,参与了近年来永州所有贪腐大案的查处,在省纪检甚至中纪委都挂了号的业务精英,反腐尖兵,前途不可限量,在这对今日大婚新人,永州官场新贵中,韩云山更看好何悦。

    而笑面虎谢道明更看好金泽滔,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是金泽滔崛起的见证人,他一路看着金泽滔从东源小小财税所的专管员,做到今天和他齐肩的副市长,除了羡慕,他还不加掩饰地大笑说:“对你,我只能表示极度的嫉妒。”

    扔下曲向东一班人,金泽滔又和后面的胡文胜、张军、童子欣和朱秋明等浜海财税老同事会面。

    张军书记早几个月就已经退休,现在看上去,没了操劳,反倒老态毕露,金泽滔心里叹息,人退心不退,总是催人老。

    童子欣看向金泽滔和何悦的眼神既复杂又欣慰,何悦是她在纪委时候的老领导,如今,却嫁了眼前这位一年多前还是自己下属,如今却需要自己仰视的男人为妻。

    朱秋明则被旁边帮忙的周云水他们留了下来,充当人手紧张的迎宾使。

    曲向东没有离去,他还要留下来等候温重岳等领导,还没等金泽滔喘口气,浜海县委常委,城关镇书记,金泽滔真正意义上的老领导罗才原,副县长,原东源区长何健华,原东源镇长汤军贤等东源新老领导连袂而来。

    金泽滔正要招呼,曲向东一拍金泽滔的肩膀,率先迎上,却是地区组织部长,浜海的老书记王如乔,和常务副部长钟山一起过来,这下,不用金泽滔招呼,大家都围上了领导干部的娘家人王如乔部长。

    好不容易轮到新郎官说话,金泽滔嫉妒说:“还是请王部长早点入内,你要站这大门口,我这新郎可就成看门的了。”

    王如乔心情愉悦,不住地夸赞金泽滔和何悦是天作之合,却是丝毫也没有想抬腿的意思,金泽滔暗暗着急,心里不免嘀咕,今天我才是主角,你莫要喧宾夺主好不。

    不一会,就见一辆挂着地委一号车牌的奥迪车远远驰来,金泽滔连忙让人将老何叫出来,亲自接客。

    此刻,在离老营村酒店不远处,静静地停着一辆普通轿车,后排座位上,陈铁虎闭目养神,开车的正是他名义的侄子陈喜贵。

    自吕三娃落网后,陈喜贵的喜贵批部的生意就一落千丈,永记贸易一直是他批部最重要的客户,没了吕三娃这个冤大头,批部单靠零敲碎打,能赚得了几个钱。

    这个也罢,经过几年钻营,他也少有积累,特别在他好不容易攀附上台浮杨基集团的少东杨乐后,心性和眼界更高。

    在永记贸易和台湾扬基合作建设的永记国际大厦项目中,他费尽心机,才说动双方同意自己入股,咬牙将批部所有资金都投入这个项目。

    现如今,项目工地停工,一片凄凉,随时面临着被清算的下场,杨乐也被杨基台湾总部召了回去,听说已被取消家族第一梯队继承人身份。

    目前扬基集团正派人催促加快清算步伐,永记国际大厦成了扬基集团进军大6市场的最大污点,珍惜羽毛的扬基集团宁愿亏钱也不愿再继续项目。

    扬基集团家大业大,本来永州这个项目就是试验性的,不在乎亏这几个钱,但陈喜贵却亏不起啊,如果按扬基集团的清理意见,陈喜贵这几年的心血算是打水漂了。

    幸好,陈铁虎被闲置了一年,意外升任南门市委书记,陈喜贵一咬牙,取出所有积蓄,走进了都快一年没走动的老叔陈书记的家门。

    只可惜,老叔经过一年的沉寂,似乎没了往日的峥嵘,提出的市财政回购永州国际的提议,居然被小小财税局长一头顶了回来。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老叔隐有抽手永州国际大厦的意思,陈喜贵更急了,这事老叔要不管,他就又重新变成赤贫阶级。

    陈喜贵内心煎熬陈铁虎又何尝不是如此,陈铁虎此次坚持在南门提拔使用,打的就是在哪里跌倒在哪儿爬起的主意,只可恨,没有王者归来的风光,却有胡汉三回来的耻笑。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