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胁迫利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没有想到,许家兄弟为了阻挠道口改造工程的开工,竟然如此的不择手段,煞费苦心

    事情还要追溯到卢海飞打传呼找任家农那天,之前许一鸣曾经在道口现场以临时摊棚业主的名义,向金泽滔高调要求补偿,被金泽滔数落了一顿,并严重警告,此后,便开始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无赖把戏

    金泽滔并没有因此而向他们屈服,大约见拉横幅示威,泼大粪狗血都没有效果,就将主意打到了任家农的身上

    如果能将任家农拉下水,那他们就在金泽滔身边打下了一枚楔子,也为下一步提出要求打下埋伏,当卢海飞打传呼找任家农时,马忠明正拉着他去海仓的路上

    马忠明分管城建土管,任家农跟他也很熟悉,平时也经常聚一起喝点酒,讲些荤段子,再加上这段时间因为道口改造项目,两人因工作关系走得更近

    所以任家农跟着马忠明去海仓,也只以为是一般的应酬喝酒,并没在意,海仓是个半岛县,跟陆地有一狭长的陆路联系,渔业和海运比较发达,最近几年,因为其地理位置,工商业发展很快

    不同与南门,因为船员和渔民众多,海仓的娱乐业特别发达,随着改革开放,舞厅及歌厅遍布县城,地下sèqing业很猖獗,一到夜幕降下,海仓的大街小巷,各种暧昧的招牌彩灯便大放光芒,开始招徕四方宾客,据说连**都曾经报道过海仓还美其名曰东方小巴黎

    当晚马忠明约了一帮海仓朋友,热情款待任局长,杯觥交错下,任家农酒场上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一时三刻就被热情的海仓朋友灌得昏天黑地,等他醒来时,已经身在宾馆,身边还躺着两个光溜溜娇滴滴的美娇娘

    任家农在酒桌上放荡不羁,但裤腰带还是管得很牢,在这方面没犯过错,惊骇之下,连忙起床,却被其中一女抓着大腿撒娇:“好人,刚才喝了酒把我们姐妹当成宝贝一样,又是啃又是咬的,怎么一成就了好事就翻脸了呢,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一日还没日完呢!”

    这女人吃的就是这碗饭,说着挑逗的话抓着他大腿的手又是摸又是挠的,不一刻,就逗得任家农欲火焚身,任家农一辈子就有过一个女人,怎么经得了风尘女子的挑逗,再加上还有三分酒意,也记不得刚才是不是真成就了好事,不过没关系,现在补上还来得及

    就这样,任家农光荣地被sèqing炮弹给击中了,此后,连续几天,马忠明将任家农在海仓的衣食住行安排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而且还夜夜做新郎,每天新面孔,任家农整天厮混在温柔乡,有点乐不思蜀了

    终于有一天,城关镇长副书记许永华忽然出现在聚餐的酒桌上,任家农都忘了自己还兼管着南门道口改造项目,对许永华的突兀出现并没有在意,当时正喝得兴起,举着杯就冲许永华说:“永华书记,难得在海仓遇见你,稀客,来!干杯!”

    金泽滔听到这里,忍不住直摇头,任家农这样一个老资格的机关干部,几天时间就被酒色腐蚀得连最基本的警觉性都没有了

    任家农羞愧地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

    酒过三巡,许永华提出:“任局长,道口改造的事情,我家小弟当时也不知轻重,冒犯了金市长,还要你从旁劝说一二,免得真恼了金市长”

    任家农听他提起道口改造的事,悚然一惊,出了一身冷汗,才突然想到许永华不正是许家这一辈的老大吗?

    他有些尴尬地敷衍说:“许书记,金市长心胸开阔,不会记着这事,你就放心吧”

    许永华主动敬了他一杯:“那是,我那兄弟就是见识短,也不想想金市长是什么人,就区区那几个简易棚的摊位,金市长会放眼里,在新建市场一定会有所补偿的,任局长,你说是不是啊?”

    任家农吓了一跳,你倒是上嘴皮磕下嘴皮,说得轻巧,区区几个摊位,道口简易棚足有上百个差不多二百个摊位,要是都补偿给你,那还不如把市场建好送你得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色变了:“许书记,你说笑了,这要都给予补偿,那新建市场就失去意义了”

    许永华听到这话,脸一冷,整个身子越过半张餐桌,将整个脸凑近任家农说:“任局长,不地道嘛,我们许家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才建起这片摊棚,市政府也不能说拆就拆,连这点补偿都不给吧?!”

    许永华长得比健壮粗硕,这时候冷着脸,发起威来,让任家农感觉就象面对传说中的洪荒巨兽,说话都不利索了:“许书记,这事我也作不了主,得金市长的金口开”

    许永华凝视了任家农半晌,才一字一句说:“我知道你作不了这个主,你把话带回给金市长,请他费心考虑一下,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

    任家农听到他话中明显的威胁口气,一时间不知吓的,还是怕的,竟说不出话来

    许永华刚才还阴沉沉的脸忽然浮起笑容,哈哈笑道:“玩笑,玩笑,酒桌上不管说什么,都是不作数的,任局长,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哦”

    任家农嘿嘿地陪着笑,笑得很勉强,连声说:“不会,不会”

    许永华又坐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任家农将他送到门口,许永华亲热地拉着他的手,低声说:“刚才我说过,酒桌上的话都不作数,现在远离了酒桌,我说话一口唾沫一颗钉,只要任局长能帮我们争取到补偿摊位,开张后,补偿到的市场租金算你任局长一成,这是我许家的承诺”

    任家农犹豫着没说话,但内心有些动摇,这个时候,马忠明端着酒杯,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出来了,说:“许书记,你这人,就是太豪爽,那天,许一鸣跟金市长的对话,我和任局长都在场,一鸣年轻气盛,说话是冲了点,金市长血气方刚,当时警告了一鸣几句,但没有说不考虑补偿嘛,任局长现在深得金市长信任,倚为左右手,你回去做做工作,好好跟金市长说说,或许这事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马忠明这个时候不提什么金市长信任的事,任家农或许就稀里糊涂把许永华的事给答应下来

    马忠明提起金泽滔,任家农晕乎乎的脑袋才似乎清醒过来,许永华今晚出现在这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这种事情他能轻易答应吗?不说金市长能不能同意还两说,即便同意了,许永华的钱不烫手吗?

    再说,这段时间,金泽滔确实对他信任有加,颇为倚重,让他全程参与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制订和实施

    至此,任家农开始借酒装疯,顾左右而言他,直到许永华离开,都没有对他的提议表示同意

    当天晚上,他被海仓的警察从被窝里拎起时还在醉酒,直到被淋了冷水才清醒过来,身旁一如往日陪着两个陌生的光屁股女人

    然后就被捅到了海仓县委,然后辗转通过时任海仓县城关镇长的罗立茂通知到金泽滔,最后还是老王书记下令先放了任家农,但事情已经包不住火了

    金泽滔听到这里,已经脸色铁青,许家胃口不可谓不大,居然都敢提出按照拆除的临时棚数量给予同等补偿,正如任家农说的,如果这样,还不如说这市场就是帮你们许家盖的

    压根,金泽滔就没想过要给予他们许家什么补偿,当时在南门调研时,面对许一鸣的挑衅,他心里想的却是,我不追究你许家这么多年的欺行霸市,你许家已经是祖宗冒青烟了,只是自己不想这个关键时刻节外生枝

    现在好了,我没去动他,他反要来惹我了,设套让任家农钻不说,居然还大言不惭让他带话,威胁说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混的!

    只是可惜了任家农,如果当晚他答应了许永华的要求,答应回来做做金泽滔市长的工作,就没有后来的丑闻暴光

    金泽滔最后问:“你不后悔当时没有答应许永华的要求?”

    任家农想点头,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昨天想了一夜,前后经过都想清楚了,当时我点头,可能眼前无忧,但这辈子就成了他们的牵线木偶,或许若干年后,就不是嫖娼了,我庆幸,至少目前我还是自由的”

    金泽滔哈哈笑了,拍着他的肩膀说:“能这样想,还不算太混账,行了,处理好家庭矛盾,好好放自己一个长假,什么都不用想有些人,有些账,我来算!”

    任家农离开时,对着金泽滔深深地一个鞠躬,这回,金泽滔没有阻拦,这是任家农的歉意,无论如何,金泽滔都得接受

    在关上门的瞬间,金泽滔的笑容倏地收起,阴沉沉地拨了个电话给柳立海说:“立海,派个得力的人,给我二十四小时盯死马忠明,还有,你亲自交代李小娃,叫几个东源老乡过来,给我看紧许永华,告诉他,只记事,不惹事,有情况跟你联系,许家在南门关系千丝万缕,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别露了风声”

    柳立海说:“是,保证神不知鬼不觉!”(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