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长袂留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钱子友司长接话说:“新税制改革,我们总局也会加大在环保方面税收政策的支持力度,范主任在环境保护方面所作出的艰辛而卓有成效的努力,我们都有目共睹,最近我们司还正准备跟计委联合作些政策上的调研,届时还要范主任大力支持。”

    说到环保,范仲流的眼睛都亮了,也没了刚才大门口那副鼻孔朝天的倨傲模样,跟钱子友的关系迅速升温,两人交头接耳低声谈话,连坐钱子友旁边的詹长根都不禁侧目。

    范仲流不要说下到地方,就在京城这天子脚下,皇城根儿,撇除他的范家嫡长子的身份,就他在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职务,就令人瞩目。

    而且范仲流也是京城国家部委里面,以强势,难说话出了名的,能跟他搭上一言半语的,都称得上关系非常了得,他下午在酒店门口的表现,在京城出来的詹长根看来,是最正常不过的。

    而钱子厚在大门口听了范仲流和金泽滔几句简短对话,就能抓住范仲流关心的话题,迅速引起范仲流的注意,足以看出钱子友的七巧玲珑心,也难怪钱子友能在税务总局崛起。

    此时,金泽滔和何悦换了一身轻便装过来,范仲流特地在旁边空了个wèizhi,拍着座位道:“小金市长,过来坐,今天表现不错,嘴皮很利落,比你身边的两位主持人可专业多了。”

    范仲流心情不错,特别是刚才钱子友的话让他十分受用,在远离京城的永州。还能得到肯定。这让他脸上十分有光。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服务员又在旁边加塞了张椅子,何悦挨着金泽滔身边坐下。

    金泽滔先倒酒举杯,以示敬意,道:“谢谢范主任夸奖,今天招待不周,还请范主任及各位领导多多包涵,感谢各位领导能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婚礼,永州地处越海东南沿海。商品经济活跃,人民群众要求致富的心理非常迫切,希望各位领导能多留永州一天,到处看看,这是我和何悦的愿望,相信也是永州马速书记、温重岳专员等在座领导的愿望。”

    金泽滔说完,就一饮而尽,马速大喜,恨不得抱起他亲上一口,这话都说到他心坎上了。

    特别是范仲流。手中掌握着大量的项目和资金,很多省市为能和范主任见上一面。更是争得头破血流。

    如今这尊大神就在身边,这个时候如果不去争取,那就愧为地委书记了,只是范仲流的脾气,却让马速十分犯难,如今金泽滔开了口,他还不打蛇随棍上。

    马速迅速倒满酒,高高举起,道:“借两位新人的喜酒,我代表地委,及地行署,邀请范主任、过市长、詹部长及钱司长能留上一二天,领略我们永州的滨海风情,也看看我们永州这几年的发展,当然,更主要的是恳请诸位领导,能为永州的发展传经送宝。”

    温重岳也赶紧陪同敬酒,范仲流虽然是他从西州邀请到的,论起来,他还得管他叫叔,只是范萱萱不算范家嫡系,隔了一层,他能邀请到他来永州已经是邀天之幸,哪敢造次开口挽留,金泽滔开口邀请,是最合适不过的。

    范仲流等几位领导也是十分为难,他们的工作日程安排精确到刻,能赶来参加婚礼已经十分不易,时间上是挤了又挤,哪能随意逗留。

    金泽滔笑说:“最近杜建学市长还找我谈过,市财政如何支持青山绿水经济发展方略,范主任身为国际闻名的环保斗士,不想看看我们最基层政府,是如何处理发展经济和保护及治理环境这对矛盾的吗?”

    范仲流有些心动,倒是温重岳却疑惑地看了眼杜建学,南门有这方略吗?

    陈铁虎却恨得牙痒痒,南门市政府什么时候搞出这个方略,我这个书记却不知道。

    杜建学心里一动,前段时间,针对南门国道连接口改造,他和金泽滔有过一次比较深入的交谈,金泽滔曾提出,南门不具备发展大工业,大产业的环境,南门群众商品经济意识浓厚,走南闯北经商做生意成为人们的自发行动。

    市政府的经济发展应该紧紧抓住民间资金活跃,从商jingyàn丰富的特点,做大做强交易市场的文章,形成南门的优势和强项。

    这个思路再延伸,不就是提倡环保清洁的经济发展思路,如果再以市场建设带动旅游,餐饮,物流等服务业发展,不正是青山绿水发展方略吗?

    在这个场合,如果这个发展思路被认可,将会得到地委甚至部领导的最直接也最有力的支持,从而顺理成章地变成自己的思路和政绩,金泽滔送了自己这个天大的好处,他自然心领神会。

    他思索了片刻,说:“这个思路,我和泽滔市长有过专门探讨,目前还在酝酿,没有形成正式方案,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向市委及地区汇报。”接着他详细把这个思路基本情况说了一遍。

    最后他说:“我们南门群众有自发从商,办市场的传统,南门下属乡镇,形成很多有特色的专业市场,如果可能的话,请范主任及各位领导深入市场走走看看,相信一定会大有收获。”

    杜建学和范仲流说话时,金泽滔却和过益民说:“过市长,首长南巡讲话后,特别在设立江东开发区后,东珠对周边省份的经济辐射和带动作用更加明显,但周边区域对东珠的经济反哺并不明显,应该需要一个更加开放,更加通畅的合作机制引导。”

    金泽滔寥寥几句话,引起了过市长极大兴趣,就连老舅章长松也都探头相询,金泽滔侃侃而谈:“我们永州可以作为东珠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下的先锋和探路石,特别是永州下辖的浜海县,地理wèizhi优越,离东珠并不遥远,目前该县着力打造的三条腿走路战略,我认为,能很大程度上可以补充东珠的某些短腿,过市长不妨关注一二。”

    曲向东可是被金泽滔尊称为导师的领导,听金泽海居然给浜海和东珠拉线搭桥,心都激动得快跳出来,不枉自己对金泽滔的倾注心血,关键时刻,能拉上老师一把。

    浜海经济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停滞不前的瓶颈现象,正需要有外力推动,如果按金泽滔说的,能达成和东珠的合作,哪怕是提供一些下线的产品配套和来料加工,都将受益匪浅。

    曲向东连忙向过益民市长及老舅章区长详细汇报了浜海的经济现状,以及和东珠有可能展开合作的几个领域。

    金泽滔却转而举杯看向詹长根说:“詹部长,什么也别说,我先干一杯。”

    詹长根人长得瘦小,却是地道的东北人,性格豪爽,为人仗义,呵呵笑着陪了一杯,说:“门口的时候你说的话,却是吊了我一个下午的胃口,你得好好跟我说说。”

    金泽滔擦了擦嘴:“这事不慌,东源秀雅服装市场在推动东欧及中亚经贸合作方面,应该是先走了一步,詹部长,到了永州,不去看看绣服生产基地,是不是一个憾事?”

    金泽滔和詹长根结识也是缘起绣服,让他留下来看看绣服基地,也是名正言顺,詹长根摇摇头说:“我能拒绝吗?”

    金泽滔哈哈大笑,今天这么多领导,在金泽滔看来,詹长根副部长是最没架子,也最让他感觉温暖的领导,道:“詹部长,钱司长,我个人很希望你们能再逗留一天,在京城,两位领导对我关爱有加,到了永州,总得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金泽滔说得情真意切,两位领导也欣然应允,至于范仲流、过益民和苏子厚他们,自然有地委及南门浜海领导接待,不用他操心。

    詹长根等人本来就是因私谊来参加金泽滔的婚礼,多留一天也在情理之中,并不令人突兀。

    金泽滔见两人点头,开心得手舞足蹈,却令得詹长根两位反觉得金泽滔是个性情中人,值得交往。

    金泽滔片刻都不想耽误,连忙吩咐邵友来安排下去,东源集团要全面崛起,除了抢抓机遇,自身努力,还需要贵人襄助,而詹长根副部长和税务总局的领导无疑在这方面最能帮得上忙。

    夜晚一号院的婚宴,似乎成了永州领导极力挽留范仲流等省部领导的劝说宴,马速不行,郑昌良开口,曲向东不成,温重岳帮腔。

    大家都言真辞切,轮番上阵,最后说得连眼睛长在额头的范仲流都大为意动,无奈点头,却是吩咐秘书赶紧跟委里协调一下行程。

    当最后过益民和章长松也答应再留一晚时,包院二十多人的大圆桌的永州领导掌声雷动。

    说完这些,金泽滔也了了心事,这些领导都是手握重权的一方大员,来这里一趟不容易,不乘机让他们在永州留点什么,还真对不起今天这场盛大婚礼。

    当他和何悦准备告辞时,詹长根副部长却将他拽到一旁,又提起了门口的话题:“明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我们已经提出申请要成为世贸组织创始国,但不出意料,申请很快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驳回,对接下来是否继续申请,现在高层有两种声音争持不下,争议得很jiliè。”(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