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子 打草惊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个时候,柳立海穿着便衣,带着几人过来了,这些公安也不废话,做笔录的做笔录,联系医院做伤势鉴定的联系医生。

    杜建学也是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对柳立海说:“以此为突破口,打掉这批黑恶势力,我倒不信了,这朗朗乾坤,难道不姓社了而姓许了?”

    柳立海话不多,但指挥干警干起活来效率很高,金泽滔却提醒说:“要注意保密,许家在各单位部门都有自己的人,眼目广,消息灵通,最好通知李明堂他们,他们应该还在道口那边登记调查,让他们注意一下这批流氓的动向。”

    不一会儿,这些公安就呼啸而去,杜建学陪着宣传部的领导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先离开。

    小春花见病房中没有外人,就紧紧拉着金泽滔的手不放,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再加上医院的营养跟了上去,小春花面色逐渐红润,身体也慢慢地长开了,开始显现少女亭亭玉立的身材。

    小春花问:“市长叔叔,我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金泽滔答:“快了,就快了,等王伯伯说你好了,就可以出去了。”

    小春花问:“市长叔叔,我能上学了吗?”

    金泽滔答:“能,怎么不能,一中的花名册都写上你的名字了,就等着你快点出院。”

    每次小春花和金泽滔单独相处时,小春花就象设定好的电脑程序,每次都千篇一律地问起同样的几个问题。金泽滔总是很耐心地回答问题。

    小倪护士看着这个叫自己“娘”的金市长,心里也不禁佩服。没看过这么平易近人的市长,真是个大好人。

    小春花迟疑一会儿,问:“爸爸他们怎么办,家里没人呢!”

    金泽滔惊讶了,小倪护士也惊讶了,这还是小春花苏醒后第一次问起家里的人。

    金泽滔开心地摸着小春花的羊角辫,说:“孩子,你终于想起了你的爸爸。还有你的爷爷奶奶了!”

    小春花的眼睛慢慢地蓄满泪水,斜倚在金泽滔身上,说:“市长叔叔,我真的好害怕,爸爸他们就在前面跑,我怎么喊,他们都不理不睬。只有市长叔叔一直抱着小春花,好长好长,好久好久……”

    小春花边说,边紧紧地依偎在金泽滔的怀里,金泽滔悚然一惊,这段时间。金泽滔一直想问,小春花在昏迷的几天时间,都处在怎样一个噩梦中。

    按黄歧说的,所有小春花苏醒后表现出的异常,都是昏迷这段时间意识混乱所致。她或许处在一个封闭的自我造梦的臆想,或许处在一个潜意识构筑的虚幻世界。你可以称呼他为黄梁梦境。

    随着当事人的苏醒,大多数人大梦初醒后转头就忘,也有一部分人会持续一段时间,也很快忘怀。

    只有极少数人会顽强地记忆着梦境,而这些人都是些心志坚强者,他们的临床表现就是臆症,将梦境和现实混淆起来。

    “每天,当我睁开眼睛时,总会看到市长叔叔不知疲倦地奔跑,我总会问,市长叔叔,我什么时候会好起来,我要是好了,你就不用总抱着我跑了,你总是会回答,快了,就快了,等王伯伯说你好了,就可以出去了,我不知道王伯伯是谁,后来,我才知道是医生伯伯。”

    小春花梦呓一样的呢喃,却让站在旁边的小倪护士毛骨悚然,原来和金市长单独相处时,这些千篇一律的问题是这样来的,也难怪小春花会主动招呼王院长。

    小春花说:“我不知道市长叔叔抱着我奔跑了多久,日出日落,年复一年,我在你的怀里睡了醒,醒了睡,只有市长叔叔却是不眠不休,不分昼夜地抱着小春花跑呀跑!”

    金泽滔的脸色渐渐地苍白起来,仿佛自己成了不眼不休,永不言败的滚石英雄西西弗斯,又或者是不死不休都要追逐太阳的夸父。

    小春花伸手摸着金泽滔的额头发际,心疼地说:“很久以后,市长叔叔也渐渐地老了,我还记得,有一天,你摔了一跤,都不忍放开我,就在这上面留了一道月亮牙的伤疤。”

    金泽滔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医院大门,回头再看看高耸的住院大楼,却是冷飕飕的全身发寒。

    上辈子,若干年后,因为抱儿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为避免儿子受伤,他不敢松手,额头直接磕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弯月形的伤疤,因为生在发际,不被人知晓。

    而现在这道应该不会再有的伤疤,却留在了小春花的梦境里,金泽滔到现在都迷糊了,或者上辈子的事情都是做梦,今生才是现实?

    小春花从噩梦的困境中脱离出来,她终于开始接受现实中的人和事,但当她轻描淡写说起梦境的时候,却让自己陷入恶梦挣扎中。

    邱海山看着神情不定的金市长,说:“金市长,卢主任在办公室等你,有情况向你汇报。”

    邱海山今天一直跟卢海飞他们在道口调查登记商户。

    金泽滔还沉浸在小春花梦境的震撼中,对邱海山的话恍若未闻,他摇了摇头,不管真和假,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管他呢,现在才最重要,存在的才最真实。

    小春花很快就可以出院,她会渐渐地遗忘噩梦,自己也要为前途命运奋斗,为家人爱人拼命,上辈子,就当是南柯一梦吧。

    在这一刻,他才完全走出了因重生带来的困惑,就象小春花一样,她会忘记不真实的,自己也要忘记不确定的。

    金泽滔打开车窗,让凉风灌进来,感觉浑身轻松,说:“知道了,应该是关于砸抢老大爷的事情。”

    回办公室时都快下班了,卢海飞已经等在门口,后面还跟着兴奋不已的李小娃。

    李小娃感觉跟着金市长后面做事,那才叫一个威风,以前做流氓的时候,后面跟着几个小瘪三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等自家老娘被小瘪三砸死了,他才明白,那不叫威风,那是招风。

    后来金盆洗手,结婚生子后,又壮心不已,干起了村长的营生,村长好歹带个长,大小是个领导,领导着全村好几千人口,以为这下够威风了。

    这一当上村长,才感觉比***当流氓还累,走掉一只鸡找村长,两公婆有口角也找村长,李村长只会动手,不会动口,这哪叫威风,这简直就是抽风。

    跟着金市长走村头,进脓,那才真正的叫威风,走到哪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李村长,哪象在村里,大家伙客气的叫声村长,不客气的叫小娃,老一辈的干脆叫娃。

    金市长委以重任,让自己保护着卢海飞搞商户登记,脓调查,对道口改造工程,李小娃比谁都上心。

    金市长都说了,这片摊棚拆掉后将建个大市场,这里面的商铺摊位都是会生钱的好营生,愿意做买卖,你租个铺位,不想做买卖,你投资做股东,每月收租金就够你吃喝一辈子的。

    李小娃听在心上了,和李聪明合计等招商认股时,将家里的余钱全投这里了,金市长说能赚钱,那铁定能赚钱。

    公安局的柳立海局长还交代自己,找几个东源老乡,盯牢城关镇一个叫许永华的人,听说,这人要阻挠道口拆迁,对此时的李小娃来说,凡是阻挠市场建设的,就是断人财路的不共戴天的仇寇。

    李小娃一早就招来了几个东源老乡,让李聪明带着盯人,今天下午,在道口摊棚,发生了流氓砸抢老商户事件,李小娃一听说这个事情,就上火了,这些老商户可都是新市场的潜在承租户,打了他们,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

    没等人吩咐,他就自觉地打听这伙人的下落,最懂流氓的是流氓,而且李小娃还是个积年老流氓。

    在后来柳立海局长还在到处派人调查打听时,他已经找到了这伙流氓的临时落脚点。

    金泽滔很意外李小娃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伙人,说:“不错,不愧是当村长的,找鸡找猪都找出经验了,不错。”

    卢海飞说:“金市长,虽然出现了流氓殴打砸抢老商户的事件,但附近村民及临时摊棚的商户,还是迫切希望市政府能早点开工建造市场,我觉得民心可用,宜早点拆除临时摊棚,市场招商也可以同期进行。”

    金泽滔点了点头,打电话给柳立海说:“立海,小娃村长打听到了那伙流氓的落脚点,立即给我大张旗鼓地将这些社会渣滓抓捕归案。”

    柳立海犹豫道:“公开抓捕,只怕会打草惊蛇,不若先盯着,不动他们,示敌以弱,许永华他们还以为金市长你要妥协了,或许很快他们就会得意忘形。”

    金泽滔又如何不知,以许一鸣、许永华为首的许家恶势力哭也哭过,闹也闹了,要求补偿的条件也通过任家农带到了金泽滔那里,只要金泽滔不动声色,他们或许很快会露出尾巴。

    金泽滔却说:“正是要打草惊蛇,马上公开抓捕这些流氓,立即组织审讯,明天我们就组织力量拆除道口临时摊棚,许永华之流,跳梁小丑而已,道口改造何需还要因此而缩手缩脚。”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