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如父如母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stevenfatman的月票支持!求票求推荐)

    女孩这回是真的没听见金泽滔的说话,她一只手无意识地乱舞着,仿佛找什么东西似的,断断续续说:“天黑了,我找根蜡烛给市长叔叔点亮。”

    女孩的话,让跑在前面的王力群都不觉潸然泪下,孩子开始产生幻觉。

    金泽滔拼命地拉开脚步,望着前方高耸的永州医院大楼,只恨不得一步可以迈到头。

    他忘却了呐喊的人们,忘却了身在何方,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的虚空,他感觉到,死神就在眼前,他大步迈进,一路狂奔,他要跟死神赛跑。

    “到了,到了!”有人高声呐喊。

    这个时候,金泽滔才从臆想中回到现实,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奔进医院的大门。

    进医院的刹那,女孩不知感觉到恐惧还是寒冷,忽然清醒过来:“市长叔叔,我会不会要死了?我死了,爸爸和爷爷奶奶他们怎么办,家里的小花花怎么办……”

    孩子,在你弥留之际,你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亲人”和家里那头马上可以卖一大笔钱的猪。

    “没事,没事,孩子,只要你没事,什么都没事。”金泽滔语无伦次地安慰着女孩。

    “医生!医生!”一进医院,金泽滔就扯开喉咙高声呼喊,有医生在前面引路,还有医生想接过金泽滔手中的孩子,都被金泽滔一把推开。

    从出事地点到医院。看不去并不远。但跑过来。却真要跑死人,饶是王力群身强力壮,竭尽全力赶到医院时,也是气喘如牛,已经落后金泽滔一步,电视台记者和另一个记者轮流背摄像机,赶到医院,差点没累瘫在地上。

    医院大门口。很多的医护人员、病患者和家属,都看到一个情景,一个年轻男子紧紧地抱着重伤的小女孩冲在前面,后面跟着一大串面色苍白,气喘吁吁,一路狂奔的人们。

    看打扮,有官员,有记者,有农民,有教师。有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甚至有公安。

    “医生!医生!”金泽滔一边高叫着。一边风一样冲进急救室。

    急诊室门口,有几个医护人员接到院方通知,早作好准备迎接,为首的医院领导模样的人正想询问,金泽滔却一把拨开他,直接将小女孩放上担架。

    后面跟上的王力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点,这就是金市长,孩子要紧,有什么事,过会再说。”

    金泽滔看着女孩很快被推进急诊室,医院领导也跟着进了急诊室,金泽滔看了看前胸和双手的斑斑血迹,一时有些茫然,看着四周,傻傻地问旁边的王力群:“孩子不会有事吧?”

    王力群无法把眼前这个有些无助,有些悲哀,有些迷惘的年轻人,和市长办公会议上那个神采飞扬,举重若轻的金市长联系在一起。

    但不知为什么,王力群直觉现在的金市长,才是有血有肉,有感情,能冲动,会流泪的心目中理想中的领导。

    他用力地挽着金泽滔的胳膊,说:“吉人有天相,我相信这么乖巧的孩子,连上天都不会忍心让她这么早夭折的。”

    金泽滔眼睛一亮:“你也是这么想的?上天让我们在学校门口看了她一眼,那就不会让她就这么默默地死去,正如她默默地活着。”

    王力群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候,一路跟着狂奔的穿警服公安人员挤了进来,啪地立正说:“报告金市长,犯罪嫌疑人陈喜贵已被控制,请指示!”

    金泽滔拍了拍脑袋,这才看清了周围的状况,女孩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自己正站在急救室门外的过道上,周围一群人都半蹲着大口地喘气。

    只有这个跟他喊报告的公安人员却仍精神抖擞地等候他的指示,这人正是把逃犯追到卧地投降,被柳鑫赏识,现在调到了南门公安局的李明堂。

    金泽滔晃了晃身体,现在才感觉全身骨肉酸痛,全身都快要散架了似的,李明堂赶紧上前扶着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金泽滔想活动一下手臂,却怎样也伸展不开,手臂僵硬得还是呈抱小孩状的弯屈着。

    有个护士上前制止说:“肌肉过度紧张,不能用力伸展,我来给你按摩一下,血脉畅通了,就没事了。”

    金泽滔一边随着护士的引导摆动着手臂,一边跟李明堂说:“先让嫌疑人到医院抽下血,测试一下酒精含量,然后做笔录搞清楚情况。”

    李明堂愣了一下:“抽血测酒精含量干么?”

    金泽滔也愣了一下,是啊,现在还没有酒驾一说,发生交通事故情节不是特别恶劣的,大多是赔点钱了事。

    陈喜贵既无逃逸,也没有故意致人伤亡的情节,即便能入刑,但赔偿却不能被执行了,所以现在的交通事故大多数都是双方协商着解决,后台强硬一点的,甚至都花了几个钱,甚至一条人命还不如汽车修理费花的钱多。

    金泽滔有点丧气,挥挥手说:“先关起来做笔录,对了,搞清楚那个同车女人跟他什么关系,电视台有录像,他抵赖不了。”

    李明堂眨了眨眼,心领神会地接受了任务,高兴地跟记者讨要录像带了。

    陈喜贵本人不咋样,可他叶专员女婿的身份还是让金泽滔忌讳,跟他同车的女性不是叶家的幺女,而且从言语神态方面,跟陈喜贵关系暧昧,在这方面做点文章也能减轻自己的压力。

    至于他和陈铁虎子虚乌有的什么叔侄关系,金泽滔压根就不怎么在意,陈喜贵和陈铁虎两人都不是纯粹的人,有利则合,无利则分,陈铁虎身为堂堂市委书记,不是什么污七八糟的事都敢参与的。

    先将陈喜贵涂黑,再处理他的事,金泽滔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也是让叶家和陈书记在这件事上知难而退吧。

    打发了李明堂,胡飞燕他们也陆续抵达,看到小春花的同村女生,金泽滔想起还没有通知她的家属,胡飞燕摆摆手说:“已经让司机去找小姑娘的家属了。”

    小姑娘的家属来得很快,三个老弱病残进了急救室门外过道,坐地就嚎啕大哭,其中一人还躺在担架上,应该是小春花瘫痪在床的继父了,其他两人大概是爷爷奶奶了,三人一齐嚎啕,让过道上的人们都不禁心生恻隐,心肠软的开始陪着哭泣。

    唯有金泽滔却冷冷地看着这三个风烛残年的小春花的长辈,心里却是怎样也生不起同情心。

    瘫痪继父不能动弹,但能滚动,从担架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滚回到担架,边哭边拍着地:“老天,你把我给收走吧,留下我的囡囡啊!孩子苦,孩子累,好不容易送走三个哥,才能喘口气,你就忍心带走她啊,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好人没好报啊,好人没好报!”

    不提三个哥,金泽滔也渐渐地被他的真情感染了,一提起三个哥,他的气就打不出一处来,一声低吼:“都闭嘴,嚎什么丧,孩子还没死呢,不要在这里影响医生的抢救!”

    三人被金泽滔这一吼,都心慌地住了嘴,却是拼命地掩着嘴低泣,这时候,有人惊叫:“老大爷昏过去了,快来医生!”原来是爷爷一口气没接上来,晕过去了。

    金泽滔闻言愈发的心烦,这样你还不如不来,来了还要添麻烦,过道上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都围着三个老人,追问着小春花到底怎么样了,应该都是闻讯从村里赶来的村民。

    王力群看到金泽滔心情不好,连忙上前将过道上不相干的人都劝拦出去。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大门嘭地打开,刚才领导模样的医生,快步走向金泽滔,低声说:“孩子的伤很严重,多处内脏破裂,血库里的血源已经告急,我们已经向附近医院求助,但现在,金市长你看……”

    金泽滔没等领导医生说完话,挥着手斩钉截铁地说:“只要孩子能救得过来,不惜代价,钱我来出,血我来抽,我是万能血!”

    领导模样的医生也不废话,招呼护士给金泽滔抽血,金泽滔带头献血,后面呼啦啦排起了队,有陪同金泽滔考察的工作人员,有跟随他一路狂奔而来的陌生人,有刚刚涌进来的小春花的同村村民。

    刚才还拍地痛哭的继父仰着脖子长嚎:“医生,先抽我的血,能用多少抽多少,抢救孩子需要器官的,能用得上的,尽管拿,只要能救活囡囡,把我零割碎剐都愿意啊!”

    此时现场不管愿意不愿意的,都在金泽滔身后排起了长队,没人再理会这个悲伤的继父。

    爷爷被护士挂上吊针也悠悠醒来,却是颤颤巍巍也要过来献血,金泽滔余光看见,心里恶寒,其情可悯,其行可恶,走路都打晃了,抽了你的血,估计这个急救室再添一个你,这时候还要添乱?

    金泽滔对这和小春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却是有着先入为主的恶感,一家六口大活人,却要靠这个小女孩操持着家务和田地的劳作,不管怎样的哀痛,都难抵女孩父亲般的如山大义,母亲般的博大爱心。(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