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核心团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国道连接口的一千五百万建设资金已经到账,目前道口规划设计可行性报告由杜建学亲自牵头,正在召集有关专家设计撰写。

    根据杜市长和金泽滔商量,金泽滔的新经济发展战略必须结合城市功能区的调整,充分考虑经济结构调整和城市建设两条腿走路。

    国道连接口,金泽滔很早就有市场规划的打算,目前连接口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简易棚搭建,既不安全,也不卫生,使得这片区域成为南门市的治安死角。

    渔人码头,是南门旧称,一直沿袭至今,其实渔船有专门的停泊区,这片区域已经陆续建起几个货运和客运码头。

    改革开放前,这里就是永州通航东珠等沿海省份重要城市的唯一出海口,后来因为陆路交通便利,现有码头吨位也不适应现代客货运的要求,海运逐渐枯萎。

    但近年随着经济发展,商品流通日益频繁,陆路运输的成本越来越高,人们又开始将目光转向海上交通。

    其实金泽滔知道,南门港现在看起来破破烂烂,只要合理规划,这里将是一个天然聚宝盆。

    南门市是永州唯一没有滩涂海岸的县市,港区内航道水深均在13米以上,可规划岸线二十多公里,码头前沿水深均在12米以上,3万吨级泊位可自由进出,5万吨级以上船舶需乘潮进出,且港池基本不淤,港内避风条件优良。

    金泽滔久久凝视着渔人码头,眼睛渐渐地发亮,未来几年,南门应该形成这样的经济新格局,以市场交易为核心。以服务、旅游、物流为辅助,以港口为重要依托,以教育卫生为重要支撑点的新经济发展战略。

    在此基础上,再重新规划城市功能,将左右两个秃翅膀做肥做大,这个城市就才会丰满起来,那就不是脱毛的鸡,而是插上一身五彩羽毛的凤凰,如果蓝图都能实现,沧海能变成桑田。这个城市将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然后一飞冲天。

    金泽滔缓缓地将自己的设想说出,最后说:“从踏入这个城市第一步,我一直想。南门不该是这个样子,毫无活力。没有秩序。整个城市凌乱而肮脏,她应该是绚烂多彩,翱翔五天的凤凰,而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丑陋落毛鸡。”

    “我们要改变她,先要描绘好匹配她身份的蓝图,只有如此。我们才好描金涂彩,我希望,当有一天,我们的南门变得光彩照人时。我们在场的几位都能自豪地说一句,我曾经参与这场伟大的变革。”

    金泽滔看着任家农,开始分配任务:“道口这一边,任家农局长你切实负起责任,按照我们刚才商量的,这里腹地广阔,是未来我们南门的新城,短期目标,将水果批发和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及附属设施规划好。”

    “港区这边,力群主任牵头负责,你这边压力较大,港务、航管、水文这些部门需要你统一协调,我希望短期内能拿到初步规划。”

    “至于这个新经济发展方略,卢海飞执笔起草,具体你和力群主任商量着办,有什么困难的,请及时汇报,我们一起商量解决。”

    下山后,金泽滔还深入了港区和道口分别现场察看,他只是提出大致的规划要求,专业的事情还要王力群、任家农组织专业人员论证。

    此后数天,金泽滔就呆办公室里看材料,听汇报,王力群三人都被打发四处找数据,看现场,查资料,为完善金泽滔提出的新经济发展纲要寻找依据。

    杜建学市长回来后,听到金泽滔汇报说,王力群主任加入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的撰写小组,杜市长只是沉默了一会,说:“让他集中精力,围绕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好好地发挥自己的专长,只要有利于这个纲要的制定,办公室的人财物一律倾斜,办公室日常事务由裘星德协助管理。”

    金泽滔暗暗叹息,杜建学说出这番话,王力群在办公室的政治生命基本结束,杜建学看上去宽厚大度,有时候如年轻人般激情四射,实际上看人看问题,却极端的古板和功利。

    几天相处,王力群给他的印象异常深刻,对工作充满热情和想象力,大局观和细节处理都十分到位,组织协调能力十分强悍,港口区的基础数据和初步规划方案,短短几天已经初见轮廓,这是一个十分难得的实干型干部。

    反倒任家农,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和主管城建系统,却到现在都拿不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规划方案,两相比较,让金泽滔对王力群犹为看好。

    这一天,已经离他正式上班差不多一个星期,何悦终于来了电话,这对年轻人新婚即分别,一个星期没听到对方的声音,说不完的柔情蜜意,相互诉说衷肠,说到动情处,恨不得沿着电话线爬到对方的心里去。

    何悦告诉他,吕氏叔侄案牵连之广,涉案官员背景之深厚,常人难以想象,当她说到此案甚至惊动中纪委,目前已经有线索指向京城重要官员。

    金泽滔吓了一跳,按金泽滔的前世记忆,此时正是京城某重要领导失势被查处的前夜,难道这个貌不惊人,弱不禁风的套中人吕三娃,居然是这个举世震惊腐败案的导火线。

    以他那点可怜的对上层政治斗争的了解,金泽滔连忙告诫何悦,这种涉及到高层核心的政治漩涡绝对不是一个小小地方纪检干部能沾惹的,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让她一定要置身事外,千万不能置自己于危墙之下。

    何悦还取笑说,以她的身份,也只是当听众的角色,这种大要案自然有上级纪检部门查处,不关她的事。

    直到放下电话,金泽滔还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在政治面前,没有对与错,是与非,只有利益和利益分配。

    我们现在只是一棵小小草,风吹草低见牛羊,大多数时候,草是牛羊的养料,有狂风暴雨刮过时,小草低低头,庞然大物有时反是你最好的遮风挡雨的庇护所。

    金泽滔拼命回忆着套中人吕三娃的模样,自诩记忆力超人的金泽滔却惊讶地发现,在自己的记忆中,吕三娃只剩下一个别里科夫式的符号。

    金泽滔还在感慨时,卢海飞推门进来,现在他的编制已经转入市府办,成了堂堂正正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这是王力群主任在办公室主动经办的最后一件事。

    自此以后,王力群退出了办公室日常事务,他现在全副精力投入到新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的规划和草拟中。

    由王力群、任家农、卢海飞以及财税局翁承江等几个人为核心组成的,新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编写小组,也逐渐成了围绕金泽滔中心工作的核心团队。

    卢海飞还没说话,门口有人大声喊报告:“报告金市长,公安局副局长柳立海向你报到!”

    金泽滔招招手,让正站门口喜笑颜开的柳立海进来,柳立海往里一闪,后面还站着一个挤眉弄眼的年轻警察,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警服,怎么看都象个混迹在市井街巷的痞子流氓,正是小混混出身,现在却是正儿八经人民警察的李明堂。

    李明堂胸一挺,脚跟一并,啪地行举手礼,有模有样地学着柳立海喊道:“报告金市长,公安干警李明堂向你报到!”

    金泽滔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乍一看到他,还是让人有些惊喜,走了过去,绕着李明堂转了两圈,还抡拳砸了砸他厚实起来的身板,点点头说:“不错,有点人民警察的样子,好了,别装了,找地方坐吧。”

    李明堂一放松下来,整个身形就垮塌下来,还不住地摩挲着刚才让金泽滔砸过的胸口,嘻皮笑脸拱着手,装模作样说:“滔叔,你老人家大婚我都没能前来恭喜,新任市长我也没能前来祝贺,小侄今天特地前来一并恭喜,祝贺滔叔新婚大喜,升官大发!”

    现在李明堂称呼比自己还年轻的金泽滔为叔,却是丝毫也没有了当初的尴尬,随着金泽滔身份的提升,金泽滔有意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领导气度,往往让人忽视了他的年龄。

    金泽滔摇了摇头:“你就是当了局长,也是没个正形,行了,你也恭喜过了,这段时间的全封闭集训还是不能去了你一身的泥腥味。”

    李明堂也不生气,嘿嘿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叫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饮水思源,我即使当了公安部长,那也是从东源街头出来的小混混,是滔叔你当头棒喝打醒了我,也是你一脚把我踹进了公安队伍。”

    金泽滔仔细打量着李明堂,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夸奖,但能从他的嘴里说出这番话,还是让他有点刮目相看。

    柳立海直接惊呼:“不得了啊,关了大半年,都能拽起古文了,士别三日啊!”

    李明堂有些得意地笑了,在这大半年的全封闭集训里,李明堂确实下了苦功夫,除了学习公安专业知识,他还磕磕绊绊地阅读了不少书,也算是开卷有益,斯文起来,还能说上几句有内涵的文明话。(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