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进门杀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票求推荐!)

    金泽滔没有说话,却让葛敏松更加不满,尽管见识了金泽滔婚礼上的庞大人脉资源,但看着他年轻得甚至有些幼稚的脸庞,以及涵盖面及重要xing都要超过自己的分工内容,心里就隐隐地有妒火窜起。

    刚才杜建学提起他的商贸分工,葛敏松就满肚子的怨怒,不由得让他联想起去年底财税局推行的市长一支笔审批,现在每笔大额财政拨款,都要杜建学市长最后画押签字才能放行。

    嫉妒和愤怒让他说话都有些失态:“小金市长是不是对这分工有什么不满,或者对我几年来分管商贸有什么看法,不妨在这里说说。”

    金泽滔抬头诧异地打量了一下葛敏松,葛敏松其貌不扬,五短身材,头发蓬乱,有些不修边幅,但眼神却很犀利,说话时喜欢直视人。

    南门的商贸企业在永州都排得上号,各大负责人在南门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但在葛敏松治下,却是服服帖帖,愣是没闹过什么意见,由此可见,葛敏松治人治事还是很有一套的。..

    金泽滔不敢轻视,但也不等于他就愿意被他轻视,在今天的办公会议上,葛敏松不知吃了什么药,不但三番两次被他挑衅,还口口声声小金市长相称。

    这小金市长是你叫的吗?年长官高者,比如马速书记、陈铁虎书记称呼小金市长也就罢了,你除了比我痴长几岁,何德何能要这么称呼轻视自己。

    会场一时沉默下来。金泽滔慢慢地坐直身体。前躯微微往前倾倒。两眼直视着葛敏松,其势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说:“葛副市长,我不表态,是因为我尊重在座的各位同事,初来乍到,葛副市长你德高望重都没有对分工发表意见,我何德何能。在分工还没有最后决定就抢先表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抢班夺权,即便是形式,那也是规矩,我得遵守,你说是吗?”

    市zhèngfu领导分工,会前因为杜市长都有过充分沟通,本来开这个会议也只是过个场走个形式,基本不会有什么变故,但还是让葛敏君闹出别扭。令杜建学也有点恼火。

    葛敏松开口闭口小金市长,就连杜建学都觉得刺耳。在分工还没最后讨论通过的情况下,金泽滔有充分理由不发表意见,你葛敏松倒好,硬要他开口表态,是准备给他来个进门杀威棒,还是逼着他给你唱唱赞歌,肯定你葛副市长分管商贸这几年劳苦功高。

    他倒不是担心金泽滔吃亏,以他对金泽滔的了解,杜建学只是生怕到时葛敏松下不了台,让这个本来应该顺利通过的市长分工节外生枝。

    对于金泽滔的伶牙俐齿,葛敏松事实上早有领教,连沈向阳都忍不住摇头,真是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痛,在去年末的市长办公会议上,金泽滔提出的财政资金市长一支笔审批也曾遭到葛敏松的激烈反对,最后还不是被金泽滔连打带消搞得灰得土脸。

    你称呼他小金市长,他回应你葛副市长,你还没话说,再说,今天葛敏松也确实有些邪乎了,金泽滔没有抢先表态,挺守规矩的,他要急不可待地说了话表了态,那才让人诟病。

    葛敏松两眼急得都快冒火,却是被金泽滔呛得接不上一句话,农业副市长郭长chun当扇子一样摇着手中的文件纸,慢条斯理说:“金市长果然书生意气,头角峥嵘,zhèngfu班子注入这么一股新鲜血液,一定会大有作为,我们南门市也一定会大放光彩,葛市长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也是好意,年轻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不要太刻意形式上的东西。”

    郭长chun分管农业,却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这番连讽带刺的话说得金泽滔差点没被噎着。

    杜建学市长之前告诫自己,到zhèngfu层面后,你将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局面和更加尖锐的斗争,言犹在耳,转眼就碰到了这种局面。

    金泽滔平时和郭长chun接触不多,关系说不上多好,但也应该不差,市财政一贯支持农业和农村工作,至少在财政资金上,金泽滔从来没有对郭长chun分管的农业线扣减过一分钱,也没有在拨款上拖延过一天。

    但就是这样,在金泽滔履新第一天,在杜建学市长的眼皮底下,郭长chun毫无顾忌地对金泽滔冷嘲热讽,不知是为葛敏松出头,还是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发泄某种不满,金泽滔不得而知。

    杜建学也隐有怒意,今天商量领导分工,之前都已经沟通协商妥当,杜建学也作了很大的让步,却偏偏让葛敏松这个搅屎棍无事找事,横插一脚,郭长chun在旁火上浇油。

    金泽滔从走进这个会议室,他就准备夹着尾巴,做个乖宝宝,更不愿意第一天上班,就传出什么和班子同事闹不团结的新闻,但就是奇怪,你不惹事,却偏有人来惹你,而且一来就俩。

    金泽滔深深地吸了口气,一直在财税部门工作,虽有利益之争,但还都有迹可循,各种关系相对单纯简单一些,进了市zhèngfu后,他才真真切切感受到斗争随处存在。

    面对葛敏松和郭长chun咄咄逼人的责问,你还不能不理,不然,很快又会被扣上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帽子。

    再说,他要与人为善,但也不能让人以为自己人善可欺,不然,以后还怎样开展工作,就当体验一下杜市长所说的,应对复杂局面和尖锐斗争的实战演练吧。

    金泽滔看都没看郭长chun,低垂着眼皮说:“郭市长提倡实干兴农,反对搞花架子,我一向钦佩,只是你的话我不敢苟同,什么叫年轻人一定要脚踏实地,我不说话就不是脚踏实地了,什么叫不必太刻意形式上的东西,是不是让杜市长把他这把椅子让给你坐,就是务实了?”

    郭长chun勃然大怒:“你这是偷换概念,耍嘴皮子,我说不必刻意形式上的东西,跟杜市长的位置是同一个概念吗?”

    金泽滔笑说:“难道杜市长坐在我的位置上就不是市长了吗?让你坐在杜市长的椅子上你以为你就是市长啊,换把椅子,不就是形式吗?郭市长你也不必太刻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郭长chun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胡飞燕副市长却低头扑地掩口笑了,沈向阳皱着眉头说:“大家还是先说说对这个分工有什么看法吧,我个人,对这个分工,没有意见。”

    胡飞燕笑盈盈道:“我也同意杜市长的意见。”

    葛敏松想说话,但最终还是咽回肚子,只是点了点头,郭长chun的分工没有动,调整幅度最大的葛敏松都没有出言反对,他尽管恼怒,但也不好对分工提出疑义,最终只有气哼哼地表示同意。

    杜建学最后一锤定音:“没有反对意见,这个分工就这样定了,办公室尽快下文吧。”

    市zhèngfu领导成员,一共才六人,但看得出,葛敏松和郭长chun走得比较近,胡飞燕和沈向阳相对duli,不太掺和这种斗争,严格来说,这个班子,杜建学市长没有一个坚定的支持者。

    也难怪这一年多来,zhèngfu工作迟迟没有打开局面,就班子这种涣散的现状,确实很难形成合力,杜建学的班长作用更没有充分发挥,也真为难了他今年以来的种种努力。

    葛敏松和郭长chun尽管心里窝火,但在杜建学市长最后宣布散会时,并没有夺路而走,而是在杜建学和沈向阳之后才离开,金泽滔走在最后,看到这个情景,却是忍不住低低一笑。

    无论你怎样去否认这个形式,但在现体制下,形式就是规矩,甚至你的存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形式。

    走在前面的胡飞燕回头说:“金市长,文教卫生虽然并不能给财政创造税收,却占全市财政供养人口的大头,还没有谢过一直以来市财政对我们的支持。”

    金泽滔笑说:“胡市长,你这话却是说差了,谁说文教卫生不能创造税收,现在南门一中和南门小学都是永州知名中小学,南门一中还是省重点中学,学校虽然不能直接创造税收,但永州各地,谁不以能入学这两所学校为荣,一个外地学生到南门入学,能带动多少消费,这些消费,都将变成应纳税款的税基。”

    胡飞燕年过不惑,但风姿犹存,她教师出身,言谈举止颇有知识分子的风度和优雅,闻言咯咯笑了:“都说办教育都是赔钱赚吆喝,倒是第一次听说,教育还能创造财富。”

    金泽滔正sè说:“南门的教育卫生资源丰富,它们不是这个城市的累赘,相反,应该是南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发动机,南门市财政资金有限,教育卫生投资不能搞天女散花,要突出重点,办出特sè,市财政愿意做南门教育的坚强后盾。”

    金泽滔说这话,不是心血来cháo,新经济发展战略核心就是因地制宜,大力发展以商贸市场为核心的第三产业,而教育、医疗卫生这些新兴社会产业,将是这个经济核心的延伸和补充,只是目前对这些,从上到下,都没有引起真正重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