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好人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再求张月票和推荐票!)

    这种情形跟浜海电视台当初宣传好人余秋生一样,登高一呼,众山响应,当时被省局调查组关押的余秋生,就是这样被调查组长刘俭副局长亲自给迎接回来。

    现在信息封闭年代,电视新闻足可以轰动一时,让人生让人死,让人欲仙欲死,陈喜贵大约还躲南门局的看守所里,咬牙切齿地咒天骂地,却不知道事情已经发酵至足以致人于死地的境况。

    金泽滔说:“这个新闻做得很好,行署温专员还表扬说这是个好新闻,你代表我个人及市政府、地区行署,对电视台提出表扬,从明天开始,着重从正面宣扬小春花,至于陈喜贵,把握好一个度,不能过分炒作,但也不能视而不见。”

    金泽滔提出的要求很考究一个人处理复杂情况的功力,王力群显然在这方面游刃有余。

    在这个电视专题片中,有三个人的形象很耀眼,除了小春花和陈喜贵,其中还有一路抱着小春花狂奔医院的金泽滔。

    金泽滔很满意片中处理的自身形象,既有政府领导居中指挥沉着冷静的一面,也有情系百姓热血沸腾的一面,通过这个事件,确立了自己在全社会比较正面的形象,也为自己下一步在南门推动大规模市政建设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当然,这只是小春花事件中,自己的一个小小的附带收获,更重要的是为小春花的后续治疗和康复奠定了舆论基础。

    第二天,卢海飞跑进来偷偷报喜说。叶家幺女直接向法院提出离婚申请。陈喜贵的行为直接触怒了叶家。

    陈喜贵和那个艳女郎。两个不恰当的人在不恰当的时间,出现在不恰当的场合,即使是误会,不是屎也是屎了。

    果然,临近中午时,杜建学市长打来电话,市委同意尽快启动永记国际大厦资产处理,对市政府对该地块的使用规划也原则表示赞同。

    一个上午。陈喜贵就分别被他引以为泰山的叶家,以及靠山的老叔陈铁虎无情地抛弃,金泽滔在为他悲哀的同时,所有关于陈喜贵的压力也骤然散去。

    这样也好,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妄图通过攀高门踩高枝,一步登天,只能让自己跌得更惨,让他通过小春花的事件买个教训,或许对他也是一次蜕变。

    下班的时候。金泽滔准备到医院看望小春花,虽然他也只能透过窗玻璃看个影子。但在他推开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一大群人堵在走廊上,围着卢海飞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看打扮都是些普通群众,有工人有农民也有商贩,这些围着卢海飞的人们看到金泽滔出来,不知道谁喝了一声:“大好人金市长来了!”

    然后这些人就象蜜蜂嗅到花蜜一样,呼啦一声全涌到金泽滔的身边。

    卢海飞急得满头大汗,却被这些人有意无意地拦在圈子外,只能踮起脚尖,满面愧色道:“金市长,惊扰到你,对不起,我没能劝阻这些群众。”

    金泽滔摆摆手,却对这些群众说:“谁能告诉你,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人群中有个商贩模样的中年人说:“金市长,我们都是永记贸易的集资户,吕三娃的非法集资案到现在也差不多了结了,我们就是想来问问,政府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些集资户退赔?”

    有个年青人说:“当时在地委大院门口,金市长可是答应过我们,善后处理等案情明朗后,政府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们都相信金市长,但都过去了大半年,这个事情连个影子都没有,快到年关了,我们也要讨个说法。”

    金泽滔差点没骂出声来,跟我讨个说法,当初点着口水,数着非法集资高额利息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要说法。

    他黑着脸正要说话,旁边一个老成世故的老大爷叹息说:“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很多人借给永记贸易的钱,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有这个机会,谁不想赚点安逸钱,大家也都是为了生活啊!”

    机灵的人们都开始诉苦,也有人给金泽滔唱赞歌:“看了昨天的电视,金市长的壮举大家都很受感动,说起金市长,大家都会竖拇指,金市长,大好人哪!我们也相信只有大好人金市长,才会帮我们老百姓说话,我们还打听过,去年底体育馆工人的工程拖欠工资就是金市长出面解决的。”

    金泽滔看着这些一脸企盼渴望的人们,心里也只有叹息,那个老大爷说得没错,都是为了生活啊!

    有人为了生活含辛茹苦,有人为了生活流血流泪,也有人为了生活铤而走险,由这些男女老少,忽然想到还在监护室的小春花,她为了别人的生活,放弃了自己的生活。

    他突然觉得苛责这些挣扎在社会最低层的人们,还不如在即将展开的永记国际大厦的资产处理中,尽量多为已经沦落到落水狗的永记贸易多争取些利益,也好弥补成百上千等待政府退赔人们的损失。

    他压了压手势,刚才还七嘴八舌的人们顿时鸦雀无声,有几个小孩还在拼命伸长脖子,好奇地打量着在电视里光芒四射的金市长,被他们的长辈一巴掌拍在脑门,顿时缩起脑袋,学着长辈,毕恭毕敬地作倾听状。

    金泽滔说:“这个事政府总归要负起责任的,因为案子当初是省里主导侦查的,所有的违法违纪资金目前都冻结在联合办案组指定的账户里,还需要我们市里跟地区及省里协商。”

    “另外,因为永记贸易还有资产没有处置,最近我将着手处理,等永记贸易所有资产清理后,按照法定顺序,在清缴税款及清偿所有工资后,就能给大家退赔了。”

    金泽滔最后并没有回避退赔集资款,虽然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但总算有了政府明确答复。

    大家一阵欢呼,老大爷委婉地问:“金市长,你看能不能年前把这事了结?我们也好给凑钱的亲友有个答复。”

    金泽滔挥了下手:“尽量争取早点启动退赔程序,了结了这个事,大家都好回家过个喜庆年。”

    当大家都欢天喜地散去时,走廊过道上,却还有四人站着没动,左右各两人,正对着金泽滔笑逐颜开,卢海飞脸直接往下拉,金市长说得这么明白,还留在这干么,难道要我们管饭啊?

    待仔细看去,右边的女人正是金市长婚礼上的御用摄像师,永州甚至越海都少有名气的记者兼主持人金燕,听说还是金市长一手捧出来的。

    金燕的旁边却是一个长得唇红齿白的翩翩美男子,头上的每一根头发好象都经过仔细梳洗,纹丝不乱。

    左边两个男的长相就粗糙了一点,一个生得满脸横肉,年纪不轻,却是十分精壮,另一个长得痴痴呆呆,只有一双转动的眼睛表明这人还算正常。

    金泽滔哈哈笑着,迎上前去,先是和那个美男子握手,美男子很亲热地张开双臂热情和他拥抱,金泽滔苦着脸轻轻和他搭了搭就迅速分开。

    男的也不以为意,在笔挺的外衣弹了弹,仿佛金泽滔满身灰尘似的,看得卢海飞眼角直抽抽,心里却想,这个娘娘腔谁啊,不过长得可真够如花似玉的。

    金泽滔装作没看见似的,说:“黄大国手,哪阵风把你刮到南门,来了也不先打声招呼,怎么说你也是国宝,要是这一路上磕着碰着,伤了你的花容月貌那就罪过了!”

    黄大国手整理好衣装,最后拍了拍手,说:“嗯,这嘴皮子还是一样的利索,金市长?不错啊,士别三日,就噌噌地都当上市长了,当官跟爬楼梯似的。”

    黄大国手正是小汉关的主刀医生,极度自恋且十分在意自己外貌,省医大附属医院教授黄歧,一个有着惊人气质和相貌,也有着极高造诣和渊博知识的享受特殊津贴的国家级名医。

    金燕捂着嘴笑:“金市长,正巧在浜海县医院采访一个病人时碰到黄教授,黄教授到永州医院有个会诊活动,就一起过来了。”

    金燕可是金泽滔昨天特地交代王力群邀请过来,帮忙策划宣传小春花事迹的。

    金泽滔又招呼了站在另一侧的李小娃和李聪明两人,这两人和金燕本就熟悉,李小娃搓着手说:“金记者,一年多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

    金泽滔听得牙疼,这到底是褒还是贬,一年时间就长成大姑娘,那一年前,她难道就不是大姑娘了?

    金燕勉强地笑笑,李聪明转着眼珠子说:“哎呀,李村长不提,我还认不出是金燕记者了,这一年不见,都变成大美女了,跟上次那个省城的单记者一样的漂亮。”

    金燕随即眉开眼笑,还伸出白生生的小手要跟李聪明握手,金泽滔听得扑地笑出声来,这个李聪明真会扮猪吃老虎,还白白地占了金燕记者的便宜。

    果然,李小娃村长看得两眼发直,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这么简单的问答题,都会答错。(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