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春花苏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是什么情况呢,昨天这时候也是裸奔一天,今天也是如此,难怪我今天一整天都涕泪横流,打喷嚏如打雷,给冻着了!求张安慰票!)

    小春花浑身上下挂满了各种管线,床头监护的各种仪器不时地发着哔哔的响声,白衣护士和医生无声地来回穿梭,王院长和黄歧两位专家绞手并肩,站在病床前观察着小春花,不时地小声说话。

    小春花面色苍白,换了身洁净的病号服,裸露在外的头脸都焕然一新,全身都被梳洗干净,蓬乱的头发也整齐地被扎成羊角辫,没有了当初见到的污垢和邋遢。

    金泽滔进来的时候,小春花还在沉睡,但不时转动的眼球,显示了即使已经苏醒,她似乎还处在车祸的恐惧噩梦中。

    黄歧好象看出他的担忧,说:“不用担心,这是昏迷病人苏醒后的正常反应,就象她的短暂失语,都是正常现象。她的语言反应能力只是迟钝了,不是消失,只要适应了现实环境,她的所有感官很快会恢复对外界的反应。”

    金泽滔奇怪道:“短短几天,难道会让她迟钝到遗忘了语言?”

    黄歧目光深邃,仿佛穿越了物质世界,道:“人的大脑是个神奇的机器,昏迷期间,她的大脑意识会自主地隔绝外界,也许人间千年,在她的意识里,只在瞬息之间,也许人间数日,在她的意识里,却已历经沧桑,谁知道呢?”

    所谓南柯一梦。梦还醒。一片松涛沸枕楞。老姑想必也是如此,只是自己却是从未问过,她这几年的大梦,都是怎样的梦境?

    金泽滔感觉有些气闷,摘下了口罩,就在他大口喘气时,刚才还安睡的小春花忽地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瞪着金泽滔。目光有些陌生,却似乎又很熟悉。

    金泽滔被她突兀的睁眼吓了一跳,都忘了喘气,俯身小声地说:“孩子,孩子,我是那个要跟你一起追梦的市长叔叔,你还记得吗?”

    小春花拼命地眨眼,渐渐地金泽滔的脸和她似乎已被封存已久的记忆重合,然后她的眼眶渐渐地蓄满了泪水,泪水溢出眼眶。沿着脸颊,很快就打湿了枕巾。

    金泽滔手忙脚乱地拿手擦她的泪。却跟她当初抹她嘴角的血沫一样,就象溃了坝决了堤似的,怎么擦也擦不干。

    有护士递来手巾,金泽滔边胡乱地在她的脸上擦拭,边安慰说:“孩子,好孩子,所有苦难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用担心,不用伤心。”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春花不流泪了,就睁着眼睛看他,两只手不知什么紧紧地抓着金泽滔的胳膊,眼中浓郁的化不开的依赖,好象千年未见的亲人。

    金泽滔却恍若未见,仍是手足无措地给女孩擦泪,嘴里还絮絮叨叨地安慰着:“不哭了,不哭了,女孩子哭鼻子就不美了……”

    旁边递纸巾的护士又是感动,又是好笑,这个护士正是接诊小春花的急诊室护士,当时她还给金泽滔做过手臂按摩。

    这几天,她因为小春花迷上了南门电视台的新闻播报,这段时间,金泽滔为新经济发展纲要造势,频频出镜,她也经常在电视看到金泽滔的威风凛凛。

    每次看着电视新闻里的金市长,她总感觉到陌生不真实,此刻见到堂堂金市长,安慰着小女孩的慌乱样子,只觉得这才是真实的金市长,好人金市长。

    黄歧拍拍金泽滔的肩,感慨说:“我现在才相信,你确实是个好人,好人金市长!”

    金泽滔惊愕回头:“难道我以前一直是个坏人?”

    黄歧笑容僵在脸上,弹了弹白大褂,扭头看病房的白壁,黄歧教授这两天在永州医院出入,他的绝代风华吸引了医院一大批花痴护士女医生们,前赴后继地在黄教授前晃悠,递纸巾护士也是这个飞蛾大军的一员。

    只可惜,在黄教授眼中,似乎一切女色都是过眼云烟,没有谁能留住他哪怕瞬间的凝视。

    护士低着头,掩着嘴,拼命地耸动香肩,尽情地发泄着多日来的郁闷和不期而至的开心。

    王院长也忍俊不禁,说:“金市长,小春花她已经平静下来,你可不能再刺激到她,她还需要休息。”

    金泽滔这才发现小春花黑白分明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了泪水,他这才放下心来,正准备起身,却被小春花紧紧地抓着不放手。

    护士很机灵地搬了张椅子让好心的金市长坐下,黄歧却皱着眉头说:“现在人也见到了,你可以离开病房了,小姑娘昏迷了几天,需要静休。”

    金泽滔愕然:“我知道了,你这是嫉妒,一向视天下美女为粪土的黄大国手,被小春花无视,你嘴里不在意,心中的妒火让你丧失了理智。”

    黄歧差点没跳起来:“小人之心,龌龊不堪,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是小姑娘昏迷前最后见到的人,她视你为精神依靠,不易频繁在她眼前晃悠,这是为了小春花的身体恢复着想,小人!”

    在黄歧的竭力催促下,金泽滔只好又絮絮叨叨地叮嘱了几句:“这个黄医生人不咋的,不过医术还是蛮高明的,你可不能不理他,即使真的不想理他,也要装着理他,你是个聪明孩子,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换句话说,你要把他当救命恩人一样感激着,医生医生,他能医生也能医死,啊呸呸,乌鸦嘴!不说了,你懂的。”

    金泽滔在黄歧杀人的目光中落荒而逃,走出监护室铁门时,一支大话筒塞在他的嘴边,金泽滔定晴一看,正是省台的美女主持兼记者单纯,单纯后面跟着金燕。

    现在单纯是省台的新闻主播,很少有时间出外景,但金燕送上的《最美女孩沈春花》专题片还是感动得她一塌糊涂,死活要亲自做这个新闻。

    单纯皱着她好看的“新闻鼻”,这个对新闻有着不一样的嗅觉和视觉的女孩,是金泽滔最早接触的媒体记者,那时候的金燕还是东源电视站的一个“冒牌”记者。

    看着嘴边硕大的黑话筒,金泽滔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一些美好或不美好的记忆,让他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这个话筒的采访。

    单纯被他直愣愣的目光勾起了某些不良的回忆,她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还是那么的楞头青。

    她气哼哼地问:“金市长,你是一路上抱着小春花进医院的,现在看到她苏醒,有什么感想,或者说,有什么要对小春花,对观众朋友们说的。”

    说到小春花,金泽滔也暂时忘却了黑话筒带来的不快,笑呵呵说:“如果说有感想,只有一句话,如果还有什么话要对小春花,对观众朋友们说,也是一句话。”

    说到这里,金泽滔却笑眯眯不说话了。

    单纯看着卖关子的金泽滔有些可恶的面孔,忍不住偷偷地往他脚背跺了一脚,脸上却笑容可掬道:“你倒是说啊!”

    金泽滔痛得直哆嗦,却不能不装作欢天喜地的样子说:“一句话,我忽然感觉这天,真的好蓝!我想对小春花说,我想对每一个人说,天,真的好蓝!”

    单纯仰头看天,却只看到天花板上几朵在微风中飘荡的蛛网,和蛛网上面颤悠悠走蛛丝的黑乎乎蜘蛛,又转头看远处大门外有些阴沉沉的天气,漂亮的小嘴生气地抿成一条线。

    金泽滔生怕惹得单纯不快,拍拍屁股回西州,那都是有先例的,连忙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爿蓝天,我有,你有,小春花有,今天,我只觉得,这天,好蓝!”

    单纯有些恼怒地跺脚,这是新闻,不是抒发你文艺情怀的休闲节目。

    金泽滔笑容满面,大声说:“五天时间,或许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眨间就过,但这五天,对于小春花来说,却可能就是一生,你,我,他,我们都曾经祈祷,希望她能早日苏醒,小春花听到了,她挣脱了死神的拥抱,她又重新回到人间,我们现在可以大声欢呼,小春花,她醒了!”

    尽管拥在门外的人们都得知小春花已经苏醒这个好消息,但还是忍不住被金泽滔的情绪感染,都大声地欢呼起来。

    得,都是一通废话,没什么新闻价值,单纯记者毫不犹豫地转身,将黑话筒塞到旁边站着的几个拘谨的男孩子嘴边。

    这几个男孩,体格都不健壮,长得有些纤细,眼中还冒着泪,看着伸到眼前的话筒和长得天仙一样的美女记者单纯,忘了抹泪,哆哆嗦嗦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金燕看着还在生闷气的单纯,对那几个男孩说:“作为小春花的哥哥,你们想对她说些什么?”

    说到妹妹,几个男孩又开始抹起眼泪,其中一个男孩蹲在地上,掩着脸,无声地抽泣,间或吸气时,才发出长长的哀嚎,就仿佛受了伤的狼。

    刚刚还跟金泽滔耍着小脾气的单纯,小手盖着鼻子,眼泪扑簌簌地如断线的珍珠般往下掉,也不顾风度,陪着这个悲哀的哥哥蹲在地上。

    那个哥哥嚎了一会儿,大约想到还有记者采访,抬起脸想挤出一丝微笑,却比哭还难看,对着话筒断断续续地说:“我们仨亲兄弟,每天按时起床,然后衣冠楚楚地赶到大学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听着同样衣冠楚楚的教授讲课。”(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