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农民最苦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又要裸奔一天了,这天气还行,再冷点,就受不了!)

    道口改造工程虽然是市政府重点工程,但涉及到道路占地及拆迁安置还需要当地镇政府配合支持,这块在金泽滔看来最为艰难的工作,无论是任家农还是马忠明都不以为然。

    农民苦,农村穷,不是时过境迁后,我们在油画上看到的黧黑的面孔,淡漠的眼神,岁月刻凿的皱纹,还有那双干裂得如树皮的双手。

    他们的苦和他们的穷,在于他们面对合法权益被侵害时无奈的配合和默默的忍辱负重。

    身体和灵魂的屈从,使农民们成了中国各阶层中,脊梁首先被压垮的一个群体,而这个群体就是我们的祖辈,父辈,甚至自己。

    现在的农民和社会底层,他们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不健全的法制和不健全的执法环境,让人们无法可依,也有法无依,除了法律,势孤力弱的人们还能依靠什么?

    看看写在纸上的苦难,无论你怎样被感动,那都是抽象的,不真实的,远离尘嚣的。

    只有身处这个时代,亲眼目睹农村的现状,你才会明白,什么叫人民,什么叫农民。

    很长一段时间,乡镇政府最主要的职责就是收费和罚款,当有摊派或罚款任务时,乡镇政府工作人员倾巢而出,如蝗虫过境般扫荡农村和农民,农民在历史的大多数时期,都是最基础的受乒的对象。

    现在,农民一年的劳作收获。除了果腹。大多数成了乡镇政府的预算外收入。最后成了乡镇政府的最主要工作业绩。

    这也是为什么金泽滔从任职财税局长以来,一直怂恿杜建学市长开展预算外资金阳光工程。

    虽然对于大多数农民来说,所谓的阳光工程并没有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根本性的改变,但对金泽滔来说,开局就是胜利,种下一颗种子,在适当的时候,它就能长成参天大树。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的合法权益无法受到保护,比如道口改造要侵占农村集体土地,比如兴建市场要拆除简易摊棚。

    无论是任家农还是马忠明,他们不会去考虑道路侵占了农民土地后,这些农民以后靠什么生活,也不会考虑,这些被驱赶的摊贩以后该去哪里摆摊。

    他们会从正面去宣传解说,道口改造以后,会给附近的村庄带来多么大的交通便利。

    摊棚拆除以后,这里的环境更整洁。农民可以进更宽敞的市场做买卖,只要你每年缴一定的费用。

    他们忘了。现在的简易棚,他们只要付出很少的一点费用,至少没有那么多的费和税。

    金泽滔先走访了几个涉地村庄,分别拜访了当地的村委会,详细解说了市政府将改扩建道口道路和设施,要占用你们村的土地,市政府将按规定补偿你们村的损失。

    从来没有一个市长,市政府开工程还要征得他们的同意和支持,还会和这些村长们坐下来耐心解释。

    但就是奇怪,这么一圈走下来以后,马忠明反应,镇里办手续按手印的时候,农民爽快得多了。

    今天金泽滔要和道口连绵的简易摊棚里的商贩座谈,他还带来了临时赶工出来的改造效果图。

    就在国道出口简易摊棚后面的一块工地上,现场的很多摊棚都临时关了门,成群结队的商贩自觉地围在一起,还有远近村庄赶过来的人们也加入这个队伍。

    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们发现,在人群中间,高高地站着一个年轻男子,拿着一根教鞭,满头的黑发在漫天的灰尘中,很快变得花白。

    金泽滔说:“就因为我站得比你们高了一头,然后,我就成了少年白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在电视上出镜时,配音是这样说的,我们敬爱的金副市长一路颠簸,冒着灰尘,深入道口视察工作。”

    大家都笑了。

    金泽滔说:“改造道口,我想是绝大多数附近的村民,和在道口两侧摆摊的人们所企盼的,其重要意义,我就不废话了,大家理解是这样,不理解还是这样,正如这灰尘,市长站这里是这样,你站在这里也是这样,一视同仁地染你一头白。”

    大家又笑。

    “我今天要说的是,拆了这些摊棚,以后你们怎么办,如果想进市场交易,有没有什么优惠的政策,我想这也是大家甘愿吃灰尘也要听我说完话最主要的原因吧。”

    大家嘻嘻哈哈笑着鼓掌。

    “我在东源搞滩涂改造时,有个对涉地农户的补偿政策,凡在道口市场建设和改扩道路占地涉及到的村庄,其土地都将折作市场股权,占有一定份额,每年享受分红,这也符合新一轮土地承包的土地政策。”

    “市场建成后,场内摊位公开标价出售,涉地村民都有优先购买的权利,不要摊位也行,在受益村每年分红中,按占地比例享受分红,所有享受优惠入场的农民,有三年优惠期,第一年免收市场租金,第二年收三分之一,第三年收一半,第四年开始和普通承租户一样需要缴纳正常费用。”

    “市场的摊位可以买卖可以转让,但优惠摊位将不在此列,必须满三年优惠期后方可转让,违反规定的取消优惠政策。”

    “另外,对进场承租方,承租户缺少经营资金的,签了合同后,出租方可以向信用社和银行提供担保贷款。签订合同后,出租方承担管理职能,如果因为出租方的原因造成损失的,比如市场倒塌了,淹水了,合同都将明确规定,出租方将赔偿损失。”

    金泽滔断断续续将市政府市场管理优惠政策简单介绍了一下,最后说:“我知道,还有一部分在场的商户不在涉地农村村民,对于在这里经营达一年以上的商户,我们也有优惠政策,具体政策市政府将在近期工程启动后全市公告,接下来几天,镇政府将开始商户登记和有意承租的村民初报名工作,希望大家配合。”

    在现阶段,金泽滔宣布的涉地农民市场承租优惠政策,跟东源滩涂改造一样,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尽管在金泽滔看来,这个所谓的优惠并没有给农民带来多少实惠,但至少也是将农村和农民摆在政府对等的wèizhi,仅这一点,就令得在场的涉地农民欢呼雀跃。

    金泽滔还没从临时堆起来的高台上下来,突然有人高喊:“金市长,你刚才宣布的优惠政策,对农民,对农村,对商户都有交代,我们是这片临时摊棚的管理者,也总该对我们有所交代吧?”

    金泽滔往那人看去,这是一个年轻人,戴着眼镜,十分斯文的模样,他微微一笑:“那你说,我该给你什么样的交代?”

    年轻人一愣,道:“这一片摊棚都是我们建造并且出租的,说到底,我们也是这些商户的业主,要拆除我们的摊棚,难道市里面不应该对我们有所补偿吗?”

    金泽滔从高台上跳下,跺了跺脚说:“你是脚下这片土地的主人吗?在上面搭个棚子就宣告所有权?你怎么不去市政府搭个棚?”

    有些人忍俊不禁,但随即噤若寒蝉,惶惶四顾,有些人头都不敢抬起,象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就连陪同的任家农和马忠明的目光都有些闪烁。

    金泽滔经过两天的调查了解,虽然不是太清楚,但多少对这片摊棚的主人有些了解。

    以前他带着税务干部来这里了解经营情况时,曾经追问过这片摊棚的主人,但被询问商户无不支吾其词,含混搪塞。

    这片摊棚区,目测有一两百间棚户,按每户每月最低一百元计算,每年也是不菲的一笔收入。

    但不管其过程怎样,毕竟现在这片摊棚秩序井然,少有摩擦和纠纷,金泽滔也不准备无事找事,去追查这片临时摊棚的主人。

    但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金泽滔不准备去追究前事,不代表他怕事,说实在的,从东源出来的干部,最不怕的就是这些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社会混混了。

    年轻人大约没预料金泽滔会毫不留情地当众诘难,一时间呆立当场,窘得满脸通红。

    金泽滔没再理睬这人的挑衅,在离开现场时,忽然回头说:“这片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任何个人,任何单位都没有权力以此牟利,在道口改造建设期间,有阻挠,威胁,恫吓附近村庄及村民依法入股、购买在、承租市场摊位的,绝不宽贷,勿谓言之不预。”

    金泽滔目光深幽,盯得年轻人面红耳赤,待金泽滔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开时,却又羞愧难当,血脉沸腾,只恨不得上前揪着他,再问个明白。

    旁边有人拉了拉他的胳膊,眼镜青年抬头看去,在金泽滔身后,却有两个人正豺狼一样盯着自己,一个满脸横肉,一个痴痴呆呆,一看就知道都不是什么善类。

    在这两人身后,还有一个嘻皮笑脸的年轻人,却咧着嘴正朝着自己展示着他雪亮的獠牙。

    但有一点,眼镜男十分清楚,只要自己出言不逊,或举止不当,这三人都将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

    前面两人自然是东源老混混,现岔口村村长李小娃和大智若愚的李聪明,后面那个年轻人就是这段时间,在金泽滔外出考察时一直寸步不离陪在身边的李明堂。(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