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一路狂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zwbs01月票和全订阅支持,《非常官道》一路狂奔至今,虽汗流浃背,却难有寸进,全赖zwbs01等诸多的热心书友的捧场,才坚持至今,谢谢谢谢!)

    金泽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是说,这个女孩,竟然跟这个家庭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柳叶摇着他的胳膊说:“是呀,沈春花还是最后改的沈姓,其实她与这个家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只是一个连户口都没有的继女。”

    金泽滔内心深处一根心弦,蓦地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折断,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或者说精神力量,支撑着她日复一日地为这个没有尽头的家庭奔忙。

    金泽滔疑惑地问:“这个女孩身体不太好吧,刚才看到她坐在校门口,连起身都困难。”

    年青校长不知道说什么好,旁边有个女生大声说:“我知道,她是我们村里的,她准又去卖血了,他们家为凑几个哥哥的学杂费,家里有点值钱的全卖光了,小春花为前面两个哥哥还虚报了年龄去血站输血赚营养费,最后才凑齐了路费和学杂费,她小哥今年刚考上大学,离家的时候,就穿着一身夏衣,估计又是瞒着家里人去输血了,要为小哥凑一笔冬衣的钱。”

    现在上大学还没有天文数字的学费,但就路费和学杂费对贫困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在这个大义女孩的背后,是一个血和泪的故事。金泽滔再也停不下脚步。就他刚才看到的女孩孱弱的身体。能不能捱到家都是个问题,不要在路上出什么事才好。

    他拉着小春花同村的女孩,转头对卢海飞说:“快让海山发动车,我们送她回家,不要出什么事。”

    旁边的胡飞燕也说:“我跟你一起去。”

    在学校门口,他甚至都来不及跟校长们告别,就匆匆踏上前驾室,在那个女生的指点下。车子一直向她们村子方向慢慢地边寻边走,金泽滔的脸色却渐渐地苍白起来,冥冥中,他总感觉这个女孩面临着什么灾祸似的。

    金泽滔说:“加快速度吧,不要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前方路口传来一声刺耳的急刹声,然后听得一声巨大的砰的声音,有人在尖叫:“撞死人了,车子撞死人了!”

    金泽滔的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都仿佛被抽了气似的。软搭搭地提不起半点劲,在车里人还在迟疑不定时。金泽滔却蓦地象打了强心针般没跳起来,坐在前驾wèizhi的他举手猛敲方向盘上的喇叭,大声对着还在短暂失神的邱海山吼道:“快开车,你妈的发什么呆!”

    邱海山一醒神,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箭一样地冲向出事路口,没等车子停稳,金泽滔就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地从车上跃了下来,前面围着大群的路人。

    金泽滔粗暴地推开围观的人群,只见中间道路,一辆白色的小车横在路中央,很眼熟的牌照,在车子五六米开外,一个小小的身影一动不动地卧在路肩上。

    金泽滔看着这个五颜六色的瘦小的身影,心渐渐地沉到谷底,那件五颜六色的旧衣裳不是这个衣服有多花俏,而是补丁打补丁的重叠在一起的混乱的色彩,此时,这件衣服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花,又添了一种色彩。

    在金泽滔的眼中,这堆旧衣服仿佛包裹的不是生命,而是一个精灵,此时,他只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

    从重生到今天,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他仿佛受着冥冥的引导,来拯救这个精灵似的,就连上天,都不愿看着这朵有着最绚丽色彩的生命之花凋零。

    明明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他只要稍微地交代一下,就能避免这个意外,但此时,却因为自己的漠视和大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消亡。

    莫名的痛楚让他只觉得胸肺里氧气瞬间被抽离,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才能不让自己窒息。

    金泽滔几乎没有停顿,直接奔向小女孩,甚至都来不及看上一眼那肇事车主。

    小女孩一动不动,仰天躺着,两只手还紧紧地揣着那本掉了封皮的教科书,从那本翻开的书页里,掉落两张轻飘飘的纸片,上面沾满血水,一张是汇到东珠的邮局汇款单,一张是血站开具的献血证明。

    小女孩的嘴角不断地往外吐着血沫,嘴里无意识地呢喃着什么,两只眼睛无神地看着虚空,金泽滔一把抄起女孩,仰天痛嚎着:“老天,老天,你开开眼,不要让她离去!”

    他跌跌撞撞地抱起女孩便往人群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声问:“医院在哪,医院在哪?”

    王力群在前面开路:“前方不远就是永州医院。”

    金泽滔扭头正好看见胡飞燕气喘吁吁地挤进人群,说:“胡市长,你通知一下医院,让他们作好急救准备。”

    此时,白色小车的前车门打开,里面踉踉跄跄地跑出一个三十出头,手脖子上套着一条麻绳般粗大的金手链的人,醉醺醺地骂骂咧咧道:“妈的,谁***赶着挺尸,没看到爷车子过来了,还挡爷的路了,撞不死你!”

    此人正是前不久金泽滔还念叨起的喜贵批发部的老板,陈喜贵,在陈喜贵的身后,哆哆嗦嗦地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这个女人大约被吓坏了,上下两排牙齿都咯咯地叩击着,说不出一句囫囵话:“陈陈……总,你你你……撞死……人人了!”

    陈喜贵一瞪眼,不以为意道:“死了拉倒,陪了钱回家跟你睡觉。”

    无耻的人见多了,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围观的有人谴责,有人骂娘,有人捋袖揎拳,陈喜贵却大声嚷嚷着:“南门地头,看谁敢动我,再说一句听听,看我回头不削死你!”

    有认识陈喜贵的窃窃私语:“他不就是喜贵批发部的陈总吗?他叔可是市委书记铁老虎,不是咱们平民百姓能惹得起的。”

    刚才还摩拳擦掌的都偃旗息鼓了,铁老虎陈书记,谁能惹得起?

    金泽滔抱着小女孩正从他身边经过,二话没说,一脚往陈喜贵小肚子上蹬去,金泽滔头也没回,却是对正赶上来的邱海山咬牙切齿说:“抓住他,抓住他,通知柳立海,让他赶紧过来,保护好现场,出了人命,我就要他偿命。”

    陈喜贵被金泽滔踹了小肚子一脚,当场就吐得稀里哗啦,这一下子就把肚里的酒精吐出一半,脑子一激灵,看清了环境,暗骂了声,真***倒霉,喝个酒,都能撞死人,还碰到金泽滔这颗丧门星。

    邱海山在做驾驶员前就是横行乡里的打手,眼里只有金泽滔的话,哪还管你什么陈书记不陈书记,嫌陈喜贵脏,直接揪着陈喜贵的头发象拖死狗一样地往外拖。

    陈喜贵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求饶:“兄弟,兄弟,我不是故意的,放了我,一切都好说,我赔钱,赔钱还不行吗?”

    人群这时候,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人围着邱海山呐喊:“揍死这龟孙子的,揍死他,揍死他!”

    邱海山把陈喜贵往喊得最凶的那人扔去,说:“你要揍死他,我绝对不拦,揍死后,我还帮你跑路,你干不干?”

    那人嘿嘿笑着一个劲往人群里面缩,邱海山不屑地啊呸了一声:“麻麻的,当老子傻啊,揍死这龟孙子的,我还要吃官司,有金市长盯上,他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还有一群人则跟在金泽滔后面,一路向医院狂奔而去,有看热闹的,有真正关心这小女孩的,也有想目睹市长救人的。

    刚才坐在胡飞燕车子过来的电视台记者,气喘吁吁地边跑边问:“金市长,女孩还有没有气?能不能救活?”

    金泽滔象看白痴一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理都没理,卢海飞赶紧把记者赶得远远的。

    此刻,小女孩似乎停止了自语,金泽滔一只手忙乱地擦拭着她的嘴角,脚下机械地向着前方的医院狂奔,这血水却象是溃了坝似的,怎么抹都抹不净。

    女孩瞳孔的焦距渐渐地聚在金泽滔的脸上,仿佛看清了眼前的人,刚才还无神的眼睛蓦地一亮,喃喃道:“市长叔叔。”

    金泽滔心里最柔软心弦被拨动了:“孩子,好孩子,不说话,叔叔送你去医院,很快就会好的。”

    女孩似乎没有听到金泽滔的说话,眼神又开始灰暗下来,喃喃低语:“市长叔叔,刚才你讲得真好,梦想,多么灿烂的字眼,南门一中,那里有我的梦想,可惜这个梦我只做了一半它就醒了,苦的时候,累的时候,没有梦的时候,看看学校,我的心好象就平静了。”

    金泽滔的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他加快了脚步说:“孩子,不说话了,我们就到医院了。”

    女孩眼皮渐渐地低垂下来,但嘴里还在低语:“我好象看到了我爸爸来接我了,爸爸……”

    女孩小春花说的爸爸应该是她已逝去多年的亲爸爸。

    金泽滔象头受了伤的孤狼,边跑边低吼:“滚开,滚开,别碰这孩子!”

    金泽滔边吼边拍着女孩的脸,努力想让她清醒起来,说:“孩子,孩子,睁开眼睛看看,叔叔陪在你身边,叔叔保证,一定让你重新回到一中,在那梦想的地方,我们一起追梦。”(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