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先下一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

    葛敏松和杜子汉以为在第五百货公司的出售价格上设置障碍,就能难住金泽滔,现在服装城只有一家台湾投资方,没有其他资金进入,服装城很难启动。

    两人都不认为除了这个被金泽滔迷晕了头的台湾佬外,永州还会有哪个企业头脑发热投资入股,这明显是欺负台湾人人生地不熟嘛。

    且说金泽滔回到市委大院,刚进大门,就看到三号车正停大门口,头发花白的刘志宏副书记背着手,骂骂咧咧地从值班室门口出来。

    两车相遇,金泽滔不敢托大,再说刘志宏在常委会前后对自己颇为友好,他连忙下车,笑着招呼说:“刘书记,什么事惹得你这么不快?”

    刘志宏抬头看是金泽滔,还犹自怒骂不休:“妈的,这帮兔崽子这么下三滥的事都干得出,小金市长,这几天,不时地有人往大院围墙内丢粪便,泼狗血,搞得保卫科还以为有什么敌特分子搞破坏。”

    金泽滔吃了一惊,现在的党委政府机关在民众眼里还是居有相当的威慑力,一般人即便对个别干部和领导有意见,也不敢学港台电影里的情节,用这种方式泄愤。

    他连忙问:“这都是些什么人干的?这么下作!”

    刘志宏身兼政法委书记,对这种恶性案件十分重视,亲自责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限期破案,今天进大门时他特地下来询问,

    刘志宏摇了摇头:“目前还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三更半夜出没,昨天南门市公安局正式立案侦查,据值班人员反应,昨晚他们就没出现了。”

    金泽滔皱着眉头:“谁会有这么大仇恨,三更起五更眠跑市委大院做这种事?”

    刘志宏看了金泽滔一眼,说:“还记得那天大门外的拉横幅的示威者?”

    金泽滔吓了一跳:“你是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刘志宏笑道:“倒不用担心,他们不是冲着你个人来的,不然就不是跑这里来闹事了。”

    如果这些人真是许家指使的,金泽滔不免担心起住家属大院里的何家两老,何悦不在身边,特别何母,素来胆小。若是真被他们找上门来,还不吓出病来。

    但随即又想,他们没有针对个人,或许就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给自己的一个警告吧。

    金泽滔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这事是道口改造引发的,倒也没什么。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刘志宏拍拍金泽滔的肩头,有些恼怒说:“现在公安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到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找到。也不知道罗立新每天都忙什么,南门市局,除了治安、交通这两块还令人眼前一亮,其他的还不如从前,罗立新搞搞政治思想工作还行。搞业务确实缺了火候。”

    金泽滔说:“公安不是在造大楼吗,罗政委亲自管着基建后勤,他确实没有精力顾得上其他事。”

    刘志宏没有对公安大楼的事予以评价,说:“本末倒置了,算了,人人都有自己的路,老喽,说了也听不进去!”

    刘志宏有些落寞地转身正准备上车。金泽滔心中一动,忽然拦着他说:“刘书记,有件事,还正想请教一下。”

    刘志宏拍了拍车门说:“进来说吧,站门口堵着不走,人家也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金泽滔挥手让邱海山先进去,跟着刘志宏副书记上了车。金泽滔也没废话,说:“我在浜海的时候,曾经兼过浜海汽配厂的厂长,后来扭亏为盈了。我就光荣退休,临走前,时任副书记的曲县长还问过我,你得给汽配厂物色个好当家,我建议说,我来选,职工不一定服气,不如在全厂职工搞个测评,再确定几个候选人,让他们在全厂职工前亮亮想,可以搞个竞聘上岗。”

    刘志宏听到这里,将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说:“你是建议我在干部选拔时也搞测评竞争上岗这一套?这可不行,党管干部的原则还是要始终不渝地坚持。浜海汽配厂最后的竞聘上岗是成功的,汽配产业也成了浜海三大主导产业,但这不足以说明就适用在党政干部的使用上。”

    金泽滔笑说:“刘书记,你听我说完,党政领导提拔使用不适用,企业干部和企业主管部门领导干部使用,完全可以参照使用,再说,浜海也仅此一例,没有形成专门的经验,现在中央都在探索新时期领导干部使用新模式,南门为什么不在这方面作些有益的尝试呢?”

    刘志宏神情渐渐地严肃起来,金泽滔的建议让他有些意动,在干部使用和监管上,基层组织部门一向是跟着上级步伐走,少有自己的创新,就他所知,也就早二年的浜海干部任前公示制度引起了上级的注意。

    领导干部提拔使用,一直都是主要领导定对象,组织部做花样,常委会走过场,最后被任用的干部,不管群众口碑好的坏的,一纸任命后就粉墨登场。

    金泽滔趁热打铁说:“再说,党政领导干部不能照搬企业干部使用模式,但其中有些做法,比如群众测评,上台竞聘,这些都完全可以采纳,这也是实现了党政领导干部作用公开公正透明的目标。”

    刘志宏狠狠一拍腿,金泽滔差点没叫出声来,刘书记虽然激动,却很理智地将手拍在金泽滔的腿上。

    看着龇牙咧嘴的金泽滔,刘志宏格外开心,道:“你小子会有这么好心送我这份礼物,有何居心?”

    金泽滔呼天抢地叫屈:“刘书记,你这是冤枉好人了,我能有什么居心,在这里偶遇你才下来跟你招呼,也是临时想起,才跟你建议,能有什么居心?”

    刘志宏点点头,大门口相遇纯粹是偶然,道:“建议虽好,但也得有块试验田搞搞试点才行,哎,你分管的商贸系统倒有很多公司化企业和企业主管部门,不对啊,我怎么越想越觉这好象是个圈套,就等着我来跳呢?”

    金泽滔扭头不理,心里却想,妈的,真都成了精了,费了这么多口水,最后还是让他看出端倪。

    商贸系统多为企业编制领导干部,这些干部在本系统内根深蒂固,很难撼动,金泽滔要动杜子汉之流,不能通过常规组织程序,还非得改革创新一下现在企业干部的使用模式。

    他耐心说:“刘书记,不管我有什么用心,最后还是为企业,为南门着想,你也看到了,现在南门商贸系统一年不如一年,再这样下去,不过二年,这些国有集体商业企业,都要成为政府的包袱。”

    刘志宏呵呵笑说:“你终于是说实话了。”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企业运行不同与党政机关,企业还是需要能人治厂,打个不恰当的例子,你刚才也说了,公安局罗政委搞政治思想行,搞刑侦业务不行。现在的商贸系统,又有几个领导是懂经营,精管理的?身为企业主管部门领导,不去关心下属企业的经营管理,却整天蝇营狗苟,我担心哪!”

    金泽滔最后说:“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仅是有感而发,在企业搞竞聘制,也是积累经验,为下一步探索新时期党政领导干部提拔使用新模式打基础嘛,如果再结合浜海的任前公示制,刘书记,整理完善后,那就是一个全新的南门特色的干部提拔任用模式。”

    从刘志宏书记的车上下来,金泽滔有些意气风发,不管刘志宏心里是这么想,金泽滔最后的提议是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诱惑,刘书记因年纪原因,即将退居二线,临走前,他也希望留下带有个人烙印的干部提拔任用新模式。

    年轻人求的是眼前利,刘志宏求的是生前身后名,金泽滔不怕他不踩进这个套。

    借重分管组织人事的刘志宏书记,或许能达到整顿商贸系统的目的。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后,联想到狗血事件,对道口改造有些不放心,道口前期准备工作,都委托城建局任家农和城关真马忠明副镇长奔忙,也不知道情况进展如何,吩咐卢海飞催催任家农他们。

    过了一会儿,卢海飞走了进了进来,说:“金市长,任局长和马镇长都没回话,办公室也找不到他,听说两人今天相约去道口了解临时商贩登记进度,要不我去看看?”

    金泽滔摆了摆手,没有太在意,马忠明副镇长他了解不多,但对任家农,几天相处下来,虽然他也有着很多机关干部的通病,作风有些拖沓,说话滑不溜秋,爱说些荤笑话,但金泽滔对他的工作能力还是放心的。

    今天和刘志宏在大门口偶遇,不经意间埋了招暗棋,先下一手,为下一步整顿商贸系统,盘活商业国有资产,做好了组织上的准备,心情愉悦之下也就没有再去追问任家农的下落。

    道口改造工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道口前期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规划也经地委批准同意实施,水果市场和农贸市场的招商书准备向全社会公告。

    似乎一切都按着自己预想的轨道发展,虽然何悦没有陪在身边,但他却感觉晚上睡觉连做梦都能笑出声来,只是这个美梦在几天后却被一个半夜惊叫的电话给炒醒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