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事故发酵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飞龙~~万币厚赐和二票支持,感谢zwbs01再次赐票,鞠躬致谢!求推荐求票!)

    胡飞燕简短地把小春花的事情复述了一遍,王院长连连惊叹:“没想到啊,没想到,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大仁大义的孩子,这要放在古时候,那都是要立牌坊建长生祠祭奉的,不行,我要进去亲自把关。”

    金泽滔一把拉住他,指着他都有些痉挛的手臂说:“你看看现在还能动得了刀吗?还是先休息一下,补充点能量。”

    王院长看了看手表:“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哎哟,你们还没吃饭吧,不嫌弃的话,到我们医院餐厅将就一顿吧。”

    王院长这么一说,金泽滔也感觉饥肠辘辘,一看时间都大晌午了,连忙招呼周围的人一起跟着王院长到食堂就餐,看着还眼巴巴地盯着急救室大门的沈家三老,沉声吩咐王力群说:“让人打三份饭给这三位老人吧。”

    正想移步时,想了想,忽然问担架上的继父说:“小春花今年多大了?”

    继父对金泽滔十分敬畏,说话都不敢抬眼,说:“虚岁十六,足岁十五不到。”

    金泽滔低头太息:“可怜的孩子,这哪是十六岁孩子的坎坷经历,分明是六十年的艰难岁月。”

    此时,王力群从后面追了上来,低声说:“金市长,刚才杜市长来电话询问起陈喜贵的事情。我回答他说。陈喜贵酒后驾车。撞了个孩子,正巧被金市长撞见,具体不太清楚。他让你回去后跟他解释。”

    金泽滔点点头,说:“小春花的事迹,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你负责跟进,永州及南门的媒体你总体协调一下,做这类民生新闻。浜海电视台的金燕副台长很有jingyàn,在越海省级媒体也有良好的关系,建议你找她整体策划一下。死了拉倒,陪了钱回家睡觉,陈喜贵,你未免想得太美了,不让你痛入心脾,这孩子的后续医疗费用你怎么心甘情愿掏得出来。”

    刚才王院长也说了,孩子即使挺过这两天危险期,但受伤太过严重。等身体稍微恢复一些,还要动刀做手术。再加上后续的护理和医药费用,这费用怕是个天文数字。

    金泽滔说到最后时,目光如刀,脸如沉霜,王力群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还正如邱海山说的,有金市长盯上,陈喜贵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吃过饭,何院长劝说金泽滔他们先离去,这两天,孩子不可能苏醒,而且,孩子要在重症监护室度过一段时间,外人也不能进去,有什么事,医院会及时告知的。

    离开医院,离开急救室门外过道那压抑得令人透不过气的氛围,大家并没有感到轻松,相反,却都诡异地都一言不发,车厢里弥漫着沉闷的,令人窒息的气息,大家闪烁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投向金泽滔。

    如果之前一路狂奔时,大家看他的目光有敬佩,有感动,有欣赏,那么现在目光中却多了份敬畏,这份敬畏不是来自他的平民情怀,也不是他的急公好义,更不是他让人感同身受的哀伤和悲恸。

    胡飞燕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发问:“金市长,刚才你火急火燎的从学校出去找小春花,难道那时候你就预感到小女孩要出事?”

    胡飞燕问得还算隐晦,如果此时柳鑫之流在车上,他一定会揪着他追问:“是不是冥冥中有什么提示,或者小女孩跟你有什么心灵感应,见鬼,你到底是不是真见鬼了?什么?直觉?你骗鬼去吧!”

    金泽滔感觉到车上诡异的安静,原来是因为这个,金泽滔不觉哑然失笑,说:“你们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校门口的时候,女孩就差不多要累趴在地上了,我当时还以为她病了,后来有同学说是输血,你们想想,一个成年人抽上三百毫升都要休息几天,一个小孩能撑得到家?我没想过她会遭遇车祸,只是担心她会半路昏倒,那才危险。”

    金泽滔的解释合情合理,大家这才松了口气,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嘛。

    回办公室屁股还没坐暖,杜建学就亲自打电话过来:“泽滔,陈喜贵到底怎么回事?不就是个交通事故吗?人给关着还不许他家人探望,他犯了多大的罪?市委那边去公安局询问,还一问三不知,问急了,就推说是市政府领导的指示,市政府也不知情啊,我该怎么解释?”

    杜建学市长一连串的责问语气颇为不善,金泽滔笑道:“杜市长,你不问,我还正要到你办公室好好说说这个事情。”

    金泽滔才放下电话,却听得卢海飞在门外大声说:“杜市长请进!”

    杜建学打量着会客室,却又不急于说事了:“放下电话的时候,才忽然想到,你的办公室就在我隔壁,这段时间一直不见你踪影,都差点遗忘了你还是我们的副市长。”

    金泽滔边给杜建学端茶,边诚恳说:“这都是惯性思维使然,就好象陈喜贵的事情,我们将他看押起来,乍一听,都以为我跟他有多大的冤仇似的,其实我们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

    杜建学愕然:“按你这么说,你是为了保护他才把他抓起来,并且连政委罗立新去电话,都给顶着不放,我打电话询问,柳立海才吞吞吐吐告诉我,是你的吩咐,难道南门市有什么人要对他不利,还要劳动你金市长亲自出面安排?”

    杜建学说到后来,是语带嘲讽,以他对金泽滔的认识,金泽滔还没高尚到要保护一个人品不怎么样的商人,而且这人还是陈书记的堂侄,叶宝玲的妹夫,就算陈喜贵跟他没过节,陈铁虎和叶宝玲可都曾经和他拍过桌子。

    金泽滔大言不惭道:“保护纳税人的合法权益是我们财税部门的重要职责,就算陈喜贵是个普通人,我们也不能无视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

    杜建学恼怒道:“行了,别再说这些虚头巴脑的废话,事故现场有很多目击证人,陈铁虎该负什么责任,该怎么处理应该都很清晰,不用把事情闹大吧,这事情要处理不好,对你很不利啊。”

    金泽滔这才正色说:“正因为现场有很多目击证人,这事情才没那么容易平息……”

    随后,金泽滔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复述了一遍,金泽滔声色并茂,说到动情处,眼角带泪,语含哽咽,便连杜建学这么冷静的心理学高材生都渐渐地被带入情绪中。

    金泽滔有些激动说:“杜市长,你不知道,当时陈喜贵醉酒驾车,口出狂言,卧秽语不断,还带着个身份不名的艳妆女郎,现场群众的情绪有多激昂,若不是我当机立断让邱海山把他控制起来,说不定当场就给撕裂了。”

    他最后说:“如果不是后来把他关押起来,随后赶来的小春花的村民还不砸了他的批发部啊,这个事情已经不能用普通的交通事故来衡量,不管是为了小春花的后续医疗费考虑,还是为了陈喜贵本人的安全着想,我们都应该慎重对待。”

    杜建学没有再具体过问陈喜贵的事情,只是嘱咐说:“处理陈喜贵要做到有理有节,市委那边我去解释,还有,小春花的后续治疗也要重视,同时做好正面宣传,这事你来牵头,这姑娘不容易啊!要发动全社会的热心人来关心和帮助小姑娘。”

    说到后面,杜建学目光幽幽,闪烁着不明意味。

    金泽滔大喜:“领导明烛万里,我一定会妥善处理好这起事故,争取把坏事变好事,化被动为主动,涌现出沈春花这样感人的事迹,也是市政府这两年两手抓两手硬的结果。”

    杜建学眨了眨眼,金泽滔的话说到他心坎去了,他当即拍板:“小姑娘度过危险期后,我希望第一时间去看望,这样的大义女孩,不能让她受委曲。”

    杜建学又问了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的事情,眼看就快到年底,杜建学也着急起来,国道连接口的改造规划迟迟没有成型,原来的永州国际大厦停工后,到现在还没有拿出处置意见。

    南门经济和城市建设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停滞迹象,如果再没有新经济刺激措施,南门市就算今年能在永州勉强领先,估计明年开春就要被浜海等县市拉下。

    金泽滔苦笑不已,还真当我是神仙,接到任务才几天,我就算不眠不休,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完整的方案。

    杜建学大概也觉得自己着急了些,放缓了口气说:“整体方案一时间拿不出来,那就先重点做国道连接口的改造规划,唉,也是形势逼人啊。”

    杜建学市长确实着急,南门作为府城,各项工作都处在地委领导的眼皮底下,整个宏观环境又处在软着陆前的调控期,急于求成的杜建学只能寄希望于金泽滔的新经济发展纲要。

    金泽滔说:“国道连接口改造如果仅仅是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倒没有那么麻烦,问题是我们规划的水果批发和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要配套建设,还涉及到部分耕地及附近村民的利益,需要做大量的协调工作。”(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