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三十七章 转角有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昨天的月票支持,终于又安然过了一天,不知今天是否能让我体面地披上一件外衣,求月票!)

    单纯不断地安抚着神情激动的哥哥说:“慢点说,慢点说,先平静一下心情。”

    哥哥继续说道:“这个时候,我们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家里还有一个没有血缘的小妹,她要天不亮就起床,然后穿着她那件年复一年,一直穿着干活的褴褛衣裳,喂猪,洗衣,烧饭,给不能翻身的继父翻身擦身,喂饭,然后服侍爷爷奶奶吃早饭,当忙活完这一切,我们刚刚醒来开始一天优越的求学生活,这就是我们三个亲兄弟和一个不是亲妹的亲妹,每一天生活的开始。”

    哥哥说到这里,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静静的过道上,人们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看到哥哥的脸颊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

    单纯连忙握着哥哥的手,连声安慰说:“不能这样说,不能这样说,你们都是好哥哥,小春花让你们上大学,也是因为她明白,你们是这个家的希望和未来。”

    哥哥不作声,却是拼命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发出哭声,良久,才吸了一口气,发出咯咯的抽气声,说:“我们收到电报的时候,忽然感觉茫然,我们的天,塌了!在我们亲生母亲离世的时候,我们甚至都没有这种心摔成瓣的沁入骨髓的痛,我们道貌岸然,衣冠楚楚。包裹的却是一颗豺狼的禽兽心。我们甚至都有意无意地不去想家。不去想小妹。”

    金泽滔这时插话说:“这就是你们承受着的生活不能承受的重,你们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你们都是站在小春花孱弱的肩膀之上,你们吃下的每一口饭,喝下的每一口汤,都漂着小春花的血花,真以为读点书。就是对小春花最好的回报,那是回避现实的懦夫!”

    哥哥抬手又想扇自己耳光,金泽滔一把抓着他的手腕,沉声道:“在你们踏入校园的第一天,你们就该接过小春花的担子,而不是安之如素地坐在教室就等待毕业,等待就业,你们还准备让小春花再苦上多少年,二年?三年?还是一辈子?是男人,就要学会早挑重担。”

    单纯对金泽滔的责问有些恼怒。但金泽滔说的却又是这些哥哥们所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另一个哥哥说:“在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小妹的床头。还整整齐齐地放着春节我们送的三件礼物,甚至都没有动过,那瓶雪花膏因为经常打开闻闻,都快凝固成石头了,就是这样,她都舍不得给自己粗糙的脸抹上一星点。”

    金泽滔径直从过道走了出去,边走边说:“不是每个女孩都有自己的化妆品,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舍得用!不抹雪花膏的小春花,在我的心中,却比谁都艳丽!”

    三个哥哥几乎都捂着脸,泪水飞过指缝,落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摔成泪花!

    单纯边跺着脚,边抹着泪,你就会让人感动让人恼!

    金泽滔不敢再呆这个过道,倒不是生气,而是再待下去,他会忍不住又教训这三个哥哥几句。

    不过话说回来,他并不是真的气恼这三个哥哥,他们只是没有做好承受生活苦难的准备,作为哥哥,他们在学业上也许是巨人,但在生活上,他们却是侏儒。

    金泽滔走出医院大门时,仰望天空的时候,头顶的云层却裂开一道缝隙,露出里面湛蓝湛蓝的天空!

    他喃喃道:“天,真的好蓝!谢谢你给了小春花一道蓝天!”

    小春花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眼前的工作中去,希望,由他揭开的南门新经济发展战略,能为全市更多的小春花带来一道蓝蓝的天。

    这几天,围绕新经济发展纲要,金泽滔和王力群等几个核心人员都在赶写初稿,任家农则奔赴西州做城市规划模型,杜建学已经多次催促,先出效果再修订细节。

    永记国际大厦的谈判已经暂停,杨基机电的考察团队尚未抵达,等合作事宜一确定下来,服装城的招商、招标和招租就要齐头并进。

    按照金泽滔的要求,城关镇马忠明副镇长他们已经在丈量道口建设涉及土地面积,调查登记涉村民及经营一年以上的临时摊贩。

    时间很快推过了十一月,进入一九九三年度的最末一个月,金泽滔永州上下,南门内外,谈论沈春花的声音,渐渐地稀落下来,但很奇怪,这个诞生沈春花的城市,却渐渐地有了沈春花的气质。

    首先行动起来的是公安局,每个重要路口,都开始架设红绿灯,划上斑马线,上下班的人们,第一次看到了戴着红袖箍的公安交警,站在十字路口的指挥台上,吹着警哨,挥舞着优美的指挥手势。

    每个路口的路灯杆上,都悬挂着一幅横幅:“让小春花们都能安全回家!”

    红绿灯和公开执勤的交警,第一次出现在南门市民的生活中,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

    与此同时一个个整齐合一的巡逻小分队,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他们走大街穿小巷,他们的红袖箍上写着“春花巡逻”。

    这些都是金泽滔建议柳立海开展的,以小春花事迹为切入口的重树公安新形象活动。

    电视台还以“转角有爱”为题,报道了南门公安局神出鬼没的春花巡逻队的事迹。

    学校里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学习沈春花活动,市区许多的孤寡老人家里,突然之间,冒出很多热心的小朋友们,尽管他们不太习惯干家务,经常弄得老人的家里一团糟糕,但老人喜欢有孩子跟他们说说话,聊聊天。

    连沈春花家里的晚稻都早早地被热心的村民收割并且料理好了,沈家三个老人被医院劝回家去了,沈春花由医院护士护理,三个哥哥也返校了。

    小春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拍摄的一张背书包的旧照,被热心的市民们到处散发,甚至有商家打出了她的照片,广告语也充满温馨:“与春花同城,有爱心折扣”。

    当这张照片辗转至金泽滔的手头,金泽滔正走在去市委大楼的路上,这张照片上面的小春花,跟他的旧印象相符,脏兮兮的小脸,黑乎乎的双手,五颜六色的外套,还有那个几乎都快垂到脚踝的。

    这或许是小春花在那仅一个学期的南门一中的学习生涯中留下的身影,或许是小春花辍学后借着哥哥的书包留下的纪念。

    金泽滔将照片交于卢海飞,说:“这就是小春花,以后所有有关小春花的报道,就用这个配照,哦,对了,市委办那边联系过没有,电视台要求现象采访新经济发展战略讨论的要求获准了没有?”

    卢海飞低笑说:“原则同意,但不同意在会议现场摄录,可以做个整体报道。”

    今天,市委常委会将集中讨论市政府提出的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

    常委会一般不可能对外公开报道,更不可能让电视台记者现场采访拍摄,金泽滔说动了杜建学建议市委接受电视台采访,也是为能让常委会顺利通过新经济发展战略纲要买个保险。

    不管怎样,有台摄像机架在会议室外,至少让这个发展纲要不会被不确定因素随意否决。

    其实,金泽滔也是关心者乱,发展纲要前期准备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各种文本、数据、模型及效果图已经使看过这个方案和规划的人都交口称赞。

    而且市长办公会议也已经顺利通过,之前,杜建学和金泽滔都分别征求过市委主要常委领导意见,今天的常委会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听说连陈铁虎书记都对这个发展纲要和城市规划拍案叫好,并且当场表态:这是个好规划,也是个好纲要,市委一定支持!

    陈书记是个有政治远见的市委书记,南门经济上去,论功行赏,他还不站在第一个领奖啊,他当然不会因为自己对金泽滔有成见,就否认他的工作。

    而且因为陈喜贵的事情,他也很被动,外界众说纷纭,猜测很多,都说陈喜贵是陈书记的本家亲侄,陈喜贵的交通肇事案,有陈铁虎书记撑腰,不要说入刑,估计连医药费都不会赔上太多。

    面对这些谣言,陈铁虎避之唯恐不及,不但自始至终都没过问陈喜贵的案子,还很快同意了市政府启动对永记国际大厦的财产处置。

    谣言炽烈时,陈铁虎甚至都差点要公开声明和陈喜贵断绝一切关系,但问题是,他跟陈喜贵确实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也没有什么好断绝的,如果硬要按上关系,论起辈份,他还得管陈喜贵这个烂人叫叔。

    陈铁虎站在自己的窗台上,看着金泽滔从市府大楼里出来,在他的秘书陪同下,背着手,一边看风景,一边慢慢地走进市委大院,

    市委大楼和市府大楼相对而立,一高一矮,中间有天桥相通,远看象牵手,南门市民戏称这两楼是父子楼,既形象也生动。

    只是大院干部习惯以市委和市府区分,其实也不严谨,其中还有人大政协等机关在这两幢大楼办公。(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