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当头一棍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祝大家中秋愉快,吃月饼,沐秋风,闻香桂,品肥蟹,赏圆月,观大潮,看小说,这些都是人生美事,君来!求推荐,求月票,夜继日,苦码字,这都人生苦事,我来!)

    时间都过了十二点,电话是柳立海打来的,声音很着急:“金市长,罗立茂没敢惊扰你,电话打到我这里,城建局的任家农在海仓县一家宾馆嫖宿,被当地公安局当场抓了现场,我跟海仓的公安局联系过了,他们咬着不愿放人”

    金泽滔有些发懵,任家农大老远跑海仓嫖宿,还被抓了,这对于现在雄心勃勃,正准备放手大干的金泽滔,无疑是当头一棍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会不会是有人栽赃,但联想到前几天卢海飞打传呼找不到他,这几天他行踪诡秘,好几天没见到他人影,事情应该不假

    金泽滔很快就收拾了情绪,没有在嫖娼是否事实这个问题上纠缠,又问:“除了任家农外,还有没有南门的其他干部?”

    柳立海说:“没有,有个城关镇副镇长姓马的,跟他同住一个宾馆,但没有嫖宿行为”

    金泽滔沉默了一会,说:“让罗立茂找老王县长,不,现在是王书记了,按规定先处罚吧,人你去领回来,让他在家里休息,过几天再说这事”

    老王县长也在几个月前的永州人事大调整中升任县委书记,原书记调浜海当书记

    金泽滔放下电话,再也没有睡意傻傻地坐客厅里发呆何父何母也被这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何母见金泽滔两眼发直心疼得直安慰:“出什么大事了,要不要紧?实在不行,就换个岗位,你看你,当个副市长,把自己瘦得跟个猴子似的,还半夜吓成这个样子”

    金泽滔拍拍脑门,歉然对关切注视着自己的两老说:“爸妈没什么大事,只是半夜被电话惊醒,脑袋还在发懵呢,没什么大事,就是个下面分管的一个局长嫖娼被抓了”

    何母长松了口气,说:“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国家干部跑去嫖娼,抓就抓了,为这样的人伤神,不值当回去再睡个回笼觉,离天亮还早着呢”

    何军却面色严肃问:“会不会其中有什么隐情?你下面分管的局长嫖娼,这事要传扬出去,这人的前程受阻是小事,怕是对你影响也不小”

    金泽滔又何尝不知,任家农嫖娼后面有只看不见的黑手针对的就是自己,就是道口改造工程,果然如刘志宏书记所说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如果说在市委大院门前的示威,及之后的扔粪便涂狗血是一哭,那么任家农的嫖娼案就是二闹了

    这一闹果然厉害,直接把自己的一只臂膀给砍断了,不管这事最后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道口改造工程的进度不可避免要停滞下来

    金泽滔咧着嘴笑了:“爸,你放心,这事影响不到我,大半夜的,把你们都吵醒了,明天,我让邮电局过来看看,再加装一门电话吧,免得半夜一个电话吵得全家都不安宁”

    第二天,邱海山过来接金泽滔上班时,第一句话就说:“金市长,听说任家农局长昨晚上跑海仓嫖娼被抓了?”

    金泽滔笑说:“都传到你耳朵里了,看来这事影响不小哇”

    邱海山着急道:“我提车的时候,市政府小车班的人都传疯了,说什么任局长一次嫖俩,还被公安局罚了五千元钱”

    金泽滔摇了摇头:“不是传闻,任家农确实嫖娼,而且还真的是一次嫖俩,这老小子头发没剩几根,精力还挺旺盛的”

    邱海山吃惊回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快下车的时候,金泽滔象是对邱海山说,又象是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犯错误了,该按什么规定处理,就怎么处理,对了,你过会和卢海飞一起去道口看看,带上小娃和聪明两人,把任家农手头的工作负责起来,任家农倒下了,道口改造工程不能倒下”

    没等邱海山回话,金泽滔就下了车,邱海山扭头看低着头下车的身影,在走进市府大楼的玻璃门时,已经高昂起头,只觉得眼圈莫名地一热

    金泽滔经过自己办公室时,没有停留,直接进了已经开着门的杜建学市长的办公室

    杜市长坐在办公室里,正黑着脸和办公室主任裘星德说着话,见到金泽滔满面春风进来,指了指前面的座位,裘星德连忙站了起来,对金泽滔笑了笑,泡了杯白开水,掩上门离开了

    杜建学没有说话,盯着金泽滔看了一阵,却见他神色不易,仍如刚进门的满面笑容,刚刚还拉长的脸也渐渐地浮起笑容,说:“你有这样的精神状态,我很欣慰,你准备怎么办?”

    金泽滔吹吹冒着热气的杯口,小口地喝了一口水,说:“没有怎么办,就象喝白开水,热了,就先放放,凉了就不会烫嘴”

    杜建学挥挥手:“我不是问任家农的事情,我是问道口的事情”

    金泽滔放下茶杯,说:“我让卢海飞接手他手头的工作,现在应该出发了,不会影响大局”

    杜建学点点头:“你有安排就好,任家农让他先停职检查,迟些再作处理”

    任家农昨天半夜出的事情,今天一大早连驾驶员都知道了,若是说没有有心人在背后推动,那就是侮辱杜建学和金泽滔的智商,而宣布先暂停他的职务,也是为了平息传言的进一步发酵,想必这幕后推手也不是真要置任家农于死地

    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金泽滔迅速让卢海飞接手道口的工作,就能使他们的注意力很快从任家农的事件转移开来这既侧面保护了任家农也表达了金泽滔绝不妥协的强硬态度

    杜建学对金泽滔的处置方法和态度都很满意面对复杂情况,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最正确的决定,诚如曲向东所说的,他天生有处理复杂矛盾的冷静头脑和沉着心态

    杜建学声音低缓,尽量使谈话气氛轻松,他说:“不管任家农怎样处理,他都不适合再在这个岗位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金泽滔从昨天晚上接到电话就考虑这个问题他一大早赶到杜市长办公室,也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

    他说:“城建局班子平均年龄偏大,而且大多数是技术干部出身,综合素质都不强,不适合担当局长大任,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要借重城建部门的很多,我认为,可以考虑从外面调入”

    杜建学微微一笑:“你不是让卢海飞去接手任家农的道口改造的工作,他不合适吗?”

    金泽滔有些意动如果单是从工作的执着程度和认真负责态度考虑,卢海飞确实是合适的城建局长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说:“城建部门,专业性很强,卢海飞这辈子还没接触过城市建设和规划工作,让他贸贸然接手城建局,只会让目前人心浮动的城建局更加混乱,再说,他还是年轻,资历太浅,没有接受过基层岗位的锻炼,怕是压不住阵脚”

    杜建学听着眼前更年轻的金泽滔侃侃说卢海飞太年轻,不但没有感觉好笑,却仿佛理当如此

    心里不由感叹,不容小视的年轻人,领导干部所要求的大局意识和清醒头脑他都具备,更难得的是他开放创新的工作思路,和把思路变为行动的实践能力,而这恰恰是很多领导干部所缺乏的

    他能谋全局,也能谋一域,他已经完全具备独领一方的基本素质和能力

    杜建学没有再提卢海飞的事,说:“有一点,你说得很对,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借重城建规划的地方很多,你说说,什么人能挑这个重担?”

    金泽滔犹豫了一下:“杜市长,你还记得东源原来有个副镇长,叫谢凌,东源镇第一个大学生,同济大学的城市规划专业的高材生,对城建规划很有想法,现在调到县城建局任副书记,副局长”

    杜建学连忙婉拒:“金燕的事就不说了,这个官司都打到温重岳专员那里去了就连上次地区公安处安排调整到南门公安局任副局长的柳立海,曲向东最后都把账记在我头上,跟我发过几次牢骚,这个谢凌我知道,正被曲向东当城建局的接班人培养,他能放手才怪”

    金泽滔皱着眉头道:“要不先试试,南门的城建局不能没有领头人,南门的大好局面也不能没有强有力的城建局支持,大不了,等我们物色到合适的人选,我们就放他回去”

    金泽滔也是病急乱投医,堂堂城建局长,怎么能说借就借,说放就放,杜建学有些意动,现在正是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启动的关键时刻,万马齐喑,只等一声令下,就将打响南门经济和城市建设的攻坚战,缺少城建这个主力军,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杜建学自言自语道:“试试?”

    金泽滔重重点头:“非试试不可!”

    杜建学拨了个电话,用的还是免提:“老曲呀,吃过早饭没有?”

    金泽滔忍住笑,看了一下手表,都快九点了,再过两小时该吃中饭了

    曲向东不苟言笑:“什么事?”

    杜建学看了下窗外的天气,无话找话:“今天天气不错啊,有空来南门老营村钓钓鱼,很不错的地方”

    金泽滔低头闷笑,杜建学表面上挺洒脱的,但看起来还是不惯求人

    曲向东有些不耐烦了,说:“什么事!”(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