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许家七兄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谢谢qxg昨天的月票,免了我一天的裸奔之苦,还是习惯性吆喝:有月票有推荐票否!)

    金泽滔走了几步,转头问身后的卢海飞说:“小春花怎样了?到今天都快四天了。”

    小春花已经昏迷了三天,至今仍没有苏醒的迹象,出门的时候,还电话询问过王院长,经会诊初步诊断可能脑颅受损淤血,必须立刻手术,不然可能永远不会醒来,现在应该还在手术室里。

    卢海飞摇了摇头:“还没有消息传来,但应该不会有事吧,黄教授是省城最出名的神经外科专家,这把脑外手术刀在华东都排得上号的。”

    卢海飞宽慰着金泽滔同时,也在安慰自己,谁都知道小春花的伤势有多凶险,说起脑袋开刀,即使在永州府城,也是不多见的。

    脑瓜子能随便开瓢吗?听上去就让人心惊肉跳。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关键是要找准出血点,小春花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再折腾,一刀生,一刀死,希望上天在关上这扇门的时候,还能留一条缝隙。”

    卢海飞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时,王力群匆匆过来,说:“金市长,永记国际大厦的资产处置又起变故,杨基集团改口,似乎不愿撤资了。”

    金泽滔皱眉道:“不是说得好好的,他们的谈判代表回去就跟总部联系,这之前急得着了火似的,才一忽儿的时间又变卦了,搞什么名堂?”

    王力群笑说:“或许不是什么坏事,他们在京城的总部回话说,非常看好金市长提出的新经济发展战略,也看好永州及越海的民营经济,他们最近将会组织专业人士来南门实地评估。”

    金泽滔沉吟了一会,说:“确实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前期项目审批上不用推倒重来。更能节约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有个好项目,就不愁找不到好婆家,为了急于上项目,往往忽视了地方利益,现在我们占主动,谈判时腰杆更直。气更壮,就不能以牺牲地方利益为代价。”

    王力群连连点头,他负责的码头区的初步规划已经出来,只因资金原因,码头规划和建设还要留待明后年才能提上日程,现在国际大厦的资产处置谈判就是他在牵头。

    金泽滔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说:“这个项目具体由你负责,原体育馆项目指挥部还没有撤销,你来兼副总指挥,直接对我负责。永记贸易和喜贵批发部的资产股份处理妥当后,就可以组织招商,发放招商书。杜市长这边我来招呼。”

    体育馆项目暂停后,指挥部也准备撤销,后来因为永记贸易的非法集资案发被查,为处置其资产,这个名不符实的指挥部又重新运转。

    原来这个总指挥是由沈向阳副市长兼,后因分工调整,总指挥由金泽滔兼任,对这个副总指挥。金泽滔是有权建议任命的。

    这段时间,王力群一直以办公室主任的身份协助金泽滔开展工作,短期内尚可,时间长了,杜建学必须考虑对王力群的安排,现在王力群也基本上脱离了市府办的日常工作。

    金泽滔这样安排无论对王力群还是杜建学,都有一个缓冲期。不令双方太过难堪,而且王力群还能继续协助自己制定和实施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适当的时候,这个指挥部随着新经济发展纲要的深入实施。还能视情况调整职责。

    王力群深深地吸了口气,郑重地点点头,金泽滔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快就离开了道口现场。

    到黄昏的时候,一直在办公室等候的金泽滔才接到电话,黄歧只是疲惫地说了一句:“幸不辱命。”就挂断电话。

    金泽滔抓起桌上的公文包,对同样等候在办公室的王力群等人兴冲冲说:“走,喝一杯去,庆祝一下。”

    王力群等人不用问也知道了结果,唯有李小娃却大呼小叫:“金市长,怎么样,怎么样,脑瓜开瓢了?闺女没事吧?”

    李聪明扯扯李小娃的衣袖,金泽滔心情舒畅,小春花总算又度过了一个难关,转头对李小娃说:“有时候,我觉得,你也该给自己改个名字叫李聪明,没准就能开窍。”

    李小娃摸着大脑袋嘿嘿笑,却狠狠地瞪了正得意洋洋裂嘴笑的李聪明一眼,李聪明连忙扳起脸,缩着脑袋躲到正吃吃闷笑的李明堂身后。

    出门的时候,李明堂不忘揶揄说:“小娃叔,滔叔这建议不错,小娃,一听这名字,就不太灵光,你瞧吕三娃的下场,就该改个名字了。”

    换作一年前,李明堂是绝对不敢对凶神恶煞般的李三娃不敬,但现在腰板硬了,不说他警察的身份,就他称呼金泽滔一声滔叔,李三娃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金泽滔的话让他的内心起了涟漪,年轻时候老母亲给他找了个相师占过一卦,说他天生就是个破财漏财的命,要有转机,必须有贵人相助。

    老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不以为然,结果遗祸母亲,如今,亡母的告诫都成了金玉良言,好不容易在东源的时候依靠着金泽滔做绣服发了点财,但随着金泽滔的高升县城,他也渐渐地在激烈的竞争中有点力不从心。

    没发什么大财,差点身陷牢狱,最后还是金泽滔这个贵人拉了他一把,不但将他从联防队的小黑屋救了出来,还直接免去了他的赌债,没破财还被贵人挡了灾。

    从那地方出来后,他痛定思痛,才在参加金泽滔婚礼时决定,还是要靠着贵人才有活路,和大智若愚的李聪明一合计,两人在金市长大婚后就直奔南门。

    正巧金泽滔准备启动道口改造工程,规划建造南门首个交易市场,水果市场和农贸市场,但该地处城郊结合部,在市场招商及招租过程中难免会有社会黑恶势力干预。

    道口的临时摊棚经营了多年,已经形成比较稳固的利益团体,在秩序之外,应该有一股自己看不见的力量在阻挠新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

    让李小娃和李聪明过来帮忙,一方面,也是为他们指一条财路,另一方面,也是借助东源人的血性,镇一镇这些地头蛇。

    连金市长都建议自己改名,难怪这辈子磕磕碰碰怎么也发不了财,不能不让李小娃意动。

    直到在老营酒店的包院内坐下后,李小娃在李聪明提示下,才想起还有件大事没汇报,连忙说:“金市长,我们都打听清楚了,今天出现在道口现场的眼镜男叫许一鸣,明面上,是这片临时摊棚的负责人,每月也是他出面收的租金。”

    说到这里,李小娃看了同座的王力群和卢海飞一眼,金泽滔摆摆手,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们干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阴损事,这也是为顺利推进道口改造工程,说吧。”

    李小娃这才说:“许一鸣还有两个亲兄弟,一个在工商局任副局长,一个是城关镇副书记,许家是个大家族,在南门很有势力,黑的白的都吃得开。”

    王力群吃了一惊,他倒不是吃惊许一鸣的身份,而是这个看起来脑子里长肌肉,没多少聪明水的李小娃,居然在一个下午就将这事摸得清清楚楚。

    许一鸣他不认识,但说到南门的许家,那是个颇有影响的大家族,许家父辈兄弟七口,这一开枝散叶,到许一鸣这一辈,一家子堂兄弟就有好几十口人。

    金泽滔说:“除了道口这片临时摊棚,南门有不少类似的零散市场,应该都有他们许家的影子吧?”

    李小娃一拍大腿,赞道:“金市长果然目光如炬,我们了解到,南门大大小小街边市场,有六成都是他们控制的,说起来吓死人,许家老老小小,除了许一鸣的两个哥哥在城关镇和工商局当领导,南门大部分单位都有他们的子弟。”

    金泽滔吓了一跳,这么多强力部门,不要说把持领导岗位,即便是普通岗位,那也是股了不得的势力,他看向卢海飞,卢海飞苦笑道:“预算科的许晓菲就是许家老大的女儿。”

    许晓菲最初在大检办任副主任,也是金泽滔进南门财税局认识最早的干部,当时吕三娃在财税局非法集资,还是许晓菲在电梯里跟他说起的。

    今年中层干部轮岗时,特地将她调整到预算科任副科长,和张明传搭档,却是没想到竟然是许家老大的闺女。

    卢海飞说:“其实许家也并非铁板一块,兄弟之间也有摩擦不和,据我所知,许晓菲一家和许家其他几个兄弟走动不多。”

    金泽滔摇摇头:“我们又不是上山打老虎,还用得着担心他们许家七兄弟吗?”

    又过了二天,终于有好消息传来,小春花已恢复意识,跟当初的老姑的情形相似,说话艰难,但能通过手势表达一些意思,黄歧的手术很成功,手术当晚小春花就产生了自主意识,现在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

    金泽滔不敢怠慢,立即赶去医院,此时,小春花恢复意识的消息经电视台转播,很多闻讯而来的热心人挤满了监护室门外。

    监护室还是闲人莫入,金泽滔情况特殊,穿上白大褂终于时隔一个星期又见到了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