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走马上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两天没票了,今天能求一张否?)

    金泽滔还有一大帮子的亲友等着他逐一敬酒问好,实在没时间跟他商讨太多问题。

    他只好简短说:“詹部长,改革开放,一要改革,二要开放,如果连世界贸易的大家庭都不能加入,能说是开放吗?走出去的战略是首长一贯坚持的,不管有什么争论,这一条不会改变,这是大势,詹部长,之前的乌拉圭回合谈判你一直参与,我觉得你应该毫不犹豫地走在前头,这是一件彪炳千古的大好事。”

    詹长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走出一号包院大门时,马速和温重岳连袂相送,马速书记哈哈笑说:“小金市长,今天,我记你一功,永州如果能抓住这次机遇,相信今明两年一定会有一个大的腾飞,这也是婚礼搭台,经济唱戏,要是能多来这么几次,我们就大有作为了。”

    金泽滔脸都绿了,还婚礼搭台,还多来几次,我们还没进洞房,你就开始拆台了,连小悦都有些不满地瞪了马速书记一眼。

    马速还沉浸在明天该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这次机遇,温重岳打着哈哈说:“也是,要是范主任这些领导能多来永州几次,那我们也不用每天为永州的经济发展苦思焦虑了。”

    直到第三天,金泽滔才送走了过益民等最后一批贵宾,过益民一行走访浜海后,重点考察了浜海的汽配行业,水产养殖业及服装业,浜海虽然整体经济在东珠看来微不足道。但这三大支柱产业的发育及成熟程度。还是让过益民等人有些意外。

    在范仲流他们都如期离开时。过市长他们还着意多留了一天,既为调研考察,也在为摸索思考金泽滔提出的区域经济合作的可行模式。

    作为东珠分管经济的常务副市长,保持东珠全国经济领头羊地位尚在其次,更重要的要在全国一盘棋环境下,东珠真正巩固领头羊的经济和政治地位,这才是过益民这个层次的领导需要关注和在意的。

    这种跳出狭隘地域观念而推开的广泛的区域合作,想必会给东珠带来一缕清风。同时,如果这种模式能得到上层的肯定,这缕清风就是自己乘云驾雾的东风。

    金泽滔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让曲向东县长也沾沾光,同时也为自己在浜海最初发起的三大新兴产业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空间,这一时兴起的提议,却引得过益民浮想联翩,而由此引起的一系列深刻变化,甚至连金泽滔都始料不及的,此是后话。

    金泽滔真正的婚假。从婚后第四天才真正开始,而之前的两天。他都陪着詹长根副部长及钱子友司长等领导,走访察看了东源初步形成规模的绣服作坊生产基地,以及东源集团已经形成产研销yiti化的东源集团绣服工贸公司。

    打发走所有婚礼来宾,金泽滔才松了口气,和何悦趴床上遍翻中国地图,却为到哪度这蜜月之旅而烦恼,当他们真准备提上日程,何悦却被尹副书记一纸传召,毫不留情地将她从洞房里提去了西州。

    不用说,吕三娃这个套中人已经不仅仅在永州点火,这股火势开始蔓延到了省城。

    随着金泽滔何悦盛大婚礼的落幕,同时也送走了联合办案组这群瘟神,永州上下官员企业无不为此额手相庆时,唯有金泽滔和西州的官员却为此黯然**。

    何悦去得也潇洒,接到电话,一刻不停,乘上办案组专车从他的视线中很快消失,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金泽滔独对空房垂泪。

    而此时,除了默默神伤,他还不能去跟谁去哭诉,我形单影只一个人度蜜月,幸好,杜建华市长fǎngfo长了千里眼似的,在何悦离开没一个钟头,就和颜悦色地打来电话:“泽滔,你看看,这个时候本不该来电话,但事情很急,我也是没办法,只好打扰了,何悦不怪吧?”

    金泽滔兴高采烈地说:“不怪,不怪,有什么事,领导尽管吩咐,何悦一向支持!”

    心里却道,何悦能不支持吗?我现在让她支持也找不到人,她都先支持西州去了!

    杜建学感慨说:“要是政府领导干部都象你这样急公勤事,我就不用那么焦头烂额了,行了,不多说了,等忙完这阵子,再被你一个蜜月假期。”

    金泽滔除了结婚当天,之后都是陪着领导四处考察调研,还真没有什么时间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大结婚的,让人做事,杜建学还是有些愧疚。

    金泽滔很快就收拾准备出门,何母唠唠叨叨还在为何悦在新婚假期被办案组抽调愤愤不平,金泽滔安慰说:“你不总教育我们,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再说,何悦也是身不由己,你就别生气了,日子还长着呢。”

    何母哭笑不得:“这事跟那事能一样吗?行了,反正人都走了,你也别一个人闷家里,出去走动走动。”

    金泽滔没通知办公室派车,准备步行去市政府,等他下楼时,局里那辆墨绿的大霸王已经等在楼下,新任驾驶员邱海山正对着他喜笑颜开,卢海飞毕恭毕敬地提着公文包站在车门边上,说:“金市长,市里通知,让我们过来接你。”

    金泽滔挥挥手说:“那就走吧,海飞,齐泳回部队了?”

    齐泳在金泽滔大婚时露了个脸,婚宴后当夜就匆忙回去了,金泽滔说这话时,却跟他有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病相怜。

    卢海飞也已经习惯了妻子的来去匆匆,毫不在意说:“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

    金泽滔哈哈大笑:“你倒想得开,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到市政府上班?”

    卢海飞坐在副驾驶室,闻言浑身一震,霍然回首,激动说:“愿意,我太愿意了,金市长你不提,我还想问问,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金泽滔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卢海飞财税科班出身,文字功底扎实,而且为人处事方正,虽然没有一般办公室主任的圆滑世故,但在市政府作为自己的工作秘书,他所具备的良好的财经视野和思维,在政府层面上更能协助到自己。

    而且,卢海飞现在妻子不在身边,更有利于这个基本上没有时间观念的工作岗位。

    卢海飞回头看金市长已经闭目养神,也平静地阖眼休息,只是内心的沸腾,又岂能为外人道,卢海飞看上去书生意气,其实心有猛虎。

    财税局现在在福利待遇、社会地位各方面,都远远走在全市前列。真跟着金市长到政府办公室,收入锐减,压力倍增,前途未卜,谁也不知道,自己迈入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他知道,如果混吃等死,没有比财税部门更合适的了,但他不想这样平静地老去,市政府应该有一个更广阔的平台,金市长应该有更壮丽的前景。

    快到市政府大门时,邱海山将自己新的传呼机号告诉了金市长,邱海山在东源时就任自己的驾驶员,说起来,他也是自己身边的老人了。

    就这样,金泽滔带着两个临时充任的司机和秘书,正式跨过市政府的大门开始走马上任。

    杜建学市长秘书裘星德和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王力群早早地等在大楼门口,金泽滔和这两人都熟悉,没有太多客套,两人跟金泽滔再道过喜,就带着金泽滔进了大楼。

    杜建学难得地亲自迎出办公室,在走廊过道上等候,金泽滔远远地就伸出手,道:“惭愧惭愧,还劳动市长亲自迎候,受宠若惊啊!”

    杜建学笑骂:“都成家娶上媳妇了,可这脸皮也见厚了,嘴上说着惭愧,你可有一点惭愧的样子。”

    金泽滔乐呵呵说:“那我难道说,应该的应该的?我没意见,后面的两位大秘书也有意见了。”

    王力群主任笑而不语,裘星德却道:“金市长,我敢肯定,何悦书记能嫁给你,你这嘴皮一定是立了大功的。”

    即便做了副市长,但裘星德和他认识时间早,又一起从浜海过来,自然不象王力群那般受拘束。

    四人边说边笑着进了市长办公室,杜建学又问了他一些家庭情况,毕竟把人家从蜜月婚假里揪出来,还是要代表组织慰问一下。

    金泽滔又惭愧了一会,杜建学言归正传:“这样,这次范仲流主任来我市考察指导工作,对我们市提出的青山绿水发展方略非常感兴趣,并且实地察看了一些群众自发聚焦起来的市场,高度评价了南门人民的创造jingshén,今天让你过来,就是尽快把这项发展战略形成初步方案,提交市委讨论。”

    金泽滔吃惊道:“有这么急吗?要形成切实可行的方案,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还需要有关部门配合,现在……”

    杜建学一拍脑袋,道:“都跟你说上正事了,倒忘了件大事,你看看,这是市政府几个领导成员的初步分工,有什么要补充的,你也可以谈谈自己的意见。”

    这是一份市政府领导分工初稿,和自己预想的一样,自己在五个市政府班子成员排名最末,但分工内容及分管单位却不少。(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